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九十七章 索冥可恶

第九百九十七章 索冥可恶

  温特斯偷偷和胡莱说,希望逸尘能够早做防范,以免钻入索冥和温特雷的圈套。

  “这个索冥真不是好东西,迟早得给他颜色看。”

  逸尘咬着牙恨恨的说道。

  上次在瑞王府的上空,逸尘布置了花海囚王阵,成功击退索冥,却没有现身与之一战,是顾及到瑞王爷的隐私。

  但胡幽却说,索冥是一个极其阴险的小人,当年胡幽和辛不仁竞选副门主之位,就是索冥把血魂掌的秘密告诉了辛不仁。

  索冥的背叛导致胡幽功亏一篑,并离开幽阴门,前往落英王国。

  即便如此,索冥也并没有善罢甘休,在得到事务堂堂主的职位后,派人暗中潜入落英王国,四下寻找胡幽,要将其杀人灭口。

  若不是胡幽机警,抢占东方昱的躯体,将自己的‘尸体’弃于荒野,恐怕是瞒不过索冥的。

  “我大哥也要找索冥报仇,还请老大多帮忙……”

  胡莱一直不知道大哥胡幽当年失败的原因,这几十年兄弟更是天各一方,自然不会怀疑到索冥的头上。

  在逸尘的帮助下,早已换过两次躯体的胡幽,总算在都城见到了胡莱。

  胡幽对索冥的怀疑,胡莱原本不太相信,但经过这些天的暗查,胡莱从一位年纪很长的幽阴门长老那里,了解到一些当年的情况。

  索冥的血魂掌,是胡幽所授,对于血魂掌的秘密,自然也知道得很清楚。

  在胡幽和辛不仁对战的前一天,索冥偷偷告诉辛不仁,以中指心血洒于空中,可以破解血魂掌的魅神之功。

  索冥打听到辛不仁身后有特别的背景,原本以为通过出卖胡幽讨好辛不仁,等辛不仁当上幽阴门副门主后,会感恩图报提拔自己。

  但是,事与愿违,辛不仁顺利击败胡幽,功成名就,成为幽阴门副门主。

  而索冥左等右等,并没有等到期待中的结果,甚至连辛不仁的面,他都不容易见到。

  心有不甘的索冥,费尽了周折,才在半年之后见到了辛不仁。

  惴惴不安的索冥还没有开口探问,就遭到了辛不仁的鄙视。

  在辛不仁眼里,像索冥这样出卖朋友不讲义气的人,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辛不仁也不是好鸟,收了索冥的消息,得手之后却又把索冥一脚踢开。”

  逸尘觉得,索冥见利忘义固然可恶,但辛不仁过河拆桥,也算不上光明磊落。

  “老大,这倒是你错怪辛副门主了。”

  出乎逸尘的意料之外,胡莱反而在帮助自己大哥的对手说话:

  “在索冥告密之前,辛副门主已经知道了血魂掌的破绽,之所以没有当时回绝索冥,是怕索冥恼羞成怒,反过来提醒大哥……”

  辛不仁知道血魂掌的破绽,当然希望胡幽在关键时刻施展血魂掌绝技,从而一举获胜。

  但是,如果索冥把这个消息告诉胡幽,一旦胡幽放弃使用血魂掌,对于辛不仁来说,岂不是少了一个致命的杀招。

  为了不打草惊蛇,辛不仁故意稳住索冥,并最终破解了胡幽的血魂掌,但功劳却没有落到索冥的头上。

  索冥不惜出卖胡幽,就是为了得到晋升的机会,遭到辛不仁的不屑,心里自然怨恨。

  幽阴门门主阴无为,却充分利用了这个机会,破格提拔索冥,让他担任事务堂堂主一职。

  宛如绝处逢生一般,索冥在对阴无为感恩戴德的同时,更加痛恨辛不仁的言而无信。

  或许是觉得有了阴无为这个靠山,索冥对辛不仁的惧怕也减少了许多。

  偶尔在喝酒的时候,索冥也会发发牢骚,说自己才华横溢,被阴门主慧眼识珠,就任事务堂堂主,也算是名至实归。

  相反,副门主辛不仁,则过河拆桥不守信用,不仅让索冥背负了卖友求荣的罪名,还遭到了辛不仁的羞辱。

  酒后吐真言,索冥的话让其他人大为吃惊,原来副门主之位的竞争,居然还有此猫腻。

  别人怎么想的,索冥不知道,不过,酒醒之后的索冥,却做出了一个阴险狠毒的决定。

  一方面派心腹出去,寻找早已离开幽阴门的胡幽,并就地处决。

  另一方面,索冥通过各种方式,将当时一起喝酒的长老们,一一暗杀。

  等到胡幽的‘尸体’出现,以及当事长老们一个个死去,索冥觉得秘密不再会泄露。

  以致于忽略了胡莱的存在,并没有实施斩草除根的计划,任由胡莱在幽阴门任职长老。

  然而,让索冥没有想到的是,当时的酒后之言,竟然已经被某位嘴快的长老,偷偷传了出去。

  告诉胡莱实情的那位长老,就是知情者之一,由于曾经遭受索冥的打压心里怨恨,才将秘密透露给胡莱。

  “索冥可恶,阴无为奸诈,利用辛不仁和索冥之间的纠葛,将索冥紧紧地攥在手中。”

  逸尘对阴无为的看法,又有了一些改变。

  阴无为跟辛不仁存在矛盾,双方在对于幽阴门发展的问题上,经常出现分歧。

  但是,他们又不能公然对抗,只能通过幽阴门中层级别的头目,彼此争斗,以便实现自己的主张。

  “所以,我大哥要找索冥报仇,困难很大。”胡莱忧心忡忡的说道。

  以目前的个人修为,胡幽还没有冲王成功,而索冥早已是战王强者,实力差距巨大。

  即使胡幽能够侥幸取得成功,恐怕也难逃阴无为的斩杀。

  作为亲兄弟,胡莱当然希望胡幽报仇雪恨,却又担心胡幽因此丧命。

  以胡幽的性格,一旦确认索冥出卖自己,报仇是必然之举,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看来,要让胡幽尽快冲王成功,才有机会手刃仇人。”

  逸尘知道,胡幽和索冥之间的恩怨,必须由他们自己解决。

  其他人若是插手其中,无疑将会增加胡幽的遗憾。

  反正索冥不是什么好东西,又是阴无为的走狗,如果胡幽真的能够除掉索冥,对逸尘来说也是好事一桩。

  “对了,索冥和温特雷的密谋,你可要小心,在都城,幽阴门的势力不足为惧,但温特家族乃树大根深,温特雷绝非等闲之辈……”

  胡幽和索冥的事情,在胡莱眼里基本无解,大不了到时候和大哥一起死,也不算太遗憾。

  但是,逸尘却有很多机会,避开温特家族的打压,即便逃离都城,回到落英王国,也可以安然无恙。

  胡莱从认识逸尘一来,一老一少,倒也颇为投缘,算不上兄弟,却是忘年之交的朋友。

  “老胡,我会尽力帮助你大哥,至少在实力上尽快赶上索冥,至于我自己嘛,你就更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应付。”

  逸尘忽然冲着胡莱一笑,说道:

  “你大哥以现在的躯体面对索冥,他一定认不出来,到时候若有良机,报仇应该不难。”

  胡幽借用了池康的身体,不要说索冥认不出来,就连胡莱也不敢相认。

  如果索冥死在一个陌生人手里,阴无为缺乏足够的信息,就算追查起来,也未必能够找到。

  再说了,索冥虽然替阴无为办事,深得阴无为信任,但那只是活着的索冥。

  一旦索冥死了,对阴无为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是否真的追查凶手,还要看阴无为的心情。

  “那好,一切就拜托老大了,我出来的时间不短了,得赶紧回去,以免索冥怀疑。”

  胡莱明面上,暂时归索冥属下,实际上是辛不仁安排他监视索冥,一举一动,必须小心谨慎才行。

  正如胡莱猜测的那样,索冥与温特雷商量的,就是确定对付逸尘的方案。

  以索冥的身份,若是正面与逸尘发生冲突,阴无为固然乐意,但辛不仁一定会追究索冥的责任。

  至少在表面上,阴无为曾经答应过辛不仁,不参与招揽逸尘的事情,自然不会为了索冥,去和辛不仁较劲。

  所以,索冥希望通过温特家族和肖家,在打压田氏家族的同时,顺便把逸尘处理掉。

  这样一来,逸尘死于都城的家族争斗,属于江湖事务,既不会惊动天罗王国的官方势力,又不会牵扯到索冥和幽阴门。

  对于索冥而言,不用自己动手,就能消灭逸尘,无疑是给阴无为一个打击辛不仁的机会。

  果真如此,索冥回到九幽城之后,更会得到阴无为的重用,说不定就能扳倒辛不仁,以报当年羞辱之仇。

  索冥,温特雷,肖占豪,虽然各怀私心,但大体上的目标相同,彼此合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以逸尘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都城两大家族,不过,搞点破坏还是可以的。

  主意拿定之后,逸尘首先去的是肖家。

  傍晚时分,逸尘隐身潜入肖家大院打探,以便摸清肖家资源仓库的位置所在。

  由于是隐身,只要逸尘不要泄漏气息,是不容易被对方发现的。

  几经辗转,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逸尘来到一间刚刚掌灯的房间门外。

  “小七,你去把活血散瘀膏拿来,我这胸口还是隐隐作痛。”

  房间内传出肖战元的声音,有些沙哑。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