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严词呵斥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严词呵斥

  那就是,这个施永极有可能是厉风故意抛出来的。

  坐实温特家族的罪名,然后自己独吞九箱质量不错的优质兵器,如果厉风真是这样想的话,施永的死反而掩盖了厉风的阴谋。

  而厉风心里更郁闷,好不容易有了蛛丝马迹,到了温特家族这一刻,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施永或许知道点什么,但他终究没有说出口,所有的质疑,都随着施永的死去而变得毫无意义。

  温特雷这一掌打得非常及时,厉风怀疑这是温特雷为了掩盖什么,才急不可耐的出手,以便做到无证可查。

  双方都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对方当成盗贼,彼此言语冲撞,导致剑拔弩张。

  幸好有幽阴门的索堂主赶到,及时化解了双方的矛盾。

  即便如此,无论的温特雷还是厉风,都没有真正化解内心的疑虑。

  只是在索冥的调停之下,暂时不发生冲突而已。

  索冥身为幽阴门的堂主,为什么要介入到温特家族和瑞王府的纠葛之中。

  另外,索冥所说的大局,到底指的是什么,厉风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很多疑问叠加在一起,让逸尘这几天老是陷入苦思冥想之中。

  “索冥和厉风,后山……好,我知道了。”

  肩负瑞王府管家重任,厉风如果没有发现丢失货物的线索,似乎没有和索冥单独会面的理由。

  相对而言,逸尘觉得最关键的人物,就是厉风厉管家。

  只有从厉风身上打开突破口,瑞王府货物失窃的事情,才可能会真相大白。

  既然索冥约好了,明天和厉风见面,而且位置还是放在后山的偏僻之地,那就说明,他们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这样的机会,逸尘不可能放过,当时就决定了自己的行动方案。

  后山位于都城西面,人烟稀少,除了谭家寨的老巢设置后山深处之外,这里很少有人光顾。

  厉风和索冥二人将见面地点放在此处,就是为了避人耳目。

  “厉管家,你对这一带很熟悉嘛。”

  索冥为了配合厉风,连一位随从都没有带,只是一个人早早的来到后山的一处密林中。

  尽管和厉风有过约定,但索冥向来谨慎,刻意提前半个时辰,过来熟悉周围的环境,以确保安全。

  远远的,索冥见到厉风也是一人前来,心里大为放松。

  “我在都城呆的时间长了,当然会知道这里隐秘。”

  厉风和索冥一样在约定的时间之前,就把后山观察了一遍,只不过他选择的方位和索冥不同。

  索冥的行动并没有瞒过厉风,但厉风却不露声色的,故意绕了一个圈子,再从正常的路径上山。

  “厉管家,瑞王府那边怎么样了?”

  确定后山周围没有其他人,索冥不再客套,直接向厉风打听起瑞王府的事情。

  “我的日子不好过啊,索堂主,你可得加紧点,再拖下去恐怕不妙……”

  厉风哭丧着脸,将这些日子所遭受的委屈,一股脑的说出来。

  自从那批优质兵器丢失以后,瑞王爷是坐卧不安,责令厉风尽快查出货物下落。

  但是,厉风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没有进展。

  好不容易得到一条线索,厉风赶到田家拍卖行,抓住了正在交易的田贵银。

  本以为,通过优质兵器的现身,顺藤摸瓜,可以抓到盗贼并追回货物。

  却不料,仅仅牵出一个施永,还没有来得及理顺思路,就被温特雷破坏。

  “这件事不会是温特家族干的,施永只是一个替死鬼,你要换个思路才行。”

  索冥虽然并不是完全相信温特家族,但就这件事而言,温特雷没有必要把水搞浑。

  “如果是温特雷所为,他不会傻到大事未定,就把优质兵器拿给一个普通长老,此事一定是个误会。”

  “误会,我也希望是误会,但是,我天天被瑞王爷催促,时间一长,万一他怀疑到我的头上,我岂不是死定了?”

  厉风觉得太冤,所有的事情,都是大家一起商量着,按照计划进行的。

  铁狼等人已遭灭口,一切都朝期待的方向发展,可偏偏出了意外。

  无论是温特家族,还是幽阴门的索冥,最大的损失无非就是少了一个机会。

  但对于厉风来说,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货物毕竟是瑞王府的,身为管家又是表面上的货主,亲自赶到黑杀口,竟然没有保住货物。

  瑞王爷发怒,责成厉风追查,也是正常反应,而厉风竭尽全力,还是一筹莫展。

  “你跟随瑞王爷鞍前马后多年,他既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你,就说明对你非常信任,又怎么可能会怀疑到你的头上呢?”

  对于厉风的紧张,索冥不以为然,他觉得是厉风过于拘谨,导致了畏首畏尾:

  “按照我们的计划,这批优质兵器同样要丢失,只不过方式不一样而已。你就按照我们说好的办法,先搪塞一下瑞王爷,给我们争取点时间……”

  “都这么多天过去了,再说,当初想的可不是这样,无论是幽阴门还是温特家族,都会从中得益,唯独我最倒霉,不管结果如何,骂名都由我承担。”

  厉风一脸的悲愤,心情沮丧至极:“我被你们设计,到头来你们啥事也没有,我这个脑袋恐怕要保不住了。

  瑞王爷虽然不怎么出门,但很多事情都知道,我吃里扒外,帮助你和温特雷对付瑞王爷,说不定他已经发现什么了。”

  想起之前索冥的承诺,厉风更加觉得憋屈,温特雷的不配合,也把厉风逼入险境。

  “温特雷仅仅是配合我们行事,答应他们的一半兵器,其实只是一个过桥而已,真正得益的还是厉管家你啊。”

  索冥淡淡的一笑,对着厉风说道:“如果事成,你就是天罗王国的第一位异姓王爷,为了这个,你承受点压力也不算什么。

  先拖着,我这边已经派出人手调查,或许很快就有结果……”

  “等不及了,索堂主,你能不能从幽阴门弄出一株六阶灵草,要极品的?”

  厉风心急火燎的打断索冥的话,优质兵器的事情,估计一时半会儿难有进展,瑞王爷每天都会发脾气。

  要想拖延时间,稳住瑞王爷,那么六阶灵草就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什么意思?”索冥不解,明明是优质兵器的事情,怎么又扯到六阶灵草上面了。

  “上次田家拍卖行,公开拍卖过一株六阶灵草,号称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成交价格达到了三千五百万晶币,索堂主难道不知道?”

  “知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瑞王爷得知这件事,懊悔得几乎要撞墙,虽然没有明说,但我怀疑,他的病躯急需六阶灵草的滋养。

  如果我们送他一株六阶灵草,不就可以让他暂时忘记优质兵器的事吗?”

  “原来是这样……”

  索冥总算明白过来,厉风是想用六阶灵草,来转移瑞王爷的注意力,以便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来查找优质兵器的下落。

  “对,这是最好的办法,索堂主,有吗?”

  见索冥反应过来,厉风接着问道。

  “没有!”索冥没有一点犹豫,断然答道。

  田家拍卖行拍卖六阶灵草的事,索冥在第一时间就听说了,甚至连得主是炎大将军的长子炎赫,都被索冥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样的六阶灵草,不要说幽阴门不一定会有,就算有,也不可能送给瑞王爷的。

  即便是索冥本人,也没有资格接触到如此贵重的东西,有和没有,对于索冥都是一个样。

  “那就麻烦了。”

  索冥的话,让厉风非常失望。

  想不到幽阴门这样的超强势力,都拿不出一株极品六阶灵草,看样子厉风想自己立功,已经失去了机会了。

  “麻烦什么,你掌握着一个重大秘密,牢牢控制着瑞王爷的未来,他能把你怎么样?”

  索冥阴恻恻的说道,对厉风的急躁深感不满。

  做大事,就不能拘泥于小节,手中握有王牌,厉风却不会使用,就知道成天抱怨叫屈的。

  “未必,索堂主难道忘了,你当初不也是握有王牌吗,可辛副门主……”

  厉风眼睛一眨巴,心中暗自怒骂,如果真的把优质兵器这件事当成筹码要挟瑞王爷,唯一的结果就是,厉风比死,而且死得很难看。

  索冥自己经历过类似的遭遇,却把厉风拉到自己的轨道中,可见索冥的心机,绝不是常人能够比得上的。

  “住口!辛不仁忘恩负义,过河拆桥,那是我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不等厉风说完,索冥就生气的打断他的话,严词呵斥道:“你如果再提起那件事,休怪我不客气!”

  好像是被厉风戳中了痛处,索冥气得浑身颤抖,一张脸阴沉得挤得出水来。

  多年前的往事,索冥至今不能忘怀,倒不是说要追究什么责任,但索冥认为,那是自己这一辈子,唯一做的最没有脑子的事情。

  幸好受害者已经死去数年,辛不仁也不会说出此事,否则,恐怕人家要采取一种不死不休的追杀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