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二十四章 突生变故

第九百二十四章 突生变故

  吱嘎——

  然而,面对田贵银释放出的能量,逸尘显得力不从心。

  尽管竭力阻止,大门却依然被田贵银轻松关闭。

  “关了门就没人打扰了,公子见谅。”

  田贵银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嘴里却是陪着小心,把逸尘让到座位上。

  尽管田贵银判断逸尘的修为在战帅高阶级别,但没有试探,并不知道猜测的准确性。

  刚才不经意间的一次试探,让田贵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如果逸尘展现出超越田贵银的实力,有可能会妨碍协议的继续履行。

  毕竟,作为田家家主的田贵银,不愿意将可能招惹是非的东西,交到实力强于自己的逸尘手上。

  只有确认逸尘的实力不如自己,田贵银才觉得一切皆在控制之中。

  仅仅是关个门而已,田贵银就顺利的进行了自己的试探。

  “你不会是想把我关在这里,然后抢走晶币吧?”

  逸尘眼神有点慌乱,虽然勉强坐下,也尽可能的保持着镇定,但是,身体的不自在,还是让田贵银看在眼里乐在心头。

  “公子多虑了,我们是生意人,不是强盗团,怎么可能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田贵银目光闪烁,心里暗暗得意,这小子阻止关门,不也是一种试探么。

  如果田贵银输了,现在紧张的就不会是逸尘了。

  虽然不会引发什么战争,但心理上的优势,往往能强化主动权。

  谁在实力上占据上风,谁就有了说话的权力。

  “这倒也是,是我冒昧了。”

  逸尘嘴角掀动了一下,却没有表达出不满。

  像是被田贵银说服了,逸尘拱了拱手,讪讪的说道。

  完全是一副低位者的态势,只不过要在面子上给自己留有余地。

  “公子请看——”

  随着田贵银的话音,一柄萦绕着暗色光芒的长剑,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唰~~

  逸尘两眼一亮,一伸手,把长剑抓在手里,仔细的打量着。

  “这是……什么级别的兵器?”

  把玩了一会儿,逸尘把长剑轻轻的放回桌子上,抬起头问道。

  或许是关了门以后,密室内的光线不够明亮,虽然屋顶有两块天窗,但逸尘还是看不出长剑的等级。

  “优质兵器,而且是品相极佳!”

  逸尘的一副土包子相,让田贵银更加笃定。

  很明显,逸尘从来没有见到过真正的优质兵器,否则,就不会把玩之后,竟然开口问出这么脑残的问题。

  逸尘越是不懂,田贵银就越有机会实施自己的赚钱方案。

  “除了闪烁一些光芒之外,我还真没有看出,这柄剑有什么过人之处。”

  逸尘装出很在行的样子,略带蔑视的说道。

  平心而论,这柄长剑级别不错,在优质兵器中算得上上佳。

  尽管二十八万晶币的价格颇高,但如果参与拍卖,说不定会竞到三十五万左右。

  如何设法抬高价格,这也正是田贵银目前需要思考的问题。

  “公子说笑了,兵器的好坏并不是单纯的根据锋利程度来判定。”

  对于优质兵器一类,田贵银的了解程度,比逸尘高出了好几倍。

  他的一些见解,实际上是可以给逸尘增长见识的:

  “材料,质地,辅料,火候,炼器师对炼器技艺的理解层次等等,都是决定优质兵器等级的主要因素……锋利仅仅是外表而已。”

  田贵银并不好为人师,但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他会尽力夸大其辞不断吹捧,以便设法引导对方进入自己的轨道。

  “真的,我怎么看不出来,难道是这里的光线太暗?”

  逸尘一副不懂装懂的样子,又一次拿起长剑,很用心的观察着。

  一边慢慢的移动身体,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见过不少优质兵器,似乎比这个漂亮……”

  及至走到门边,顺手打开大门,迎着门外透过的阳光,配合着长剑反射出的光芒,仔细打量着。

  “公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见逸尘开了门,田贵银微微有点不满,却也跟着逸尘来到门口。

  “果然不错,只有在阳光下,我才能看出它的好来。”

  逸尘顿悟般的说道,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贪婪的神色:

  “不过,二十八万晶币还是贵了点,能不能……”

  “不能!如果拿去拍卖,至少可以卖到四十万以上。”

  田贵银粗暴的打断逸尘的话,语气非常激动:“公子若是觉得满意,请再加五万晶币,才配得上此剑的身价。”

  逸尘的贪婪之色,被田贵银看在眼里,巨大的喜悦从心头涌起。

  田贵银现在反而不急于成交了,他需要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价格抬高两成。

  既然是好东西,就必须卖出好价格,至于进价只有十万晶币,那是自己的能力和运气,与逸尘无关。

  “你这是什么意思,讲好二十八万的,我还没有还价,你倒一口气涨了五万,有这样抢钱的吗?”

  逸尘面露愠色,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怒声喝斥田贵银。

  “呵呵,生意嘛,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我觉得这柄长剑价值三十三万晶币,你如果嫌贵,可以放弃。”

  田贵银吃准了逸尘的心思,已经爱不释手了,加价也不会妨碍成交。

  如果顺利的话,只是几句话的成本,就多赚了五万晶币,这一点是田贵银惯用的伎俩。

  协议也好定金也罢,一切都以成交为准。

  在田贵银看来,逸尘的修为不如自己,这里又是田家拍卖行,只要不出意外,逸尘是逃不出自己手心的。

  “放弃?说得好听,我等了九天,还付了十万定金,你跟我怎么算?”

  对于田贵银的无赖和强硬,逸尘口气软了一点,似有不得不就范的趋势。

  “公子第一次来都城,可能不知道规矩。”

  田贵银得理不饶人,振振有词的说道:

  “但凡买卖,都是以质论价,你先前付的定金,只不过表明有此意向而已,现在到了最后的交易时刻,三十三万是最低价格。

  如果公子拒绝,我也不强求,优质兵器不愁卖不出去,但是,你所付的定金,只能当做违约的处罚了。”

  纠缠的时间越长,田贵银越是稳坐钓鱼台,他不怕逸尘反悔,只要逸尘身上携带的晶币足够,这笔生意就不会黄掉。

  “是你违约,我们说好的二十八万,我现在只要再付十八万晶币,这件优质兵器就是我的了。”

  逸尘针锋相对毫不相让,手里的长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随着逸尘手臂的不断晃动,光芒四下射出,田贵银的眼睛被光芒闪过,感觉眼前一暗,心里禁不住咯噔了一下。

  田贵银心里一凛,随口问道:“谁?”

  “哈哈,田家主果然反应迅捷,这柄剑如此完美,为什么不拿去拍卖,却要躲在内堂偷偷交易?”

  随着话音,内堂门口出现一人,蒙着脸,看不出面容。

  “阁下是谁?”

  田贵银大惊,厉声喝道。

  内堂之外,有多名暗卫守护,居然被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深入内堂,田贵银岂能安心。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柄长剑!”

  来人径直走到逸尘面前,伸手就要夺取长剑。

  “滚开!”逸尘怒喝一声,身形一闪,顺势将长剑递到田贵银手上。

  只要没有钱货两讫,长剑都归田贵银所有。

  如果对方从逸尘手中夺走长剑,不管结果如何,田贵银都有权利向逸尘索赔。

  这样的话,不要说三十三万晶币,就是再加几万,逸尘也只好乖乖付钱。

  “趴下!”

  田贵银稳稳地接过长剑,对着来人就是一抹。

  一道寒光闪过,长剑随着田贵银的手势,直奔来人胸口而来。

  未经通报,强行闯入内堂,无论对方有何理由,田贵银都没打算就此放过。

  “做梦!”

  然而,田贵银一剑落空,并没有击中对方。

  只是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对方的人影却消失不见。

  紧接着,田贵银感觉手腕一麻,长剑瞬间脱手而出。

  “优质兵器,精钢打造而成,如果公开拍卖的话,三十多万晶币应该不成问题。”

  来人并没有对田贵银痛下杀手,而是仔细的欣赏着长剑,并不时发出赞叹。

  “长剑是我的,是否拍卖与阁下无关。”

  田贵银被对方抢了兵器,心里有些惊慌。

  虽然这柄长剑并没有达到王兵级别,但以田贵银的修为,配上长剑的威势,按理说击败战帅巅峰强者都有可能。

  实际上,田贵银不仅没有伤到对方半根寒毛,反而让人家空手夺剑。

  更为心寒的是,田贵银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是用什么手段,从自己手里将长剑夺去的。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田贵银连对方有什么动作都没有看见,又怎么能够击败对方呢。

  为今之计,只要把长剑要回,田贵银受点委屈也就认了。

  “哦?那这柄长剑的来路,田家主是否可以告知呢?”

  来人的声音中,隐隐露出阴森杀气。

  内堂门口的空气,忽然一滞,来人将手中的长剑轻轻一挥。

  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穿过大门,向田贵银碾压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