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可堪大任

第九百三十三章 可堪大任

  “田涛可堪大任!”

  局势一边倒,容不得田贵银逆转。

  尽管心不甘情不愿,但田贵银脑子还是很好使的。

  若是惹恼了逸尘,恐怕自己的这条老命都有危险。不如先行答应下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谢谢各位抬举,田涛没有想过家主之位,只是希望为家族尽一份力,把田家拍卖行打造成天罗王国最大最强的拍卖行。”

  田涛并不是一个贪图权势的人,如果不是逸尘极力劝说,他连主管田家拍卖行的心思都没有。

  只想着能够老老实实的为拍卖行出一份力,为家族尽一份心而已。

  “难得田涛如此深明大义,也好,先将田家拍卖行交给你,至于家主一事,容后商议。”

  大长老见好就收,如果田涛初回家族,就直接接任家主之位,难免落人口实。

  不如让他把田家拍卖行做大,等成绩出来了,继任家主之位便可水到渠成。

  大厅之内,主事长老们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早已超出了想象,却多了一份意外的惊喜,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

  唯独田贵银一人闷闷不乐,心里比吃了一只苍蝇还要难受。

  苦心经营多年,一朝失势,被田涛抢了风头,自己却没有任何改变的能力。

  田贵银和田涛父亲争夺家主时,曾经私下里通过不光彩的手段,拉拢当时的主事长老。

  并花重金求得肖家的暗中帮助,一举击败田涛的父亲,造成了田涛父亲大受刺激,郁郁而终。

  今日之事,或许是报应,田涛强势回归,田贵银日落西山。

  新老交替,田氏家族的命运,将会从此改写。

  “我有几点疑问,不知小逸公子能否赐教?”

  大局已定,大长老笑容满面的对着一些说道。

  “赐教不敢,大长老有话请讲。”

  从田涛那里,逸尘对大长老有了一些了解,知道此人仗义。

  在田涛兄妹落魄之际,大长老不顾别人冷眼,尽可能的给他们提供帮助。

  此次回归,也是大长老极力游说其他几位主事长老,并坚持不懈所取得的结果。

  这样的人,逸尘会给予足够的尊重,就连说话态度都明显好了许多。

  “我相信以公子的修为实力和人脉,一定有办法帮助田家拍卖行跻身到大型拍卖行的级别,但是,以田氏家族的整体实力,要面临温特家族和肖家的联合打压,恐怕力不从心。

  不知道公子有何妙策,能够让田家拍卖行屹立于都城而不倒?”

  整个都城,只有两家大型拍卖行,如果田家申请提升,必然会妨碍到另外两家的发展。

  以温特雷和肖占豪的秉性,绝不会坐视不理,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阻止田家拍卖行的晋升成功。

  甚至会两家联手,对田家实施毁灭性的打击,如此一来,实力孱弱的田氏家族,恐怕只有引颈受戮的份了。

  “大长老这个问题问得好!”

  逸尘对大长老的眼光很是欣赏,大家都沉浸在意外的喜悦之中,只有大长老能够冷静的考虑到,田氏家族今后的生存和发展。

  “既然大长老问起,我也就实话实说,以田氏家族目前的实力,不要说两家联手,就算是其中任意一家,只要派出一位战王强者,估计就能把田氏家族搅得天翻地覆。

  这一点我也考虑过了,首先,我们在没有采取行动之前,各位最好严守秘密,不要把消息传出去,以免给对方提前应对的时间。

  当然,肖家并不可怕,我和肖战元交过手,他还欠我一份人情,至于温特家族,暂时还没有接触。

  第二,田家拍卖行的坐镇人选,除了我以外,将会有一位重要人物,无论是地位还是权力,还有修为,都足以镇住温特家族和肖家……”

  “公子与肖战元交过手?”

  不仅是大长老,就连田贵银也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逸尘。

  “嗯,在天云城遇到过。”逸尘轻描淡写的说道。

  “天云城……”

  肖战元乃肖家第二号人物,在都城也算得上顶尖强者之一。

  前些天,据说在天云城吃了点亏,大家听了还觉得奇怪。

  即便是都城,能够胜过肖战元的,估计也不会超过五个,区区天云城,只有古家的古梵天,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战王强者,但未必敌得过肖战元。

  除了古梵天,还没有听过天云城有第二位战王强者,现在看来,击败肖战元的就只剩下眼前的这位了。

  “公子果然实力高强,佩服佩服!”

  大长老看向逸尘的眼光中,明显带着一丝崇拜。

  能够击败肖战元,至少可以镇住肖家,田氏家族的底气,会因为逸尘的存在,而提升不少。

  听逸尘说,还有一位重量级的战王强者,会坐镇田家拍卖行,那会是谁呢?

  “各位主事长老,我们田家拍卖行眼下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在肖家拍卖行公开拍卖之前,搞一次灵草拍卖,压过肖家的风头。”

  田涛见大家还沉浸在欣喜之中,便即使说出自己的想法。

  既然确定入主铁匠铺那个,田涛必须要行动起来,上任第一炮一定要打响。

  “灵草拍卖?我们拍卖行还有几株四阶灵草,和肖家拍卖行的五阶灵草没法比,怎么能压过他们的风头?”

  田涛把目光对着四位主事长老,田贵银心里不是滋味。

  尽管自己失去了拍卖行的从业资格,但家主之位并未有过改变,被田涛忽略,他自然要找到反击的地方。

  “我知道,原本的两株五阶灵草,被三叔赔给了肖家,在帮助肖家增加了灵草数目的同时,田家拍卖行的五阶灵草也已告罄。”

  对于田贵银的所作所为,田涛了然于胸,当下朗声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主持拍卖行的业务,并不会动用原有的库存,此次拍卖,乃是三株五阶灵草和一株六阶灵草。”

  “等等,田涛,你说什么……六阶灵草?”

  就算翻遍田家拍卖行的仓库,此刻要找出一株五阶灵草也是不可能。

  在不动用库存的情况下,田涛一口气就要拍卖三株五阶灵草,这已经令人难以相信了。

  居然还明确说出六阶灵草,简直是骇人听闻。

  整个都城,好几年都没有出现过六阶灵草了,即使是温特家族的拍卖行,也只是在十年前拍卖过,一株失去了八成灵气的六阶灵草。

  即便如此,那株灵草还是引起了天罗王国的轰动,由于提前半年营造气氛,宣传力度极大,从而吸引了几乎所有天罗大陆修武者的眼球。

  那株六阶灵草最终的成交价格,竟然达到了五百万晶币之多,吓坏了不少参与竞拍的势力集团。

  只要属于六阶灵草级别,哪怕品相极差,都能卖出天价,而且还能够极大的提升拍卖行的知名度。

  如果田涛所说属实,大长老愿意免费进行拍卖,不收一个晶币的佣金。

  要是通过这株六阶灵草的拍卖,把田家拍卖行的名声打出去,以后的业务将会更加兴隆。

  尽管会损失一笔可观的佣金,对拍卖行的利润有所影响。

  但是,大长老认为,就算是家族对田涛上任的支持,也非常值得。

  从田家拍卖行开创至今,连田贵银本人,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六阶灵草。

  最多一次,拍卖过两株品相一般的五阶灵草,就是田家拍卖行最大的辉煌了。

  “对,三株五阶灵草,一株六阶灵草,货源都是我兄弟提供的。”

  田涛很骄傲的看着逸尘,眼角露出的都是笑意。

  “公子真是深藏不露,田涛幸甚,田家幸甚!”

  不等大长老开口,其余三位主事长老异口同声的说道。

  “为了给大哥贺喜,我决定将三株五阶灵草所拍得的晶币,全部捐给田家拍卖行。”

  逸尘微微一笑,风轻云淡般的看来大家一眼,接着说道:

  “另外,六阶灵草交由田家拍卖行拍卖,该付的佣金,按照行规不会少付一个晶币。”

  哗~~

  逸尘的话,不啻于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一枚威力巨大的天雷炸,激荡起的波涛几乎遮掩了整片天空。

  四位主事长老,连同田贵银,都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的僵硬表情。

  仿佛进入梦境一般,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多年没有扬眉吐气的田家,怎么有了一种崛起的感觉。

  这样的际遇,不要说在都城不起眼的田家,就是贵为天罗王国第一大家族温特家族,也不曾遇到过。

  难道,田涛真的是田氏家族的真命天子?

  田贵银脸色灰暗,一直打压并陷害田涛,不仅没有击溃对方,反而让他成功上位。

  如果这次拍能够卖顺利进行,田涛对于田氏家族的功劳无人能及,田贵银让位指日可待。

  这,这怎么可能……

  四位主事长老,偷偷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很疼,却很快乐。

  能有这样的事,作为田氏家族的主事长老,也倍感荣幸。

  “大哥,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商量,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逸尘觉得此行的目的基本达到,便和田涛告别,离开了田家。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