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四十九章 二选其一

第九百四十九章 二选其一

  说是都城有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佣兵团,为了扩张势力,不惜以五阶灵草作为诱饵,四处张贴宣传告示。

  并暗中到其他佣兵团游说,使得不少修为达到战帅强者级别的佣兵,抛弃原本的佣兵团,纷纷加入三英佣兵团。

  谁都知道,五阶灵草价值不菲,而且很少见到,区区一个实力稀松平常的佣兵团,怎么可能会拿出五阶灵草作为悬赏。

  只怕是为了招揽实力强的佣兵,而故意设计的圈套,在危害了其他佣兵团利益的同时,也把佣兵们蒙在鼓里。

  这样做严重违反了佣兵工会的条例,理应受到惩罚。

  只可惜,一般性的佣兵团,随着战帅强者的离开,变得实力越来越弱,根本不足以对三英佣兵团构成威胁。

  厉管家为其他佣兵团,甚至整个佣兵界感到憋屈,却碍于自己的身份,不便参与其中,以免瑞王爷遭人诟病。

  像三英佣兵团这样,把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害群之马,竟然没有人出手制止,真是可悲至极。

  厉管家有意无意的和谭进说起这些,并没有要求谭家寨有所行动。

  不过,谭进早已听出厉管家话中之意,不等厉管家说完,便主动提出,由田家主出面维护江湖道义,给三英佣兵团严厉的惩罚。

  尽管厉管家没有一句鼓励的话,仿佛谭家寨此举本就与他无关,却又暗暗提醒,三英佣兵团有两位战帅巅峰级别的团长。

  若是实力不够,谭家寨就没有必要,为了江湖道义而强出头,以免遭受重创。

  反正都城佣兵团很多,有几家被田涛用卑鄙手段伤害,也不会影响整个佣兵界的大局。

  厉管家漫不经心的提醒,更加激活了谭进内心的‘正义感’,当下表态,一定要找三英佣兵团讨一个说法。

  “既然谭副寨主有如此侠义心肠,厉某坚决支持,你们只管放手去干,即使出现什么差错,我帮你们顶着。”

  好像被谭进的大无畏精神所感动,厉风也是慷慨激昂,一拍胸脯,给谭进加油助威。

  “江湖事江湖了,厉管家乃瑞王府的人,还是不要涉足江湖比较好,谭进既然做了,就必须承担后果。”

  厉管家的大义凛然,大大的刺激了谭进原本就很大条的神经。

  一阵头脑发热之后,谭进回到谭家寨,很快就组织好一批由战帅强者为成员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开往三阴佣兵团。

  “你都不打听一下,厉风的话是真是假,居然就直接跑过来找麻烦,你是猪脑子吗?”

  仅凭厉风的一句话,谭进就不顾后果的,做出所谓的‘仗义’之事,简直让逸尘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难道厉管家会骗我……没道理啊。”

  到现在为止,谭进还以为自己所做的,是值得尊重的英雄义举。

  至于三英佣兵团,是否确如厉风说的那样不堪,谭进根本就没想到。

  堂堂瑞王府管家,厉风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编个谎言戏弄别人呢。

  谭进一脸懵懂的看着逸尘,嘴上还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厉风说我的修为是战帅巅峰强者,你觉得他没有骗你吗?”

  “或许……厉管家并不清楚你的修为。”

  “屁话!我和厉风交过手,如果我是战帅巅峰,又怎么能将他的狗爪斩断呢……”

  “狗爪……厉管家缺了几根手指,难道是你干的?”

  谭进很固执,觉得厉风放过谭家寨弟子,对自己有恩,像这样高风亮节的人,绝不会莫名其妙的找一个几无名气的三英佣兵团麻烦。

  唯一的解释就是,三英佣兵团一定是干了某些不法之事,在江湖上传出了恶名,这才让厉管家忧心忡忡。

  然而,当逸尘说出斩断狗爪一事,惊慌的谭进终于知道自己错了。

  那天见厉风喝茶的时候,褪去手套露出右手,谭进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了厉风的右手缺了三根手指,而且像是新伤不久。

  虽然很好奇,厉管家身为战王强者,怎么连自己的手指都没有保住,一定是出了意外,谭进心里嘀咕却没敢问出口。

  听逸尘一说,谭进不再怀疑,如果逸尘没有见过厉风,就不可能知道这些。

  况且,时日不久的新伤,又是断了三根手指,厉风还一直戴着手套遮掩着,能够知道他断了手指的人应该极少。

  既然逸尘知道这些,又说是自己干的,那么厉风自然知道逸尘是战王强者。

  谭进想想不禁有些后怕,厉风刻意隐瞒逸尘的真实修为,就是怕谭家寨不敢出手。

  如果借谭家寨之手,剿灭了三英佣兵团,就相当于帮助厉风报了仇。

  即使失败,谭进是自告奋勇主动惹事,当然没有人会怪到厉风头上。

  无论结果如何,厉风都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损失,倒霉的只能是谭进和谭家寨的四十多位兄弟。

  “我把厉风的狗爪斩断,他怀恨在心,时时想着报仇,便鼓捣你‘维护江湖道义’,他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觉得你能行吗?”

  “不行,你是战王强者,我差得太远了。”

  “所以,你就是炮灰,送死的炮灰……你伤了三英佣兵团的多位兄弟,这笔帐你准备怎么算?”

  逸尘目光如电,直刺得谭进脊梁骨冷飕飕的。

  “逸团长,这件事是我鲁莽了,请给我机会,让我调查一下,如果三英佣兵团并没有像厉管家说的那样,我宁愿受罚……只是,请逸团长大人大量,放过谭家寨的兄弟。”

  谭进知道自己闯祸了,空有一身正义,却被厉风玩弄于股掌之中,这份怨气难以发泄,直将谭进气得浑身颤抖。

  最后的希望,就是三英佣兵团真的做出了令人不堪的事情,这样的话,即便做了炮灰,好歹也值得。

  “我为什么要放过?”逸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谭进的请求,继而说道:

  “机会,你闯入三英佣兵团的时候,给老黄机会了吗?我告诉你,别管厉风说的是真是假,今天我就做一次违背江湖道义的事情……

  念在你没有让手下斩杀佣兵的份上,我给你两个选择,死或者归顺,只选其一!”

  谭家寨的战帅强者们,虽然出手打伤了三英佣兵团的佣兵,但并没有痛下杀手,而且是受了厉风的蒙蔽。

  不管有多少理由,逸尘都不会轻易放过,对三英佣兵团造成过伤害的人。

  即使谭进不是奸恶之人,也必须受到惩罚。

  “你是让我加入三英佣兵团?”

  逸尘提出的条件,大大出乎谭进的意料之外。

  原本以为,赔偿一些晶币之类,并将佣兵们的伤势治愈,即可了结此事。

  却不料,逸尘竟然要让谭家寨的副寨主,成为三英佣兵团的佣兵。

  “不是你一个,是整个谭家寨!你们是要维护道义,这就是道义。”

  逸尘的话更让谭进无法接受,如果是谭进一个人,或许为了给兄弟们解围,他会委屈自己。

  但是,让整个谭家寨全部归顺三英佣兵团,传出去今后还怎么混。

  数百人的谭家寨,数十位战帅强者,而且大半还是中阶以上的,竟然被逸尘一句话就收编了。

  这也太霸道了吧,不说欺人太甚,至少也是强人所难。

  “你杀了我吧。”谭进眼睛一闭,颓然说道。

  身处逆境,反抗毫无作用,如果以自己一人性命,保得大家平安,谭进豁出去了。

  “好,不过,我得先把你的所有手下全杀了,最后再杀你!”

  逸尘的眼里闪过一丝厉色,语气冷得让人如同落入三九天的冰窖,没有一点生气可言。

  “你太狠毒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是受我的指令行事,罪不该死。”

  谭进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只好把所有责任都扛到自己身上。

  “狠毒,不错!我告诉你,谁动了我的兄弟,不管他有多强,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如果你们归顺,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我同样会待你们如兄弟。”

  逸尘心里暗暗得意,感觉谭进已经没有退路了,便又加上一句:“否则,你们就是我的敌人,对待敌人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杀了便是!”

  强硬的态度,不容谭进提出质疑,逸尘直接把退路给堵死了。

  要么降要么亡,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要不是看在谭进是一条汉子,逸尘才懒得和他墨迹半天呢。

  “就算我们归顺,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何况如果人在心不在,你又能得到什么?”

  谭进情知没有退路,却依然据理力争,希望逸尘改变主意。

  “没关系,我不在意,但是,你自诩以道义为先,难道不知道,一旦失了江湖道义,就必须接受后果吗?”

  无论谭进如何辩解,逸尘坚决不予配合。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谭进愿不愿意,都改变不了结果。

  面对谭进的一脸颓势,逸尘缓了缓之后,继续说道:

  “江湖汉子敢作敢当,我是看在你还有一股正气,才给你这个机会,换着别人我还不搭理呢。”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