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三十四章 夹住我了

第九百三十四章 夹住我了

  经过逸尘的推波助澜,田涛在田氏家族的地位瞬间变得高高在上。

  对于这次拍卖行的具体细节安排,田涛自然会和几位主事长老商量。

  “小炫,这几天怎么样,说说呗。”

  回到都景苑,逸尘把刚刚进门的小炫叫住了。

  “老大,你让我先歇一会儿喘口气,三天跑遍了整个都城,累死我了。”

  小炫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边横眉冷对,一副恨不得要把逸尘痛扁一顿的样子。

  “好,给你一刻钟的休息时间,我等你的消息,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见小炫满头大汗,逸尘也不好意思多催,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屑。

  以小炫的修为实力,跑遍都城也就是几个时辰的事儿,给了他三天时间,居然还在叫苦叫累。

  看样子,这家伙是懒惯了,得好好操练才行。

  “算了,看你那猴急样,我就是休息也会被你烦死,好了,还是先跟你说吧……”

  小炫端起桌子上的一杯凉水,咕嘟咕嘟的猛灌下去,抹了抹嘴角,把这三天打听到的情况,给逸尘一一做了汇报。

  都城排名最前四大家族,第一是温特家族,第二冯家,第三崔家,第四便是肖家。

  明面上,这四大家族各有两位战王强者,并拥有不少战帅级别的强者。

  温特家族,温特其和温特雷,这是逸尘都见过的,实力非常强劲。

  冯家,家主冯亮夫妇均为战王强者,他们的女儿冯馨,也在两年前开始冲击战王,有过失败,目前是否成功尚未知晓。

  崔家家主崔龙,和堂兄崔虎,早已踏入战王强者的级别,实力也是不弱。

  肖家,肖占豪肖战元兄弟二人,其中肖战元和逸尘交过手,而肖占豪身为肖家家主,估计实力应该在肖战元之上。

  这四大家族,温特家族野心勃勃,在都城以第一家族的身份,没少干欺压其他家族的事情。

  冯家夫妇相对和气,却行事特别,一般不会仗势欺人,但也极少和外界打交道,一向我行我素,即便是天罗王国的朝廷,他们也不会刻意逢迎。

  崔家家主崔龙的堂弟崔虎,脾气火爆,容易招惹是非,经常干一些让崔龙擦屁股的事情。

  而肖家虽排名第四,却时刻惦记着如何超越崔家,甚至是冯家,以便将肖家的实力提升到都城第二的位置。

  四大家族中,只有温特家族和肖家,拥有大型拍卖行,几乎垄断了整个都城,甚至是天罗王国的拍卖行业,也因此敛财无数。

  另外两家,仅仅是拥有中型拍卖行而已,他们并不注重于拍卖行的等级,只要正常经营,创造足够的利润便可,没必要和温特家族和肖家较劲。

  其余的家族,相对于四大家族而言,实力逊色很多,小炫还没有打听到,这些家族是否有战王强者存在。

  就目前来说,单单是四大家族,至少有八位战王强者,尽管相互之间勾心斗角,但如果有外敌入侵,他们联手起来的威力还是相当恐怖。

  另外,瑞王府表面上只有管家厉风一位战王强者,不过逸尘已经知道,瑞王爷本人的修为也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只是平时隐藏的够深,常以病躯现身,给人们一种羸弱不堪的模样。

  至于天罗王国的朝廷大员,小炫不便打听,得到的消息很少,但对炎大将军还是有了一些了解。

  炎大将军本人的修为是战王强者,自然不用细说,在天云城的时候,逸尘就见过了。

  而炎大将军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炎赫任职参将,据说屡次冲击战王强者未果,近期十分消沉。

  小儿子炎昌还不到十六岁,竟然已经到了冲帅的关键时刻,修练天赋超出常人。

  由于炎大将军为人直爽,不拘泥于小节,关于他的大概情况,很多人都知道。

  不过,谁要是想打听炎大将军治理军队的有关事宜,可就得小心点了。

  只要被炎大将军发现,必然会予以严惩,而且,炎大将军从不会在其他场合,谈及军队之事。

  可见,炎大将军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心中自有分寸,该说的不该说的,他早已分得清清楚楚。

  “老大,我两条腿都快跑断了,就打听了这么多,你可别嫌少啊。”

  打探消息不是赶路,得不断地找到自己所要了解的势力,还得用心去分析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情况,看看哪些有用哪些可以放弃。

  也亏得是小炫,如果逸尘自己出动,这三天时间,恐怕还弄不到小炫的一半消息。

  而且,以逸尘的实力,除非长时间的隐形,否则迟早被人发现。

  小炫曾经潜入过瑞王府,温特家族,肖家等四大家族,还有炎大将军府,甚至还跑到王宫附近溜达一圈。

  不要说没有被人发现,估计根本就不会有人想到,小炫居然从他们身边来去自如。

  “小炫,你好好休息,我得出去了。”

  见小炫疲惫不堪,逸尘安抚了一下,便独自出门。

  都城,炎大将军府门外。

  逸尘徘徊着,刚刚打听过,炎大将军外出,估计一个时辰后,会回到将军府。

  “喂,你是谁?”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逸尘抬眼一看,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正撅着屁股,弯身俯在在将军府的墙角处。

  见逸尘走近,少年抬起头,一脸的尘灰,正睁着大眼,朝逸尘这边看来。

  “你又是谁?”

  看起来,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被尘灰掩盖着的脸庞,黝黑发亮。

  手里还拿着一根枯枝,在地上捣鼓着什么。

  “别吵!我正忙着呢。”

  见逸尘反问,少年觉得无趣,便不搭理逸尘,继续撅着屁股,聚精会神的在地上弄着。

  逸尘有些好奇,走过去,弯下腰,看看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

  “别过来,当心踩了我的金蝉。”

  虽然低着头,但少年还是感觉到逸尘的临近,便出言阻止。

  “金蝉,什么玩意儿?”

  逸尘驻足,仔细的看着地面。

  一个一尺见方的小木盒,静静的躺在地上,里面有两只灰土土的东西,正蠕动着。

  个头不大,也就拳头大小,身体两侧各有三只脚,靠近头部的一对大脚特别粗壮,如同飞天魔蝎的大螯一般。

  身体被包裹在一层坚硬的金黄色外壳中,外壳则被厚厚的灰褐色泥土覆盖,只是偶尔露出一点金黄闪亮的光芒。

  “笨蛋,金蝉都不知道。”少年头也不抬的说道,手中的枯枝正在地面的泥土中拨弄着。

  泥土表面,露出一个拇指粗细的洞孔,少年小心翼翼的拨弄着,像是怕破坏了什么。

  枯枝伸到洞孔里面不到一寸处,轻轻的往外撬出泥土。

  洞孔渐渐变大,直到手臂粗细,少年扔了枯枝,伸出手指,慢慢的伸进洞孔之中。

  “咦……怎么没有啊?”

  少年的手指,在洞孔中晃悠着,却没有碰到什么,不由得有些奇怪,嘴里不自禁的嘟囔着。

  “金蝉……会在这里面吗?”

  逸尘弯腰太累,干脆蹲下身子,和少年一起往泥土中看着。

  虽然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金蝉,但看着少年的认真劲儿,逸尘很感兴趣。

  “对呀,应该有一只大的才对。”少年一边应着,一边慢慢的俯下身体,几乎是趴在地面。

  不光是手指,就连整个手掌都伸进了洞孔,接着便是手腕胳膊,竟然全部没入洞孔。

  洞口只有手臂粗细,里面好像越来越大,少年的整条胳膊,连同手掌都在洞中搅动着,洞孔之中却依然没有一点动静。

  “让我来试试看。”

  逸尘好奇心大起,笑嘻嘻的看着少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本是富贵人家的少爷,竟然不顾一切的趴在地上,弄得是一身泥土。

  不知道这是真的好玩呢,还是这孩子有毛病,什么金蝉,不就是土里爬出来的知了虫么。

  用得着怎么大动干戈,撸起袖子撩起裤脚的折腾吗?

  逸尘实在看不过去了,凑上前去,把少年往旁边拨拉,自己准备亲自动手一探究竟。

  反正炎大将军还要一个时辰才能回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帮着少年干点活,说不定真有好玩的东西呢。

  “走开……唉哟!”

  少年被逸尘推搡,稍经挣扎,却发出了一声哀嚎。

  “我又没弄痛你,瞎叫唤什么?”

  逸尘没好气的说道,富贵人家的孩子就是娇气,轻轻一碰就嗷嗷直叫。

  “不是你,我被金蝉夹住了。”

  少年一只手撑地,将身体往上拔,希望把洞孔中的那条胳膊拉出来。

  然而,无论少年如何用力,小脸早已憋得通红,却仍然没有办法拉出手臂。

  豆大的汗珠,从少年的脸庞滚到地上,把尘灰变成了烂泥,华丽的服装被染成彩色。

  “喂,怎么样了?”

  少年一脸的痛苦,把逸尘吓了一跳,连忙低头问道。

  很明显,少年的小手被洞孔中的金蝉,用剪刀般的大螯夹住,任凭少年如何用力,就是无法挣脱金蝉的大螯。

  “好痛,我的手要断了。”

  少年的脸色还很镇定,但声音却带着哭腔,显然是疼痛得非常厉害。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