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二十五章 交易取消

第九百二十五章 交易取消

  逸尘闪过一旁,并不参与来人和田贵银的较量,只是双手环抱,静静的靠在门口的墙上。

  显然,来人和逸尘不是同路,这一点田贵银也看得出来。

  让田贵银心惊胆颤的不是对方的修为,而是那一句‘这柄长剑的来路’。

  施长老以十万晶币的价格,把长剑脱手,田贵银就知道此剑的来路有问题。

  但是,田贵银自信,悄悄地转手,将长剑交到逸尘手上,便万无一失了。

  逸尘不是都城本地人,最多在都城逗留些时日,迟早会离开。

  况且,优质兵器相对终归,如果不小心被人发现,以逸尘的实力,未必能够留住长剑。

  所以,田贵银断定,逸尘不敢在都城轻易祭出长剑,以防遭人觊觎。

  只要逸尘不在都城,这件事就不会被人提起,来路正不正也就无所谓了。

  田贵银的算盘打得很精细,安全,赚钱,一样都不能少。

  却不曾想,贪得无厌的田贵银,为了多赚五万晶币,导致逸尘反感。

  以致于打开密室大门,把这位蒙面人招来,坏了田贵银的计划。

  “我只管卖货不问来路,何况此剑已有买主,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心里虽然惊慌,但田贵银毕竟见过世面,也算是老狐狸了,岂能不知来者之意。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若是能够打发来者,把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逸尘身上,那是田贵银的福分。

  然而,压迫而来的气息,粉碎了田贵银的侥幸心理。

  田贵银有个不好的预感,来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长剑背后有故事,而偏偏田贵银自己并不知道故事的内容。

  “你不是卖主,他也不是买主,我想知道的是此剑从何而来,田家主,你是明白人,不用我教你吧。”

  来人的口气很冷,却没有对田贵银施加更大的压力,只是微微挥动长剑,将一股黄色光芒释放而出。

  没有滔天威压,也没有凌厉的风刃,但田贵银感觉到浑身收紧,想要酝酿战气抵抗,却无从发力。

  控制了田贵银之后,来人深邃的目光扫向逸尘:“这件事与你无关,你请自便。”

  “哦……田家主,你觉得呢?”

  逸尘朝来人的右手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转而对田贵银说道。

  “我……啊!”

  田贵银想留下逸尘,却被黄色光芒猛地笼罩,一声闷哼之后,颓然哀嚎:

  “我说,这柄长剑是施长老卖给我的……小逸公子,你走吧。”

  被黄色光芒罩住,田贵银顿觉全身筋脉似乎被封住,体内如同万蚁钻心疼痛难忍。

  剧痛之下,也不顾逸尘还在现场,就直接把施长老给出卖了。

  “走?我的十万晶币定金呢,还有我们的交易……”

  田贵银饱受折磨,逸尘却在一旁毫发无损,不仅没有即刻离去,而且还趁着田贵银受困之际,提出定金一事。

  交易中断,不管什么原因,只要不是逸尘反悔,田贵银都要承担不利的后果。

  “交易取消,定金奉还。”

  满头大汗情绪低落的田贵银,咬咬牙先把逸尘打发走。

  今天是十日期限的第九天,田贵银不算违约,照理说遇到意外情况,导致交易无法履行,只要全额退回定金,并向逸尘赔罪,这件事情就算了结。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即使田贵银想低价卖出,逸尘也是不会要的。

  “别啰嗦,把定金还给人家,快点!”

  来人调节着黄色光芒的强度,让田贵银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可以从身上拿出储物戒指。

  却又牢牢的缚住田贵银的身体,使之难以脱离控制。

  “怎么只有十万晶币,利息呢?”

  逸尘看过储物戒指内的晶币,稍稍皱起眉头,似乎不太甘心,嘴里嘟噜了一句:

  “算了,算我倒霉,你们继续吧。”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该来的人也来了,逸尘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

  拿好储物戒指,逸尘心满意足的离去,临走前,向不速之客蒙面人投去应该意味深长的微笑。

  “老大,我干得不错吧?”

  兜了一圈,逸尘刚刚停下来,小炫就像幽灵一样,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

  “你是怎么通知厉风的,居然让他亲自跑到田家拍卖行。”

  出现在田家拍卖行密室的蒙面人,就是瑞王府的管家厉风。

  尽管蒙着面,没有让逸尘和田贵银看到阵容,但逸尘早就知道这家伙的身份。

  说话的声音可以模仿,只要有点像,就不容易分辨。

  右手缺了三根手指,却不是谁都会模仿的,特别是厉风,没好意思在瑞王爷面前,把自己的断指拿出来炫耀。

  田贵银不知道断指的缘由,更不知道此人就是厉风。

  但逸尘一看就知道,那正是自己的杰作,根本就不需要揭开对方的面纱,才能验明正身。

  被逸尘击败过,眼前的优质兵器这个线索又太重要,这两桩事情使得厉风能够和逸尘心平气和的说话。

  只不过,厉风认为逸尘并没有认出自己的身份,这才帮助逸尘拿回十万晶币的定金。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希望逸尘知道优质兵器的事情,否则,以瑞王爷对逸尘的态度,厉风担心会节外生枝。

  “你也不想想,我是谁,这点小事怎么难得到我呢?”

  小炫很得意,仅仅是一点暗示,连脸都没有露出,厉风就急匆匆的赶往田家拍卖行。

  可见,关于优质兵器的事情,让厉风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温特家族那边,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接下来,你只管看好戏就行了。”

  小炫信心十足,给逸尘摆出了各种嘚瑟欠揍的姿势。

  “那就好,这件事如果办成了,你首功一件。”

  尽管没有细问,但小炫这几天的表现非常棒,从短剑换灵草开始,把田贵银一步一步往坑里逼。

  先是和肖家结怨,今天又被厉风抓了现行,田贵银的好日子恐怕就要到头了。

  “有什么奖赏?要不,你叫我老大?”

  小炫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朝逸尘挤眉弄眼的。

  “去,小屁孩还想做老大,做你的大头梦吧。”

  逸尘白了小炫一眼,这一次可不敢动手了。

  每一次跟小炫硬着来,吃亏的一定是逸尘。

  “对了,要是田贵银倒楣了,田涛会不会做田家家主?”

  小炫牢记逸尘的指示,一门心事帮着折腾田贵银,就想看看田贵银会受到什么惩罚。

  另外,田涛能不能顺利回归田家,他也十分期待。

  或许是从来没有算计过别人,跟了逸尘以后,小炫发现坑人原来是一件让人舍不得放弃的事情。

  “做不做田家家主,那是大哥和田家内部的事,与我们无关,我需要的是,大哥入主田家拍卖行,并迅速成为天罗王国最大的拍卖行。”

  田涛的特长和兴趣,其实都在拍卖行,只要顺利入主田家拍卖行,三英佣兵团这边的事情,逸尘可以想办法让田涛减轻负担。

  不过,这一切还需要契机。

  契机不是等待得来,而是要设法争取。

  在逸尘和小炫的暗中鼓捣下,接下来的局势,正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

  厉风从田贵银嘴里挖出了,长剑的主人曾经是温特家族的施长老,而田贵银只花了十万晶币,就轻松拿到了价值翻番的优质兵器。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厉风虽然无法确定,这柄长剑就是丢失的优质兵器其中一员,但这条线索很有价值,必须深挖下去。

  于是,温特家族的施长老,便成了厉风的调查对象。

  一头雾水的施长老,莫名其妙的被温特雷唤到家族议事大厅,心里还有些得意。

  在温特家族干了十多年,施长老还是第一次受到温特雷的直接传唤,而且是进入议事大厅。

  一个碌碌无为,身份低下的普通长老,能够和温特家主在议事大厅见面,这是何等的荣耀。

  也许,好运气就从现在开始了,施长老眼前闪过的是地位,薪水,还有小娇娘……

  “施永,你干的好事!”

  然而,不等施长老白日梦做完,温特雷的一声厉喝,就把他拉回到现实当中。

  嚓啷啷——

  一柄长剑从温特雷手中飞出,掉在施永面前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家主大人,您这是……”

  施永一愣,这是什么情况,这柄剑……好剑啊!

  难道温特家主真的要重用自己,一见面就赠送如此贵重的优质兵器?

  “说,这柄剑从哪儿弄来的?”

  如雷般的声音从温特雷的口中炸响,把施永的双耳震得发麻。

  惊慌之下,施永抬头一看,大厅上方正中的椅子上,温特雷正襟危坐。

  一旁还有太上长老温特其,以及几位家族中的长者。

  奇怪的是,另一侧居然出现了瑞王府管家厉风的身影。

  而大厅左侧的桌子底下,还蜷曲着一个人,施永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剑……不是家主大人给我的么?”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施永的脑子有些短路。

  懵懵懂懂的,似乎感觉到不妙,却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地上的长剑,分明就是温特雷亲手扔过来的,干嘛还要这样质问?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