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三十九章 七少气派

第九百三十九章 七少气派

  没见过这么好的没关系,只要能够从空气中逸出的灵气,就可以感受到,这是一株绝品货色,。

  至少在他们的认知中,属于空前的级别,至于是不是绝后,那得用时间来证明了。

  “二十四万。”

  “二十六万。”

  “三十万!”

  第一次超出最低加价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

  如果不是把牌子举得高高的,以他的身高,恐怕只能被淹没在一片人海之中。

  “小孩子都识货,不错。”

  “咱们不能被孩子压下去了……三十二万!”

  话是这样说,但这位老兄还是很保守的加了两万晶币。

  再好的东西,在没有确定归属的时候,价格可以不断攀升,可一旦落到谁的手里,又都希望自己掏的晶币越少越好。

  价廉物美,是每个买家都希望的,不过,真正的‘物美’并不是‘价廉’就可以得到的。

  事实正是如此,三十二万的价格,也就仅仅停留了竞拍者叫价时举牌子的时间,一息而已。

  很快的,第一株五阶灵草的竞价,已经攀升到了三十八万。

  “四十万!”

  肖七举起了牌子,第一次竞价。

  这是肖战元确认这株五阶灵草的品质之后,给予肖七的提示。

  即使按照田涛所说的一株顶三株,这株灵草的价值也在五十万以上。

  若是四十万晶币能够成交,受益者必然是肖家。

  “肖家出手了!”

  “算了,我们斗不过肖家。”

  “还有两株五阶灵草,不急,咱们慢慢来。”

  肖七的出手,震住了不少人,一般买家的经济实力,不如财力雄厚的肖家,放弃是一种理智的选择。

  “四十二万。”

  肖七斜对面的一位老者,从容的举起牌子出价。

  “崔家出手了,看来有好戏了。”

  “温特家族应该不会争夺五阶灵草,就看冯家是不是有兴趣。”

  言下之意,这株五阶灵草的争夺,主要出现在肖家和崔家。

  不管冯家是否参与叫价,有了现在的两家,其他人基本上就沦为看客了。

  四大家族占据了两家,其他人谁敢招惹,再说了,三株五阶灵草,总不会都被某一家抢去吧。

  虽然公开拍卖是凭实力说话,但一般而言,每位买家都不会把所有的拍品全部买走。

  给别人留条路,自己的路会越走越宽,反之,吃亏的往往是自己。

  不拿走所有拍品,这不是拍卖规则,却是各人内心的底线。

  肖家和崔家,分别在都城的四大家族中,排列第四和第三,实力差距不算太大。

  崔家想要保住老三的位置,就必须打压肖家,不让对方顺利得到任何一件宝贝。

  肖家若要超越对方,更得加倍的付出努力,争夺资源便是努力的一部分。

  你来我往,双方各自开价,不过几个回合,价格就已经上升到五十万了。

  所有的势力格局中,实力最接近的往往是掐得最凶的,踩着对方的尸体,成就自己的辉煌,只有从实力相仿的对手开始。

  “五十二万!”

  肖七咬咬牙,憋红了脸,终于喊出了他自己能够承受的最高价。

  尽管肖战元认为,这株五阶灵草的价格超过五十万晶币,但是肖家花了这么多晶币,余下的利润空间就会少了许多。

  若不是被崔家步步紧逼,肖战元是不允许肖七报出这样价格的。

  “五十四万!”

  崔家的那位老者,喊完价格后,似笑非笑的注视着肖七,明显带有嘲笑的意思。

  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肖七的权力范围,他在犹豫着。

  “五十六万。”

  第一次加价四万的那位少年,又一次举起了牌子,但价格几乎达到了之前的两倍。

  “好有钱的富家子弟,估计他们家里有人冲帅失败,家族又遭到威胁,才会……”

  “这下肖七不敢开价了。”

  肖七的犹豫被众人看在眼里,少年的叫价更是把这株五阶灵草的价格,推到了六十万附近。

  “不敢了吧?”

  崔家老者用眼光刺向肖七,嘴角露出揶揄的微笑。

  对于崔家来说,一株五阶灵草并非必得之物,既不会再次拍卖,又没有急需服用的弟子。

  刻意加价,只不过是不想让肖七顺利拿到五阶灵草而已。

  既然少年加价,只要肖七不说话,老者就不可能叫价。

  “五十八万……”

  肖七话说出口就后悔了,他根本就没有准备举牌。

  只是被老者的眼神所刺激,脑子一抽就上了对方的当。

  可是,拍卖行的规矩,只要你举牌竞价,就不能反悔,否则就会被视为欺诈,要受到严厉处罚。

  “嘿嘿,肖家七少爷果然气派,老朽甘拜下风!”

  崔家老者目的达到,立马把牌子塞到屁股底下,生怕一个不小心,和肖七一样,再叫出六十万的价格。

  五阶灵草即使再好,对于都城四大家族来说,除了肖家拍卖行想要以外,其余三家并不是非常热衷。

  毕竟花这么大的价钱,去买一株五阶灵草,用来培养冲帅或者刚刚踏入战帅强者级别的弟子,似乎不太合算。

  如果是拍卖,上升的利润空间已经很小,肖七反应过来以后,最希望的就是那位少年继续举牌。

  然而,吩咐和崔家老者约好了一样,少年也把牌子抱在怀里,闭目养神,连看都不看肖七一眼。

  没有人继续竞价,这株五阶灵草便落入肖七手中。

  田家拍卖行大掌柜的恭喜声,如同钢针一般刺入肖七的心中。

  花五十八万晶币,购进一株绝品五阶灵草,说实话,肖七不应该感到冤枉。

  但是,想起肖战元的叮嘱,肖七心里有点窝火。

  他这样做原本没错,只不过晶币被田家拍卖行赚去了,留给自己的只有吆喝。

  接下来,第二株五阶灵草开始竞价。

  肖七斜靠在椅子上,一副死不拉叽的样子,自然不会参与了。

  在场的买家们,知道肖家已经放弃五阶灵草的竞价,反而觉得轻松了好多。

  刚才有肖七举牌竞价,逼退了不少诚心想要购买五阶灵草的买家。

  谁也不愿意为了一株五阶灵草,去得罪都城四大家族,五十八万的价格,主要是崔家老者和那位不知名的少年,一起把肖七架上去的。

  “三十万。”

  既然肖家不再参与,买家们也就没有顾虑了。

  有人一开口,直接就将底价提升了五成,明显是志在必得。

  “三十六万。”

  中间稍有停顿,大家见崔家老者没有举牌的意思,终于放下心来,根据自己对五阶灵草的渴求程度,报出了愿意接受的价格。

  和第一株不一样,这次报价的次数不算频繁,都在核算自己的一笔账。

  只要没有大家族插手,估计价格不会达到五十万晶币,在场的绝大多数买家,都乐意以这样的价格成交。

  过于理智的竞价,导致场面不够热烈,提价速度变得缓慢。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第二株五阶灵草的价格,还停在四十六万晶币的位置上。

  大掌柜的连问了两声,如果再没有出价的买家,那么这株灵草将以四十六万成交。

  相比第一株,价格少了十二万晶币,肖七的眼里露出一股说不出的神色。

  尽管他不会继续参与五阶灵草的竞价,但还是希望有人能够把价格抬高,免得自己成为冤大头。

  看了看崔家老者,人家根本就不往这边看。

  再转过头,朝少年的方向打量着,肖七心里暗暗祈祷,这小子刚才那么横,这次好歹也举一次牌子啊。

  不会这么巧,这小子是崔家派来的搅局者吧,凭感觉有点像。

  否则,怎么只要肖七举牌,他就不断加价,等这一轮肖七不参与竞价,这小子也销声匿迹了。

  这也太坑了吧,要不怎么不举牌呢?

  “六十万。”

  纠结郁闷的肖七,耳边忽然出现一个特别亲切特别可爱的声音。

  那个少年,竟然在肖七的祈祷中,高高的举起了牌子。

  而且,一下子就直接叫到了六十万,比肖七的成交价还要高出两万。

  “怎么可能?”

  肖七脑子一懵,想昏死过去,却发现自己脑子里一片呼啸,根本就没有精力昏死过去。

  这小子真的太可爱了,简直是太善解人意了。

  仅凭少年这一举牌,就可以确定他不是崔家派来的搅局者。

  肖七的压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其优越的自豪感。

  人家六十万都可以买,肖七为什么不能用五十八万买下来。

  东西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差别,但肖七拿到的,是田家拍卖行这次拍卖的第一件成交物。

  但凡拍卖,第一件和最后一件拍品,都能给人加倍的记忆。

  这样看来,肖七就算没得赚,却也不会亏本,更重要的是,肖家拍卖行的吆喝干得不错。

  肖七乐呵的同时,其他买家可就高兴不起来了。

  根据第一株五阶灵草的成交价格,大家都把自己的心理价位,定在五十万到五十四万之间。

  只要不超过肖七的价格,基本都能接受,而且还觉得自己捡了便宜。

  但是,少年的举牌完全打乱了他们的节奏,六十万的价格显然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范围。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