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特使被杀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特使被杀

  毫不夸张的说,田家拍卖行如今的实力,完全有资格跻身大型拍卖行的行列。

  无论是洪家拍卖行,还是其余的六家中型拍卖行,根本不具备和田家拍卖行竞争的实力。

  所以,洪胜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联络了另外六位掌柜,真心实意的跑过来,送上礼物表示祝贺。

  “承蒙各位掌柜看得起,田涛乃拍卖行业的晚辈,以后有不懂的地方,还要向各位请教,希望前辈们多多提携。”

  田涛站在内堂中央,对七位掌柜抱拳施礼,态度诚恳,毫无做作。

  在场的七位掌柜,都是拍卖行业的老前辈,无论是资历还是经验,比田涛都要高出不少。

  尽管田家拍卖行晋升成功,田涛的修为也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但业务方面,确实还有欠缺。

  若不是逸尘的鼎力相助,田家拍卖行不可能晋升大型拍卖行。

  就连田涛自己,这辈子能不能成为战王强者,都存在问题。

  别人不知道,田涛心里却跟明镜似的,所谓请教乃是肺腑之言。

  “田公子谦虚了,若是有用得着我们的对方,只管开口,我们这些老家伙定当竭尽全力!”

  在洪胜等人看来,从现在开始,田家拍卖行高高在上,根本用不着求助自己。

  大家客套之余,也希望和田涛保持良好的关系,以便今后有所倚仗。

  “如此田涛先行谢过了……”

  被突如其来的喜讯,弄得神智有些混乱的田涛,尽可能的保持镇定。

  和洪胜等人又聊了一会儿,很礼貌的将他们恭送出去。

  “田大哥,拍卖工会为什么没有将公文和铭牌,送到田家拍卖行?”

  冷眼旁观的逸尘,一直没有说话,等洪胜一行离去,才出言询问。

  按照田涛的说法,拍卖工会应该先将审批公文送到田家拍卖行,才会公开信消息。

  可事实上,拍卖工会早已张贴喜报,洪胜都亲眼所见,自然不会有假。

  而田涛本人却蒙在鼓里,被洪胜等人说得一愣一愣的,差点就说漏嘴了。

  “没有理由啊……对了,拍卖工会一定是把公文送到田氏家族了。”

  田涛思忖了一会,恍然大悟。

  田家拍卖行属于田氏家族,拍卖工会的特使,送错了地方也是极有可能的。

  严格意义上说,拍卖工会直接领导拍卖行,并不会和家族过多纠缠。

  不过,如果特使碰到田氏家族的家主,将公文递交过去,在道理上也说得过去。

  “不对呀,田贵银都被拍卖工会剥夺了从业资格……”

  逸尘还是很疑惑,将公文交到一位没有从业资格的人手里,完全违反了拍卖工会的规定。

  “我去问问看。”

  被逸尘一提醒,田涛也觉得有些古怪。

  于是,田涛离开田家拍卖行内堂,准备回到田氏家族,看看有没有收到拍卖工会的批文以及铭牌。

  然而,田涛还没有走出田家拍卖行,就遇到了一位老者。

  “闻执事,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田涛一看,来人是拍卖工会的闻执事,主要负责拍卖行的资质审核,和田涛打过交道。

  前些天,闻执事曾经亲临田家拍卖行,对各项设施以及其他有关晋升材料,进行了仔细的审核。

  除了审核之外,闻执事很少出门,所以田涛看到他,觉得有点意外。

  “田涛……拿下!”

  谁料,闻执事根本不搭理田涛,反而对着身后几位随从一挥手,厉声喝道。

  唰唰唰……

  刀光剑影中,六位身着拍卖工会统一服装的强者,一拥而上,把田涛围了起来。

  “闻执事,你这是何意?”

  一见面就剑拔弩张,一副大动干戈的样子,让田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原以为,闻执事驾临田家拍卖行,是要对田涛做一番指导,以便田涛更快适应大型拍卖行的运作模式。

  但是,田涛从闻执事那张黑得快要滴水的脸上,看到了一股杀气。

  围拢而来的六位强者,更是虎视眈眈,以刀剑对着田涛,敌意甚浓。

  “明知故问,你为何将申特使斩杀?”

  闻执事哼了一声,恨恨的说道:“田家拍卖行晋升成功,本是可喜可贺之事,申特使奉命送上公文和铭牌,你没有一丝感激之情,却痛下杀手,可恶之极,其罪当诛!”

  嗡……

  言罢,闻执事身躯一震,猛地释放出一股王者之气,将整个田家拍卖行笼罩起来。

  “斩杀申特使?”

  田涛心里一惊,连忙说道:“闻执事,我都没有见到申特使,怎么可能会将他斩杀呢……”

  闻执事的话,让田涛心生一股寒气,暗道此中必有阴谋。

  怪不得洪胜都看到了拍卖工会的喜报,田涛却毫不知情,原来是申特使被杀,田家拍卖行根本就没有拿到公文和铭牌。

  “狡辩!”

  闻执事恼怒异常,又将王者之气的力度加大。

  同时,战王强者特有的威压,在空气中隐隐散发。

  即使田涛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战王初阶强者的级别,也难以承受闻执事释放的威压。

  就连逸尘,也感觉到一丝压力,闻执事的修为,应该超过了战王初阶中层的级别。

  “唉哟……”

  那些修为低下的伙计们,更是被闻执事的威压所迫,直接喷出了鲜血。

  其中有两三位,由于靠近田家拍卖行的大门,此刻已经颓然倒地,虽然暂时没有丧命,却也无力爬起来。

  “闻执事,就算申特使是我所杀,也与伙计们无关,请放过他们,有什么事我田涛一人承担!”

  见伙计们无辜受伤,田涛顾不得澄清自己,先将责任揽过来,免得把伙计们搭进去。

  “终于承认了吧,田涛,我看你对下属怜爱有加,也算是一条汉子。”

  闻执事犹豫了一会儿,慢慢撤去威压,对着田涛沉声说道:

  “既然如此,就拿你的命来祭申特使的在天之灵吧!”

  闻执事手臂一扬,将刚刚撤回的威压,缩小了攻击范围,尽数施加到田涛身上。

  “啊……”

  被强势威压所制,田涛闷哼一声,嘴角流出鲜血,却没有使用自身的王者之气对抗。

  事出蹊跷,田涛知道其中大有文章,此刻不宜和闻执事多做较量。

  若是强行抵抗,田涛也不是闻执事的对手,毕竟实力上的差距很大。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竭力抗争,反而坐实了田涛的罪名。

  死不足惜,但莫名其妙的死去,不仅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还让真正的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基于此,田涛宁愿承受痛苦,也没有想过拼死一搏。

  “拿出你的本事来,敢作敢当才是男人本色。”

  对于田涛的一味忍受,闻执事非常意外,随即冷声喝道:“就算你不敢施展修为,也同样逃不掉制裁。”

  闻执事得知身体上的死讯,当时就怒火中烧。

  随便带了六位随从,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田涛抵抗与否,不会改变闻执事的态度,不过,身为战王强者的闻执事,从心底排斥,亲手斩杀一位放弃抵抗的人。

  如果田涛奋力一战,闻执事倒不介意痛下杀手,将田涛一举击溃。

  虽然威压滔天,随时都能够把不愿施展修为的田涛碾压致死。

  但是,闻执事还是希望,田涛出言求饶,或者为自己辩解几句。

  这样的话,对于闻执事来说,至少能够心理平衡一点。

  “呵呵,堂堂拍卖工会的闻执事,居然不问情由草菅人命。”

  就在闻执事心里别扭的时候,逸尘的话传了过来:

  “不如由我来讨教几招,看看闻执事究竟凭什么如此蛮不讲理。”

  明知道闻执事的修为在自己之上,但逸尘绝不允许对方,将放弃抵抗的田涛斩杀。

  当下将身形一晃,战气渲泄而出,逸尘闪身闯入闻执事释放的威压之中。

  把田涛挡在身后,逸尘以自己的实力,正面对抗拍卖工会的闻执事。

  哗~~

  两股强势至极的能量涟漪相遇,激荡出点点光芒。

  逸尘体内的五行之气,经由日月空间转化,释放出的战气非常接近于循环之气。

  尽管能量稍低于闻执事的王者之气,但威势上绝不处在下风。

  相反,循环之气的气势,甚至有超出对方王者之气的态势。

  如此一来,修为略低的逸尘,和闻执事的第一次交锋,基本上取得了均势局面。

  战王强者的境界差距十分巨大,哪怕是看似微弱的小境界,要想越级挑战,在没有外力协助的情况下,也是极为困难的。

  咦——

  逸尘的表现,出乎了闻执事的预料。

  低于自己的修为,却取得了平手的结果,自闻执事出道以来,就从未遇到过。

  “慢着!”

  闻执事一念之下,赶紧出言阻止:

  “闻某奉命行事,不愿伤及无辜,阁下何人,非要趟这趟浑水?”

  倒不是怕了逸尘,以闻执事的感觉,就算一时不能击败逸尘,至少自己也不会输。

  但是,申特使是田涛所杀,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逸尘与此事有关。

  身为拍卖工会的执事,就要维护拍卖工会的尊严,不枉不纵,严格执法,才是闻执事要做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