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八十七章 言而有信

第九百八十七章 言而有信

  “国师一职不仅位高权重,更重要的是,来路清白,不存在任何质疑。

  相反,幽阴门臭名昭著,与其同流合污,还不如干脆来个反向选择,终身与幽阴门为敌,既有挑战性,又非常刺激……”

  在炎大将军看来,逸尘属于天才少年,既然是天才,就一定不同于常人。

  逸尘的思想,不能以寻常之辈的心境去度量,但是,一般天才级别的人,大多并不甘于平庸。

  如果轻易投靠或者依附某个曾经成名成势的势力,往往会使得天才蒙尘。

  炎大将军认为,逸尘应该通过自己的能力,组建属于自己的力量,而且将这个力量打造成超越其他势力的存在。

  只有这样,才符合天才的性格,才是天才发挥的舞台。

  所以,当逸尘进入都城的第一刻起,炎大将军就受皇甫奇之托,时刻关注逸尘的动向。

  三英佣兵团,是田涛和逸尘共同的势力,尽管目前还处于招兵买马阶段,但他们对应聘者有着较高的要求。

  这样的佣兵团,绝不是普通意义上,靠接受任务谋取佣金而生存。

  无论是皇甫奇还是炎大将军,都有理由相信,逸尘需要将三英佣兵团打造成都城顶尖势力,以便对付幽阴门。

  炎大将军还告诉皇甫奇,有人暗示过,逸尘将主导天罗大陆对抗幽阴门的大战,而且,极有可能会涉及到人类与鬼域之争。

  此人还希望,炎大将军和国王陛下,在逸尘需要的时候,尽可能的密切配合。

  尽管炎大将军没有说出此人是谁,但皇甫奇知道,能够提前给炎大将军暗示的,必然是来自于西元大陆的超级强者。

  于是,皇甫奇不再怀疑,并和炎大将军商量之后,决定暗中支持三英佣兵团,甚至是田家拍卖行。

  岑队长出现在三英佣兵团,实际上是炎大将军特意安排,并非炎昌可以调动。

  “陛下之意,是要把我和三英佣兵团当枪使,还是……”

  逸尘没有怀疑皇甫奇的话,但以天罗大陆最大的王国国王的身份,居然只是给自己提供‘配合’,实在难以让人理解。

  即使逸尘遇到过不少来自于西元大陆的超级强者,却也没有谁真正的提及,逸尘和幽阴门之战的事情。

  更为奇怪的是,对方怎么会预言,逸尘会涉及到人鬼之战。

  陶书遥,郁陏,垚猋,彭博先生,都是从西元大陆过来。

  其中陶书遥乃妖族成员,并无太多的忧国忧民之心,不可能在意逸尘是否与幽阴门大战。

  郁陏为了抢夺木丹果,处处为难逸尘,当然不会深谋远虑到,关心天罗大陆命运的地步。

  垚猋与逸尘并无瓜葛,仅仅是觊觎玄铁铜矿,才支持梅花垄五兄弟,最多是针对公孙宏而已。

  唯有彭博先生,似乎洞察一切世事,有一种超然之感,却并没有具体到指点逸尘的程度。

  炎大将军所说的,那个暗示之人,或许逸尘并不认识,自然也就无法探究其真实目的。

  “逸尘小友言重了。你需要发展势力,我想肃清江湖秩序,各有所图,应该是精诚合作才是,并不存在谁利用谁的问题。”

  皇甫奇今天是铁了心,要和逸尘开诚布公,所以他并不介意逸尘的态度。

  “陛下,不管你和炎大将军会怎么做,我都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扩张实力,原则上说,我不会妨碍到都城的安稳,更不会威胁到王国的和平。

  但是,我不能给你们任何承诺,否则,我岂不是变成天罗王国的一枚棋子了……”

  逸尘和皇甫奇共同的敌人是幽阴门,但是,就目前而言,双方可能的合作,仅仅是皇甫奇希望通过逸尘,打压甚至击溃温特家族。

  只要翦除了幽阴门安插在都城的奸细,天罗王国的局势就会变得稳定。

  当然,逸尘身为三英佣兵团的团长,又是田涛的兄弟,重新排定都城的江湖势力格局,是一段时间内的目标。

  正如皇甫奇所言,双方各有所图,暂时不会发生冲突,对大家都有好处,逸尘没有必要避而远之。

  “如果你的目标是幽阴门,那么作为天罗王国国王,我都会鼎力支持,而且,我确实希望,在与幽阴门开战之前,你能够帮我做一些朝廷不便出面的事情。”

  皇甫奇声音低沉,淡定而坦然:“所谓志同道合,无非就是有着共同的目的,相互之前通过合作的方式,将己方力量迅速壮大。

  合作的过程中,或许某一方会有便宜或者损失,只要不是对方刻意为之,其实都是允许的……

  我今天只是比哦名天罗王国官方态度,并不是要借此对你施加压力,你只要知道就行,至于怎么做,我不会干涉。

  不过,瑞王爷的事情,还要有劳逸尘小友费心,我以瑞王爷兄长的身份,先行谢过了。”

  传说中,天罗王国的国王陛下,贪图享受,久溺于声色犬马之中,无心过问朝政,就连大臣提出的善意谏言,都被弃之一旁。

  而瑞王爷则更加奇怪,深居简出低调示人,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位窝窝囊囊的王爷,和废物差不了多少。

  可实际上,仅凭逸尘所了解的,就可以确定,根本不是这回事。

  国王皇甫奇,确有忧国忧民之心,为了不泄露底细,宁愿被自己的兄弟和儿子误会。

  在没有更好的机会之前,为了百姓的安居乐业,压下家族仇恨,不与幽阴门开战。

  尽管此举并非最佳,但至少表明了皇甫奇是一位在乎子民的统治者。

  同样,看似懦弱的瑞王爷,却有一颗不安份的心,以报家族世仇为终身最大目标。

  所有的隐忍示弱,都是为了保存自己,至于谋反之心的对错,并不会改变报仇的宏愿。

  “我答应过的,就一定会做到,陛下的抬爱,让逸尘甚为感激,来日方长,很多事情都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只要不违背道义,不触及底线,我也愿意为天罗王国的繁荣昌盛,献上自己的绵薄之力。”

  逸尘收回之前的随意态度,正色道。

  “那就好,如果逸尘小友需要,王宫仓库所有的资源,你随便挑。”

  皇甫奇的话,让逸尘大为惭愧。

  片刻之前,还趁着皇甫钦不注意,在十三的怂恿下,干了不少偷鸡摸狗的事情。

  说不定,这些早就被皇甫奇看在眼里,只是没有点破罢了。

  “好,多谢国王陛下,逸尘贸然前来,还请见谅,逸尘告辞。”

  逸尘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王宫之行,收获居然如此丰厚。

  五行水晶,紫玉之类,虽是天材地宝,贵重无比,却还是身外之物。

  最大的收获,还是国王陛下对逸尘的态度,以及与幽阴门势不两立的决心。

  这样一来,逸尘就可以放开手脚,在都城好好地大干一场了。

  温特家族,是皇甫奇需要打压的对象,也是三英佣兵团成长的绊脚石。

  只有超越温特家族,逸尘才可以算得上成功。

  包括逸尘所说的,将田氏家族尽快打造成都城第一大家族,依然要跨越温特家族这道坎。

  不过,这些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来,急于求成反而会难以如愿。

  瑞王府。

  逸尘是第三次进入瑞王府了,早已熟门熟路。

  在瑞王爷的吩咐下,也不需要通报,逸尘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自由进出。

  “这些天我感觉好多了,如果不是你说,还需要进行最后的驱除,我都以为痊愈了呢。”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见惯了瑞王爷病怏怏脸色的逸尘,忽然间看到一个神采奕奕精神饱满的瑞王爷,反倒有些不适应。

  “哈哈,瑞王爷今天的气色,有利于疗伤。”

  逸尘先是夸赞了一句,继而话锋一转:“上次皇甫奇待我去王宫仓库,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无非是一堆天材地宝,王宫仓库嘛,自然不会缺这些……好像跟我无关吧。”

  瑞王爷的脸色忽然间黯淡下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冷漠。

  自从国王陛下拒绝提供极品灵草以来,瑞王爷就极力回避一切与皇甫奇有关的话题。

  若不是逸尘疗伤有功,恐怕瑞王爷要大发雷霆了。

  “有关,我看见了那株极品灵草。”

  逸尘并不在意瑞王爷的脸色变化,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那又有什么用,小钦说过,那株极品灵草早就被上了禁制,即使看得见也是摸不着。”

  想到这里,瑞王爷有一肚子怨气。

  一母同胞的兄长,竟然把一株灵草看得比兄弟更重要。

  为了防止皇甫钦心生歹念,国王陛下不惜时常调整极品灵草的放置地点,并设置了禁制,以保万无一失。

  “不错,确实被上了禁制,但是,陛下这样做,却完全是为你考虑,用心良苦啊。”

  逸尘有心把瑞王爷兄弟之间的误会解开,便刻意重点提到极品灵草。

  “恭喜!一定是国王陛下送了不少天材地宝给你,让你帮他说话。”

  瑞王爷眼光扫过逸尘的脸上,幽幽的说道:“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你能够言而有信。”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