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八十章 难道怕他

第九百八十章 难道怕他

  现在想起来,肖战元越来越糊涂,再也不敢隐瞒,宁愿被肖占豪责骂,也要如实禀报了。

  公孙雅在天云城露面不多,肖战元并不认识,但喜轿中的新娘应该不会另有其人。

  那天打劫喜轿,肖战元很轻松的把新娘掳走,几乎没有收到任何干扰。

  即使到了尤利家族大院,把新娘交给肖七的时候,肖战元也没有感觉到异样。

  可偏偏逸尘和古云出现以后,新娘就忽然出手,将肖七当成皮球一样玩耍。

  肖七本人的修为,也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并不是一位普通战帅强者就可以制服的。

  而当时的情况是,在新娘手里,肖七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肖战元想要攻击新娘,以便救下肖七,却发现自己的王者之气,连靠近对方一点都做不到。

  新娘是从喜轿中带走,肖战元当然认为是公孙雅,尽管草儿曾经说过假扮,但肖战元并不相信。

  即便到了现在,肖战元还没有弄清楚,草儿到底是不是公孙雅。

  “不可能是公孙雅!”

  被肖战元一说,肖占豪的眉头紧紧地揪在一起。

  一个可怕的念头,忽然间从肖占豪的脑海里闪过:

  “老二,你说打伤你的那个人叫什么逸公子,知道他的名字吗?”

  “不知道,就说姓逸,有什么问题吗?”

  肖战元正说道公孙雅,却被大哥岔开了话题,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有问题!你记不记得近期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件事,就是幽阴门招揽一个叫逸尘的人?”

  逸公子,逸尘,肖占豪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越发感到心惊。

  种种迹象表明,逸公子就是逸尘,一个连幽阴门副门主都要亲自招揽的人,岂是肖家愿意招惹的。

  “大哥,难道逸公子……不会吧。”

  肖战元做梦也不会把逸公子和逸尘,拉到一起来比较。

  原本就是传言,真假不得而知,或许逸尘并没有喜欢严重的那般神勇。

  幽阴门一贯的伎俩,就是喜欢制造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舆论。

  如果那个逸尘,只是辛不仁打造的一个典型,无论怎么包装都不算过分。

  一般来说,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人,都在自己的势力中享有崇高的地位。

  他们基本上不会太在意这些传闻,毕竟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何必去刨根问底呢。

  “依我看,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肖占豪直接否定了肖战元的话,非常肯定的说道:

  “在幽阴门的传闻之前,还有落英王国与贾本国之战,也出现了一个逸尘,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很久,但是,一些去过落英王国的朋友,时常都会说起。

  一个战帅强者,能够和几位战王初阶强者一起,把来自于西元大陆的战王中阶强者帕隆,打得打败,只有实施魂灵脱逃,才侥幸留有一线生机。

  而且,他力擒贾本国龟蛋太子,一人破除了犬养二宝引以自傲的天雷炸基地……

  从这些事实可以看出,这个逸尘绝非普通角色,只怕我们肖家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肖占豪越说越是底气不足,后脊梁上冷汗直冒,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不过,肖战元和肖占豪不一样,他是二当家,有什么重大事件都是大哥拿主意。

  至于逸公子是不是逸尘,肖战元并不在意,反正自己打不过,但对于整个肖家来说,如何面对逸尘才是最重要的。

  就算逸尘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位战王初阶强者而已,总不能一口气把肖家给吃了吧。

  再说了,大哥肖占豪的修为,已经非常接近于战王初阶的巅峰状态,对付逸尘应该没有任何疑问。

  “对了,我今天是栽到底了,一亿晶币啊,咱们肖家拍卖行得十年八载,才能净赚这些,都被这小子给……”

  是逸尘也好,不是逸尘也罢,这个仇必须得报,肖战元想想都恨得牙根痒痒的:“大哥,你可得给我找回面子啊。”

  肖战元在都城,真正惧怕的也就温特其一个人,其他的战王强者,虽然有几位实力不弱,但肖战元打不过就溜,倒也没吃过什么亏。

  在天云城那次,肖战元为了肖七低声下气也就算了,至少肖家人都不在场。

  可今天不一样,在肖家拍卖行商铺内,自己的地盘上,被讹诈了一亿晶币不算,还差点把自己的老命报销掉。

  “什么……一亿晶币?”

  肖战元的话,让肖占豪一蹦三尺高,两眼直直的等着对方,大有将肖战元生吞活剥之势。

  “呃,还欠三千万没给呢。”肖战元不敢直视大哥的眼睛,只得低着头怯怯的说道。

  从回来的路上,肖战元就盘算着,已经被逸尘收走的晶币,暂时或许要不回来了。

  但欠条上的三千万,是不可能再付出去了,不仅如此,等下次逸尘到肖家要账的时候,让大哥肖占豪出面,将他轻松拿下。

  哼,怎么拿过去的,逸尘还得怎么吐回来,至少还要赔点什么,比如晶币,或者手脚,甚至是小命之类的。

  “你觉得这三千万要给他吗?”肖占豪冷冷的问道。

  “当然不给!”肖战元理直气壮的答道:“到了肖家,咱们就让他有来无回!”

  即使逸尘把整个田氏家族都带来,也远远不是肖家的对手。

  如果真的老老实实,把三千万晶币双手奉上,不要说肖战元颜面扫地,就是整个肖家,以后在都城也抬不起头来。

  “胡说!这三千万,你明天就送过去,把欠条收回来。”

  肖占豪一摆衣袖,厉声呵斥道。

  “为什么,难道大哥怕他?”

  在肖战元眼里,大哥向来不肯吃亏,哪怕是一点点小亏,也一定要加倍讨回来。

  如果加上这三千万,肖家损失的可是一亿晶币啊。

  任凭哪个家族财大气粗,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愿意,如此轻易的放弃这么大一笔财富的。

  更何况,以肖家的实力,完全可以主动出击,将逸尘拿下,也好给肖家挣些脸面。

  “你不懂,如果他是逸尘,仅凭我们肖家和他对抗,最后吃亏的一定是我们。”

  见肖战元不解,肖占豪只好耐心的分析道:

  “据说,逸尘一个人独闯辛戈杀气试练场,而且毫发无损六关全过,特别是经历过试练通道内的大爆炸,居然能侥幸活下来。

  就凭这一点,你觉得他有那么好对付吗……我觉得,不管他的修为怎么样,极有可能是暗中有人帮助,才能够让他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正如你所说,公孙雅不过是战帅级别的修为,怎么会转眼之间,就能把小七玩弄于股掌之中,显然另有蹊跷……”

  不管是公孙雅还是另有其人,至少可以证明,逸尘身边有战王强者助阵。

  肖占豪甚至想到,以逸尘的实力,不可能把肖战元禁锢起来,当时一定有其他人在场,只不过肖战元没有发现而已。

  “大哥,怎么会这样?”

  肖战元偷奸耍滑有一套,把温特其忽悠得差点中了古梵天爷孙的圈套。

  但是,他看问题仅限于表面,很少往深层思考,这一点比肖占豪,要差了不只一点点。

  “还有,前些天,谭家寨的谭进率领数十位战帅强者,要去找三英佣兵团的麻烦,居然被炎大将军手下的官兵围困。

  你想想,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佣兵团,怎么可能会得到官兵的保护,这其中一定存在某种原因。

  据了解,三英佣兵团目前有两位团长,一位是田涛,另一位就是那个逸公子……”

  肖占豪有一个特点,就是遇事喜欢深究,防患于未然,这也是肖家能够跻身于都城四大家族的原因之一。

  如果逸公子就是逸尘,那么他和田涛联手涉足都城,必然想有一番作为。

  一旦他们羽翼渐丰,第一个受到威胁的就是肖家。

  首先,由于肖七强娶田青一事,让田涛怀恨在心,只要田涛有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肖七,甚至整个肖家。

  其次,肖家在都城四大家族中忝陪末座,任何新崛起的势力,都会把击败肖家,作为自己的成就,从而改变都城的势力格局。

  还有一点,田家拍卖行想提升等级,跻身于大型拍卖行的行列,暂时还做不到与温特家族分庭抗礼,也只能把目标对准肖家拍卖行。

  上次的灵草公开拍卖,应该就是针对肖家拍卖行的试探之举。

  “大哥,你别吓我啊。”

  随着肖占豪的分析深入,肖战元身上的冷汗就不停的往下流。

  越想越怕,越怕越想,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去了一趟天云城,啥事情没办成,损失了好几位战帅强者不算,还引来了逸尘这样的大麻烦。

  “当然,以田涛和逸尘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肖家,这一点你倒可以放心。”

  肖占豪分析的结果,确认了逸尘的身份,不过,肖家长时间矗立于都城,还是有深厚底蕴的。

  按照他的判断,逸尘并不愿意投靠任何势力,喜欢以自己的行事方式,解决所有问题。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