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家主谋略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家主谋略

  从这一点上说,田涛和二长老不处于同一阵营,至少在目前情况下,还是处于‘敌对’状态。

  但是,二长老对田氏家族忠心耿耿,从无异心,只要田氏家族遇到困境,他必然竭尽全力,帮助田氏家族渡过难关。

  二长老至今没有获得冲击战王强者的资格,就是因为保护田氏家族而受到重创,以致于修为受损。

  田涛知道,二长老觉得田贵银相对老练,处事圆滑,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是稳住田氏家族地位的最佳人选。

  反观田涛,年轻力壮刚直不阿,可以为了田氏家族牺牲一切,却缺乏应变机智,处事拘泥优柔寡断。

  对比之下,二长老宁愿保守,甚至裹足不前,也不想让田氏家族处在危机之中。

  这才是二长老反对田涛继任田氏家族家主的主要原因,并非个人恩怨。

  如果说申特使是二长老杀的,打死田涛也不会相信。

  “不错,我怎么可能会杀申特使呢?”

  被逸尘紧追不舍的二长老,很意外的看了看田涛,顺口说道。

  就目前局势而言,只要田涛附和一声,将矛头指向二长老,不管事实真相如何,二长老都难以辩解。

  更何况,在两位战王强者面前,二长老的修为实力根本算不上什么。

  要是二人痛下杀手重创二长老,然后再将他交给拍卖公会,即使不能坐实二长老的罪名,也无法澄清事实。

  然而,田涛不仅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出言帮助‘敌对’阵营的二长老。

  这让二长老瞬间有了一丝感动,尽管他认为自己原本就是无辜的。

  “心里没事,你慌张什么?”

  不管田涛和二长老如何反应,逸尘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说法。

  从田家拍卖行到田氏家族路上,逸尘就想过很多,见到二长老之后,他觉得有了突破口。

  至于是不是二长老杀了申特使,其实不重要,但是,这件事与田贵银一定有关。

  二长老的神色变化,让逸尘心里更加确认,这中间有情况。

  “慌张……我只是……”

  二长老的慌张,源自于逸尘的恐吓。

  申特使死在田氏家族,如果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恐怕整个田氏家族都难逃嫌疑。

  “二长老,你……”

  二长老的支吾,把田涛吓了一跳。

  “你只是隐瞒了田贵银的去向而已,并没有斩杀申特使,对不对?”

  逸尘见二长老方寸已乱,便继续加紧逼问。

  如果申特使的死,与二长老有关,他之前就不会找田涛要看批文和铭牌。

  但是,二长老闪烁其词,又不知道申特使已死,唯一的可能,就是掌握了田贵银的动向,却不愿意说出来。

  “逸公子,申特使送达批文,对田氏家族是极大的好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二长老对逸尘的态度感到别扭,更不知道逸尘接下来又要追问什么。

  既然连逸尘也相信自己没有斩杀申特使,那么,他为什么还要紧追不舍呢。

  一个不上档次的家族,和拍卖公会特使的死有了关联,这件事情非常棘手。

  事关重大,二长老权衡之后,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我听说批文没有到手,以为是肖家或者温特家族从中使坏,所以……”

  田涛要见田贵银,说是为了田家拍卖行晋升的事情求教。

  二长老当时就考虑到,这是田涛在利用田贵银。

  无论是田贵银,还是田氏家族,目前都没有实力对抗肖家和温特家族。

  就算申特使是死在对方之手,田氏家族也没有资格插手处理。

  毕竟,申特使是拍卖公会的官员,出了事应该是拍卖公会出面,而不是把田贵银推到危险的境地。

  只要田贵银不露面,让拍卖公会自行查案,田氏家族就不会卷入是非漩涡之中。

  等事情告一段落,田家拍卖行再向拍卖公会交涉,拿回批文和属于自己的铭牌,就可以置身事外。

  二长老不告诉田涛,田贵银的去向,就是避免田氏家族和肖家或者温特家族发生冲突,省去惹祸上身的麻烦。

  “二长老,没有人怀疑你,但三叔可能会知道一些情况。”

  田涛总算弄明白逸尘的意思了,心里暗暗称赞。

  “家主也不会杀人,何况他的修为实力,根本不是申特使的对手。”

  到这个时候,二长老还想着为田贵银开脱。

  半年前,田贵银的修为是战帅巅峰级别,和申特使实力相当,若是趁申特使不注意,或许还有一击毙命的机会。

  但是,自从得罪温特家族,被温特雷打落修为之后,田贵银的实际修为,绝不会超过战帅高阶的层次。

  就算偷袭,只要申特使不是睡着了,田贵银照样不能得手。

  “我也不希望三叔是杀人凶手,但事关整个田氏家族的存亡,我必须要找到三叔,了解一下情况。”

  平心而论,田涛找田贵银的目的,并不是要证明田贵银是杀害申特使的凶手。

  按照闻执事的说法,申特使死之前最后停留的地方,就是田氏家族某处。

  而田氏家族家主田贵银,极有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最起码也可以提供一些线索。

  半个月的期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若有线索或许很快就有结果出现。

  可要是像无头苍蝇一样,漫无目的的私下乱窜,就算再加上一个月的时间,同样是毫无进展。

  “二长老,你的一念之差,很有可能毁了整个田氏家族。”

  逸尘觉得时机已到,该是摊牌的时候了:

  “田贵银虽是家主,但也只是田氏家族的一份子而已,孰轻孰重,你自己衡量吧。”

  二长老不愿意田贵银涉足其中,根本的目的还是为了田氏家族。

  但现在的情势,容不得二长老继续隐瞒了,越早说出田贵银的去向,对田氏家族就越有利。

  维护田贵银,必须是建立在田氏家族的整体利益之上,否则,二长老就失去了原则。

  “家主前几天说要出去一趟,并没有说出具体地址。”

  二长老脸色有些尴尬,内心的挣扎,让他几经犹豫,终于开口说道:

  “有弟子偷偷告诉我,好像在冯氏家族附近见到过家主……”

  “冯氏家族?”

  田涛不自禁的重复了一句,满脸诧异之色。

  二长老口中的冯氏家族,就是都城第二大家族,其实力之强悍,仅屈居于温特家族之下。

  早年,田贵银曾经试图与都城四大家族套近乎,不止一次的求见四大家族的家主。

  像温特雷这样的身份,自然不屑于和田氏家族结交,却依然收了田贵银奉上的厚礼。

  崔家和肖家同样如此,只收礼不办事,也不表明态度,让田贵银白白破费了大量钱财,落得一个‘人傻钱多’的雅号。

  唯有冯氏家族,冯亮夫妇连人带物全部关在门外,不收礼不见人,直接让田贵银吃了闭门羹。

  所以,最近几十年来,田贵银或多或少的,和都城另外三大家族有些来往,尽管得不偿失,好歹也算‘攀上了高枝’。

  不过,至始至终,田氏家族都没有和冯氏家族有过任何瓜葛。

  私下里,田贵银对冯亮夫妇的态度很是不屑,但骨子里又期盼着,迟早有一天会和冯氏家族取得交往的资格。

  田涛知道,田贵银如果没有拿到能够打动冯亮夫妇的宝贝,断然不会再次前往冯氏家族。

  “我也觉得奇怪,现在倒想通了。”

  和田涛不同,二长老对事物的看法,有着另外一番见解:

  “正如你们所说,或许是家主对申特使之死有所了解,明知道田氏家族没有实力,与肖家以及温特家族抗衡,所以才去联合冯氏家族。

  有了都城第二大家族作为靠山,加上田氏家族已经拥有两位战王强者,家主有信心和对方周旋……

  当然,更重要的是,申特使乃拍卖公会官员,家主只要把凶手的情况公开,就一定会惊动拍卖公会。

  哪怕是肖家和温特家族联手,也远远不是拍卖公会的对手……这就是家主的谋略!”

  通过各方面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势力,对肖家和温特家族施压,不仅可以打垮对方的嚣张气焰,还能将田氏家族隐藏到幕后。

  在二长老看来,田贵银此举做得高明至极,这样的城府绝非田涛之辈能够做到的。

  “我们走!”逸尘和田涛对了一下眼色,便将自己的身形拔起,迅速离开田氏家族。

  “哎,你们……”

  二长老真是时刻都不忘记,给田贵银脸上贴金。

  可没想到,人家田涛和逸尘根本就不卖帐,瞬间消失在虚空之中,只留下二长老一人,呆呆的发愣。

  不管此刻二长老怎么想,逸尘和田涛二人,只是急匆匆的赶路。

  原本还忐忑不安的田涛,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田贵银就是一条线索,无论凶手是谁,很快就能够水落石出了。

  真正让田涛笃定的原因,是田贵银的修为实力,如果没有二长老的帮助,田贵银不可能在申特使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将对方一举击杀。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