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三十章 新的目标

第九百三十章 新的目标

  按照中型拍卖行的正常标准,田贵银在一共八家同级别的拍卖行中,每年的上缴利润仅仅排名第六,和预期的结果相差较大。

  另外,田贵银对于拍卖行的账目,也不能做到公开,有些开支走得不明不白,却不允许家族主事长老深查,这一点让大家颇有不满。

  一个家族的发展壮大,离不开经济支持,创收越多利润越高,账目越清晰越能反映出运营的状况。

  “不管是谁主管田家拍卖行,都要以利润说话,如果能够提升家族利润,即便干的不算完美,也是可以尝试的。”

  二长老向来不参与派系争斗,处于中立状态,对于田涛和田贵银的纠葛,他并不关心。

  但是,田家的整体利益,决定了整个家族今后的发展趋势,二长老要的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田贵银常年霸占田家拍卖行,给家族的利润虽然高过其他经营场所,可利润额实在太少。

  如果继续按照田贵银的路子走下去,恐怕再过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田家拍卖行也没有晋升大型拍卖行的资格。

  对于家族来说,这一次被拍卖工会罚款五十万晶币,表面上看起来损失较大。

  然而,拍卖工会取缔了田贵银的从业资格,对家族不一定是坏事,至少有了一个新的尝试机会。

  田涛被田贵银在四年前逐出田家,但他的从业资格却是拍卖工会确认的,不会因为脱离田家而遭到取缔。

  而且,由于田贵银的大权独揽,致使田家子弟很难得到锻炼,更没有机会拿到从业资格的认定书。

  “田涛,你说说看,如果你主管田家拍卖行,有什么打算?”

  二长老目光炯炯的看着田涛,问出来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

  “三叔,各位主事长老,我是田家子弟,希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为整个家族谋得福利,如果我主管田家拍卖行,一年内要实现两个目标。

  第一,田家拍卖行上缴到家族的利润,将会比往年提高至少五成,而且,不会触犯拍卖行业的行规。

  第二,田家拍卖行的资质问题,我想……”

  田涛环顾四周,将自己深思熟虑后的想法说出来。

  回家族之前,田涛和逸尘分析了田家拍卖行的现状,也找到了田贵银行事风格中的漏洞,并思考了应对策略以及解决办法。

  “提高五成……”

  不等田涛说完,整个大厅就沸腾起来。

  田贵银主管田家拍卖行数十年,从未有过提高利润的说法,每一年都会有各种借口,尽可能的压低上缴家族的利润额。

  四年前,田家拍卖行晋升为中型拍卖行,无论是经营范围的拓展,还是资质提升引起的关注程度,都明显改善。

  但田贵银并没有在上缴利润的数额上,有过太大的改变。

  除了两家名声不佳的中型拍卖行之外,田家拍卖行在同级别的另外六家中垫底。

  甚至由于和肖家联姻失败,还遭到肖家时不时的打压。

  在田贵银被剥夺了从业资格的情况下,田涛想要重振田家拍卖行,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

  一下子提出大家都意想不到的目标,让人心生疑惑。

  “说的轻巧,提高五成,你拿什么去实现?”田贵银冷冷的问了一句。

  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是小数额的利润,提高三成或许可以做到,毕竟基础数值较低。

  但田家拍卖行每年上缴给家族的利润额,达到了三百多万晶币,提高五成就是一百五十多万晶币的数额,岂是说说就能够做到的。

  田贵银心里清楚,加上自己贪污下来的晶币数量,田家拍卖行一年的净利润总额,也不到四百万晶币。

  赚的钱只有这么多,就算田涛没有任何额外开支,田家拍卖行也无法上缴近五百万晶币的利润。

  难道是田涛抢权心切,先抛出一个巨大的空心汤团,把大家砸晕,等上任之后,再想办法找借口给自己推脱。

  “田涛,就是增加三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大长老也没有想到,田涛一开口,就引起了这么大的震动。

  原本以为,田涛为人忠厚,从不虚夸,能提出来增加一到两成的利润,已经非常不错了。

  毕竟,初入拍卖行,需要理顺的事情还有许多,第一年能够平稳过渡,业绩略有提升就足以令人满意了。

  即便是提高三成,那也是百万晶币的数目,空口说白话可是不行的。

  “对啊,田涛,我们并没有强行要求利润额的提升,第一年还是稳扎稳打比较好。”

  二长老倾向于田涛的年富力强充满活力,只要田涛干的不必田贵银差,就能够接受了。

  其他两位主事长老,见打头的两位发话,也就跟着符合几句,也不会提出新的观点。

  “我没有乱说,既然大家相信我,我就必须做出成绩,才能对得起家族。”

  田涛调整了一下情绪,朗声说道:

  “我说这话有两方面依据,首先,我们要拓展业务范围,不能只盯住某几样看起来利润很高的货物。

  田家拍卖行除了商铺以外,更多的时间是空闲的,如果增加一些品种,或许会让兄弟们多付出辛苦,但得到的利润将会显著提高。

  其次,我要改变三叔以前的做法,拍卖行以收取拍卖佣金为主要经济来源,而三叔却只是购进货物再行拍卖。

  对于某一件货物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买卖之间的价格差距较大,利润更为丰厚。

  但是,以田家拍卖行的资质,就算某一件货物的利润再高,也不可能达到一个月甚至一年的利润。

  一般情况下,我允许卖主将自己珍藏的货物,放到田家拍卖行寄卖,无论对方的利润多寡,我只收取相应的佣金。

  这样的话,就不需要大量动用拍卖行的资金,还可以鼓励更多的卖主加入到田家拍卖行,通过别人的货物,别人的资金,达到田家拍卖行赚钱的目的。”

  田贵银自恃经验丰富眼光独到,经常抱着捡漏的心理,强行压低卖主的货物价格,以求利润最大化。

  这样做对田贵银有两个好处,既能给自己更多的活动空间,为贪污提供机会,又能博取同行的眼球,觉得田贵银会赚钱。

  但是,一旦卖主知道最终的成交价格,就会后悔自己廉价卖出,同时憎恨田贵银的所作所为。

  时间一长,卖主会产生抵触心理,不愿将自己的货物拿到田家拍卖行,而且将此事传播出去,给田家拍卖行的声誉带来损伤。

  如此下去,田家拍卖行再也得不到,那些吸引人的高档货物。

  缺乏了高档货物的支撑,田家拍卖行的档次就逐渐下降。

  久而久之,中型拍卖行的资质就形同虚设,就连财大气粗的大买主,也不愿意光顾了。

  “有道理!”二长老闻言,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上档次的拍卖行,并不依靠自有货物的拍卖生存,而是加大宣传力度,吸引更多的卖主加盟。

  虽然仅凭佣金的比例得到的收入,远低于自己买卖的利润,但薄利多销却能够继续发展。

  无论是卖主还是买主,都喜欢到信誉好实力强的拍卖行交易。

  来的人多了,利润也就丰厚了,而且,做生意讲究的是双赢,大家都有利可图,才是真正的皆大欢喜。

  “你是说,我把拍卖行当成商铺了?”

  田贵银阴鸷的眼光,箭一般的扫向田涛,尽管修为被废,但田贵银的眼神还是那么令人生寒。

  “也不完全是,商铺有商铺的好处,自己可以调节利润掌握货源,但三叔的精明反而让卖主望而却步……”

  田涛不卑不亢,很直接的指出田贵银的失误之处。

  “说得好。虽然我一直在琢磨,为什么田家拍卖行在同行中的声誉较差,却没有想到竟是这个原因。”

  大长老恍然大悟,以田贵银的精明,加上田家财力的支撑,田家拍卖行经常能够买到一些,稀奇古怪却又价值不菲的货物,而进价并不会太高。

  按理说,这会给田家拍卖行的名声带来提升,算得上是名利双收。

  但实际上,田家拍卖行的经营每况愈下,行业排名也逐渐跌落。

  “哼,空口说白话谁都会,有本事立下字据,作为家族考核的依据。你敢吗?”

  大长老和二长老的态度,明显对田涛有利,田贵银心里憋屈。

  便以激将的方式,怂恿田涛将提高五成利润额的说法,变成以后家族对田涛奖罚的依据。

  只要田贵银继续占据家主的位置,总有办法挑出田涛的过错。

  田涛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田贵银抓住的把柄。

  “当然敢……我还有第二个目标没说呢。”

  田涛之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家打断,以致于到现在还没有说出来。

  “说说……最好实际一点。”

  大长老一直很欣赏田涛稳重的性格,但今天却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

  前面的既然已经说出口,又有相应的解决措施,大长老勉强认可了田涛的‘放肆’。

  其实,只要刚才一个目标,大长老和二长老就会竭力推崇田涛主管田家拍卖行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