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二十一章 送货上门

第九百二十一章 送货上门

  “如此说来,货物真的丢失了……你刚才说走漏风声,这是怎么回事?”

  温特雷从厉风的脸上,看出了对方的恼怒,从而相信了厉风没有独吞货物。

  “只是怀疑而已,没有证据。”

  啥叫货物真的丢失了,说到现在,温特雷竟然还这么勉强,分明是太瞧不起人了。

  厉风憋了半天,实在有点憋不住了:

  “厉某自找没趣,实在是为了优质兵器的下落,既然得不到温特家主的信任,厉某就此告辞。”

  身为瑞王府管家,厉风在官员们那里得到的面子,其实比温特雷大多了。

  要不是事情紧急,以厉风的性格,绝不会低声下气的接受温特雷的指责。

  “我也是被优质兵器的事情,弄得心烦意燥,以致于口不择言,还请厉管家见谅。”

  温特雷意识到自己过于嚣张,又见厉风一脸无辜加怒气,便改变了说话的态度:

  “厉管家有什么想法,只管说出来,温特家族一定会倾力合作……毕竟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嘛。”

  撇开这次货物,就凭厉风的身份,温特雷也应该给予对方尊重。

  俗话说,山不转水转,温特家族的实力再强,也不敢随意招惹王族或者官府。

  瑞王爷虽然一向低调,但不会任由别人欺负,只要厉风在瑞王爷面前撺掇几句,说不定瑞王爷一高兴,就采纳了厉风的意见呢。

  温特雷深知,都城实力最强的并不是温特家族,而是掌管着天罗王国的王族。

  “首先,请温特家族帮助厉某保密,千万不能将货物丢失的消息传出去,然后,大家一起想办法,尽快揪出泄密之人……或许,揪出泄密者就能够找到货物。”

  厉风来温特家族的目的不是和温特雷吵架,而是协商应对之策。

  只要温特雷的态度稍微缓和一点,厉风就可以接受。

  就在厉风和温特雷商量对策的时候,看似与此事毫不相干的田家拍卖行,却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施长老……”

  傍晚时分,田贵银遣走伙计,正准备关门离开商铺,却见一条身影,箭一般的闪了进来。

  虽然脸上若有若无的,像是蒙了一层什么,但田贵银定睛一看,还是从大体轮廓上认出,对方是温特家族的施长老。

  “嘘……关门!”

  施长老将身形闪到门后,轻声示意道。

  “哦,关门。”

  看着鬼鬼祟祟的施长老,田贵银心里一阵别扭。

  田家拍卖行乃排名都城前五,开门做生意,向来不会偷偷摸摸。

  有心把施长老赶出去,但田贵银不敢,毕竟施长老是温特家族的人,自己得罪不起。

  田贵银到门口张望了一下,回转身把商铺大门关上了。

  “掌灯,我给你看样东西。”

  田贵银刚关上门,施长老又从门后走出来,吩咐道。

  “施长老,你这是……”

  虽然充满疑惑,不知道施长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田贵银还是依言而行。

  掌灯之后,店堂内顿时亮堂了起来。

  “你看……”

  施长老悄无声息的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往桌子上一放。

  唰~~

  一道寒光,在灯光下闪过,店堂内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不少。

  “好剑!”

  田贵银眼睛一亮,惊喜的声音脱口而出。

  一柄散发着寒意的长剑,静静地躺在桌上,周身萦绕着淡淡的光芒。

  尽管灯光不如白天的阳光,但长剑本身的光芒,丝毫不会因为灯光而变得黯然。

  “要不要?”

  施长老惜字如金,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看不出表情的脸上,似乎笼罩着一层寒霜,连说出来的话,也是冰冷生硬的。

  “施长老是要把这柄剑卖给我?”

  田贵银的注意力全部在这柄长剑上,根本不会计较施长老的说话态度。

  “废话,知道你求购优质兵器,我才送来的。”

  施长老好像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一口气说出的话,比刚才好几句都多。

  这是一柄质量不错的优质兵器,剑光闪闪,杀气森森。

  “好,施长老开个价吧。”

  前几天答应逸尘,要在十日内拿出一件优质兵器卖给逸尘,并收取了十万晶币的定金。

  田贵银这几天到处打听,想购买优质兵器,都城很多人都知道。

  只不过,一般人手中就算拥有一件优质兵器,也是视若珍宝,绝不会轻易卖出。

  虽然田贵银许诺高价求购,却一直无人接茬。

  一筹莫展之际,施长老却神神秘秘的主动前来,这让田贵银惊喜交加。

  喜自然不用说,惊的则是施长老怎么会拥有如此级别的优质兵器,而且还不是自己使用。

  如果不是手头缺钱,田贵银相信,施长老绝不会卖出此剑。

  “十二万晶币。”

  “太贵了,八万。”

  “不行,一口价十二万!”

  “施长老,你总得给我赚点吧,做我们这行不容易,你就……”

  “十万,再还价就不卖了。”

  施长老不是生意人,自然磨不过老奸巨猾的田贵银。

  几番讨价还价之后,以十万晶币的价格成交。

  “施长老,能告诉我原因吗?”

  谈完价格后,田贵银不急于付钱,而是把长剑拿在手里,一边欣赏着,一边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

  “缺钱,另外我有两件优质兵器。”

  一句话,施长老就把原因讲出来了。

  缺钱不一定就要卖出优质兵器,要知道,在天罗王国优质兵器的数量很少。

  偶尔见到质量过得去的,一般人也不一定买得到。

  不光是价格问题,更多的是由于需求量的上升,导致了优质兵器的紧缺。

  物以稀为贵,价格上涨是必然,却很少有人,会为了十万晶币,去卖掉一辈子或许只能得到一次的优质兵器。

  施长老好色不贪财,虽然四处沾花惹草,欠下风流债,经常为了勾搭某位小娘子,而弄得捉襟见肘。

  但是,施长老从不会变卖家当,最多只是从温特家族预支些薪水,以应付眼前之急。

  在田贵银看来,真正促使施长老卖剑的原因,是他拥有两件优质兵器。

  “你有两件优质兵器?”田贵银脑子里猛地一震,不自禁的追问一句。

  施长老在温特家族的地位不高,修为也就在战帅中阶级别,算不上特别突出。

  按理说,这样的人,一辈子能够得到一件优质兵器,就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而施长老却明确的说过,自己拥有两件,还把其中的长剑出售。

  这完全超出了田贵银的认知范围,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呢?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施长老冷冷的说道。

  价格谈好拿钱走人,施长老似乎没有兴趣和田贵银纠缠。

  “施长老误会了,恕我冒昧,你这柄长剑如果卖给肖家,或者是温特家族,应该还能多赚一点……”

  钱货两讫,长剑到手,田贵银自然不怕施长老反悔。

  得意之下,又对施长老的举动不太理解,便出言相询。

  江湖事,一般找自己需要的打听,其他的往往是知道的越多威胁越大,这一点田贵银自然明白。

  但是,施长老毕竟是温特家族的人,万一这柄长剑的来路不正,被温特家族追究起来,恐怕会牵连到田贵银。

  先拿下长剑,再试探来历,在确保自己利益的情况下,能从施长老那里问出点什么,田贵银也好安心。

  “店大欺客,所以找你。”

  谁都知道,一柄上好的优质兵器,即使在盛产兵器的萨特王国,也要卖到十万晶币以上。

  若是放到都城,就算不参与拍卖,由商铺出售,应该不会低于十五万。

  就像逸尘和田贵银预定的优质兵器,总价二十八万晶币,单是定金就付了十万。

  做买卖,都愿意追求利益最大化,施长老把价值十五万的长剑卖给田贵银,仅以十万成交。

  这样的事情,让田贵银疑惑属于正常,施长老给出的回答,也是理由充分。

  “原来这柄剑的来路有问题,施长老放心,我会悄悄卖出去的。不如……”

  施长老解释的时候,目光闪烁,尽管面部表情僵硬,但游离于眼神中的神态,还是让田贵银捕捉到了一丝信息。

  所谓的店大欺客,无非是掩饰内心,实际上这柄长剑的来路不正,或偷或抢,反正不是光明正大得来的。

  田贵银精于世故,既想赚钱又不愿意受到牵连,便考虑到不能大张旗鼓的叫卖,甚至都不能展示出来,以免被人盯上。

  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想好了脱手的办法,那就是把这柄长剑卖给逸尘。

  从逸尘进入田家拍卖行起,田贵银就知道他来自于外乡,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就让逸尘乖乖的掏出了十万晶币。

  也就是说,田贵银付给施长老的钱,就是逸尘付出的定金。

  而逸尘想要拿到这柄长剑,必须再付十八万晶币,才算成交。

  这样一算,田贵银一个晶币都没有掏出来,就妥妥的净赚了十八万。

  前后不到十天,几乎是毫无风险,跟长三那十九万比起来,简直是太容易了。

  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田贵银最喜欢的就是干这样的事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