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六十七章 谁是无赖

第九百六十七章 谁是无赖

  天罗王国王宫,据说有一株极品六阶灵草,一直由国王陛下收藏,瑞王爷走投无路之际,只好开口向国王陛下索要。

  原本以为,六阶灵草再贵重,也抵不过兄弟之情,既然瑞王爷已经开口,国王陛下就没有回绝的理由。

  但是,国王陛下的答复,让瑞王爷彻底失去了希望。

  国王陛下一边安抚瑞王爷,一边推说目前不是服用六阶灵草的最佳时机,拒绝将灵草交与瑞王爷。

  刚开始的时候,瑞王爷还抱有一丝希望,相信自己的兄长不会见死不救。

  一年过去,得到的回答还是那句话。

  两年过去了,依然没有见到六阶灵草。

  不仅是瑞王爷,就连国王陛下的亲生儿子,天罗王国的王子皇甫钦,也实在看不下去了。

  皇甫钦不止一次的,请求国王陛下,看在瑞王爷长期遭受病体折磨的惨状上,大发慈悲之心,将那株六阶灵草拿出来。

  结果,皇甫钦没有拿到六阶灵草不算,还被国王陛下痛斥一番,告诫皇甫钦,若是再提六阶灵草之事,将会褫去他王子之位,贬为庶民。

  无奈之下,皇甫钦只好暗地里派人,四处求购六阶灵草。

  不知道为了什么,国王陛下忽然间对皇甫钦实施了经济封锁。

  从任意花钱,到指定额度,最大一次花费,不得超过两千万晶币。

  对于普通官员来说,一百万晶币就已经是很大一笔数目了,但在皇甫钦眼里,两千万根本买不到一株极品六阶灵草。

  瑞王爷通过自己的渠道,得到了这些消息,失望之余,连皇甫钦的好意都毫不领情。

  尽管皇甫钦曾经设法弄到过一株六阶灵草,交到瑞王爷手里,但瑞王爷一看不是极品,便直接将皇甫钦轰了出去。

  “其实,他的那株灵草,还是偷偷地交给厉风,让厉风在我发病的时候,强行给我服用了。”

  说到这里,瑞王爷一脸纠结,不知道是该痛恨国王陛下,还是该感激皇甫钦。

  虽然那株六阶灵草,没有治愈瑞王爷的病痛,但至少取得了一定的缓解效果,让每次复发的间隔时间,延长到半个月一次。

  从那个时候开始,瑞王爷就有了谋反篡位的想法,加上厉风的极力怂恿,以及四下活动,瑞王爷逐渐在暗中扩张自己的势力。

  发誓要夺取天罗王国的国王之位,并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与幽阴门大战一场,以了结皇甫家族和幽阴门之间的怨仇。

  “我听厉风说,你是每个月的月底发病……”

  至于瑞王爷和国王陛下的恩怨,属于人家兄弟间的私事,逸尘不便评价。

  不过,瑞王爷的发病时间,倒是关系到能否治愈的问题,逸尘还是想多了解一点。

  “这得益于西元大陆的垚猋超级强者,是他帮我抑制了病情。”

  半年之前,瑞王府突然出现一位不速之客,自称垚猋,来自于西元大陆。

  没有人看见垚猋从哪儿来,甚至除了瑞王爷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见过垚猋。

  垚猋没有过多客套,就直接说明了来意。

  他愿意帮助瑞王爷控制病情,并可以协助瑞王爷篡位成功。

  条件只有一个,瑞王爷必须通过一切手段,在天罗王国范围内,查探玄铁铜矿的下落。

  事成之日,垚猋甚至可以免费赠送一株极品六阶灵草,以特殊手段治愈瑞王爷的病体,使他恢复健康。

  为了表示诚意,垚猋对瑞王爷施以三身国的绝技,强行提升瑞王爷的修为。

  在垚猋的帮助下,瑞王爷没有专门闭关,只是在垚猋设置的结界阵法内,待了两天时间,就悄然冲王成功。

  晋升王者所产生的王冠,也被垚猋布置的结界阵法屏蔽,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也是厉风一直没有发现,瑞王爷成为战王强者的原因。

  “垚猋确实让你缓解了病痛,但他这样做,却给你的痊愈带来了负面影响。”

  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后,逸尘毫不客气的指出垚猋此举的弊端。

  “你是说……我还有痊愈的希望?可惜,极品六阶灵草太少了……”

  瑞王爷眼里闪过一道炽热的光芒,却又迅速黯淡下去。

  尽管逸尘说过,迟早会帮瑞王爷‘弄’一株极品六阶灵草,但是,在瑞王爷的心里,早已认定六阶灵草的枯竭。

  除非那个精灵仙子出现,才有可能带来精灵世界的极品灵草。

  “能治愈,不过有点小麻烦,需要你极力配合……”

  逸尘话未说完,就有家丁来报,说是王子驾到。

  “他来干什么?”

  正听得起劲的瑞王爷,闻听皇甫钦来访,不由得眉头一皱。

  “要不要我回避?”逸尘问道。

  “不用……不提及优质兵器一事即可。”

  瑞王爷稍经犹豫,轻声说道。

  皇甫钦毕竟是国王陛下之子,又是下一任国王的既定人选。

  如果被他知道,瑞王爷有谋反之心,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优质兵器?已经归我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逸尘一愣,冷冷的说道。

  虽然愿意帮助瑞王爷疗伤,但到手的优质兵器,逸尘是不可能拱手让出的,哪怕瑞王爷才是真正的货主,也不会改变逸尘的主意。

  “你这是趁火打劫!”瑞王爷怒目而视,却又不敢大声喝斥。

  “那又如何,要不,让皇甫钦评评理?”

  逸尘一脸坏笑,故意把声音说大一点。

  “你……简直是无赖!”

  瑞王爷目光中充满了鄙夷,若是目光能杀人,估计此刻逸尘已被瑞王爷杀死八回了。

  “王叔,谁是无赖啊?”

  不等逸尘说话,皇甫钦已经从门外进来。

  往大厅里一大量,看见了逸尘,皇甫钦乐了:“原来是这家伙,确实有无赖的潜质。”

  “你们聊,我得走了。”

  逸尘没好气的一翻眼睛,瞪了皇甫钦一眼,也懒得和他计较,爬起身就要告辞。

  “等等,别走,我正有事要找你呢,那个六阶灵草……”

  皇甫钦还没有坐下来,见逸尘起身,连忙挡在门前,笑嘻嘻的说道。

  “没有,只有无赖!”逸尘不愿搭理皇甫钦,气咻咻的走向门口。

  瑞王爷和皇甫钦是叔侄,见了面总会有些私事要聊。

  加上瑞王爷和国王陛下的旧事,逸尘可不愿意搀和。

  “无赖,哪里有无赖,我只看见逸尘帅哥,还有……六阶灵草。”

  别看皇甫钦大大咧咧,反应其实一点也不慢。

  不仅死死的堵住了大厅大门,更是嬉皮笑脸的和逸尘调侃。

  身为天罗王国的王子,未来的储君,能够如此随意的开着玩笑,逸尘在想,如果这家伙有朝一日登上王位,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

  “逸尘,你留下,那个小钦,王叔身体有点不适,你还是先回去吧。”

  见逸尘和皇甫钦在抬杠,坐在椅子中的瑞王爷,忍不住开口说道。

  虽然这十年来,皇甫钦明里暗里帮助了瑞王爷不少,可毕竟他们中间还横亘着一个国王陛下。

  相对而言,瑞王爷倒喜欢和逸尘聊天,当然,最重要的是,逸尘或许有办法根除瑞王爷的病痛。

  原本今天是发病的日子,仅仅让逸尘诊治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瑞王爷到现在也没有感到发病的征兆。

  就凭这一点,瑞王爷就必须得好好的哄着逸尘,千万不能让逸尘有半点不开心。

  而皇甫钦不一样,贵为王子整天无所事事,想什么时候过来就什么时候过来,就算来了多半也没有正事。

  无非是例行公事般的问候几句,然后顺着瑞王爷的意思,背后数落一下国王陛下。

  “王叔,我还没有坐下,你就赶我走。”

  被瑞王爷一说,刚刚还嬉皮笑脸的皇甫钦,立马一脸委屈,嘟囔着:

  “我是为王叔的病情而来,逸尘这小子身上有六阶灵草,可以让王叔的身体完全恢复正常。”

  “那你还赶快不对我客气点!”

  在逸尘眼里,皇甫钦是不是天罗王国的王子并不重要,反正目前也不会有求于他。

  不过,见皇甫钦对瑞王爷一份真情,逸尘倒也有些欣赏。

  “好,客气点,逸尘老大,行了吧。”

  看到逸尘走回椅子边坐下,皇甫钦高兴起来,他知道逸尘比较喜欢老大这个称呼,便投其所好。

  “这还差不多……瑞王爷,皇甫钦虽然傻不哩叽的,对你却非常关心。”

  逸尘坐下,慢条斯理的说道:“上次他在田家拍卖行,输给了炎赫,死皮赖脸的缠着我,说一定要卖给他一株六阶灵草,要把他的瑞王叔治好。”

  “哦……难得王子殿下有这份心,我倒是受宠若惊啊。”

  瑞王爷装作不知道,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皇甫钦。

  “王叔见外了,我的花费额度太小,干不过炎赫那个混蛋,就只好求老大了。”

  在瑞王爷面前,皇甫钦的态度稍微和顺一些,只是说话还是大大咧咧的。

  “你难道忘记了祖训,居然和炎家子弟竞价,不怕受到责罚吗?”

  瑞王爷话虽严厉,却也十分赞赏皇甫钦的关心。

  尽管大家都是王爷级别,而且瑞王爷还是皇甫钦的叔叔,但是,按照王族以及皇甫家族严格的等级制度,瑞王爷的地位明显低于皇甫钦。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