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二十二章 长三托付

第九百二十二章 长三托付

  唯一的遗憾,就是施长老手里还有一件优质兵器,按理说不比这件差。

  如果能够说动施长老,把另一件优质兵器也卖给自己,那该多好啊。

  “不如两件都买给你是吧,想得美,你以为这是黑吃黑啊。”

  田贵银的心思,施长老不用想也知道,当下就十分恼怒的呵斥道:

  “这件事情,我们温特家主知道,你要是敢泄露出去,当心老命不保!”

  黑吃黑,是江湖上收赃销赃的一种说法,双方都有风险,各自为了利益,做出有违行规的交易。

  成交价格往往只有正常价格的一半多点,但双方必须严守秘密,否则吃亏的一方必然火找另一方的麻烦。

  “不会,田某岂是见利忘义之人。”

  田贵银虽然不相信施长老所说的,温特家主真的知道此事,但作为老江湖,他深知其中利弊,也不敢坏了规矩。

  于是,悄悄打开田家拍卖行的后门,并观察了附近的情况,确认没有异常,再让施长老离开。

  施长老走了好久,田贵银还在得意,这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

  前几天收了逸尘的定金,田贵银就惦记着如何完成这笔交易。

  想过用一件普通兵器替代,又怕逸尘纠缠,毕竟田贵银觉得逸尘的修为不错,万一闹起来,恐怕会影响田家拍卖行的声誉。

  但优质兵器在都城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买到的,谁也不敢保证,十天之内一定可以拿到。

  如果到了约定的时间,田贵银还没有优质兵器,他准备设法稳住逸尘明显拖几天再说。

  即使因此招惹逸尘不满,田贵银也不会在意,强龙不压地头蛇,对于单枪匹马的逸尘,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最好的结果,在田贵银不经意之间出现,施长老的到来,给田贵银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十八万晶币,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弄到手了,田贵银的心里,简直是太爽了。

  田贵银这里爽了,长三那边却是大事不妙。

  “逸团长,田团长,我不应该来这里的。”

  三英佣兵团大院内,长三苦着脸,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

  “你是我们的朋友,为什么不能来?”

  片刻之前,逸尘在三英佣兵团大院外的一处角落,见到了慌慌张张的长三,便不顾对方推辞,强拉硬拽的把长三弄到了大院之中。

  “我可能遭人追杀了,如果对方看到我进来,恐怕会连累你们。”

  长三这几天一直提心吊胆,总感觉有人跟在身后,越是临近佣兵工会,越会杀气森森。

  行走江湖多年,长三对危险的判断相对比较敏感。

  一番辗转之后,摆脱了身后的跟踪者,顺势去了一家和三阴佣兵团关系不错的客栈。

  客栈老板听了长三的叙说,赶紧派手下悄悄出门,去打探情况。

  得到的结果印证了长三的判断,确实有几位不明身份的灰衣人,鬼鬼祟祟的四下寻找着,看那架势就是长三身后的那几位。

  联想起逸尘关照过的,有关货物酬金以及丢失情况,长三怀疑这几个跟踪者,就是风老板的手下。

  尽管不知道对方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长三知道,如果自己坚持去找佣兵工会,可能就要遭到对方毒手。

  心里想着要到三英佣兵团来避避风头,却又怕把逸尘和田涛牵扯进去。

  就在长三犹豫徘徊的时候,逸尘出现了。

  “那几个人已经被我弄走了,没人知道你来这里了。”

  前两天小炫告诉逸尘,说他在佣兵工会附近,见到过长三,而且还看出了长三心事重重。

  逸尘似乎早已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便让小炫暗中保护长三。

  “应该是风老板的人,他们为了克扣酬金,居然做出这样的这样事情,太卑鄙了!”

  长三认为,风老板单方面克扣酬金,为了逃避佣兵工会的追查,便设法阻止自己进入佣兵工会,以防对他们不利。

  数千万价值的货物老板,竟然舍不得十九万晶币,说出去估计也没有人相信。

  长三搞不懂,对方这样做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只是怀疑这十九万晶币背后,可能还隐藏着阴谋。

  “不是为了酬金……他们的货物被劫走了。”

  对于厉风货物的遗失,逸尘比谁都清楚,长三交接完毕之后,就离开了黑杀口,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长三的危机,并不是去不去佣兵工会那么简单,而是极有可能被杀人灭口。

  “怎么可能……我给风老板的,就是押运的货物啊,绝对没有假!”

  逸尘的解释,让长三如坠雾中。

  第一批被抢走的货物,是长三故意布置的疑阵,为的就是引离对方,然后再将实际货物,交到风老板的手中。

  调包一事,长三告诉过逸尘,而克扣酬金也只能建立在三阴佣兵团完成任务的基础上,否则,货主有权追究佣兵团的责任,并勒令佣兵团交出盗贼。

  “你交货的时候没问题,但后来我听人家说,风老板和他的属下们,是空着手走出黑杀口的。”

  逸尘说得很含糊,有些话不能明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哪怕长三是逸尘的朋友,逸尘也不能随意泄露秘密。

  特别是关系到瑞王府,幽阴门,温特家族,厉风之间的纠葛,还有三百多件优质兵器,如果脱口而出,只会把事情引向更为复杂的境地。

  “那……他们要杀人灭口了。”

  长三心里很明白,如果风老板上面还有掌控者,那么调查下来的结果无论怎样,责任都会落到风老板的头上。

  如果杀了长三,风老板就可以把责任推到长三身上。

  只要没有人证明,长三曾经和风老板交接过货物,风老板就可以在自己的主子面前澄清自己。

  杜绝泄密的最好办法,就是把知道秘密的人杀掉。

  死人是不会泄密的,长三必须死!

  长三的命已经被风老板攥在手心,随时都有可能消除长三这个隐患。

  “有可能,但还不确定。”逸尘老老实实的说道。

  厉风和索冥,以及温特家族勾结,应该是为了这批货物,但逸尘觉得,好像又不仅仅是为了这批货物。

  如果单纯的侵吞货物,就没有必要四方联手了,只要厉风和温特其出手,就可以轻松搞定。

  甚至,在不被别人知道的情况下,厉风一个人就能把这事给办了。

  “两位团长,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

  沉思了片刻之后,长三抬起头,犹豫着说道。

  “三爷有话但说无妨。”

  逸尘和田涛同时开口,并无点点拖沓。

  “我已经让朋友去三阴佣兵团,告诉兄弟们,我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这期间……想请二位代为照顾……”

  长三期期艾艾的,似乎并没有说出想说的话。

  “当然可以,只要我们做得到,自当竭尽全力。”

  这几年,长三没少帮助三英佣兵团,现在人家遇到危机,逸尘和田涛没有理由不帮忙。

  只不过,看着长三意犹未尽的样子,二人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这样,我把新招来的战帅强者,全部拉到三阴镇,你看……”

  田涛为人豪爽,心思却不够缜密,只想到帮忙,并没有考虑此举的可行性。

  “其实,我是想说,让兄弟们投奔到你们这里……你们正好在招兵买马,只要自己不说,外人是不会知道的。”

  长三所担心的,是厉风战王强者的修为,如果要为难三阴佣兵团,即使田涛派人驻扎三阴镇,也无法阻止厉风的行动。

  只有将他们隐去身份,以应聘的形式进入三英佣兵团,就有可能瞒过厉风。

  “还是三爷想的周到,我随时欢迎,你也可以在这里和兄弟们团聚。”

  三英佣兵团大院,围墙后面有一片山坡,如果把现在的围墙拆掉,在山坡上重新规划,就可以容纳下五千人以上。

  长三手下不到千人,住进来根本不会感到拥挤。

  关键的是,只要不走漏风声,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退一步讲,就算厉风想干点什么,除非动用瑞王府的势力,否则逸尘觉得有能力应付。

  “我不能留在这里。”长三求助于逸尘和田涛,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怕兄弟们受到伤害。

  “你怕那个风老板会找到你,可你有没有想过,之前跟踪你的四位,只是暂时失去你的行踪而已,一旦你离开大院,或者说出现在都城,很快就会被他们盯上。”

  逸尘不过是在那四位强者面前,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透明结界,所能维持的时间,最多半个时辰。

  如果厉风一定要杀人灭口,就会派出更多的人,到处寻找长三的下落,就算长三即刻逃离,也未必能够避开对方的搜索。

  况且,长三原本就不是都城人,要想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并不容易。

  长三要面临的困境,远比想象的还要艰难得多。

  “所以,我更要离开!”

  留在这里,势必要拖累逸尘和田涛,离开或许更危险,但只关系到长三的个人安危,并不会牵扯到其他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