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四十四章 耿耿于怀

第九百四十四章 耿耿于怀

  “不错,你介意?”

  “不介意,既然你这么坦然,我就直说了。”

  皇甫钦忽然冲着逸尘一笑,很轻松的说道:

  “本来也没这么急,都是炎赫那个混小子,抢走了我的六阶灵草……”

  皇甫钦的算盘本来打得很好,躲在包厢内竞价,居高临下,可以看清大厅里几乎所有的买家。

  先以价格压住四大家族,然后再各个击破,将六阶灵草拿到自己手中。

  他的心理承受价位,在两千万到两千五百万之间,万一有四大家族的人继续参与竞争,皇甫钦不介意显露身份,迫退对方。

  出乎意料的是,四大家族很快就偃旗息鼓,但另一间包厢的买家,却强势紧逼。

  当两千五百万的价格出现以后,皇甫钦想过要以王子的身份,让对方有所忌惮不敢出价。

  但是,竞价到三千万的时候,皇甫钦感觉到对手一定是炎赫,而且炎赫也极有可能猜出了皇甫钦这个对手。

  所以,自始至终皇甫钦都没有表露出自己的王子身份,哪怕是失去了六阶灵草,他也只好忍了。

  “堂堂天罗王国的王子,无奈的输给了炎赫,却跑到我这里索要灵草,你说我该怎么办?”

  逸尘不知道皇甫钦为什么会输掉,以王子的实力,拿出三千五百万晶币应该不会存在任何问题,即使再多一点,也照样可以。

  炎赫即使再财大气粗,也不过是炎大将军的儿子,岂能和王子相提并论。

  “你笑话我?”皇甫钦眉头一皱,一脸的不悦:“我是有苦衷的……”

  想要和逸尘理论,却又强忍着没有发作,求人必须拿出点诚意,这点他很清楚。

  这些年来,天罗大陆偶尔出现一次六阶灵草,也都是品质低劣的货色,跟刚才被炎赫得到的那株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

  皇甫钦需要的,是品质绝佳的六阶灵草,不能有一点灵气泄露,否则宁愿不要。

  因为,他不是用六阶灵草辅助修练,而是用来治病。

  只有逸尘提供的六阶灵草,才具备治病所需要的品质,可惜已经被炎赫抢走。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放弃竞价呢?”

  “因为对方是炎赫那个混小子!”

  “你怕他?”

  “不怕,可他也不怕我。”

  “那就价高者得呗,你舍不得晶币当然会输。”

  “我舍得,可比不过他,再争下去,除了给田家拍卖行多赚钱,就是把你给喂饱了。”

  “你啥意思?”

  被皇甫钦这样一说,逸尘一肚子不高兴。

  既然拍卖就希望拍出好价钱,可皇甫钦的意思,是怕逸尘赚得多了。

  “实话实说而已,当然,还有一个原因,炎赫那个混小子,是我最好的朋友,让他掏出三千五百万晶币,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得知了逸尘的身份,皇甫钦连说话都随意了许多。

  “最好的朋友……不懂。”

  一口一个混小子,逸尘还以为皇甫钦跟炎赫有什么难以解开的过节呢。

  却不料,他俩居然是朋友,还是最好的那种。

  “当然,我俩谁也不服谁,我晋升战王强者比他早,他都憋了两年了,所谓郁结也有我的一大半功劳,嘿嘿……”

  说到这里,皇甫钦得意起来。

  多年以来,皇甫钦和炎赫就是一对非常好的朋友,彼此不服却又彼此尊重,无论在修为上还是其他方面,都不断的比较着。

  皇甫钦是王子,炎赫是大将军的儿子,这一点是生来就不能改变的。

  炎赫花钱比皇甫钦阔气,如果两人同时看中某一件东西,最后得到的绝对是炎赫,皇甫钦只能等炎赫高兴了,再两人一起分享。

  皇甫钦虽然出身天罗王国王族,身份高贵,却敌不过炎大将军的财力物力。

  要是按照财力大小排名,整个天罗大陆,恐怕没有然后一个势力比得过炎家。

  即使把都城四大家族的财富叠加,也远远不抵炎家的一个零头多。

  就算是五大王国的王宫,所拥有的财富,和炎家相比,都差出了不止一星半点。

  皇甫钦贵为王子,每年的花销也有一定的限制,一次性动用超过两千万晶币的数额,就必须上报到国王陛下那里。

  只有等国王陛下同意,皇甫钦才能动用,否则将受到严厉斥责。

  这一次参与田家拍卖行的竞价,皇甫钦将自己身边的一些结余,加上无需上报的最大数额,一共可以调动两千五百万晶币。

  这也是皇甫钦后来加价底气不足的原因,虽然允许稍微欠缺,等拍卖结束以后,让随从悄悄去筹集补充。

  不过,一旦被国王陛下知道,皇甫钦和炎赫竞价耗费了大数额的晶币,那皇甫钦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于是,在炎赫一再咄咄逼人的强势面前,堂堂天罗王国的王子皇甫钦,只好选择了放弃。

  炎赫两次冲王失败,皇甫钦也想帮他,但六阶灵草只有一株,不可能两个人同时达到目的,必须有一位要失望而归。

  皇甫钦输了,他不怪炎赫,甚至还为炎赫高兴,可他心里又很郁闷。

  如果不是和炎赫竞争,拼着被国王陛下责罚,皇甫钦也要将这株六阶灵草拿下。

  毕竟,皇甫钦多年的心愿,都寄托在这株六阶灵草之上,失去了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遇到这样的机会。

  “炎赫冲王在即,六阶灵草对他至关重要,不过,一株已经足够……以后再有的话,就没人和你抢夺了。”

  逸尘本来想说,自己早就给过炎赫一株六阶灵草,保证冲王成功不会有一点问题,根本就不需要多预备一份。

  但是,炎赫在知道竞价对手是皇甫钦的情况下,依然步步紧逼不依不饶,只能说明炎赫更需要这株六阶灵草。

  “他以为我买六阶灵草只是为了好奇,所以坚决不让……不过,这一株六阶灵草,他暂时不会用,因为他需要两株。”

  皇甫钦告诉逸尘,炎赫不仅要自己冲王,还有一位心爱的姑娘也经历过冲王失败的痛苦。

  如果只有一株六阶灵草,炎赫一定会送给那位姑娘,绝不会自己享用。

  “原来如此……”

  记得在大将军府,炎赫拿到逸尘赠送的六阶灵草之后,问过还有没有第二株的话。

  当时,逸尘以为炎赫郁结烦闷,把脑子弄得神经兮兮的,一见到六阶灵草就想入非非。

  却没有想到,炎赫还有这样的隐情,若不是皇甫钦说破,逸尘到现在也不会知道。

  “我没有拿到,所以难过,炎赫拿到了一株六阶灵草,同样也好受不了多少。”

  皇甫钦的脸上,忽然有了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最好是他们俩推来推去,谁也不肯享用六阶灵草,说不定我还有机会呢。”

  两个人一株灵草,只能成就一人冲王成功,另一位若想晋升王者,就不知道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了。

  以他们的感情,必然会拉拉扯扯,都希望成全对方,也许弄到最后,干脆,谁也不用,送给皇甫钦,一了百了。

  “你果然是炎赫的好朋友,呵呵……”

  逸尘心想,人家炎赫和心爱的姑娘,正好一人一株六阶灵草,到时候双双冲王成功,皇甫钦就是等到天老地荒,也等不到炎赫赠送灵草了。

  不过,皇甫钦身体健康,又是战王强者,似乎用不上六阶灵草治病。

  再说了皇甫钦是天罗王国国王陛下的儿子,就算有什么毛病,倾一国之力,应该还是可以想到很多办法的,未必非要在六阶灵草这棵树上吊死。

  当然,如果皇甫钦真的性命攸关,只等六阶灵草救命,逸尘倒是可以考虑有条件的拿出一株六阶灵草。

  “你……得了什么病,非得六阶灵草不行?”逸尘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我,是……瑞王叔。”皇甫钦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逸尘。

  按照皇甫钦的说法,瑞王爷身患重病,只有品质绝佳的六阶灵草才能救命。

  天罗大陆根本就找不到那样的六阶灵草,十年前,瑞王爷曾经花五百万晶币,从温特家族拍得一株六阶灵草。

  可惜的是,那株六阶灵草的灵气,不足原本的三成,对瑞王爷的病症只能起到一点缓解的作用,并不能从根本上治愈。

  不仅如此,根据瑞王府传出的话,瑞王爷服用了那株六阶灵草之后,反而陷入了更加病重的状态,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诡异起来。

  “难道天罗王国的王宫,都没有一株六阶灵草?”

  如果是一般的百姓,想要得到一株六阶灵草,可能是难于登天,但天罗王国底蕴深厚,按理说应该会有品质不错的六阶灵草。

  “当然有,但我父王就是不愿意拿出来……因为这个,瑞王叔心里一直耿耿于怀。”

  皇甫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一直希望缓和父王跟瑞王叔的关系,又不敢被父王知道,只好偷偷地四处寻觅六阶灵草。”

  皇甫钦并没有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来,以致于最好的朋友炎赫,都被蒙在鼓里。

  王宫仓库明明就有六阶灵草,也不知道为什么,国王陛下坚决不肯拿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