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死无对证

第九百二十七章 死无对证

  当时黑杀口内一片混乱,三人之间又缺乏真正的默契,但一致对外的观点,使得他们随时关注着黑杀口内的异常情况。

  但是,除了发现一位战帅巅峰级别的所谓盗贼之外,温特其就没有感觉到什么反常。

  如果是厉风‘监守自盗’,并通过施永来嫁祸温特家族,那么瑞王府极有可能对温特家族采取行动。

  尽管温特家族号称天罗王国第一大家族,兵强马壮实力雄厚,但他们并没有想过,要与王族开战。

  温特其活了一百多岁,自认为光明磊落,却也深谙江湖阴谋,厉风为了一己之私,未必不会铤而走险。

  为今之计,先要保住施永的性命,再慢慢审讯,总有一日可以查个水落石出。

  “恐怕没那么容易吧,人是温特家族的不错,但事关瑞王府,厉某身为瑞王府管家,受王爷所托经办此事,若是温特家族将施永自行处理,然后胡乱找个借口草草了事,岂不是误了瑞王爷的大事?”

  温特其有温特其的想法,厉风也有厉风自己的想法。

  对于温特家族来说,只要自己没有麻烦,优质兵器的下落并不重要。

  但在厉风看来,如果不能尽快找回货物,瑞王爷绝不会放过自己。

  特别是,一旦盗贼找到销赃的路径,必将大肆出售优质兵器,如此一来,瑞王爷私购大批优质兵器的事情,就会公之于众。

  目前,最有可能的,就是温特家族参与了盗取优质兵器一事,施永一死就断了线索,再想破案则难上加难。

  想到这里,厉风身形一动,如风一般掠过大厅,直奔施永而去。

  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拿住施永,加以审讯,然后顺藤摸瓜,找出幕后黑手。

  “放肆!”

  不等温特其作出反应,早已火冒三丈的温特雷,顺势起身。

  大喝一声之后,单掌虚劈而出。

  一股劲风肆意激荡,在厉风身前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

  与此同时,温特其也将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在厉风身后轰出一拳。

  噗~~

  虽然厉风的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级别,但面对同级别的两位王者,又疏于防范,自然难以应付。

  一口浓血喷洒而出,厉风的身形剧烈的晃了两晃,在空中硬生生的稳住。

  “你们真的要和瑞王府作对么?”

  遭到袭击,对于战王强者来说,吐出一口鲜血算不了什么,也不会受到重创。

  但是厉风由此更加确认了温特家族就是盗贼,至少也是同谋。

  恼羞成怒之下,便将瑞王府抬出来,希望镇住温特其叔侄。

  “不敢,不过,厉管家从温特家族抢人,乃个人行为,瑞王爷应该不会插手。”

  温特其知道,瑞王爷向来低调,极会隐忍,一般不至于为了下属的个人行为而横加干涉。

  更何况,厉风在温特家族撒野,道理上就亏了,就算瑞王爷问起,温特其也有话说。

  “好,厉某认栽,咱们后会有期!”

  情知难以讨得便宜,厉风不再用强,撂下一句狠话,便欲抽身离去。

  “等事情弄明白了,我自会向厉管家解释。”

  温特其的目的,并不是针对厉风,即使对方监守自盗,只要不伤害温特家族的利益,就没有必要紧追不放。

  若是厉风知难而退,不再试图抢走施永,此事就此了结,也是一件好事。

  “可恶!”

  就在温特其稍微放松一点的时候,耳边传来温特雷的一声暴喝。

  轰——

  同时,一股强横无比的王者之气,在大厅内纵横肆虐。

  一声闷响之后,大厅被笼罩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

  原来,厉风逃跑是假,趁着温特其疏忽的时候,准备想从温特家族的执法弟子手中,夺走施永。

  温特雷发现时,想要阻止已经太晚,为了不被厉风得逞,温特雷连忙强势出击,希望给厉风施加压力的同时,把施永留在温特家族。

  唰~~

  厉风在感知能量涟漪到来之际,身形一变,避开了温特雷的战气锋芒。

  却不料,温特雷情急之下全力出击,被厉风闪过之后,磅礴的能量涟漪,径直的往施永和两位执法弟子身上碾压而去。

  这三位,勉强踏入战帅强者级别不久,怎么可能承受得起温特雷的强势一击。

  “啊……”

  三个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快的反应。

  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对血糊糊的肉泥,三具尸体全部挤压在一起,根本分不出来。

  血水流淌一地,一股冲鼻的腥味充斥在大厅之内。

  谁也没有抢到,施永也不用考虑如何招供,连同两位无辜的执法弟子,都陪伴着施永赶赴黄泉。

  “好一招杀人灭口的手段!”

  躲过温特雷一击的厉风,此刻伫立于议事大厅门外虚空,冷冷地说道。

  “胡说!”

  温特雷虽然后悔出手过于凌厉,却不接受厉风扣出的帽子。

  施永的优质兵器从何而来,到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

  温特其叔侄怀疑厉风故布疑阵,而厉风则认为温特家族在掩耳盗铃,斩杀施永是为了中断线索。

  “厉管家,今日之事,你准备如何了断?”

  和温特雷的暴躁相比,温特其更加理智一些。

  虽然还在怀疑厉风,但毕竟没有证据,自然不会主动说出。

  施永死于温特雷之手,这件事情已经变得不可捉摸,若是厉风一口咬定,此乃温特雷杀人灭口,恐怕温特家族要蒙受冤屈。

  “这句话应该是厉某问你们才对!”

  竭尽全力依然没有把施永抢到手,厉风心里非常难受。

  唯一的线索中断了,就算确认是温特家族盗走了优质兵器,厉风也没有任何证据。

  “各位,我来晚了。”

  虚空中,索冥的身形闪现而出。

  一开口就是自责,身形停稳的时候,索冥已经站在厉风和温特其叔侄的中间。

  伸出双手,一副老娘舅劝架的样子:

  “大家冷静,坐下来好好说,不要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更重要的,我们还有共同的目标。”

  索冥,厉风,温特其叔侄,分别效力幽阴门,瑞王府,温特家族。

  原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却为了优质兵器一事,聚在一起。

  尽管各自心里都有小算盘,想着自己的利益,但是,三方有着某个共同的目的,不仅仅是优质兵器。

  “索堂主有何指教?”

  温特其见索冥现身,不再对厉风施压,却难掩胸中怒火,不冷不热的问道。

  “厉某有些失态,索堂主见谅。”

  厉风也按下火气,坐回到大厅的椅子中,缓缓调息,嘴里说得很是恭维。

  按理说,堂堂瑞王府的管家,厉风没必要这么尊重索冥,毕竟双方处于敌人阵营。

  但是,厉风似乎对索冥颇为忌惮,言语之中也是谨慎有加。

  “各位息怒,为今之计,大家不应该相互指责怀疑,而是要精诚团结,先把丢失的货物找回来,否则,谁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索冥为了安抚大家的情绪,故意把话说得轻声细语,以缓和紧张的气氛。

  一阵紧急磋商,三方总算有保留的达成一致意见。

  施永一事暂且放下,再去寻找其他线索,以免贻误时机。

  尽管厉风和温特其叔侄心中都有疙瘩,并不会为了合作而放弃怀疑对方。

  但是,索冥的话具有一定的权威,大家都得给他面子。

  “呃……这个田贵银怎么处置?”

  厉风看了一眼早已昏死过去的田贵银,向索冥问道。

  “杀了算了!”温特雷气咻咻的说道。

  一切事由皆因田贵银而起,现在施永已死,线索中断,田贵银只不过是一位贪财的生意人而已。

  对于温特家族来说,由于田贵银的供词,揪出了施永,把温特家族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境地。

  于公于私,温特雷都不想放过田贵银。

  “万万不可。”

  索冥一摆手,阻止了温特雷,并言辞谆谆循循善诱:

  “厉管家把田贵银从田家密室抓走,有很多人知道,如果在温特家族被杀,将会给各位增添麻烦。

  不如让他活着,说不定下次还能用得上……他昏迷已久,并不知道大厅内发生的事情,也就不会泄露秘密了。”

  严格说起来,田贵银和优质兵器丢失一事,并无太大关联。

  只是因为施永兜售优质兵器,才会牵扯进来。

  在没有找到有效的线索之前,留着田贵银未必是件坏事。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温特雷伸出一指,远远地对着田贵银隔空点出。

  欻~~

  一声轻微的脆鸣声响过,昏迷中的田贵银,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等田贵银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田家密室之中,厉风严令田贵银,不得将长剑一事说与任何人听,否则必取他的性命。

  几日之后,逸尘正在三英佣兵团,和田涛处理招兵买马的事情。

  忽见两位田家拍卖行的伙计,急匆匆进入大厅。

  “家主有请田公子回府。”伙计恭敬的说道。

  “知道了,你们先回去,我随后就来。”田涛淡淡的回应。

  “兄弟,你果然料事如神,三叔真的有事了。”

  打发走伙计,田涛看着逸尘,眼里满是敬佩的神色。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