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五十八章 谁是恶人

第九百五十八章 谁是恶人

  “不行,我不宜出面,除非你找到了证据。”

  然而,索冥并不会钻进厉风的圈套,对他来说,大不了这次计划搁浅,再谋划新的计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索堂主,整个事件都是你主导,我一直密切配合,如果成功,真正收益的人是你,我能不能得到好处,还得看你的脸色。

  但是,一旦追不回优质兵器,瑞王爷一定不会放过我……这样的合作,原本就不公平,我始终是那个倒霉蛋。”

  见索冥关键时刻退缩,厉风满脸悲愤,不知道接下去该如何是好。

  “嗯……这样,厉管家,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要你继续配合,逸尘的事好办。”

  索冥思忖了片刻,一个新的计划形成:

  “你回去之后,向瑞王爷说,逸尘极有可能就是盗走优质兵器的盗贼,让他出面和逸尘交涉,我们则见机行事……”

  “也只能这样了。”

  听完索冥的建议,厉风虽然不是十分赞同,但事已至此,除了同意之外别无他法。

  索冥的意思,是利用瑞王爷的身份逼迫逸尘,厉风借机和逸尘正面接触,索冥躲在暗处,伺机对逸尘动手。

  如果事成,自然接到信号,即使失败,大家都可以把责任推到瑞王爷身上。

  “哼,想得美,厉风,你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等索冥和厉风离开后山,隐匿身形的逸尘显出身形,冷笑着说道。

  瑞王府内。

  “禀告瑞王爷,经过这段时间的明查暗访,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

  厉风站在瑞王爷的椅子旁,毕恭毕敬的说道。

  从后山回来,厉风把自己关在房间内,整整想了一天,才决定按照索冥的计划行事。

  “什么线索?说说看。”

  瑞王爷靠在椅子上,面部没有一丝表情,说话的声音很轻,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优质兵器丢失,已经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厉风天天说正在查找,却一直没有进展,让瑞王爷很是恼火。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提到过瑞王府货物失窃的事,更没有优质兵器现身。

  拿住田贵银,施永被杀,线索中断,这些事情厉风都没有告诉瑞王爷。

  由于瑞王爷被田家拍卖行的六阶灵草,扰乱的心绪,这几天反而没有催促厉风。

  “我怀疑逸尘和货物失窃有关。他明明是战王强者,却到处求购优质兵器,显然是在投石问路,看看我们的反应。

  如果过一段时间没有动静,说不定他就会将所盗之物脱手……”

  厉风并没有把田贵银交易优质兵器的事情说出来,是怕瑞王爷追究。

  在索冥的计划没有实施之前,无论是牵扯出温特家族,还是幽阴门,都会把事情闹僵。

  “你是说,逸尘和那个什么强盗团的联手?”

  瑞王爷翻了翻眼皮,头也不抬的说道。

  “对,就是铁狼强盗团,怪不得那天有人缠住我,现在看来那个蒙面的战王强者,就是逸尘。

  我查到了铁狼强盗团,却发现他们的首领铁狼,早已被逸尘杀人灭口,而所有货物,没有一件落到铁狼强盗团手中。

  整件事都是逸尘一手策划,由铁狼出面,事成之后,为了防止消息泄露,铁狼和他的几十位手下,都惨遭杀害……”

  货物丢失之后,厉风就提到了铁狼强盗团,只不过,他早已知道铁狼被索冥杀了,只要把责任推到铁狼身上,就是死无对证。

  把逸尘扯进去,逼迫瑞王爷表态,虽然厉风仍然难逃渎职之罪,但索冥的计划就有了成功的希望。

  “铁狼死了,有谁能证明逸尘参与了此事,你要查明白……”

  瑞王爷一边思考,一边喃喃自语道:

  “不对呀,他一株六阶灵草就卖了三千五百万晶币,应该不缺钱花啊,干嘛还要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去抢本王的货物呢?

  再说了,那么一大堆货物,他又放在什么地方,还有铁狼强盗团为什么要帮他,如果只是铁狼强盗团所为,还可以理解为他们并不知道货物的内容,觉得佣兵团的实力不强,才做出抢劫的决定。

  ……可要是说逸尘参与,这些问题很难解释啊。”

  虽是自言自语,但声音却全部进入了厉风的耳中。

  瑞王爷很少出门,对江湖上的事了解得不多,一时弄不明白也算正常。

  厉风非常理解瑞王爷此刻的心情,欣赏逸尘,并不希望这件事情真的是逸尘所为。

  但是,厉风必须要把逸尘推到瑞王爷的对立面,只有这样,他才能趁机对逸尘下手,而且用不着承担责任。

  “我也这样想过,不过,要是逸尘知道货物就是优质兵器,并许以重金引诱铁狼强盗团,也不是没有可能。”

  厉风为了让瑞王爷相信自己的判断,不惜强拉硬拽的把罪名安到逸尘头上。

  “逸尘怎么会知道是优质兵器呢,难道你走漏了风声?”

  瑞王爷眼睛里闪过一道阴鸷的光芒,刺得厉风浑身直冒冷汗。

  “我对王爷的忠心天日可鉴,怎么可能会泄露消息呢……或许,佣兵工会……”

  厉风只想着把逸尘拖下水,却不料自己遭到了瑞王爷的质疑。

  “从萨特王国和天罗王国的交界处验货开始,都是你亲自掌管,在佣兵工会登记的货主也是厉风,如果你没有泄密,佣兵工会怎么知道货物就是优质兵器?”

  厉风的辩解并没有得到瑞王爷的认同,相反,瑞王爷对厉风更加怀疑:

  “还有,本王听人说,铁狼强盗团抢到的货物,并不是瑞王府的货物,真正的优质兵器,被佣兵团掉了包。

  当时‘风老板’亲自验货,没有提出异议,只是强行扣押了应付的酬金……

  而且,‘风老板’护送货物,顺利进入黑杀口,至于后来的事情,厉风,你能告诉本王吗?”

  瑞王爷稍稍挪了挪身躯,黯淡无光的眼神,流露出一丝凄凉。

  仿佛是在向厉风求证,又好像是希望厉风证明自己的无辜。

  “王爷,我冤枉啊……”

  厉风闻言大惊失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也不解释,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喊冤。

  声音无比尖厉,如同被强行装进笼子的野兽,嚎叫着。

  “本王只是让你实话实说,并没有给你定罪,何来冤枉一说?”

  瑞王爷使劲的将沉重的眼皮,往上翻了翻,尽可能的正面看着厉风,淡淡的说道。

  “王爷,这一定是谁恶人先告状,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王爷的啊。”

  厉风浑身颤抖,一边磕头一边辩解。

  调包的事情,只有长三知道,这段时间厉风四处寻找长三无果。

  第一批跟踪长三的两位战帅强者,莫名其妙的失去了长三的踪迹。

  后面派出的几拨人,连长三的面也没有见到,根本就不知道长三藏身何处。

  不仅如此,就连长三所属的三阴佣兵团,一千多号人马,也在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忽然间没有了踪影。

  厉风以为,长三可能提前预感到杀机来临,率领三阴佣兵团的属下,连夜出逃。

  但是,瑞王爷刚才的话,明显只有长三才能说出,其他知道的人就只剩下铁狼,可惜铁狼已经丧命多日了。

  “谁是恶人?”瑞王爷不嗔不喜,宛若老僧入定一般。

  “长三,就是押运货物的佣兵团团长,他为了推卸责任诬陷我,请瑞王爷替我做主啊。”

  厉风虽然紧张,但心里还有一丝侥幸,幸好瑞王爷只是知道了调包的事,并不清楚有索冥和温特其的参与。

  如果是铁狼没死,跑到瑞王府告状,厉风恐怕就只有崩溃的份儿了。

  毕竟,索冥和温特其,都对铁狼有过非常细致的交待,甚至连抢夺路线,以及黑杀口的一些情况,就分析给铁狼听。

  以便铁狼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也便于让铁狼麻痹大意,直到被杀人灭口,铁狼才追悔莫及。

  “哦,你说的长三,本王没有见过,又怎么会恶人先告状呢,厉风,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瑞王爷依然是风轻云淡,说出的话,却让厉风更加惶然。

  “难道不是长三,那会是谁……瑞王爷,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瑞王爷说没有见过长三,那就不可能是长三,可还有谁会知道这件事呢。

  忽然间,厉风想到了温特家族,不管是温特其还是温特雷,都因为施永的死,对厉风大加斥责。

  而且,温特其叔侄,还怀疑厉风早就和别人串通好了,不给温特家族好处,才指使施永那样做的。

  虽然经过索冥的劝解,大家表面上一团和气,但心理上还是彼此防范的。

  索冥不会出卖厉风,否则就没有必要给他出主意了。

  而温特其和温特雷就不敢说了,他们仗着都城第一大家族的名头,不把一般人看在眼里。

  这次计划行动,温特家族损失了十位战帅强者,虽不敢说伤筋动骨,但至少也是损失不小。

  如果让他们觉得,厉风这样做就是为了侵吞,约定好了应该给温特家族的那一份。

  那么,温特其叔侄,绝不会轻易罢手,一定会做出一些对厉风不利的事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