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二十章 两头受气

第九百二十章 两头受气

  “属下可以保证,绝无透露消息的可能,这件事情的操作过程,都是由属下一手经办。”

  被瑞王爷一问,厉风顿时汗如雨下,他绝不能让瑞王爷怀疑,是自己泄露消息。

  于是,他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经办过程,经过一定的修饰后,向瑞王爷禀报:

  “在佣兵工会的货主资料上,只有风老板,并没有半点涉及到王爷府,而且,酬金由我自己付给佣兵团……

  事情发生的时候,由于我在现场,佣兵团想推卸责任,便请求我接收货物。我为了把事情的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就答应不追究他们的责任。

  我让佣兵团封锁消息,并暂扣剩余的酬金,就是怕消息泄露出去……”

  明明是长三用调包计,骗过了铁狼强盗团和索冥等人,实际上连厉风本人都被蒙在鼓里。

  到了厉风嘴里,却变成了货物在交接前被抢,佣兵团的责任重大,只是为了封锁消息,厉风才网开一面,替佣兵团承担了全部责任。

  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铁狼强盗团,并隐瞒了温特其和索冥的所有情况,厉风是为了把自己摘干净。

  反正参与这次行动的铁狼强盗团一行二十多人,全部被消灭在黑杀口内,没有一个活口。

  尽管货物的下落仍未查明,但厉风必须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有机会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不然的话,随便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厉风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哦?你准备怎么追查货物的下落?”

  瑞王爷本人也不会相信,这件事是三阴佣兵团做的。

  一个非常正规的佣兵团,十余年的名声并不是侥幸获得,更不会为了贪图押运的货物铤而走险。

  按照佣兵界的规矩,一旦发生佣兵团‘监守自盗’,佣兵工会不仅会没收佣兵团交纳的保证金,而且还会发出剿杀令。

  届时,整个天罗王国的佣兵团,甚至江湖杀手组织,都有资格追杀逃犯。

  不过,瑞王爷心里关注的,则是货物的下落,以及如何保证消息不被泄露出去。

  私自购买三百多件优质兵器,要是被国王陛下知道,瑞王爷的脑袋基本就得搬家了。

  尽管瑞王爷恨不得一掌将厉风劈死,但现在还不是追究的时候。

  “回王爷,属下准备从铁狼强盗团着手,先找到货物的具体下落,再根据实际情况布置方案,以最快的速度拿回货物。

  如果顺利的话,属下会将参与过此事的铁狼强盗团成员,以及知道这件事的三阴佣兵团尽数杀灭,确保不留如何后患。

  请王爷看在属下多年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

  厉风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虚,把头低得快要碰地了。

  铁狼这批人已经死在黑杀口内,厉风根本就找不到他们,就算真的去铁狼强盗团,找那些并未参与此事的人,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还会走漏风声。

  厉风本来的计划,就是把铁狼强盗团作为替罪羊,并杀人灭口死无对证。

  然而,长三的调包把厉风逼入绝境,所有的计划都必须重新修正。

  最难办的就是,厉风连货物被谁盗走都不知道,又上哪儿去追回呢。

  “厉风,你这次的过失,确实够得上死罪,但是,本王只要你追回被抢的货物,其他的以后再说。”

  瑞王爷精明至极,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把厉风这个至关重要的人杀掉。

  无论厉风和强盗团是否有猫腻,瑞王爷都要通过厉风,找到那批优质兵器。

  万一出现差错,国王陛下怪罪下来,瑞王爷还要让厉风去承担‘货主’的责任。

  “多谢王爷不杀之恩,属下定当全力追回货物,再向王爷请罪。”

  厉风逃过一劫,心里虽有侥幸,却无法安心。

  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查找货物,而是找到三阴佣兵团的长三。

  今天的谎言,看起来瞒过了瑞王爷,不过,只有长三死了,这件事才不会穿帮。

  厉风已经接到报告,说长三去了佣兵工会,估计是为了那十九万晶币的酬金问题。

  在向瑞王爷汇报之前,厉风不敢自己出手,便暗中派人跟踪长三,并吩咐手下,不能让长三进入佣兵工会。

  厉风现在有些后悔,自己低估了盗贼的实力,本来故意克扣酬金,一来是对长三自作聪明的惩罚,再者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克扣十九万晶币,在瑞王爷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过错,最多呵斥一顿,再进行经济处罚,厉风就没事了。

  以这个由头主动犯错,厉风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另一个过错。

  和温特家族,以及索冥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厉风必须留有后路。

  只不过,厉风还没有想到,该如何设法通过一个看起来讲得过去的方式,把货物交到索冥他们手上,就遭遇了货物失踪的意外。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超出了厉风的掌控。

  厉风以查找货物下落为由,离开瑞王府,悄悄进入温特家族。

  “厉管家,你这件事情做得不地道。”

  一见面,温特家主温特雷就一脸恼怒的责怪起来。

  “温特家主,这是什么意思?”

  厉风一头雾水,刚刚被瑞王爷盘问了一番,现在又遭到温特雷的指责,心里自然郁闷无比。

  “哼,温特家族派出去的十位战帅强者全部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估计是凶多吉少。”

  温特雷气咻咻的说道:“我们是按照约定,该做的都做了,可你答应过的东西,我是一点也没有见到……莫非厉管家真的不把温特家族放在眼里?”

  十位战帅强者的失踪或者被杀,对于温特家族来说,或许算不上太大的损失。

  但是,厉风曾经许诺过的货物,居然在三位战王强者的眼皮底下,莫名其妙的遗失了。

  这样的结果,温特雷无法接受,甚至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温特家主言重了,厉某绝无此意。”

  厉风心中不悦,却还得耐着性子解释:“这件事有些离奇,厉某一时半会儿也讲不清楚,但有一点,货物确实不见了。

  为此,我刚才还被瑞王爷臭骂了一顿,此番前来,正是想请教温特家主,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厉风从温特雷的言语中听出,温特雷似乎怀疑,这批货物根本就没有丢失,而是被厉风隐藏起来。

  借着温特其和索冥的帮助,厉风自己独吞了价值数千万晶币的货物。

  “厉管家此言难以令人信服,黑杀口内瘴气冲天,即使战王强者,如果没有提前准备,都会遭到瘴气的侵袭。

  哪怕有所准备,又有谁能够瞒过三位战王强者的感知,轻而易举的劫走货物……

  你不会说这是隐世家族干的吧?”

  温特雷对厉风的解释不以为然,被瑞王爷责骂,那是事先就已经预料到的。

  就算把货物转移到温特家族,瑞王爷同样拿不到手,厉风作为经办此事的唯一责任人,当然没有办法推脱。

  无论是厉风独吞,还是和温特家族分享,对于瑞王爷来说结果一样。

  但是,在温特雷眼里,则完全是两回事,损失了十位战帅强者不说,还出动了战王强者温特其,到头来一个子儿也没到手。

  这样的冤大头,谁也不愿意接受。

  “虽然优质兵器价值不菲,却无法引起隐世家族的在意……

  厉某也有过疑虑,当时索堂主和温特其前辈在场,忽然出现了所谓的冤魂索命,把守护货物的王府家丁吓得魂不附体,惊慌之下货物被盗。

  看起来是一件意外事故,但实际上厉某怀疑,一定有谁走漏了风声,让盗贼提前潜伏于黑杀口内,刻意制造混乱并趁机下手。”

  厉风回想起来,一直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如果真是自己设想的那样,后来出现的那位战帅强者,又会是什么人,似乎对所索冥充满敌意,索冥却说不认识此人。

  最后的三人合力,把黑杀口轰成一片狼藉,此人是变成了齑粉,还是被人救走,也不得而知,反正后来没有再发现此人气息。

  “不可能,索堂主没有必要那样做……更何况,索堂主早就答应,将这批优质兵器交由我们自行处理,只要达到目的即可。

  另外,幽阴门根本就不缺优质兵器,索堂主主管事务堂,又不是炼器堂。”

  身为温特家族的家主,温特雷习惯了高高在上,在厉风面前说话,难免有些咄咄逼人。

  他和幽阴门打交道多年,自认为比厉风更加了解索冥。

  要说是索冥设计侵吞了这批货物,打死温特雷也不会相信。

  “温特家主误会了,厉某没有怀疑索堂主,只是想通过分析,找出事情的真相,以便早日寻回货物交差。”

  厉风在瑞王爷面前唯唯诺诺,对其他人并不买账,温特雷的态度让厉风很是不爽。

  只不过眼下有求于他,不能节外生枝,厉风才强行克制,没有发脾气。

  但被温特雷一顿抢白,厉风是郁闷至极,一张老脸早已涨得通红,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