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美事一桩

第一千零三十章 美事一桩

  一直以来,很多事情小炫弄不明白的,到了逸尘那里,几乎不费什么脑筋,就能分析得头头是道。

  但是,在温特雷接近歇斯底里的时候,稍有头脑的人,都会选择避开岑一男受伤的事情。

  居然还有不怕死的,仅仅为了可观的赏金,就冒着掉脑袋的危险,确实出乎逸尘的意料之外。

  连续做了几次鬼脸,小炫总算不卖关子了,挠了挠头,十分不解的说道:

  “不要说你猜不到,就是我亲眼见到,也不敢相信,凶手竟然是幽阴门的人!”

  怎么可能!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重创岑一男的凶手,也不会和幽阴门有所牵扯。

  目前在都城,幽阴门的最高领导就是事务堂堂主索冥,而温特家族长期与幽阴门保持良好关系。

  就像上一次,双方合作利用厉风,准备将瑞王爷的优质兵器弄到手,索冥还许诺温特雷,至少留下一半优质兵器给温特家族。

  即使厉风和温特雷,为了施永的死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还是索冥出面化解了纠纷。

  如果索冥想在都城有所作为,就离不开温特家族和温特雷的帮助,以索冥的头脑,吩咐幽阴门弟子偷袭岑一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前些天,索冥为了协助温特雷查找凶手,还把自己手下的幽阴门弟子派出去,四处打听有关消息。

  “你确定没有搞错?”逸尘不知道小炫凭哪一点认定,凶手是幽阴门的人。

  “这是温特雷亲口说的,我还不相信呢。”

  小炫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还有,提供线索的人,就是清风明月。”

  “谁……清风明月?”

  逸尘以为自己听错了,从岑一男昏迷开始,清风明月就不见了踪迹。

  要是没有周密的部署,以清风明月的修为实力,根本逃不脱温特雷的追查。

  成功摆脱了温特家族的威胁,清风明月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哪怕这一辈子都不露面,清风明月也绝对没有理由,主动跑到温特雷那里‘领赏’。

  难道有人铤而走险,冒充清风明月的身份,去糊弄温特雷?

  “对,经过岑一男的辨认,前去温特家族提供线索的,正是春风楼的清风明月二人。”

  尽管至今没有理出头绪,但小炫的态度毋庸置疑。

  不仅是逸尘和小炫觉得不可思议,在清风明月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温特雷也是一脸的怀疑。

  要想抓到凶手,唯一可能的线索就是清风明月,而她们二人本身,又是当事人,和岑一男的受伤脱不了干系。

  温特雷的意外,是没有想到,偷袭岑一男的凶手,并不是清风明月一伙的。

  按照清风明月的说法,她们是受人所托,故意进入春风楼,目的便是针对岑一男。

  所谓的卖艺不卖身,其实只是噱头,春风楼的老鸨为了多挣钱,暗地里放出风声,让岑一男‘慕名而来’。

  清风明月原本就是杀手,虽然修为实力算不上强劲,但出酬金的事主,明确告诉她们,岑一男同样也是战将高手级别的修为。

  只要趁对方不注意,姐妹二人合力,斩杀岑一男并非难事。

  杀手杀人,一般是为了酬金,至于对方是何来路,她们不太关心。

  以清风明月的经验,任何一位战将级别的高手,都难以逃脱姐妹二人的手心。

  然而,令清风明月大呼上当的是,看似色令智昏的岑一男,却是堂堂战帅强者,绝非两位战将高手所能应付。

  二人觉得受到蒙蔽,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无法斩杀岑一男,酬金泡汤不说,自己二人的清白之身,恐怕都要遭到玷污。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清风明月的控制范围,二人身体被困,岑一男上下其手,大有恣意妄为之势。

  清风明月在暗自伤悲,懊恼自己二人轻率的同时,也恨透了那位出手阔绰的事主。

  正是由于事主的一再保证,清风明月才脱离原本的杀手组织,想自己二人单独干上一票,以便扬名立万,在江湖中占有一席之地。

  谁知道,一心求成的清风明月,被事主轻易地哄骗,造成难以挽回的局面。

  这样的说辞,并不被温特雷认可。

  既然清风明月没有实力斩杀岑一男,甚至连反抗之力都没有,那么,又是谁出手,将岑一男的命根子割掉,害得岑一男生不如死。

  然而,清风明月却一再强调,自己与凶手素不相识,更不是合作关系。

  事主虽然没有公开表露身份,却暗示属于幽阴门成员,而且还在幽阴门中具有一定的职位。

  当时,此人并未提及还有另外杀手协助,只是坚持说岑一男的实力不强。

  考虑到自己和温特家族的关系,事主不便亲自出手,才刻意制造一起桃色事件,用来混淆视听。

  清风明月将当天晚上的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讲给温特雷听。

  被岑一男控制以后,清风的呼救声,遭到岑一男的干扰,不能传到房门外面。

  眼见着就要遭到岑一男的羞 辱,连清风明月二人,也不敢奢望,此刻会有人前来搭救。

  但事实上,还真有人听到了呼救声,并迅速出现在房间内。

  一道绿色身影,以及一闪即逝的寒光,就将得意中的岑一男放倒。

  惊魂未定的清风明月,被一阵风卷走。

  等耳边呼啸的风声停下来,二人已经置身于都城的一个偏僻之地。

  而那位救人者,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就在清风明月眼前消失。

  一瞥之间,她们隐约见到一个窈窕的身影,以及一股淡淡的花香,面容则倏忽而逝,一时难以看清。

  显然,出手救出清风明月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子,修为至少达到了战帅强者的级别。

  由于对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清风明月无从判断出她的身份。

  不过,她们相信,这位女子绝非那个事主提前安排,否则,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二人出手。

  “这事有些蹊跷……”

  小炫越说越玄乎,逸尘却感觉到事情或许另有玄机。

  如果真的是幽阴门弟子,去雇用清风明月二人,不至于刻意提到他们和温特家族的关系。

  这种此地无银的说辞,原本就值得怀疑。

  清风明月要想糊弄温特雷,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总感觉哪儿不对,但温特雷最后还是认定了,是索冥搞的鬼。”

  小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本来,清风明月已经脱离了危险,可思前想后,认为自己被别人利用,几乎做了炮灰,心里自然不爽。

  后来听说温特家族出巨额悬赏,也打听到了,温特雷不相信自己二人是凶手。

  抱着侥幸心理,希望拿到赏金,同时还可以戳穿‘幽阴门’的花招,清风明月犹豫了好多天,才下定决心,要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毕竟,自己二人确实没有实力对付岑一男,这一点温特雷非常清楚。

  对于温特雷来说,岑一男乃是自己的私生子,遭受如此打击,岂能轻易认命。

  本以为山重水复疑无路,可清风明月的主动现身,无疑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温特雷将清风明月关押起来,又经过一番审问,并伴以酷刑,得到的回答依然如同之前所说,没有出现破绽。

  以温特雷的心机,不可能随便就相信了清风明月的话。

  但是,派出去的温特家族弟子,向温特雷汇报了一个极有价值的情况。

  在岑一男出事之前,幽阴门事务堂堂主索冥,曾经和一位妙龄少女接触过。

  按照目击者的描述,此女子和清风明月口中的凶手,形象非常相似。

  而且,据说这位女子的修为极高,就算没有达到战王强者的程度,也不会低于战帅巅峰级别。

  清风明月没有拿到赏金,反而遭到严刑逼问,不堪忍受之下双双丧命。

  数次审问的结果一致,清风明月所说的供词应该属实。

  如此看来,温特雷认为最不可能的索冥,变成了最大的嫌疑犯。

  小炫离开温特家族的时候,温特雷正在咆哮,并吩咐温特家族弟子,时刻注意索冥以及幽阴门弟子的动向。

  至于温特雷到底要怎样和索冥交涉,暂时还没有付诸行动。

  “不可能是索冥,应该有人嫁祸。”

  逸尘沉思了片刻,忽然心情大爽:“别管是谁嫁祸,反正温特雷和索冥之间,已经有了隔阂……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温特家族和幽阴门来往密切,早已成为天罗王国的安全隐患。

  无论是温特雷,还是索冥,都不是善茬,若能利用他们相互之间的矛盾,来一场狗咬狗式的火并,倒也是美事一桩。

  随着清风明月的死去,岑一男遭袭一事,不会再有其他线索。

  逸尘也不纠结于索冥是否和此事有关,只把注意力放到田家拍卖行晋升的进展上。

  田涛顺利晋升王者,就已经有资格坐镇大型拍卖行,而逸尘也是战王强者,如果和田涛一起,成为田家拍卖行的坐镇强者,便达到了晋升的最低要求。

  另外,田氏家族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大长老于近日冲王成功,成为整个田氏家族的第二位战王强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