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七十三章 不可思议

第九百七十三章 不可思议

  前段时间,大长老还感觉田涛跟自己的资质差不多,或许这辈子也就止步于战帅巅峰强者了。

  对于冲王成功,踏入天罗大陆最高修为行列,基本上没什么奢望。

  可逸尘一来,连田涛这样,冲帅成功还不到五年的人,居然就可以冲王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尽管心有疑虑,觉得逸尘是在安慰田涛,可嘴里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话一出口,大长老就开始后悔,以田涛和逸尘的关系,逸尘通过冲王的刺激,帮助田涛恢复身体,也算是一种心理暗示。

  被自己这么一张嘴,直接就点破了逸尘的心思,岂不是对田涛不利。

  “也不是太容易,像大长老目前的情况,从现在开始调整,至少要到明年,才有冲王希望。”

  逸尘展开精神力,将大长老仔细打量一番,这才开口说道。

  “明年……你是说明年?”

  大长老一把抓住逸尘的胳膊,瞪大着眼睛,一张老脸几乎要贴到逸尘的脸上。

  “当然,如果有六阶灵草辅助,今年也有希望,不过,以大长老的体质,还是依靠自己修练,自然冲王比较安全。”

  逸尘非常肯定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大长老距离战帅强者的寿限还有二十余年,应该不至于等不及这一年半载的吧?”

  “不是等不及,我是说……我还有冲王的机会,太不可思议了。”

  逸尘以为大长老嫌明年太久,想要和田涛一起冲击战王。

  实际上,大长老根本就没有奢望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战王强者。

  大长老在一百岁之前,还想过要冲王成功,但一直未能如愿。

  现在都一百二十多岁了,一般战帅强者的寿命,也就一百五十岁左右,若没有特殊情况,到时候就会结束生机堕入轮回。

  逸尘的话,让他一下子兴奋起来,仿佛瞬间年轻了几十岁。

  尽管还是不敢相信,可心里多少存在一份希冀。

  “大长老,我兄弟说的话不会错,你一定能成为战王强者。”

  田涛对一次是绝对相信,既然逸尘说了,大长老明年就能冲王成功。

  “其实,大长老在二十年前,就有了这个机会,可惜当时受了重伤,应该不是一般战帅强者所为,你体内有一股能量郁结,阻止了血脉运行。”

  逸尘伸手搭住大长老腕部,一边检查一边说道:

  “只要化解郁结,让血脉运行变得顺畅,再静心调整,冲王的机会就会来临……”

  “逸团长,你太神了,我曾经遭到过五阶魔兽的袭击,当时差点丧命。”

  逸尘的判断让大长老非常吃惊,二十年前的事情,居然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年大长老随家主田贵银,去天罗山脉办事,遇到伐木魔兽的攻击。

  为了保护田贵银和其他长老,大长老硬是缠住伐木魔兽,将近一个时辰,直到田贵银顺利脱险。

  而大长老本人,则被伐木魔兽一掌拍中胸口,肋骨也断了好几根。

  要不是当时大长老昏死得很彻底,恐怕伐木魔兽还不肯轻易放手,让他侥幸存活下来。

  从那以后,大长老的体内,经常有奇怪的现象发生。

  只要修练到一定时候,凝聚起的战气能量,接近于冲王资格,就必然会遭到一股莫名的干扰。

  每每到关键时刻,战气自然卸去,即将到手的冲王资格,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溜走了。

  开始的几年,大长老认为自己的积累还不够,或许在努力一段时间,情况会有所改善。

  但是,二十年过去,不断重复着功亏一篑的恶性循环,让大长老心灰意冷,对自己的修武一途不再抱有希望。

  “你的能量被伐木魔兽的战气冲散,估计那只伐木魔兽的实力,已经接近于六阶魔兽级别,拍中你的时候,有一股类似于王者之气的能量侵入到你的体内,造成了以后的状况。”

  听了大长老的解释,逸尘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也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化解郁结并不难,只要以王者之气输入,逼出那股能量即可……”

  逸尘抓住大长老的手腕,稍作酝酿,便将自身的王者之气,缓缓注入大长老体内。

  对逸尘来说,找到一位战王强者或许不难,但是,以大长老的身份,以及田氏家族在都城的地位,一般是没有机会得到战王强者的帮助。

  更何况,若不是逸尘说出来,大长老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岂能顺利化解。

  嗡~~

  大长老浑身如同电击一般,一股强悍至极的王者之气,经由腕部进入血脉肌体,慢慢渗透。

  王者之气逐步通过大长老的身体,所经之处,若有一丝郁结,都会被轻易解开。

  这是一次简单的疗伤,根本不需要逸尘多费周折,不过用了一盏茶的时间而已。

  噗~~

  大长老猛地吐出一口淤血,散发出浓浓的腥臭之味。

  啪!

  逸尘伸出左手,对着大长老的后心就是一掌拍去。

  噗、噗噗……

  又是几口淤血喷出,房间内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异味。

  逸尘松开大长老的手腕,顺手一把拉住田涛,身形一晃,迅速蹿到大院之中。

  “等等我……”

  大长老连吐淤血,虽然感觉到喉咙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但胸口的郁闷却明显消失了。

  当下心中大喜,跟着逸尘二人,就冲到了大院内,站在逸尘身旁。

  “呃,你赶紧回去洗澡,这味道实在是……”

  逸尘捂着鼻子说道,看起来大长老仅仅是把淤血吐出来,实际上,他的身体各处,都有异味传出来。

  被王者之气化解开的肌体内的郁结,通过皮肤表面散出,而血脉中的郁结,则从嘴里吐出。

  大长老的整个人,都被异味包裹,田涛不好意思说,逸尘可管不了那么多。

  “好,好……噗通!”

  大长老见大院墙角边,有一个连通到外面的溪流,虽然只有一人深浅,但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了。

  连人带衣袍,一同进入溪中,又是搓揉又是扑通,折腾了好一阵子,大长老才从溪流中爬起来。

  “嗯,不臭了,比刚才年轻了二十岁。”见大长老换好了干净的衣袍,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脸上还堆满着笑容,逸尘不禁揶揄道。

  “逸团长,我愿终身为田涛效力,以报大恩!”

  大长老不是一个矫情的人,知道逸尘是看在田涛的份上,出手为自己解决这一生最大的麻烦。

  如果不是田涛在逸尘面前经常提起,在田贵银就任田氏家族的家主之后,一直都是大长老照顾他们兄妹俩,恐怕逸尘是没有兴趣管这些闲事的。

  看来,多做点善事还是好的,至少现在大长老知道,自己有机会冲击战王级别,比其他的主事长老要强得多。

  虽然另外三位主事长老的年纪,比大长老要小十几岁,但是,他们都没有达到冲击这位的资格。

  对于逸尘这样的人,大长老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可以帮得上的,只有努力的扶持田涛,就算是最大的报答了。

  “大长老言重了,田大哥在田氏家族资历不深,确实需要你多指点,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相信在你的帮助下,田大哥一定大有作为。”

  逸尘心里清楚,田涛目前只是主管田家拍卖行,还不是田家家主,有很多事情,都得依靠几位主事长老周旋。

  田贵银只要在任一日,都会阻止田涛成为家主,而田涛本就缺乏争权夺利之心,很容易被田贵银利用。

  “我上次已经提议田涛为继任家主,但具体事宜还要等到家族长老会议,才能商议表决。”

  大长老向来欣赏田涛,觉得田涛为人正直宽厚,具有领导者的仁德,会把田氏家族带向辉煌。

  但田贵银身边有一批心腹,并不会轻易任命,肯定会设法阻扰田涛上位。

  “家主一事,还是等田家拍卖行提升资质以后,再行商议较好,目前田大哥需要做的就是冲王前的准备。”

  逸尘看了看田涛,后者正面带微笑的看着逸尘。

  尽管田涛本人,对就任田家家主并不是特别热衷,但只要是逸尘提出的,他都会听从和配合。

  “对,等田涛冲王成功,继任家主的人选都毫无悬念了。”

  大长老一脸的憧憬,仿佛此刻田氏家族已经开始崛起了:

  “如果明年我也能冲王成功,我们田家就有两位战王强者,或许可以冲击都城第五大家族的称号了。”

  多年来,都城只有四大家族的头衔,从来就没有五大家族,虽然还有很多实力不弱的家族,可以竞争排名第五。

  但是,由于四大家族的一致反对,都城五大家族的提议,还没有真正提出来,就已经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按照大长老的想法,如果一年之内,田氏家族诞生了两位战王强者,即使没有资格冲击排名前四的位置,至少也可以和肖家竞争一下。

  “第五有什么意思?”

  对于大长老的憧憬,逸尘不以为然,很是不屑的说道:

  “不出意外,五年内田氏家族将成为都城第一大家族!”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