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举荐田涛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举荐田涛

  “那是,大哥找我,随叫随到。”

  逸尘降下身来,站到大厅门口,对着田涛咧嘴一笑。

  田涛初回田家,不仅田贵银心有不甘,有可能会设法刁难,而且众多长老级别的家族成员,也未必心悦诚服。

  考虑到田涛稳重有加冲力略欠,逸尘刻意在一旁营造气氛,给田涛长脸。

  “三叔,各位主事长老,这就是我兄弟小逸,战王强者的修为。”

  田涛知道逸尘的心思,也不便推脱,当下拉着逸尘的手,进入大厅之中。

  “小逸……公子。”

  尽管田涛的口气很轻松,仿佛逸尘就是一位邻家大男孩,但几位主事长老却不敢顺着田涛的话,直接以小逸称呼。

  前辈明显不行,看逸尘的年纪,不过二十郎当岁,叫兄弟吧,人家是战王强者高高在上,跟田涛是兄弟,跟长老们可不是兄弟。

  无奈之下,只好在后面加上公子二字,以示尊重。

  称呼问题解决了,长老们心里却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活了百十来岁,还没和战王强者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更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战王强者。

  这田涛何德何能,居然认识这么一位修练奇才,而且还以兄弟相称,简直是羡煞旁人。

  更让人羡慕的是,身为战王强者的逸尘,并没有摆出一副高不可攀的架子,而是恭恭敬敬的叫田涛一声大哥。

  看得出来,逸尘很尊重田涛,他俩之间似乎不存在修为高低实力强弱的差别,就是单纯的兄弟关系。

  这样的好事,早点怎么不知道,都是田贵银这个不称职的家主,把田涛逐出家族。

  若不是现在田家遇到难处,估计田贵银是绝不会让田涛顺利回归家族的。

  有战王强者做兄弟,不要说田涛受用无穷,就连田氏家族,也会因此得到诸多好处。

  如此看来,田涛所说的提升田家拍卖行的资质,并不是随口胡诌,而是有所倚仗。

  虽然还差一位战王强者,才够申报大型拍卖行的资格,但逸尘已经出现了,另一位想必也不会离的太远。

  “小逸,公子,哈哈……好一个战王强者,田涛,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欺骗众位主事长老!”

  就在主事长老心里暗自揣测的时候,田贵银冷笑连连,阴鸷的眼神将整个大厅扫视了一遍,最后停在了田涛脸上。

  “三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欺骗各位主事长老了?”

  田涛不解,三叔今天是怎么了,自己都已经日落西山了,干嘛还要这样咄咄逼人。

  “哼,就凭他,还战王强者,呸,老子还是战皇超级强者呢。”

  见田涛强作镇定,田贵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把身体猛地往起一爬,却发现自己的修为基本失去,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神勇了。

  撑了撑,觉得站起来太累,干脆还是坐回原位,免得待会儿吃不消。

  “哦……田贵银,田家主,想起来了,这里是田氏家族,怪不得。”

  逸尘一副刚刚发现的样子,表情夸张,似乎非常激动:

  “对了,我正要去找你呢,你让大哥拿了两株五阶灵草,还没有付钱,现在拿来吧,二十万晶币。”

  说完,走到田贵银身边,双手一伸,就等着收钱了。

  “公子,家主,你们……认识?”

  大长老被眼前的场面弄糊涂了,一脸错愕的表情。

  合着田贵银认识这位战王强者,却瞒着家族不说,还是秉承着以往自私自利的作派,有好的都往自己的碗里拨拉。

  其余几位没说话,心里也在暗骂田贵银。

  身为田家家主,田贵银还偷偷和逸尘做生意,想必那两株五阶灵草,就是被田贵银捐献给拍卖工会的两株了。

  “岂止认识,我就是被他……”

  田贵银见到逸尘,气不打一处来,想起这几天的遭遇,就对逸尘恨之入骨。

  那位蒙面的战王强者,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逸尘查看优质兵器的时候,就从天而降了。

  这几个晚上,田贵银根本就没睡觉,一直都在琢磨这件事情。

  尽管依然没有头绪,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自己倒霉跟逸尘脱不了干系。

  但是,蒙面的战王强者曾经告诫过,若是泄露出优质兵器的半点消息,将会要了田贵银的老命。

  一念及此,田贵银赶紧闭嘴,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

  “田家主,你好大的架子,不就是两株五阶灵草么,区区二十万晶币,你还得让我到田家来取,呵呵……”

  逸尘可以将价值更高的六阶灵草免费送给别人,但绝不允许田贵银欠自己的二十万晶币不还。

  既然在田家遇到,又有这么多主事长老在场,逸尘就必须给田贵银脸上狠狠地抹上一把,至于是黑是白,或者是五颜六色,那就要看田贵银的行动了。

  “是啊,三叔,上次你说要救命的两株五阶灵草,就是我兄弟拿出来的。”

  田涛顺着逸尘的意思,就往下继续:“本来是兄弟送给我的,但我想三叔更需要,就拿给三叔了,以三叔的身份自然不会讹了我兄弟的灵草,何况还是救命的……”

  小炫说过,跟着逸尘迟早学会坑,田涛也有这样的感觉,这不,嘴一溜,就把田贵银给绕进去了。

  “废话,我啥时候讹上了,不就二十万晶币么,拿去!”

  被田涛软不软硬不硬的话堵着,田贵银有点气急败坏,顺手从怀里一摸,便将一个储物戒指朝逸尘扔过去。

  如果不是自己的修为降到战将级别,田贵银早就对逸尘不客气了,他可不相信逸尘真是战王强者。

  刚刚扔出戒指,田贵银就后悔了:“不对,那里面有二十五万晶币,还给我!”

  一时气急,竟然多多付了五万晶币,这还不算,两株五阶灵草卖了二十万,这也太贵了吧。

  “哈哈,田家主平时贪污不少,这五万晶币就算是包个利是,我不嫌就是了。”

  逸尘看也不看,就把储物戒指揣到怀里,笑嘻嘻的说道。

  “胡说!你小子招摇撞骗,冒充战王强者,到底有何企图?”

  钱也付了,话也被人家说了去,田贵银恼羞成怒,一脸厉色。

  “冒充……,呃,怎么回事?”

  四位主事长老被田贵银的一句话,给弄得更加糊涂了。

  要说田涛刻意把逸尘叫来,不就是为了确认有一位战王强者的兄弟吗,怎么到了田贵银嘴里,变成冒充的了。

  难道逸尘不是战王强者,不至于吧,田涛向来老实,应该不会骗人。

  看着其他几位主事长老投过来疑惑的眼光,大长老想问问田涛,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大厅内的人,除了逸尘和田涛以外,其余所有人的身体,都忽然间变得不听使唤。

  尽管没有滔天威压,也没有凌厉战气,但每个人都被禁锢起来,想要伸手动一动,却根本做不到。

  “兄弟,不要伤到大家。”

  田涛见状,知道是逸尘出手实施王者禁锢,便赶紧提醒。

  在场的这些都是长者,也是田氏家族的最高领导,若是被逸尘伤到,可就损失大了。

  “大哥不必担心,我只是在想,以大哥的为人和能力,怎么可能在田氏家族没有出头之日呢,想必是那些所谓的长辈有眼无珠,宁愿让田家没落,也不愿给你机会。”

  逸尘用眼角余光,淡淡地瞟过大厅内的每一位,脸上带着一丝讥笑:

  “如果是这样,这些老家伙留着也没什么用,伤了就伤了,大不了让你直接做家主,率领田家走向辉煌。”

  “万万不可,我身为田家子弟,绝不能让各位长辈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你真的伤了他们,我们的兄弟情分岂不是因此而受到伤害。”

  田涛义正辞严,情绪激动,把话说得比较绝,是怕逸尘一怒之下,将主事长老们一掌击毙。

  “大哥言重了,兄弟我多有得罪……”

  逸尘意念一动,离开解除了禁锢,让大厅内的众人重新恢复自由。

  “多谢公子手下留情,我们这些老家伙确实有眼无珠,让田涛受了不少磨难。”

  大长老双手抱拳,对着逸尘深深一礼,说道:“公子教训的对,我愿意提议田涛作为田氏家族的继任家主。”

  眼前局势,大长老看得清楚,逸尘此举并非对大家不利,只不过要为田涛营造声势,以确保田涛在田氏家族中的地位。

  如此年轻的战王强者,又是这样老练,不动声色即可震慑全场,田涛得此助力,对田氏家族实在是大有裨益。

  原本就是力挺田涛的,大长老没有理由违逆逸尘的意思,便带头表明心迹。

  “我也愿意举荐田涛。”

  “田涛就是下一任的家主人选。”

  “我同意!”

  另几位主事长老,见大长老态度如此明确,也都一一附和。

  想起田贵银,前几年想得到肖家庇佑,不惜牺牲青儿的幸福,并将田涛逐出家族,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反观田涛,并没有给家族带来任何损害,却轻松得到逸尘的力挺,作为家族的主事长老,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