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表少被袭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表少被袭

  如果温特雷拼着得罪皇甫钦,硬要将逸尘斩杀,并不是没有机会。

  相反,一位战王初阶巅峰,要想杀灭一两位初阶中层以及初阶高层,结果没有悬念。

  只要温特雷愿意,就有足够的手段,在保全皇甫钦的情况下,顺利击杀三英佣兵团的众位强者。

  可惜的是,温特雷不敢,王族势力滔天,绝不是温特家族能够抗衡的。

  不过,温特雷好歹也是都城第一大家族的家主,就算惧怕也要保持一定的尊严。

  “王子殿下,你身份高贵,却插手江湖之事,难道不怕国王陛下……”

  在温特雷看来,皇甫钦此举简直是强出头,为了救下逸尘,不惜留下把柄,给人口实。

  要是被好事之徒夸大其辞,将这件事传出去,必然引起国王陛下震怒。

  堂堂王子殿下,不顾身份形象,插手江湖纷争,有碍王族尊严。

  温特雷心里,甚至存在一份幻想,希望籍此提醒,或者是‘劝退’皇甫钦,便可以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本王还轮不到你教训!”

  温特雷的色厉内荏,早已被皇甫钦看在眼里,以王子殿下的身份,皇甫钦自然不会在区区一位家主面前低声下气的,特别是明知道对方想找回一点面子的时候。

  多年以来,温特家族和幽阴门眉来眼去,极大的威胁到都城的安全稳定。

  身为天罗王国的王子,皇甫钦心里恨透了温特雷,只是由于父王的一再叮嘱,皇甫钦才没有正式与温特家族翻脸。

  但是,今天双方并不是正式场合的‘会晤’,皇甫钦嘴上斥责温特雷,并没有违反王族规矩。

  以王子殿下身份,呵斥温特家主几句,皇甫钦觉得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仅如此,皇甫钦甚至还在考虑,怎样让温特雷以及温特家族,得到一定的惩罚,才能以消心头之恨。

  可在温特雷眼里,即便是国王陛下亲临,若是没有把柄,也不致于遭到此等待遇。

  至少,温特雷掌管着都城第一家族,放眼整个天罗王国,都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何况这些年,温特雷刻意将幽阴门的一些长老堂主之类,迎进温特家族,就是为了试探王族的反应。

  事实证明,天罗王国的国王陛下皇甫奇,并不是特别在意温特雷的动向。

  按照律法,王族成员以及天罗王国的朝廷官员,都不能与幽阴门有所牵扯,这足以说明,皇甫奇对于幽阴门的态度,是非常抵触的。

  只不过,温特家族并非朝廷势力,不在律法的管制之内,就算皇甫奇心有不满,也不会放低身份,亲自与温特家族交涉。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温特雷才敢于明目张胆的,和幽阴门事务堂堂主索冥,以半公开的方式交往。

  皇甫钦的怒斥,简直是不把温特雷放在眼里,更是视都城第一家族如无物。

  更让温特雷生气的是,皇甫钦并不是责怪温特雷与索冥交往密切,而是强行为逸尘出头。

  为了一个战王初阶的毛头小子,和温特雷过不去,虽然皇甫钦有这个资格,但未免欺人太甚了。

  “不敢,温特雷怎么说也是一家之主,和三英佣兵团的纠葛,纯粹是江湖恩怨,王子殿下一定要插手其中,难保不留人口舌。”

  温特雷心里郁闷,不能对皇甫钦痛下杀手,只能从言语上给自己找回一份颜面。

  强调‘江湖’二字,将皇甫钦置于尴尬之地。

  既然皇甫钦固执己见,温特雷也无可奈何,只是从远远观看的过路行人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嘲笑之后,温特雷急于证明自己,才以退为进的。

  “放屁!你温特雷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还好意思说得理直气壮。”

  谁料,明知温特雷仅仅要一点面子而已,皇甫钦却根本不愿意给他。

  一脸的鄙夷,把温特雷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皇甫钦冷冷的说道:

  “少跟本王狡辩,惹急了,我让炎大将军带兵灭了温特家族!”

  “哈哈哈,炎大将军……王子殿下说笑了。”

  被皇甫钦一说,温特雷怒极反笑。

  要是别人这样说,不管处于什么目的,顶多也就是扯虎皮蒙大鼓,装装脸面而已。

  不过,这话从皇甫钦嘴里说出,却有贻笑大方之嫌。

  但凡天罗王国有点脸面的人都知道,炎林虽是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却不会接受皇甫钦的命令。

  不要说皇甫钦是王子殿下,即使有一天被立为储君,只要没有登上天罗王国的王位,就没有资格调遣炎大将军。

  天罗王国之所以长时间矗立于天罗大陆,成为五大王国中唯一的一等王国,炎大将军居功至伟。

  炎大将军有勇有谋,治军有方,尽管已有多年不参与大战,但从来没有人会怀疑,只要炎大将军出手,整个天罗大陆,无论哪支军队,都难以与之抗衡。

  然而,炎大将军只会听命于当今天罗王国的国王陛下一人。

  纵然皇甫钦身份高贵,也不可能强行命令炎大将军。

  也是皇甫钦为了打击温特雷的气焰,口不择言,才会闹出这样的低级错误。

  堂堂天罗大陆第一大将军,炎林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江湖恩怨,而率军剿灭温特家族呢。

  若果真如此,温特雷和索冥勾结,早就被天罗王国的官兵围剿了十遍八遍了。

  就连国王陛下都没有在意温特家族的动向,炎大将军自然不会兴师动众了。

  好不容易抓到皇甫钦的口误,温特雷还想挖苦几句,挫挫皇甫钦的威风,却被急赶而至的一位强者搅了兴致。

  “启禀家主,表少爷被人袭击,生死未卜……”

  来者是温特家族的长老,人未到,话已传来。

  “你说什么?一男他……”

  闻听此言,刚刚还有些得意的温特雷,瞬间变了脸色。

  “家主,是这样的……”

  匆忙赶来的长老,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汗水,就把嘴巴凑到温特雷的耳边。

  “说!”温特雷用手一指,阻止了长老的靠近。

  “这……”

  长老一阵错愕,嗫嗫的说道。

  除了温特雷以外,这里还有皇甫钦,逸尘,夏夜先生,以及一干三英佣兵团的好汉们。

  长老知道,有关表少爷的事情,乃是温特家族的私事,不宜在外人面前声张。

  “说!”

  但是,温特雷已经管不了许多,当即大喝一声,差点把眼前的长老,吓得趴倒在地。

  堂堂温特家族的家主,都城家族势力中的第一强者,温特雷的失态,让长老一时之间大感疑惑。

  “表少爷在春风楼,遭到不明身份的强者偷袭,身受重伤,抬回家族时,已是奄奄一息,不知道……”

  长老在温特雷的严厉目光下,说话抖抖索索,额上的虚汗早已代替了长途奔袭流出的热汗。

  “怎么会这样……”

  温特雷目光有些茫然,喃喃自语之后,整个身形倏忽不见。

  唯有一道流光,从皇甫钦面前划过,一闪即逝。

  “家主……”

  温特家族的长老,还是第一次发现,一贯沉稳镇定的温特雷,居然也有惊慌失措的时候。

  嘴里不自禁的喊了一声,长老便尾随温特雷离去的方向,急匆匆的追赶过去。

  “老大,你怎么样?”

  见温特雷主仆离去,皇甫钦来不及幸灾乐祸,一闪身到了逸尘身旁,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你把夏夜先生扶起来。”

  尽管被温特雷压制,逸尘消耗了不少能量。

  但是,拥有了部分循环之气,给逸尘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所消耗的能量,并没有让逸尘力竭脱虚,体内循环着的五行之气,不断地补充着。

  不仅如此,日月空间内的十三,还吩咐灰老头,在第一时间帮助逸尘启动疗伤模式。

  使得逸尘被温特雷威压所造成的伤害,很快得到处理,并继续保持着最强盛的状态。

  等温特雷撤去威压,逸尘就立马恢复如初。

  相对于逸尘来说,夏夜先生就没有这样的幸运了。

  为了保护逸尘,夏夜先生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将自己已经受伤的身躯,强行挡在逸尘身前,经受了温特雷的强势攻击。

  若不是危机没有解除,夏夜先生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遭此重击,夏夜先生全凭着自身体内的应急本能,以及对逸尘的挂念,才没有倒下去。

  温特雷离去,逸尘的危机解除,夏夜先生灵气一泄,便瘫软在地。

  “老大,他……没气了。”

  在逸尘面前,皇甫钦根本就没有王子殿下的架子。

  将夏夜先生扶起,顺手探了探对方的鼻息,皇甫钦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之前还勉力支撑的夏夜先生,一经泄气,就昏死过去。

  鼻息之中,根本探不出一丝气息,整个人也如同一摊烂泥,任由皇甫钦摆弄。

  “只是伤重昏迷而已,我自有办法救他!”

  逸尘胸有成竹,并不认同皇甫钦的说法。

  “团长大人,夏夜先生……”

  同样脱离危险的,还有长三等一干三英佣兵团的好汉们。

  此刻关注着夏夜先生的伤势,都自觉围拢过来,希望给逸尘提供一些帮助。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