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八十五章 家门不幸

第九百八十五章 家门不幸

  “国王陛下谬赞了,晚辈只是觉得,兄弟之情远比极品灵草重要,不愿拿出必有难言之隐。”

  逸尘眼前的这位,是天罗王国的国王陛下,也是前些天跑到都景苑,找逸尘求购极品灵草,且预付了五千万定金的王奇。

  当时逸尘就怀疑,王奇便是皇甫奇,并不是逸尘有提前预知的能力,而是皇甫钦的长相与瑞王爷极为相似。

  虽然一个饱受病痛折磨,脸型变得瘦削,另一位身居天罗王国国王之位,养尊处优,脸型饱满莹润。

  但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二人,无论从脸部轮廓,还是言行举止,都有很大的相同之处。

  “老大,你认识我父王……”

  这下轮到皇甫钦看不懂了,一边捂着猪头一般的脑袋,一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眼前的两位。

  “混账,没你说话的份,给老子闭嘴!”

  皇甫奇一扬手,做出要修理皇甫钦的样子,吓得皇甫钦一缩脖子,赶紧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不错。逸尘小友机智过人,我正是因为这个苦衷无法言明,才导致这个小畜生如此嚣张。”

  成功的制止了皇甫钦,皇甫奇又换了一副面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兄弟被幽阴门所害,四处遍访名医无效,后来得知,用极品六阶灵草作为主药可以治愈。

  当时我极为兴奋,因为王宫仓库内,就有一株基本算得上是极品的六阶灵草,根本不需要访遍名山大川,去寻找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天然灵草。

  然而,我兴冲冲的拿出仓库内的灵草时,却发现这株灵草已经被下了剧毒,若是拿去给我兄弟服用,不仅不能治愈病痛,而且会将他毒杀。

  经过暗中调查,才知道是幽阴门买通了王宫仓库守卫,偷偷给极品灵草下毒,并想通过我的手,毒杀瑞王爷,造成天罗王国大乱,给幽阴门提供机会。”

  堂堂天罗王国的王宫守卫,居然被幽阴门利用,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有损王族颜面。

  皇甫奇不愿意将此事公开,不得已之下,才装着舍不得的样子,拒绝提供极品灵草。

  无论皇甫钦如何哀求,皇甫奇从未松口,甚至还严令皇甫钦不得参与此事。

  为了防止皇甫钦偷盗极品灵草,皇甫奇特意在一些贵重资源上设置了禁制,极品灵草也在其中。

  “父王,我错了,这回我真的错了……”

  听了皇甫奇的话,刚才还在怨恨的皇甫钦,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对不起父王了。

  这家伙倒也爽气,一旦认识了错误,立刻就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悔意。

  皇甫钦抡开双手,狠命的对着已经成为猪头的脑袋上,噼里啪啦的好一顿猛扇。

  “够了!”

  皇甫奇尽管痛恨儿子不能理解自己,却也舍不得那个猪头被打碎了。

  轻轻一抬手,一股王者之气悄然而出,将皇甫钦的双手固住,不让他继续伤害自己。

  “田家拍卖行公开拍卖的那天,我感觉到一股气息,应该就是国王陛下,不知道……”

  六阶灵草拍卖的时候,逸尘隐身在田家拍卖行的大厅之中。

  当时,炎赫和皇甫钦轮番举牌竞价,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逸尘忽然探到超出战王初阶强者的气息。

  尽管只是一闪而逝,但逸尘记忆犹新,正和眼前这位国王陛下,所释放出的气息相同。

  “原来你就是那个隐身的战王强者……我去了,却没有竞价,空手而归。”

  皇甫奇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

  他赶到田家拍卖行,目的就是为了竞拍六阶灵草。

  特别是经过大掌柜的一番介绍,又闻到了六阶灵草散发出的淡淡清香,以及感受到浓郁的灵气波动,使得皇甫奇产生了志在必得的想法。

  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皇甫奇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将六阶灵草据为己有的时候,他发现两间包厢内,分别是皇甫钦和炎赫。

  皇甫钦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救治瑞王爷,这和皇甫奇完全一致。

  而炎赫处于冲击战王强者的关键时刻,对六阶灵草同样非常渴求。

  皇甫奇没有必要和自己的儿子竞价,又不能违背祖训,跟炎氏后人争抢。

  无奈之下,只得怅然而归。

  “本来想着,从逸尘小友手里购得极品灵草,问题将迎刃而解,却不料,我这个傻儿子,一腔正气,为了救治他的瑞王叔,不惜和他的老子对着干。

  ……真是家门不幸啊!”

  皇甫奇看向皇甫钦的目光中,有一丝抱怨,更多的却是满足。

  外人眼里的纨绔,实际上充满人情味,这样的儿子,尽管顶撞了自己,但皇甫奇还是非常欣慰。

  “国王陛下,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逸尘忽然感觉到,皇甫奇有点深不可测。

  以他们父子之间的纠结,皇甫钦不可能把逸尘的情况,告诉给皇甫奇知道。

  但皇甫奇似乎从来就没有在意逸尘的身份,在都景苑的时候,只是以小友称呼,今天变成了逸尘小友。

  以天罗王国国王陛下的身份,能够屈驾都景苑,在没有看到极品灵草的时候,就主动拿出五千万晶币的定金,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少年英雄天下闻名,我虽为天罗王国的国王,却也知道一些传闻。”

  皇甫奇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在天云城,你设法保护公孙宏,当时出现了精灵仙子,你的极品灵草,应该就是来自于精灵世界。

  事实上,你身上现在就有极品灵草,不肯拿出来,或许还在试探,待价而沽不是你的主要目的,值不值得才是你关注的问题……”

  不仅知道精灵仙子,还知道逸尘身上藏有极品灵草,甚至连逸尘的心思,都能够猜个七七八八。

  看来,人们眼中的贪图享受不思进取,都是假象,真正的天罗王国国王陛下,是一位睿智明理有情有义的国王。

  “在国王陛下面前,逸尘就像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婴儿,一切都瞒不过陛下的眼睛。”

  逸尘对皇甫钦的感觉,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既然皇甫奇都能够以实相告,逸尘也准备坦然面对:“陛下说的没错,我身上其实还有极品灵草,而且不止一株,都是从精灵世界得到。

  不过,瑞王爷身上的毒素,被我强行封住,至少半年以内不会出现反复。我迟迟没有拿出极品灵草,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顾忌,但是,瑞王爷目前的身体,并不适合疗伤的最后一道手续。

  只有等瑞王爷的体力恢复到位,方可以极品灵草辅助疗伤……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陛下,瑞王爷的病体完全能够康复,不会留有一丝一毫的后遗症。”

  “哦,他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差?”皇甫钦一愣,疑问脱口而出。

  瑞王爷从遭到幽阴门重创以后,一直处事低调,很少抛头露面,即便必须应酬,也是以病态示人。

  在外人眼里,瑞王爷的修为根本不值一提,就连跟随了几十年的管家厉风,都没有发现瑞王爷的真实修为。

  但是,皇甫奇却非常清楚瑞王爷的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而且,除了发病时遭受折磨之外,瑞王爷都在刻苦修练。

  这样的瑞王爷,应该是身强体壮的,怎么可能连疗伤所需要的承受力都没有呢?

  “瑞王爷的身体内,不仅被输入了毒素,还有一股阴鸷的能量。哪怕不是发病的时候,也经常会摧残瑞王爷的身体。

  我封住毒素,就是为了让瑞王爷,能够毫无顾虑的投入到调整恢复的状态之中,以便接下来一次成功。”

  逸尘隐瞒了瑞王爷和厉风的较量,瑞王爷的体弱,固然有病体折磨的原因,但主要是在拿下厉风的时候,耗去了太多能量。

  当时的瑞王爷,几乎已经完全虚脱,根本没有一点支撑力。

  若不是逸尘输入生机之力,恐怕瑞王爷到现在还处在昏迷状态。

  瞒着皇甫奇,逸尘并不是为瑞王爷开脱,而是另有打算。

  到目前为止,瑞王爷的所谓谋反,在严格意义上说,并没有付诸实施阶段。

  在逸尘的劝阻下,瑞王爷已经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了一丝放弃的打算。

  造成瑞王爷谋反之心的,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和皇甫奇的误会。

  一株极品灵草,激发了瑞王爷的怒火,实际上,他们兄弟之间,并不是水火不容。

  趁着皇甫奇父子,还不知道瑞王爷有过谋反动机,如果能够让瑞王爷了解到,皇甫奇不拿出极品灵草并不是不顾兄弟之情,相反正是怕瑞王爷遭到毒手。

  皇甫奇不惜独自承担无情无义的骂名,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告诉,瑞王爷要是因此改变主意,一切矛盾将不复存在。

  而这件事,只能由逸尘来完成,消除误会,冰释前嫌,应该会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瑞王叔受苦了。”被皇甫奇痛斥的皇甫钦,想到这些年来瑞王爷的痛苦,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要幽阴门存在,受苦的就不仅仅是你瑞王叔。”皇甫奇的眼神中有了一丝忧郁。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