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七十五章 谁下三滥

第九百七十五章 谁下三滥

  毕竟,王奇的修为明显高出逸尘不少,若是单纯以修为实力相比,逸尘根本不是王奇的对手。

  “好……这是定金五千万晶币,一个月后交货怎么样?”

  王奇伸出白皙的手指,将一只玲珑精巧的储物戒指,轻轻放到逸尘面前的桌子上。

  “行,我就先收下定金,余下的一个月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逸尘顺手拿过储物戒指,没有特别的欣喜,顺口又说了一句:“王老前辈身边的那株极品六阶灵草,难道出了问题?”

  “你……”

  王奇脸色一变,看了看一脸镇定的逸尘,又恢复了常态。

  嘴角露出微笑,对着逸尘说道:“我们买货卖货,无关其他,老夫告辞。”

  “王老前辈慢走。”

  逸尘起身,将王奇送到门口。

  看着王奇的身影,在门口晃了一下,就忽然消失了,逸尘若有所思。

  “喂,老大,你傻了?”

  逸尘倚靠在门上,正闭目胡思乱想着,就听见小炫的声音传来。

  睁眼一看,却是小炫肩上扛着一位壮汉,径直进了房内。

  噗通——

  小炫将肩上的壮汉往地上一扔,嘴里嘟囔着:“死猪一样,沉死了!”

  “唉哟……你小子竟然敢暗算老子!”

  地上的壮汉,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破口大骂:

  “你小子等着,老子先把脑袋弄直了,待会儿再收拾你!”

  “皇甫钦……怎么是你?”

  逸尘一见,坐在地上的那位,脖子明显僵在一边,脸上还破了一大块。

  可基本模样还在,正是天罗王国的王子殿下皇甫钦。

  “咦,老大,原来是你找我,可也用不着这样折腾啊。”

  皇甫钦使劲的将自己的脑袋掰正,又揉了揉脖颈,总算看清楚对面的逸尘。

  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一肚子怨气就像冲着逸尘发出来。

  “你认识老大……老大,这种下三滥的家伙,你怎么会认识?”

  还不等逸尘说话,小炫在一旁接茬了。

  本来看着皇甫钦的蔑视眼神,忽然间转到逸尘脸上,一副鄙夷的样子。

  好像是逸尘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小炫抓住了一样。

  “谁下三滥了,臭小子,你少血口喷人!”

  皇甫钦想从地上爬起来,却被小炫一哼,冷不丁的坐回地上。

  “到底怎么回事?”

  小炫和皇甫钦斗鸡般的眼神交流,让逸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皇甫钦虽然不着调,可好歹也是王子,到了小炫嘴里,偏偏就变成了下三滥。

  “这家伙,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少女,幸好遇到我,不然的话,那位美女可就惨了。”

  小炫兀自气咻咻的,跑到皇甫钦面前,伸出一脚就要踹下去,看到逸尘严厉的眼神,只好悻悻然的缩了回来。

  听小炫说,这几天他一个人,几乎把都城玩了个遍,只剩下王宫附近,戒备森严,还没有去看。

  今天一大早,小炫就去了王宫附近,尽管守卫众多,却没有一人能够发现小炫的光临。

  溜达了一圈,小炫觉得王宫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好玩,便兴致索然的走出了王宫地界。

  在王宫附近的一处街道,小炫看见皇甫钦在调戏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

  一时气不过,就直接拧住皇甫钦的脖子,将他扛到了肩上。

  本想带回来好好消遣一番,却不料逸尘和皇甫钦早已认识。

  “胡说,老大,这小子不是啥好东西,一句话不说就暗算我,可怜我的脑袋,不知道能不能回到原位。”

  皇甫钦的脖子上,青筋一根根暴起,倒不是被他气出来的。

  主要是因为,皇甫钦的脑袋被小炫扭过了,本来朝前面的,现在转到侧面了。

  虽然揉了一会儿,勉强把脑袋掰正了,但脖子僵得厉害,血脉也不顺畅,青筋充血,自然暴起老高。

  皇甫钦恨恨然的瞪着小炫,见后者正在得意,忽然对逸尘说道:

  “老大,这小子不仅偷袭我,还坑了你!”

  “坑我,什么意思?”

  逸尘想不出,小炫折腾皇甫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大不了帮他把脑袋拧正,至少皇甫钦也不会残疾,应该算不上太坑吧。

  “是这样的,我在王宫外面,见到一位漂亮女子,想我打听你的下落。”

  皇甫钦一听有人找逸尘,自然会兴趣大增,连忙和对方搭讪起来。

  “漂亮女子,是不是穿红色衣裙的?”

  在逸尘心里,最在意的就是飘然,既然跑到都城来找,就说明飘然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

  好几年不见,逸尘心里惦记,却没地方寻找,现在皇甫钦提起,他岂能不激动。

  “红色衣裙,不会吧,难道你很多女人?”

  皇甫钦看怪物似地盯着逸尘,一脑门的官司。

  “废话,快说,是不是……对了,偶尔会穿白色的,她有没有告诉你,她叫什么名字?”

  逸尘有点奇怪,按理说火儿在飘然身边,就算传信玉丢了,凭火儿和自己的感应,也用不着问人啊。

  不会是火儿和飘然不在一起,或者是遇到什么变故……

  “我正想问名字来着,可这小子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给暗算了。”

  虽然脖子稍微舒服了一点,但皇甫钦对小炫还是充满恨意。

  不过,事关逸尘,他必须得小心翼翼,免得自找麻烦:

  “对了,她传的是一身绿色衣裙,气质不错,没有一般女孩子的忸怩作态。”

  “绿色衣裙……难道是无痕,她在什么地方?”

  听皇甫钦一说,逸尘有点失望。

  飘然向来只穿红色或者白色的衣服,从没有绿色衣裙。

  显然,皇甫钦见到的不是飘然,倒有可能是无痕。

  尽管有些失落,但逸尘想着,无痕从落英王国赶来都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你得问这小子。”

  皇甫钦翻起眼睛,瞟了一眼小炫,有点不甘心的说道。

  “老大,你别听他瞎说,如果真是找你的,他又认识你,怎么可能会调戏你的女人呢?”

  轮到小炫不高兴了,就算皇甫钦没有骗人,也是不应该啊。

  明明知道,对方在找逸尘,皇甫钦竟然当街调戏,岂不是更加下三滥。

  “我没有调戏,她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逸尘的,我当时想,老大的名字在都城是大名鼎鼎,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是你。”

  皇甫钦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捶胸顿足的叫道:

  “我以为你得罪了什么人,但人家又不认识你,才故意找我打听的,你想想,你是我老大,我怎么能轻易说出来呢。

  所以……我就设法和她套近乎,想探探来路,也好给你把把关啊,还没怎么着呢,就被这小子给抓到这儿来了。”

  “狡辩!我明明听见,你叫人家把手伸出来,还说你会帮她算算,看看能不能找到心上人,又要伸手去摸人家的脸蛋。

  两眼瞪得比牛眼还大,哈喇子都流了三尺多长,这样还不算调戏吗?”

  小炫义愤填膺,要不是逸尘阻止,恐怕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我好歹也是天罗王国的王子,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有那么馋吗……不过,老大的女人真的不错,嘿嘿。”

  皇甫钦一边辩解,一边似乎意犹未尽,迷离着双眼,一脸的桃花。

  小炫说的没错,皇甫钦确实表现得比下三滥还要下三滥。

  但是,皇甫钦心里不服,不就是有点献殷情么,又没真的干啥,最多只是想看看,逸尘的女人到底美不美。

  “呸!就你那熊样还是王子,那我就是国王陛下!”

  小炫一下子没忍住,喷了皇甫钦一脸,桃花还没有开放,就遭到一阵狂风暴雨,弄得皇甫钦怒气大盛。

  “臭小子,国王陛下是我爹,你算什么玩意儿?”

  嘴里虽骂得凶,眼睛却不住的看想逸尘。

  他不知道小炫是何来头,但一想到人家一伸手,就把自己这个战王强者扛到肩上,怎么挣扎也没用,心里不免有点慌乱。

  “皇甫钦,你马上出去,沿着那姑娘离去的方向,好好找找,有了消息立刻告诉我。”

  无痕来到都城,按理说逸尘应该赶紧出去寻找,但考虑到曾经的十年之约,无痕说过,不会主动给逸尘压力,更不会纠缠逸尘。

  如果逸尘去找,有可能会给无痕一个假象,以为逸尘回心转意了,那样的话,逸尘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了。

  让皇甫钦出面,要是能够摸清楚无痕来意,就省得逸尘胡思乱想,就算一无所获,也不会对逸尘有什么妨碍。

  尽管逸尘心里也会惦记无痕的安危,但以无痕的修为实力,以及随身携带的玲珑袖剑,一般的战帅强者是绝对伤不了无痕的。

  近段时间,宁远在落英王国干得不错,佣兵团分部已有雏形,一切事宜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对于落英王国发生的大事,宁远自然会在第一时间,给逸尘传递最新消息,如果落英王国出现重大变故,逸尘不可能不知道。

  “那要不要把她带来见你?”

  皇甫钦见逸尘神情严肃,也收敛了自己的纨绔气息,低眉顺眼的问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