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四十六章 闯入挑衅

第九百四十六章 闯入挑衅

  有人说,田贵银‘捐献’两株极品的五阶灵草,以及被剥夺了拍卖行的从业资格,甚至连累到家主位置的不稳,其根源都是出在优质兵器的身上。

  为了贪图利润,田贵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到了一柄品质优良的长剑,属于优质兵器的级别。

  正是这柄长剑,引发了田贵银的各项罪状,到目前为止,田贵银的身体恢复,都还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

  据说,温特家族到拍卖工会告状,就是说田贵银的优质兵器来路不正。

  尽管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田贵银干过不法勾当,但是,招惹了温特家族,田贵银的好日子就已经到头了。

  肖家所得到的两柄优质兵器,本是有主之物,寄放在肖家拍卖行,等待公开拍卖。

  可是,其中一位优质兵器的主人,由于自己家族内部产生纠纷,遭到了误伤,目前已经是奄奄一息。

  若是有人追问优质兵器的来源,万一那位货主一口气没上来,肖家岂不是空口无凭,无法自圆其说。

  肖家拍卖行在紧急磋商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取消肖家拍卖行这一次的公开拍卖,何时重新开始,敬请等候通知。

  如此一来,那些已经交过保证金,以及预订了包厢的买家,自然不愿意白跑一趟。

  于是就有了索求赔偿,质疑信誉的事情发生。

  由于肖家拍卖行的宣传时间较长,闻讯前来的买家数不胜数,越是人多,肖家拍卖行收到的保证金,以及预定包厢的预付金,数额就更大。

  明天就是公开拍卖的日期,今天却宣布拍卖取消,不管是谁,都会鄙视肖家拍卖行的做法。

  肖家拍卖行声誉的下降,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买家并不会纠结这些和自己没有关系的闲事。

  他们所在意的,是自己付出去多少保证金,能否按照拍卖行规退还,和取消公开拍卖给自己造成的损失。

  退还保证金,这一点毫无疑问,肖家拍卖行不敢光明正大的,违抗拍卖工会的规定。

  但是,损失一说,肖家拍卖行是抵死不能承认的,咱拍品都没有定价,也没有买卖,何来亏本赚钱之说。

  就算公开拍卖照常进行,也不可能保证,每位参与竞价的买家,就一定能够得到自己心仪的东西。

  而买家则认为,是肖家拍卖行临时取消公开拍卖,才会让慕名而来的自己,耽误了参与其他拍卖行的竞价。

  以致于两头都没抓住,啥也没弄着。

  双方各执一词,谁也不肯退让,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实在压抑。

  好在肖战元亲自出马,安抚了各位远道而来的买家,并提出了适当赔偿的方案。

  尽管暂时消弭了即将爆发的冲突,但是,临时取消已经备案在录的公开拍卖,又是莫名其妙的没有提供足够的理由,这件事还是得到了拍卖工会的警告,并被记录下来,作为今后排名的参考。

  相反,田家拍卖行的空前成功,得到了拍卖工会的极力褒扬,不仅冲淡了田贵银被剥夺从业资格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还极大的提高了田家拍卖行的人气。

  两相比较,田家拍卖行大获全胜,肖家拍卖行则一败涂地。

  在逸尘的授意下,田涛向拍卖工会提出申请,要求拍卖工会根据田家拍卖行提供的材料,将拍卖等级由中型上升到大型。

  原则上说,这样的审批过程需要将近半年的时间,如果核实田涛所提供的材料并无虚假,田家拍卖行的各项配备均达到要求,拍卖工会将会给出具体的答复。

  田涛入主田家拍卖行,第一次公开拍卖就名利双收,所获得的利润已经超出了田涛承诺的数目。

  一年的上缴利润,一天就顺利完成,人们在赞叹奇迹的同时,田氏家族所有成员都大感欣喜。

  四位主事长老,被整个家族夸赞为治理有方,及时发现了田涛这样的人才,使得田氏家族崛起有望。

  只有田贵银本人,表面上对田涛赞赏有加,内心却为自己的家主之位不保而忧心忡忡。

  田涛再一次拒绝了,四位主事长老的提议,由他继任田氏家族的家主。

  在家族众位长老的要求下,田涛勉强答应,等田家拍卖行正式成为都城大型拍卖行之后,再考虑这件事情。

  田家拍卖行在田涛的打理下,迅速改变以往的萧条状态,各项工作都逐渐走上正轨。

  而三英佣兵团的招兵买马,依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田涛大部分精力放在田家拍卖行,佣兵团这边主要由逸尘带领两位,田涛从萨特王国带回来的助手,处理日常事务。

  暂避于三英佣兵团的长三,暗中帮助出出主意,他的几位得力助手,也会给逸尘提供一些具有实际意义的建议。

  经过田家拍卖行的这次公开拍卖,田涛名声大震,三英佣兵团的名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这些天报名的战帅强者数量明显增多,甚至一些原本在其他佣兵团任职的强者,也纷纷前来报名。

  逸尘很明确的告诫道,只有在确认他们与其他佣兵团没有任何瓜葛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将他们收入三英佣兵团。

  一旦发现有人作假,无论修为高低,三英佣兵团一概拒绝其加入。

  这样做,并没有直接伤害其他佣兵团的利益,逸尘心里很坦然。

  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和逸尘的想法一样,这不,找事的已经上门来了。

  “这里谁在管事,田涛呢……”

  三英佣兵团大院,一下子涌进来四五十人,门口的守卫根本拦不住,有的已经被打伤在地,也有的身上血迹斑斑,还跟在后面想阻止这伙人的进入。

  “你们是什么人,敢闯到三英佣兵团来?”

  一位老者率领一群佣兵,连忙赶到大院,挡住了不明身份的闯入者。

  “你是田涛?”为首的一位闯入者,身高马大,约有四十岁的年纪,斜乜着老者,目光之中充满不屑。

  “田团长不在,我是老黄……”

  老者就是曾经留守都城好几年,被长三接济过的老黄。

  尽管修为实力较弱,却非常忠诚,无论处境多么困难,老黄从来就没有想过离开三英佣兵团。

  “老黄?怎么像看门狗的名字……滚开,让田涛出来!”

  不等老黄说完,闯入者便粗暴的打断他的话,并以恶俗的语气对老黄予以羞辱。

  “混帐东西,找死!”

  老黄身后闪出一人,在怒骂的同时,伸出钵大的拳头,径直朝闯入者砸去。

  嘭!

  闯入者见老黄不过战将级别的修为,自然没有放在眼里。

  却不料老黄身后的人,却是战帅强者,一上来就是倾力出击,根本不给闯入者反应的时间。

  一拳砸中闯入者胸口,只听一声闷哼,闯入者遭此重击,一时难以招架,硕大的身躯直接就飞出了大院。

  “好小子,卑鄙!”

  老黄身后的佣兵先声夺人,击飞一位闯入者的同时,激怒了更多的闯入者。

  尽管是一时不察遭到重击,但四五十位闯入者是有备而来。

  他们刻意瞅准田涛不在佣兵团大院,才趁隙闯入,目的就是砸场子,把三英佣兵团搅个天翻地覆。

  “小齐,小心……”

  老黄见对方人多势众,在提醒小齐的同时,招呼着其他佣兵组成战斗阵形。

  虽然老黄的修为不高,但由于他是三英佣兵团的老人儿,为人和善又忠心耿耿,深受佣兵们的爱戴。

  小齐就是见闯入者羞辱老黄,才忍不住出手教训对方的。

  不过,对方四十多人,似乎都有战帅级别的修为,而且多数已经达到了战帅中阶以上,并不是轻易就能对付得了的。

  大院内的佣兵,数量虽然超出了对方一倍多,但整体实力差了不少。

  和对方实力相当的佣兵,不超过十五人,其余的有的勉强踏入战帅强者的级别,还有一些处在冲帅的过程之中。

  按照实力对比,佣兵们没有与对方一战的资格,勉强作战也是必败无疑。

  更重要的是,有不少佣兵加入三英佣兵团,只有几天的时间,不要说融入其中,就连求战欲望都不敢确定。

  初来乍到,他们希望三英佣兵团的实力够强,能够给自己提供安全的保护。

  若是遭遇危机,会让他们失去对三英佣兵团的信心,萌生去意也不是不可能的。

  紧跟在老黄身后的,约有六十名佣兵,在老黄的示意下,迅速形成一个半圆形的阵形。

  站在阵形前面的,就是实力最强的那十五位佣兵,和闯入者形成面对面的对峙。

  后面几排佣兵,和前排的十五位强者交叉站位,组成进可攻退可守的灵活态势。

  这批佣兵,大多数是三阴佣兵团的骨干,为了不让兄弟们遭到厉风的打击,长三把他们托付给田涛和逸尘。

  由于接到几个难度不大的小任务,不需要太多战帅强者压阵,这些骨干便留守在大院之内。

  闲着没事的时候,他们将自己遇到强敌时组成的阵法,传授给三英佣兵团的佣兵们,并勤加演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