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二十八章 田涛回家

第九百二十八章 田涛回家

  “田贵银侥幸活命,一身修为几乎被废,就算他再有心机,恐怕也没有能力对你构成威胁了。”

  温特家族议事大厅内发生的一切,逸尘已经从小炫那里知晓。

  厉风掳走田贵银之后,小炫便一路跟踪。

  即使温特家族议事大厅门外戒备森严,也不可能阻止得了小炫的进入。

  不仅如此,小炫还向逸尘报告了,其他有关田贵银和田家拍卖行的一些情况。

  温特雷憎恨田贵银无端生事,虽然被索冥劝阻,仅仅废去了田贵银的大部分修为,但依然难消心头之恨。

  便只身前往拍卖工会,软硬兼施,要求拍卖工会取消田家拍卖行的资格。

  但是,拍卖工会并没有答应温特雷的要求,并暗中将田贵银叫到拍卖工会。

  由于温特雷和田贵银都没有透露优质兵器一事,拍卖工会只以为这二位之间,或许是因为利益冲突而产生了纠纷。

  本着平衡的原则,拍卖工会在得到田贵银‘捐献’的两株灵草之后,宣布了处理决定。

  保留田家拍卖行的中型级别,但取消田贵银的从业资格,田贵银终身不得从事拍卖行业,并对田家拍卖行课以五十万晶币的罚金。

  这样的结果,出乎了田贵银的预料,从逸尘那里骗来的两株五阶灵草,并没有给田贵银带来实质性的好处。

  而田家拍卖行交付了五十万晶币的罚金之后,引发了田家家族的动荡。

  虽然田贵银按照厉风的要求,没有泄漏出有关优质兵器的消息。

  但田家各位长老认为,田家拍卖行莫名遭到处罚,乃是田贵银管理不善,或者是违反拍卖行业的行规,还无辜招惹温特家族,以致于被废修为。

  总之,此次遭祸,田贵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长期掌管田家拍卖行,把原有的掌柜当成空气,随意更变拍卖行的正常运行秩序,这些都是田贵银的过错之处。

  身为田家家主,田贵银并没有做到尽职尽责,此番变故,将大家对他的不满完全激发起来。

  甚至有人提出,田贵银不再适合担任家主一职,田家应该重新物色家主人选。

  田贵银培养起来的嫡系,想尽办法为田贵银辩护,以期达到继续担任家主一职。

  就在田家为了田贵银去留一事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肖家又一头扎了进来。

  把几年前田贵银威逼田青嫁给肖七的旧账,重新翻了出来。

  说田贵银为了巴结肖家,不惜栽赃嫁祸,诬陷田涛杀妹,并暗中将冒充田青的疯丫头杀人灭口。

  当年的闹剧中,死的人是疯丫头,而不是田青,真正的田青是被不明身份的人掳走。

  产生恶劣后果的原因,就是田贵银强行逼走田涛,逼嫁田青所造成。

  此言一出,整个田家尽皆震惊。

  本来就有人怀疑,当年田涛受了冤枉,现在更是强烈要求,撤销驱逐田涛出家族的决定。

  为了给无辜的田涛施以安抚,必须立刻把田涛请回家族任职。

  至少有一半人认为,以田涛的为人,和对家族任劳任怨的态度,有资格成为继任家主的候选人。

  “我不太明白,肖家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旧事重提。”

  自从找到青儿,并兄妹相认之后,田涛已经考虑放弃追究田贵银的责任了。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肖七,则一直是田涛痛恨的对象。

  如果不是肖家觊觎青儿的特殊体质,威逼利诱田贵银,或许就不会有悲剧发生了。

  令田涛不解的是,肖家在田贵银跌入低谷的时候,不惜自揭伤疤,在田贵银身上踩上一脚。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田贵银为人狡诈阴险,最终却把自己推向了绝路。

  “肖家是为了那两株五阶灵草……”

  小炫短剑换灵草,嫁祸于田贵银,导致肖家威逼田贵银拿出两株五阶灵草。

  原本这件事情已经了结,田贵银用田家拍卖行库存的两株五阶灵草,取得了肖家的谅解,并得到了肖家不再追究的承诺。

  但是,田贵银为了保住自己的从业资格,主动向拍卖工会捐出两株五阶灵草,这件事惹恼了肖家。

  肖家有人在拍卖工会看到了田贵银捐献的灵草,灵气充盈,活力十足,生机盎然,没有半点枯黄迹象。

  反观田贵银交给肖家的两株灵草,枯萎干瘪,缺乏活力,就连散发出的灵气,也是绵软无力。

  两相比较,肖家认为田贵银是故意搪塞,对肖家大为不敬。

  明明拥有品质绝佳的五阶灵草,却偏偏拿低劣的残品充数,田贵银的行径令人不齿。

  是可忍孰不可忍!

  肖家一怒之下,决定推波助澜,把田贵银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唉,三叔一辈子自作聪明,这一次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也算是报应了。”

  田涛感叹一声,不知道是为自己高兴,还是为田贵银惋惜。

  通过田涛,从逸尘身上弄去两株五阶灵草,田贵银的本意,是想借此和肖家拍卖行别别苗头。

  却不料,由于贪婪收购了来历不明的优质兵器,不仅得罪了温特家族,还受到瑞王府管家厉风的威胁。

  更有甚者,温特雷还去拍卖工会告了田贵银一状,说他违反拍卖行规,与盗贼有染,给拍卖工会丢脸。

  两株灵草没有保住从业资格,却让肖家找到了报复的理由。

  田贵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田涛眼里,三叔是自作自受,与他人无尤。

  但逸尘心里很清楚,田贵银落到如此地步,虽然是罪有应得,但少不了自己和小炫的共同挖坑。

  把平时精明狡诈的田贵银,一步一步引入圈套,最终让他跌入坑中,永世难以翻身。

  小炫通过秘术,化装成温特家族施永的模样,拿着逸尘从黑杀口内偷来的优质兵器长剑,独自一人在傍晚时分跑到田家拍卖行。

  胡吹乱造一番,把田贵银唬得一愣一愣的,加上田贵银贪财心切,失去了应有的防范之心,这才上了小炫的臭当。

  等到田贵银被厉风抓到温特家族的时候,小炫又将另意见优质兵器大刀,悄悄放到施永的住处,坐实了施永的罪名。

  同时,此举也撇清了田贵银栽赃的嫌疑,给田贵银留下一条老命,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这一切,小炫做的是天衣无缝,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而厉风,索冥,以及温特其叔侄,主要是因为彼此之间猜忌,只想到对方可能是盗贼同伙,却没有想到落入了逸尘精心编织的圈套之中。

  打击田贵银,为田涛的回归田家打下坚实的基础。

  嫁祸温特家族,搅乱局势,有助于查探厉风的真实意图,以及瑞王爷和温特家族,幽阴门之间,到底有没有勾结。

  一石数鸟,逸尘的精确算计,和小炫的超强手段,终于把局势引到了逸尘所期望的方向上来。

  就目前而言,逸尘初入都城,开局非常顺利,接下来的路或许更加艰难,但有了现在打下的基础,逸尘的信心十足。

  经过温特雷和肖家的轮番打压,田贵银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张狂,颓势尽显。

  田贵银目前还是田家家主,但大家心里都明白,他只不过是暂时留在这个位置,只要长老们选定了继任人选,田贵银便自动下台。

  田家拍卖行更是不允许田贵银进入,掌柜的平时一直处在田贵银的淫威之下,失去了原本的锐气。

  一下子突然没有田贵银介入,掌柜的反而像一只无头苍蝇,不知道该从何抓起。

  尽管拍卖工会没有取缔田家拍卖行的拍卖资格,可由于温特家族的暗中使坏,把田家拍卖行变成了所有拍卖行业关注的焦点。

  如何消除不利影响,由谁来主管田家拍卖行,怎样才能让田家拍卖行更快发展,等等诸多事宜,都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田涛这个时候回归田家,就有了更多令人遐想的空间了。

  “三叔,各位长老,让田涛前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田家大院内,田贵银端坐大厅正中的椅子上,四位主事长老分坐两旁。

  见田涛进入大院,四位主事长老立刻起身,笑吟吟的和田涛打招呼。

  面对田涛的疑问,大长老离开作为,亲自跑到田涛面前说道:

  “田涛,这里是田家,你不是前来,而是回家!”

  回家?

  这句话听起来好别扭,田涛的脸上隐隐露出悲伤之色。

  曾几何时,这里本身就是田涛的家,虽然并没有为田家立过多大功勋,但至少多年的任劳任怨,让田涛心里觉得无愧于田家。

  然而,四年多前由于田贵银的迫害,田涛被逐出家族,并遭到悬赏通缉。

  从那个时候开始,田涛就不能进入田家,更不能以田家子弟自居,甚至还要远远避开田贵银派出的高手。

  幸好田涛运气不错,隐姓埋名在九幽城蹲守了几年,危机之时,先是有西山派的龅牙老者相救,避开了幽阴门弟子的追杀。

  进入辛戈杀气试练场,本以为会被炸得灰飞烟灭,却又得到逸尘的帮助。

  几经艰辛,田涛总算和青儿兄妹相认,也不枉田涛四年的锲而不舍。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