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为兄涉险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为兄涉险

  “我帮你把金蝉杀掉好不好?”

  看着少年痛苦的模样,逸尘于心不忍,贪玩遭致祸端,如果继续下去,少年那稚嫩的手指,恐怕要被金蝉夹断。

  为今之计,或许只有击杀金蝉,少年才会安然无恙。

  “不行!我找了很多天,才找到这么大的金蝉,死了就没用了。”

  少年虽然疼痛难忍,态度却是异常坚决,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想杀了金蝉。

  “你要活的金蝉干什么,那里不是已经有了两只吗?”

  逸尘觉得奇怪,大的也好小的也罢,不就是所谓的金蝉吗,干嘛非得抓个最大的玩。

  真是孩子的单纯心态,干什么都得追求完美,以致于把自己弄得陷入困境。

  “不一样,只有这个大的金蝉,才可以给大哥治病,而且还必须是活的……唉哟!”

  少年坚持要抓到活的金蝉,却不顾自己的小手,此刻已经血肉模糊。

  “给大哥治病,你大哥是谁?”

  逸尘忽然间开始喜欢这孩子了,或许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说不听根本就没有用,但少年却一心一意的为大哥着想。

  这一点,很合逸尘胃口。

  “你没看见我正忙着吗,就知道问东问西,我的手啊……”

  少年一声惨叫,整个人完完全全的贴着地面,右边肩膀都已经进入洞口。

  泥土被挤往两边,少年肩膀上的衣袖沾满了血迹,想来是金蝉力气太大,不仅夹住少年的手指,而且还把少年的身体往洞孔内拖去。

  “别动……”

  逸尘一看,再不救援的话,少年的一条胳膊可能就要被废了。

  轰——

  逸尘稍一用力,地面的泥土猛地出现一个大坑。

  少年感觉身上一轻,趁着金蝉放松了力度,整个人反弹得站了起来。

  “不好,金蝉要逃……”

  整条右臂都是血糊糊的,少年却浑然不觉,只是颓然的看着脚下的洞孔,失声叫道。

  被逸尘轰开了两尺多深的泥土,下面依然还留有腰粗的洞孔。

  金蝉承受不住逸尘的威压,放开少年之后,赶紧瑞辉洞中,并急速下潜。

  “逃不了!”

  逸尘身形一晃,施展土遁之术,隐身下潜。

  在距离地面足有一丈的深处,逸尘发现了金蝉的踪迹。

  这是一只巨大的金蝉,大腿粗细,两尺多长,但是两只大螯,张开就有将近一米的宽度。

  这样的巨型金蝉,能够困住少年,实在不算意外。

  哪怕是战将九品的修为,只要没有达到战帅强者的级别,估计都无法挣脱金蝉的控制。

  不过,在逸尘面前,再大的金蝉也与蝼蚁一般。

  只需要伸手轻轻一抓,就把金蝉的大螯捉住,一提气,逸尘回到了地面。

  “哇!这么大,怪不得我逮不住它……你真厉害!”

  爱搭不理了半天,少年总算拿睁眼看逸尘了,顺带还夸赞了一句。

  也不管逸尘是否受用,少年把地上的木盒拿过来。

  一看,木盒只有一尺见方,高度也不过一尺左右,根本装不下这只大个的金蝉。

  “不用装,就这样拿着就可以。”

  逸尘一挥手,封住了金蝉周身血脉,刚刚还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金蝉,此刻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再有袭击少年的实力了。

  “嘿嘿,这回大哥要对我刮目相看了。”

  少年见状,准备俯下身体,将金蝉抱入怀中,却又抬头看看逸尘,露出一嘴洁白整齐的牙齿,笑着说道:

  “谢谢你帮忙,走,跟我一起见大哥。”

  “慢,你的手伤得厉害,我先给你疗伤。”

  逸尘一把抓住少年,也不等他回话,就直接施展出疗伤圣手,给少年疗伤。

  虽然看起来血肉模糊,但少年所受的只不过是皮肉之伤,只要稍稍处理,就可恢复如初。

  “咦,好了,这么快?”

  不到半盏茶的工夫,逸尘就治好了少年的伤痛。

  随意的甩甩手,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少年十分高兴,似乎有点不敢相信逸尘的手段。

  “这……活着的金蝉,怎么治病?”

  逸尘听少年说过,只有活着的金蝉才能给大哥治病,便开口打听。

  “我大哥心中有郁结,必须要百年以上的金蝉,蜕壳时的体液,才能化解郁结……”

  逸尘抓到的这只金蝉,少说也有一百多岁的年龄。

  少年把金蝉养在家中,等金蝉蜕壳,将身体刚刚脱离外壳的时候,会有一丝丝体液流出。

  小心翼翼的收集金蝉的体液,再辅以其他药物,可缓解甚至治愈郁结症状。

  收集体液之后的金蝉,并不会死去,而是以飞虫的形式存活,待产卵完毕自行终结自己的性命。

  “原来如此。”

  逸尘想起皇级墓葬中的乌蝉衣,是千年乌蝉蜕下的壳制成,具有隐藏身体屏蔽气息的作用。

  既然千年乌蝉有此作用,那么百年金蝉为什么又不能治疗郁结呢。

  这少年年纪虽轻,却能为自己的大哥,付出这么大的牺牲,殊为难得。

  “昌儿,你在做什么?”

  就在逸尘和少年为了得到金蝉而欣喜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爹爹!”

  少年一听声音,抱起金蝉就朝来人扑去。

  “逸尘?”

  来人没有迎接少年,反而有些吃惊的叫道。

  “炎大将军。”

  来人正是逸尘要找的,天罗王国大将军炎林。

  “哈哈,听公孙城主说你来都城,要扩大佣兵团的规模,我正准备抽空去看你,没想到你倒自己先来了。”

  炎林爽朗的笑道,一手拉着少年,一手提着金蝉,和逸尘一起进入将军府。

  “刚才那位少年,就是炎大将军的二公子炎昌吧,好懂事的孩子。”

  炎大将军把逸尘迎进内堂,却把少年留在门外。

  到了这个时候,逸尘自然知道少年就是炎大将军的儿子炎昌了。

  “正是犬子。他一心记挂着大哥,专门查找资料,寻到一个偏方,说是能够治疗赫儿的郁结之症,真是难为了这孩子一片好心。”

  炎大将军并不隐瞒,当下便把炎赫的情况告诉逸尘。

  炎赫,炎大将军的长子,天罗王国的一个参将,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

  几年前,炎赫就已经开始冲击战王强者级别,却连续两次失败。

  一心想成为战王强者的炎赫,接受不了失败的打击,逐渐委靡。

  时间一长,胸中郁结成病,四处寻访名医,却未取得理想的效果。

  炎昌年纪虽小,却时刻担忧大哥的病情,设法查找各类医学书籍,终于觅得治疗偏方。

  于是,成天游荡在外,搜集偏方中的药材,希望帮助大哥解除痛苦。

  虽经一年多的努力,几乎凑齐了治病所需的药材,却唯独缺少一位药引,就是百年金蝉的体液。

  半个月前,炎昌偶尔从将军府外的一处,发现了一只即将蜕壳的金蝉,便兴冲冲的捉住,拿回来给炎大将军看。

  得知那只金蝉,不过十余年的年纪,炎昌失望之余,依然没有放弃寻找百年金蝉。

  “不管有没有用,昌儿能有这份心,也就不枉是我炎林的儿子。”

  对于偏方的功效,炎大将军并不抱太大希望,但炎昌如此重情,则让炎大将军非常欣慰。

  “只要炎赫知道弟弟的用心,病就好了一大半。”

  逸尘也被炎昌的举动所打动,褒扬之后话锋一转:“我今天来,带来一件小礼物,或许可以帮到炎赫。”

  说完,逸尘从怀里摸出一枚储物戒指,轻轻放到桌上。

  “参灵草!”

  炎大将军狐疑的打开储物戒指,忽然间眼里闪过一道光芒,禁不住脱口叫道。

  储物戒指内,一株青翠碧绿鲜艳欲滴的参灵草,赫然出现在炎大将军眼前。

  六阶灵草在天罗大陆极其稀缺,即便身为天罗王国的大将军,炎林也是求之不得。

  想起炎赫两次冲王失败,虽说底蕴稍有欠缺,但归根结底还是少了一点外力支撑。

  参灵草属于六阶灵草级别,是天罗大陆能够生长的最高阶灵草,即使是战王强者,服用以后都能增长功力,对战王级别的进阶极为有用。

  而对于战帅巅峰强者,已经取得冲王资格的修武者来说,一株六阶灵草几乎就能够保证一位战王强者的诞生。

  要是早有六阶灵草,炎赫冲王极有可能一次成功,现在已经是真正的战王强者了。

  “来人,把赫儿给我叫来。”

  炎大将军一声令下,门外的兵士应声而去。

  “逸尘,你今天找我,就只是为了送参灵草吗?”

  炎大将军向来直爽,他可不相信逸尘有这么好,专门跑到将军府来,为炎赫解围冲王。

  一定是逸尘遇到了什么自己不方便解决的事情,需要自己提供帮助。

  “当然不是,我确有事情需要得到炎大将军的帮助。”

  逸尘也不矫情,直截了当的说道。

  听小炫说起炎大将军的家事,逸尘才想到拿出一株参灵草,作为见面礼,让炎大将军欠自己的一份人情。

  “说吧,只要不违反天罗王国的律法,我自会尽力而为。”

  在天云城第一次见到逸尘,炎大将军就被逸尘的仗义而感动,对逸尘是敬佩有加。

  正如他所说,能够帮助逸尘,也是一桩开心的事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