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猜不到吧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猜不到吧

  俗话说民不告官不究,苦主已死,老鸨要的是钱,只要私下达成交易,官府有怎么会知道呢。

  但跟班的万万没有想到,堂堂的温特家族表少爷,战帅中阶强者岑一男,居然成了‘苦主’。

  眼前的情形大出意外,容不得过多思考,跟班的就赶紧蹿到岑一男跟前。

  一手托起岑一男,一只手探到岑一男的鼻息之上,嘴里还惊慌地叫着。

  幸好,尽管气若游丝,但岑一男暂时还没有断气。

  跟班的环顾房内,不见清风明月的踪迹,当下也不说话,只是一把抱起岑一男,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春风楼。

  “清风……明月……大家快来,一定要抓住这两个贱人!”

  老鸨本来已经惊慌失措,却被跟班的一阵呼喊提醒了。

  不管岑一男是否丧命,这件事发生在春风楼内,怎么说老鸨也脱不了干系。

  房门是自己锁上的,当时房间内就只有岑一男和清风明月三人,岑一男倒在血泊之中,凶手只能是清风明月。

  问题是,清风明月早已不在房内,也不是从房门出去,后窗的插销松了,往下看同样没有人影。

  被创口的凉风一吹,老鸨忽然打了个激灵,连忙吩咐小厮四下寻找,自己则匆匆赶往衙门报官。

  若是春风楼的粉头们丧命,老鸨是断然不会惊动官府的。

  但这次遭袭的是岑一男,背后有着温特家族这样的超级势力,老鸨根本没有能力独自处理。

  官府派出官差查探一番,并无线索,只得将老鸨和春风楼的几位当值小厮,一并收监。

  得知岑一男并未丧命,官府放出话来,一切都要等到岑一男醒来,才能继续查案。

  岑一男没死,却好几天都没有醒来。

  或许曾经醒过,只是不愿面对现实,有意识的坚持‘昏迷’下去。

  那道寒光没有要了岑一男的命,却割下了他的命根子。

  温特雷亲自查验,也判断不出凶器到底是刀还是剑,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凶器异常锋利。

  在岑一男几乎没有痛苦的情况下,能够瞬间得手,说明凶手的修为实力,绝不会低于战帅高阶。

  岑一男不肯醒来,官府羁押了老鸨等人之后,偃旗息鼓,不再追查此案。

  但温特雷没有放弃,从温特家族抽调数十位战帅强者,到处寻找蛛丝马迹。

  只要是和清风明月身材相似的女子,温特雷都要下属抓来,自己亲自审问。

  稍有疑问,便想尽一切办法,哪怕是动用酷刑,也在所不惜。

  “老大,这个温特雷,对岑一男是仁至义尽了,虽然从未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却依然不管不顾,并公开悬赏捉拿凶手。”

  小炫把这些天打听到的消息,眉飞色舞的说给逸尘听。

  温特雷为岑一男的事,煞费苦心,尽管是徒劳无功,但还是赢得了小炫的赞赏。

  “仁至义尽,哼,死在酷刑之下的女子,少说也有十位八位,如此草菅人命,简直和屠夫一样。”

  逸尘并不认同小炫的观点,反而指责温特雷此举过于残暴。

  岑一男被废,固然凄惨,但那些无辜的女子,只因为身材和‘凶手’相像,就惨遭温特雷的毒手,却是冤枉至极。

  不仅如此,经过一段时间的明查暗访,案情毫无进展,温特雷与官府交涉,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于是,温特雷主动到官府销案,并恳请释放春风楼的老鸨,受到官府的称赞。

  以温特家族的财力物力,去查寻凶手的下落,给官府减轻了负担,温特雷这样做,也让春风楼的老鸨脱离了官府的羁押。

  “为了给岑一男报仇,温特雷虽然残暴,却也算仗义。”

  对于逸尘的不屑,小炫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作为表舅的温特雷,已经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岑一男应该感到欣慰。

  “那老鸨死了,倒也是罪有应得,可春风楼在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近百位粉头小厮,莫名其妙被烧死,其中必有隐情。”

  逸尘皱了皱眉头,觉得春风楼的那场大火,实在过于诡异。

  春风楼的老鸨,离开了官府,却没有恢复自由。

  温特雷将老鸨‘请’进温特家族,说是协助查案,实际上是控制了她的人身自由。

  半个月过去,成功减肥的老鸨,拖着软绵绵的双腿,由两位春风楼的小厮搀扶着,从温特家族出来。

  虽然不知道温特雷做了什么,但奄奄一息的老鸨,显然是温特家族动用酷刑造成的结果。

  老鸨回到春风楼的第三天半夜,忽然一场大火降临春风楼。

  整个春风楼被烧得面目全非,凡是当天留宿春风楼的所有人等,尽皆死于火中,无一活口。

  春风楼消失,温特雷的追凶悬赏依旧有效。

  人们有理由怀疑,为了查出伤害岑一男的凶手,温特雷不惜血本,或许另有缘由。

  照理说,岑一男只是温特雷的表外甥,在春风楼遭到袭击,多少有点咎由自取的嫌疑。

  清风明月明明和老鸨有过‘卖艺不卖身’的约定,但岑一男偏偏要‘逼良为娼’,强行求欢,以致于遭受重创。

  即便岑一男没有过错,温特雷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害死了十余位身材近似于清风明月的女子,也让人愤慨。

  更何况,种种迹象表明,春风楼的惨案,与温特家族脱不了干系。

  在温特家族,岑一男仅仅是一位普通长老,修为也就战帅中阶而已,温特雷没有必要,为了他大动干戈。

  根据以往的表现,温特雷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但这一次的做法,明显不是温特雷的作风。

  “有人说,岑一男是温特雷**生下的私生子……”

  小炫近段时间,没少在温特家族附近出没,对于温特雷的行径多有了解。

  而温特雷的反常举动,引起了外界的各种猜测,小炫也听到了不少。

  “岑一男是温特雷表妹的儿子,表哥表妹……算不上**啊。”

  在天罗大陆,表兄妹相爱,并结成夫妇的事情并不少见。

  尽管有人认为这样不妥,却没有将此划入**之列。

  “不对,温特雷的表妹,其实是他父亲所生,应该是温特雷同父异母的妹妹。”

  见逸尘不明就里,小炫非常八卦的解释道。

  “小炫,我让你打听温特家族的事情,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或许是小炫好奇,才会在意各种八卦,但逸尘并没有这一类兴趣。

  他所在意的,是温特雷对这件事的态度,以及对岑一男下手的那位,真正的身份。

  按照小炫打听到的消息,岑一男已经醒来,并亲口说出清风明月的修为,不过是战将高手级别。

  很显然,造成岑一男失去命根子的‘凶手’,绝非清风明月,而是另有其人。

  此人在春风楼对岑一男下手,倒不算太难,只要偷偷潜入房间,趁着岑一男色令智昏,突然袭击,得手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事情过去了很长时间,在温特雷几近疯狂的追查下,‘凶手’至今没有出现。

  以温特家族的势力,和能力触及的范围,不要说都城,就算是整个天罗王国,只要温特雷下定决心,能逃过追查的人也寥寥无几。

  且不说‘凶手’跟温特家族有何仇恨,单是对岑一男的那一下,就可以看出,此人修为高深出手迅速。

  否则,以岑一男战帅中阶的修为,怎么可能连对方面容都来不及看到呢?

  “嘿嘿,我就想看看你对这些有没有兴趣。”

  小炫见逸尘有些失落,讪笑了一下,接着正色道;

  “如果我不说岑一男和温特雷的关系,又怎么解释温特雷对这件事的反常举动呢?”

  岑一男被重创,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温特雷恨铁不成钢的同时,又为岑一男的颓然感到揪心。

  向来自命风流的岑一男,苏醒之后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居然连正常男人的资格都被剥夺,简直是痛不欲生。

  除了在温特雷面前,将当时的基本情况说了一遍以外,其余的话一句也不愿意说。

  不仅如此,岑一男还呼天抢地的寻死觅活,把温特雷弄得是心烦意乱。

  怒骂喝斥无效,连哄带骗收效也不大,好不容易让岑一男消停下来,温特雷发誓要将凶手找到。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尽管距离悬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但终究有人前来打听有关领赏情况,让温特雷好一阵欢喜。

  “难道说凶手起内讧了?”

  小炫掌握的消息,使得逸尘非常意外。

  以温特家族的势力,能够想到的都早已查探过,就连身材与清风明月接近的女子,都无辜丧命了十余人。

  整个都城之内,和这件事有关的人,只有清风明月,以及那位凶手,至今没有下落,余下的基本都葬身于春风楼的大火之中。

  即使还有人知道点什么,恐怕也不敢和正在气头上的温特雷汇报,省得拿不到悬赏,反而把命搭上。

  “哈哈,这次你猜不到了吧。”

  逸尘的一头雾水,让小炫得意至极。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