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无耻之徒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无耻之徒

  虽然答应过两位姑娘,不会‘逼良为娼’,但眼前这位爷不能得罪。

  两相比较,老鸨唯有选择将两位姑娘交到岑一男的手上。

  以岑一男战帅中阶强者的实力,即使对方不答应,他也有足够的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

  只要岑一男舍得花钱,老鸨自然会极力配合,至于两位姑娘的清白,那是微不足道的。

  “好,有劳妈妈了。”

  岑一男看得出来,老鸨不像在说谎,为今之计,也只有见到美人,在作下一步的打算了。

  如果对方没有想象中的姿色,就没有必要执着下去,免得花钱买不痛快。

  “请随我来……”

  老鸨又按了按怀里的黄金,一转身,带着岑一男就往楼上走去。

  “你等在这里,有事再叫你。”

  跟班的刚要跟随,就被岑一男阻止。

  岑一男历来傲慢,目中无人,带一位随从仅仅是为了付账,而不是保护安全。

  随从的修为,不过战将高手而已,跟岑一男相比,简直就是一只蝼蚁,根本没有资格做岑一男的‘保镖’。

  另外,在岑一男眼里,风月场所,男欢女爱,闲杂人等还是一概驱逐为好,省得人多碍眼,坏了兴致。

  随着一步三摇的老鸨,上了楼梯,沿着二楼走廊,几经辗转之后,来到一间紧闭着的大门前。

  “明月,清风,开门,我是妈妈。”

  老鸨伸手推了推房门,发现里面上了栓,便开口叫道。

  同时,老鸨将手指放到嘴边,向岑一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春风楼的房门,一般只有在恩客进门以后,才会拴上。

  平时,姑娘们大多倚门而立,接受恩客们的挑选,性急的干脆出了房门,跑到楼下大厅,直接向恩客们推销自己。

  岑一男一看便知,老鸨之前并没有说谎,房间内的两位,还真是和普通的粉头不一样。

  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不愿融入到春风楼的欢歌笑语中,至少可以说明,人家还保留着正常人的尊严。

  无需老鸨提醒,岑一男就将自己的嘴巴紧紧闭上,以免房内的姑娘们听到动静拒绝开门。

  “我们已经睡了,妈妈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再说吧。”

  紧闭的房内,传出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有些慵懒,好像真的从睡梦中醒来一般。

  意思很明显,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开门,让老鸨进去。

  仅凭声音,岑一男就可以判定,说话的人年纪不过十六七岁,而且是一位让人心动的姑娘。

  岑一男心里升起一种强烈的念头,一定要进去看看,里面的二位,到底是不是和传消息的小厮说的那样美丽。

  “既然你们已经醒了,就开开门,妈妈有要紧的事情,要和你们说。”

  老鸨尽可能的说得很轻松,但态度非常坚决。

  岑一男的眼神中透露着急切,老鸨不禁伸手按了按怀里的黄金,心里想着,很快就会有更多的黄金,要落入自己的怀中了。

  “那……请妈妈稍等,我这就起来开门。”

  房内的声音,让岑一男情不自禁的抓耳挠腮起来。

  要不是怕‘惊扰’了美人,恐怕岑一男早就按耐不住性子,一脚将房门踹开了。

  吱呀呀——

  随着轻轻的响声,两扇木门中的一扇,稍稍打开了一条缝。

  一个面部蒙着细纱的窈窕身影,悄悄地闪到门边。

  探出脑袋,小心的朝门外观看,一副谨慎的样子。

  “清风,让我进去……”

  老鸨一见,机敏的一闪,将肥硕的身躯,硬生生的从清风身边挤进去。

  “妈妈,你……啊!”

  清风并没有完全排斥老鸨,待老鸨进门,刚要顺手关门的时候,发现一个男子谄笑着,往自己的身边凑来。

  当下吓了一跳,却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岑一男一把推开房门,大咧咧的闯了进来。

  “你是谁?”

  清风的身后,出现了另一条身影,身材婀娜,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

  显然,不速之客的强行闯入,让两位姑娘受到了惊吓。

  “哈哈,我是你们的情哥哥。”

  看着惊魂未定的两位姑娘,岑一男得意的说道。

  虽然被细纱蒙住了面部,无法窥知她们的芳容。

  但从曼妙的身段,以及悦耳的声音,还有细纱遮不住的脸部轮廓,和那双水汪汪透着灵性的眼睛,阅女无数的岑一男,仅凭感觉就判定,这二位绝对是个顶个的大美女。

  到了春风楼,岑一男就是实打实的大爷,不仅有钱,还有权势。

  也不管两位姑娘被吓得花容失色,岑一男猥琐的形象,依然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无耻之徒,滚出去!”

  准备关门的清风,见莫名闯入一位登徒子,一时气急,大声呵斥道。

  既然人已经进到房内,关门再无必要,清风转过身来,怒目圆睁,尽管声音动听,但态度十分强硬。

  “呵呵,滚出去,好啊,两位姑娘,教教本少爷怎么个滚法呗。”

  被没人娇叱,岑一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两手环抱胸前,一边仔细的隔着细纱打量着清风明月,一边调笑着。

  以岑一男的经验,只要进得房门,又有贪财的老鸨配合,这二位美女就算插上了翅膀,也断然没有逃脱的道理。

  并不急于伸手扯下二人的面纱,岑一男脑袋里先猜测着,面纱之下该是何等美丽的容颜。

  越是朦朦胧胧,就越能撩起好奇心。

  此刻的岑一男,幻想着可能出现的面容,一瞥眼,见到一旁站立的老鸨。

  当下面露愠色,暗恨老鸨不识趣,便使劲的朝老鸨努着嘴,示意老鸨出去。

  “清风明月,这位是都城岑大少,温特家族的表少爷,因仰慕二位姑娘,特来求见。”

  平时玲珑剔透的老鸨,忽然间变得絮絮叨叨,丝毫没有把岑一男的暗示放在眼里,自顾自的和清风明月解释着:

  “妈妈知道,你们二位是良家姑娘,一时落魄。栖身于此也是迫不得已,我也跟岑大少说过,二位卖艺不卖身……

  可岑大少一片痴情,非常执着,我实在不忍心拒绝,就只好自作主张,把他带到这里,还请二位姑娘勿要见怪。”

  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探着岑一男。

  多此一举的解释,无非想让岑一男记住老鸨的‘恩情’,待会儿打赏的时候,千万得大方点儿,黄灿灿的金子什么的,只管砸来,越多越好。

  “妈妈,既然知道我们卖艺不卖身,怎么还把生人带过来?”

  清风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把目光刺向老鸨,质问道。

  虽然春风楼是风月场所,绝大部分客人都是花钱**逍遥快活,几乎没有谁会有心思,欣赏什么琵琶,听什么小曲儿。

  但是,无论在天罗大陆的哪座城里,仍然存在着一些为数不多的艺伎,只凭才艺赚钱,绝不出卖自己的身体。

  “呃……清风,岑大少也没有说过,一定要让你卖身啊。”

  老鸨讪笑着,回过头,对着岑一男挤挤眼睛,说道:“岑大少,你说呢?”

  经营春风楼多年,老鸨见惯了‘大世面’,岂能不知清风的责怪之意。

  只不过,老鸨直接避开了‘带生人’的质问,反而含含糊糊的把岑一男推到前台。

  “那是,那是……二位姑娘,何不摘下面纱,让本大少一睹风采。”

  岑一男暗自腹诽,可恶的老鸨,一锭黄金到手,不仅没有劝说美女乖乖就范,还特意让自己表态。

  在岑一男眼里,这根本就是老鸨的欲擒故纵,吊足客人的胃口,然后把刀磨得锋利无比,只等着自己色令智昏,自觉自愿的伸头挨宰。

  “休得胡说!我们流落到此,只想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暂时渡过难关,一旦找到亲戚,自然会离开春风楼。”

  明月似乎才回过神来,面对蠢蠢欲动的岑一男,她冷冷地说道:

  “如果大少想听我们弹奏琵琶,欢迎明天再来捧场,现在已是深夜,我们要休息了,大少请便。”

  和心直口快的清风相比,明月要委婉得多。

  既然老鸨不顾事先约定,非要把岑一男带来,就说明对方不是轻易打发的。

  只要能够保全自己,话说得客气点,也不会损失什么。

  “休息……好哇,那个谁,我们要休息了,你赶紧出去,顺手把门带上。”

  明月的委婉,没有打消岑一男的念头,相反,他得寸进尺,驱赶老鸨的同时,将身体往明月身边靠近。

  “公子尽兴,老身这就离去……”

  老鸨见状,再呆下去已是无益,便乖乖的按照岑一男的吩咐,出门时将房门关上。

  ‘啪嗒’一声,为了万无一失,老鸨居然把房门锁上了。

  “妈妈……”

  被老鸨一把推进房内的清风,反身想拉开房门,却听见锁响,心里一急,失声叫道。

  “美人,别怕,有哥哥在,妈妈还有事呢。”

  看到清风有些惊慌,岑一男一乐,伸出双手,就要向清风搂抱过来。

  嘴里还轻佻的说道:“来,哥哥陪二位美人休息……”

  “混帐东西,出言无状,看打!”

  清风灵巧的从岑一男的腋下闪了出去,同时伸出一掌,猛地拍向岑一男的后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