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五十五章 旧事重提

第九百五十五章 旧事重提

  彭博先生三言两语劝走垚猋的时候,胡幽和索冥都在城主府的广场上。

  玄铁铜矿的闹剧,使得众多隐世强者悻悻而归,索冥也率众离去。

  一路上,胡幽都在暗中跟踪索冥,也知道了一些有关三阴佣兵团押运货物的情况。

  于是,胡幽设法‘偶遇’长三,并加入三阴佣兵团,参与货物的押运。

  胡幽的修为和长三接近,在实施调包计的过程中,长三对胡幽委以重任。

  让他率领其他八位佣兵,骑马装载真正的货物,交由风老板验货。

  胡幽趁着厉风验货的当口,弃去马匹,只身潜入黑杀口,静等索冥的进入。

  一边想看看索冥到底对这批货物有何企图,一边则是为了求证,当年的血魂掌秘密是否由索冥泄露出去。

  谁知,逸尘的潜入,使得胡幽的藏身之处暴露,并遭受三位战王强者的重创。

  若不是逸尘将他收入日月空间,就算胡幽的命再大,也无法抵挡三位战王强者的联手进攻。

  “原来,你也是老大救的,我们兄弟俩能够重逢,都是受了老大的恩惠啊。”

  听到这里,胡莱基本上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逸尘。

  在辛戈沙漠的时候,胡莱遭到刺背魔蜥的袭击,也是被逸尘救治,才能活到现在。

  “他曾经是我的敌人,但我不恨他,能够与二弟重逢,一切恩怨都可以了结了……只有索冥,我一定要弄清楚当年的事情。”

  和胡莱不同,胡幽在落英王国的地牢中,和逸尘有过一场较量,正是逸尘和穆梓,让胡幽第二次实施魂灵脱逃,使得原本接近于战王强者的修为,再一次被强行压低。

  在得知自己不可能得到回势龙脉的好处之后,胡幽最大的心愿,就是和胡莱相见,以及查清当年的缘由。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胡莱兄弟相见。

  在日月空间待了这些天,胡幽心中的怨念被化解了大半,精纯的五行之气,不仅帮助胡幽尽快恢复,而且还在最大程度上,让胡幽被三位战王强者打落的修为,逐渐回归到原有的层次。

  这样的经历,让胡幽的心灵有了一次彻底的涤荡,整个人的心境也有了极大的改变。

  “恨也好不恨也罢,我答应老胡的事情已经做到,你们兄弟俩以后想要干什么,我并不会干涉。”

  逸尘斜着眼,淡淡的说道:“不过有一点,我可得提醒你们,即使把你们兄弟俩加在一起,也远远不是索冥的对手。”

  虽然胡幽算不上什么好人,甚至可以说很坏,但是,逸尘既然救了他,就不希望他死在索冥的手上。

  毕竟,胡莱是逸尘的朋友,胡幽又是胡莱的大哥,于情于理,逸尘都不想看到胡莱难过。

  “老大说得对,索冥的修为太高,如果我们急于求成,反而会将自己陷入危机。”

  胡幽对二十多年前的索冥非常熟悉,胡莱却更清楚索冥现在的实力。

  另外,还有一件,胡莱不太明白:“按照大哥的推测,血魂掌的秘密要是索冥泄露出去,辛副门主应该会对他多加照顾和提拔才对。

  但是,据我所知,索冥的事务堂堂主职位,却是阴门主亲自任命,为此,辛副门主还与阴门主有过争执……”

  辛不仁击败胡幽之后,顺利获得幽阴门副门主之位,并没有对索冥有过然后关照。

  相反,索冥从普通长老,一跃成为事务堂堂主,完全是阴无为一手提拔。

  胡莱曾经听说过,索冥和辛不仁之间,似乎有不小的矛盾,特别是一次酒后,索冥流露出对辛不仁的不满,说什么过河拆桥的。

  更奇怪的是,辛不仁就任副门主的第一次行使权力,就是否决索冥的堂主之位。

  阴无为以门主的身份,压制住辛不仁,强行宣布索冥上任,让辛不仁颜面大失。

  即使到现在,辛不仁和阴无为都是面和心不合,特别是对索冥,辛不仁更是处处刁难。

  这一次胡莱进入都城,就是辛不仁特意派出的,主要任务是随时报告索冥的行踪,并尽可能的找到逸尘,掌握逸尘的动向。

  “哦,还有我的事啊?”逸尘有些意外,明确拒绝了辛不仁,还没让那个家伙死心,居然还派胡莱过来打探。

  难道辛不仁就没有怀疑,胡莱和自己已经成为朋友了吗?

  “辛副门主知道,这或许就是他派我来都城的原因。”

  阴无为回到幽阴门,得知逸尘大闹执法堂分部,将胡莱从囚室中救出,大为震怒。

  不仅把胡莱关了起来,还对辛不仁笼络逸尘的做法倍感质疑。

  辛不仁则坚持说,招揽逸尘乃是老祖之意,任何人不得违逆,并扬言,若是阴无为追杀逸尘,将会如实禀告老祖。

  抬出老祖,强压阴无为,使得阴无为不得不暂时放弃对逸尘的追杀,辛不仁取得了这一回合的胜利。

  趁着阴无为再次外出,辛不仁把胡莱放出来,面授机宜,让胡莱进入都城。

  辛不仁明确告诉胡莱,他不会计较胡莱和逸尘的关系,相反很支持胡莱,并希望胡莱尽可能的继续和逸尘交往。

  由于索冥听命于阴无为,辛不仁怀疑索冥会对逸尘不利,让胡莱随时注意索冥的举动,若有异动必须即使向辛不仁汇报。

  “你找我,是要提醒我,还是监督我?”

  如果是前些天,索冥要对付逸尘,或许还有一定的机会,但现在,逸尘根本不在乎索冥。

  如果不是有些事情还没弄清楚,逸尘甚至想过,要正面会会幽阴门的事务堂堂主。

  “两者都有。辛副门主跟我说过,不允许幽阴门的任何人对你不利,阴无为虽然嘴上承诺,按照老祖的意图办事,但是暗地里,他必然不会轻易罢手。

  辛副门主身在九幽城,无法遥控都城的幽阴门弟子,便让我作为他的眼线……”

  胡莱把一切和盘托出,没有一丝隐瞒,甚至还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消息,添加了不少个人的想法。

  “二弟,听你这么说,我反而更怀疑索冥了。”

  思考了半天的胡幽,冷不丁的说道。

  幽阴门弟子都知道,辛不仁为人古板,做事一根筋,却对那些卖友求荣的人深恶痛绝。

  按照胡幽的理解,如果索冥没有泄密,辛不仁就没有必要对他处处刁难。

  就算阴无为一意孤行,任命索冥为事务堂堂主,辛不仁也不可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和阴无为发生争执。

  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索冥将血魂掌的秘密偷偷告诉辛不仁,而辛不仁在战胜胡幽之后,被索冥不断索要职位,一怒之下,翻脸无情。

  当然,如果是辛不仁已经知道血魂掌的致命破绽,就更会看不起索冥的背信弃义。

  以出卖朋友换取自己的利益,这样的人,阴无为会喜欢,但辛不仁一定会讨厌。

  由于阴无为和辛不仁之间有隔阂,越是辛不仁讨厌的,阴无为就越是喜欢,所以阴无为强行提拔索冥。

  并不是索冥的实力有多强,而是阴无为可以通过此举,让辛不仁如鲠在喉难受至极。

  “有道理,想不到奸诈狡猾的胡幽,居然心思如此缜密,佩服佩服!”

  逸尘心里清楚,胡幽能够冒充东方昱二十余年,不仅仅是表面功夫,更多的是,胡幽确有运筹帷幄的能力。

  反向思维,让索冥的嫌疑变得更大,只不过,要想获得证据,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你们怎么都提到索冥,索冥很厉害吗……我看不咋地。”

  被逸尘呵斥过的小炫,憋了很长时间,总算开口说话了。

  他不在意胡氏兄弟和索冥的恩怨,却关心逸尘想要打听的事情。

  “你打听到什么了?”逸尘心里一动,赶紧问道。

  本来想着晚一点再问小炫,算不上防备胡氏兄弟,只是自己要查探的事情,牵扯面太广,一时半会儿未必能有结果。

  如果让胡莱介入,反而对逸尘的计划实施,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万一打草惊蛇,让索冥心生防范,逸尘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太好办了。

  “明天,厉风要和索冥,在后山碰面,好像是要商量什么事。”

  小炫这段时间,忙得像一只陀螺一样,哪怕没有人抽他,巨大的惯性也足以支配一段时间的运行了。

  除了瑞王府之外,其他的,比如温特家族,肖家,还有看似低调不张扬的幽阴门事务堂临时办事处,都出现过小炫的身影。

  虽然小炫经常出入这些地方,但是对方却没有发现小炫的行踪。

  自从温特家族的长老施永,被温特雷一掌轰死之后,三方的代表人物之间,出现了极不和谐的争执。

  那件卖给田贵银的优质兵器,本来可能引出盗贼的行踪,但温特雷的一掌,切断了厉风所掌握的唯一线索。

  温特雷觉得自己委屈,啥事都没干,一下子失去了三位属下,还被怀疑成可恶的盗贼。

  联想到厉风的咄咄逼人,温特雷忽然又有了一丝怀疑。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