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老倔欠扁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老倔欠扁

  只要申特使有一点点反应,就算不能逃脱田贵银的控制,最起码也会通过玉牌报警,向拍卖公传递会一个求救信息。

  种种迹象表明,杀害申特使的凶手不是田贵银,而是另有其人!

  虽然从小就受到田贵银的排挤,田涛和青儿得益于大长老的庇护,才能够在田氏家族生存。

  但是,生性淳朴的田涛,根本就没有把田贵银当成仇人,甚至都不愿意和田贵银争夺家主之位。

  在自己的内心,确认了田贵银不是凶手之后,田涛忽然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该如何查案,对于田涛来说似乎不重要了,反正有逸尘帮忙出点子。

  在闻执事离开田家拍卖行以后,田涛曾经和逸尘商量过。

  申特使的死,跟逸尘没有任何关联,田涛不希望逸尘插手其中。

  万一到了期限,案情并无进展,只需田涛一人承担即可,没有必要把逸尘拖下水。

  二人经过了一番争执,终于取得一致意见。

  逸尘陪着田涛一起查案,但以田涛为主,遇到为难之际,逸尘会给田涛提供一些参考。

  就像逸尘说的那样,自己最多就是一位助手,协助而已,不会抢了田涛的风头。

  到了冯氏家族地界,田涛不敢造次,将身体从空中落下。

  “这位前辈,田家拍卖行田涛,求见冯家主,请前辈代为禀报。”

  田涛双手抱拳,非常客气的和守门的冯氏家族一位老者打招呼。

  “田家拍卖行,田涛……似乎和冯氏家族没有来往过啊。”

  老者一捋花白的胡须,很随意的说道。

  “田涛不敢高攀冯家主,但确有急事,要见冯家主……”

  虽然被人看低,但田涛并不生气,反而挺了挺胸膛,态度不卑不亢。

  “冯家主事务繁忙,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老者脸色一寒,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我们没有得到家主吩咐,你还是请便吧。”

  “这……烦请前辈告知,我三叔田贵银,是否来过冯氏家族?”

  田涛心里暗自腹诽,一个守门人而已,架子好像比冯亮还要大,嘴里却不敢说出来。

  看样子,见到冯亮是不现实的,田涛只好退而求其次,想打听一下田贵银的动向。

  “田贵银,田氏家族的家主,应该没有资格进入冯氏家族的。”

  老者眯着眼,将手中的长须放下,淡淡的说道:

  “或许来过,或许没来,你应该去问他自己。”

  一句话,就把田涛堵得死死的。

  模棱两可的回答,等于什么都没有说,但态度很傲慢,老者最多也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田涛一眼。

  站在一旁的逸尘,到现在为止一句话都没有说,老者甚至看都没看这边。

  “前辈,我……”

  田涛刚张嘴,就被老者阻止。

  “放肆!冯氏家族门口,休得喧哗!”

  老者见田涛不肯离开,便面露愠色,枯瘦的手掌缓缓张开,在空中微微晃动。

  嗡~~

  空气一阵波动,一股劲风激荡而出,在老者周围出现一个能量漩涡。

  显然,老者觉得光凭嘴巴说,恐怕田涛还要逗留。

  必须给点颜色看看,方可顺利将田涛驱逐。

  “区区战帅高阶而已,不过是狗仗人势!”

  逸尘冷冷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

  不仅带有嘲笑的意味,同时还隐约略过一阵微风。

  哗……

  虽是微风,却在不经意间,将老者释放出的能量漩涡,吹得荡然无存。

  田涛有事求见冯亮,自然要放低身段,免得惹恼了守卫,吃了闭门羹。

  但逸尘不一样,即便是面对都城第二大家族,也绝不会低声下气。

  更何况,如果申特使之死,和冯氏家族有关,就算炎赫打过招呼,逸尘也要找冯亮讨个说法。

  毕竟,事关田家拍卖行的存亡,也关系到田涛的今后发展,只有弄个清楚明白,才能查出真相。

  “啊,噗……”

  老者胸口一闷,失声叫道。

  自以为可以给田涛看点颜色,却不料自己被震出一口鲜血。

  身子晃了两晃,老者趔趄了一下,总算稳住了脚跟。

  “拿下!”

  老者身后,一下子出现了十数位冯氏家族弟子。

  刀剑闪着寒光,一帮人呼啦啦的把逸尘和田涛围在中间。

  “住手!”

  别看老者晃晃悠悠,反应倒是不慢。

  不等弟子们动手攻击,赶紧出言喝止。

  转过身来,先是抹去嘴角的血丝,接着对逸尘一拱手,说道:“多谢手下留情,请问阁下是……”

  “三英佣兵团逸尘,我只是教训你一下,根本就没有想过杀你,谈不上留情。”

  逸尘和田涛要找的人是冯亮,不愿意在门口就被挡驾。

  出手教训老者,只不过让他们认清眼前状况而已。

  “教训的好,就这么轻轻的哼了一声,居然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好!”

  刚刚抹干嘴角血迹的老者,面对挫伤自己的逸尘,没有一点横眉冷对的样子。

  反而笑容可掬,一脸崇拜的恭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个老家伙是该趴到沙滩上了……”

  “呃……”

  这下轮到逸尘和田涛弄不清状况了,老者被震得吐血,却对着逸尘傻笑。

  “前辈,你这是……”

  田涛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准备伸手去摸老者的额头。

  虽然说逸尘的战气威压够大,可仅仅是震慑对方,并未痛下杀手。

  应该不致于把老者的脑子震坏了吧,难道是逸尘拿捏不准?

  “走开!我知道你是战王强者,想不到在我这个战帅高阶面前,你都能够畏手畏脚,极力克制,大度是大度了,王者之风却荡然无存。”

  老者一把推开田涛,眼里流露出一丝失望,连说话的口气都有些不屑:“同样是战王强者,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不管田涛一脸呆滞,老者自顾自的感慨起来。

  等感慨完了,一回头,看见逸尘有点发愣,老者立马换了一副面孔,眉开眼笑的说道:

  “逸团长,还是你爽气,一上来就给我一下子,让我见识了战王强者的威风……老倔头服了。”

  “老倔头……你难道欠扁?”

  逸尘向来聪明过人,这时候却很难回过神来,只是下意识的喃喃自语。

  田涛为人忠厚,求见冯亮礼貌为先,对老倔头和声细语,却被对方嗤之以鼻。

  逸尘稍微释放王者之气,将老倔头震住,本以为对方会恼羞成怒。

  却不料,老倔头受到内伤之后,不仅没有半点恨意,反而对逸尘推崇备至。

  这世上真的是什么人都有,逸尘还是头一次遇到,像老倔头这样‘欠揍’的家伙。

  “欠扁……说得好!”

  老倔头闻言,一脸的兴奋,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奖赏一般。

  得意之余,还不忘嘚瑟两句:“逸团长年纪虽轻,却一眼就看出老倔头的心思。不错,我活了大半辈子,才混了个守卫,确实是欠扁。

  只要遇到比我修为高实力强的,一般都得让我见识一下,否则,嘿嘿,就像田涛那样,被我轰出去……

  到我这儿,虚伪的客套一点都不管用,像逸团长这样直接动手,才是对老倔头最大的尊重,呃,好像你刚才只是动嘴没有动手。”

  老倔头手舞足蹈的,一边比划一边颠三倒四的唠叨着。

  “嗤……”

  “老倔头的倔劲又上来了。”

  一旁的众守卫,对老倔头的脾气十分清楚。

  以老倔头的修为实力,在冯氏家族弄个长老的位置,根本不算难事。

  而且,老倔头不贪不色,也不与人争名夺利,和同伴之间相处得都很不错。

  就连冯氏家族的几位主事长老,都经常拿老倔头的淡泊,教育那些年轻气盛急功近利的弟子们。

  但是,老倔头有一个特别突出的缺点,那就是‘欠扁’。

  一旦见到战帅巅峰强者,或者是比他强的战帅高阶,老倔头都会不顾一切的逼着人家出手。

  即使正在当差,老倔头宁愿被责罚,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正因为这样,堂堂一位战帅高阶强者,只能屈就冯氏家族的守卫之位。

  当然,按照老倔头自己的话说,冯氏家族的守卫,可以经常和修为实力高于自己的强者碰面。

  几十年赖在守卫的位置上不走,就是为了多见识一些真正的强者。

  “原来是这样,佩服佩服!”

  逸尘虽然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只得抱拳施礼。

  “客气了,今天见识到逸团长的风采,也不枉老倔头屈尊在冯氏家族看门二十载……”

  尽管被逸尘震得吐血,但老倔头能够和战王强者,以这样的方式近距离接触,还是这辈子的头一回。

  昂起脑袋,如同得胜凯旋的将军一般,在原地转了一个大圈,想当然的接受众多守卫的‘膜拜’。

  意气风发的老倔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挠了挠脑袋,十分茫然的对着逸尘问道:

  “逸团长大驾光临,应该不仅仅是让我见识王者之风吧……有什么需要老倔头做的,尽管吩咐。”

  为了表示自己在守卫中很有威信,老倔头很自信的挺了挺细瘦的腰杆,弄出一副舍我其谁的腔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