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四十章 有劳带路

第一千零四十章 有劳带路

  “老倔头前辈,你是真的忘记了,还是不愿意通报?”

  在一干守卫的嗤笑声中,老成持重的田涛实在无法忍受,发出了类似怒吼的声音。

  这个老倔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简直就算莫名其妙。

  “通报?你们要我通报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老倔头一脸无辜,呆呆的问道。

  从田涛报出自己的名头开始,老倔头就惦记着,怎样才能让田涛施展战王强者的手段,好让自己大开眼界。

  对于田涛要见冯亮的请求,老倔头根本没有听进去。

  这倒不是老倔头摆谱,一个看门的守卫,实际上也没谱可摆,何况面对的还是两位战王强者。

  随便哪位稍稍下点重手,以老倔头的战帅高阶修为,恐怕连命都难以保住。

  “他们想见我们家主,是你不肯通报的。”

  有一位守卫忍住笑,轻轻地提醒老倔头。

  其他的守卫,也在一旁抿着嘴,想看看老倔头的笑话。

  这样的事情,对老倔头来说,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每次老倔头因为失职遭受责罚的时候,守卫们都要帮他求情,次数多了也就成了习惯。

  守卫们喜欢老倔头,更喜欢他那种懵懵懂懂的样子,时不时的看老倔头出糗,大家都觉得有趣。

  至少,可以给枯燥无聊的看门生活,带来一点生气。

  “哦,两位都是战王强者,当然有资格求见家主……我这就去禀报。”

  老倔头如梦方醒,涨红着脸回应道。

  “不必了!”

  就在老倔头意识到自己失职,想通过行动弥补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天而降。

  众人眼前飘过一道窈窕身影,一位身着白色衣裙的妙龄女子,随着话音出现在冯氏家族的大门前。

  “馨小姐——”

  这次老倔头反应奇快,抢在众守卫之前,给女子躬身行礼。

  “老倔头,你又犯老毛病了。”

  馨小姐落地之后,看了一眼老倔头,似笑非笑的瞪着他:“这次该怎么罚你呢?”

  “馨小姐,不,馨姑奶奶,饶过老倔头一次吧。”

  老倔头似乎很怕这位馨小姐,先是低头求饶,转而嘴角一翘,大咧咧的说道:

  “我昨天还看到那个谁……”

  “你别威胁我,赫哥的事情,我已经跟爹娘说过了。”

  馨小姐柳眉一竖,厉声道:“这几年没少被你要挟,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有你们,一起跟着老倔头胡闹,要是被我爹知道,到时候又要哭丧着脸来求我了。”

  声音虽然严厉,但馨小姐的脸上却露出笑容,好像没有说的那么吓人。

  “馨小姐明鉴,这次完全是老倔头一个人闯的祸,不关我们的事啊。”

  “是啊,我们刚才还想拦着老倔头,可他的修为比我们高,拦不住啊。”

  馨小姐的一番呵斥,惹得一干守卫齐声喊冤。

  所有人都把责任推到老倔头身上,以摆脱自己失职的罪名。

  “那个……馨小姐,都说你冲王成功,给我们露一手呗,嘿嘿。”

  众守卫的‘落井下石’,并没有改变老倔头的好奇。

  能够让战王强者施展修为,可以大开眼界,老倔头仗着自己资格老,腆着脸向馨小姐提出要求。

  “我就算了,等我回去禀告爹爹,让他老人家给你露一手,怎么样?”

  馨小姐的话说的有点心不在焉,目光却转向逸尘这边。

  “别……算我没说。”

  老倔头闻言,连忙双手直摇,赶紧将身体往后缩。

  “哈哈,老倔头这下傻眼了吧。”

  “不怕,老倔头够倔……”

  守卫们挡住老倔头的去路,嬉笑着打趣道。

  “好了,我没空跟你们啰嗦。”

  馨小姐不耐烦的挥了挥纤细的玉手,转过身对逸尘问道:

  “这位可是独闯辛戈杀气试炼场的逸尘逸公子?”

  在都城,知道三英佣兵团逸团长的人不少,却没多少人知道逸团长是叫逸尘。

  至于辛戈杀气试炼场的闯关英雄逸尘,大多停留在幽阴门的传说之中。

  能够把两个逸尘联系在一起的,整个都城恐怕不超过十位。

  馨小姐一开口,就在众守卫面前点明了逸尘的身份,把田涛下了一大跳。

  “正是,馨小姐想必就是冯氏家族大小姐,冯家主的掌上明珠冯馨了。”

  逸尘见冯馨并不拘泥小节,便坦然承认。

  眼前的这位馨小姐,看似对守卫们很凶,但从守卫们的话语和神态中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相处得似乎很不错。

  否则,老倔头是不可能在冯馨面前,说出带有‘威胁’的话。

  逸尘知道,冯馨乃是炎大将军长子炎赫的心上人,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是炎赫告诉冯馨的。

  “那些都是虚名,叫我冯馨就行。”

  冯馨淡然一笑,说道:“既然逸公子要见家父,那就随我来吧。”

  “有劳了。”

  逸尘也不客气,嘴里应了一句,便跟在冯馨身后。

  田涛一见,紧跟两步,和逸尘一起,随着冯馨往冯氏家族大院走去。

  “呃,这位是……”

  冯馨以为只有逸尘一人,忽然见到田涛,有些意外。

  “我大哥田涛,有事求见冯家主。”

  不等田涛说话,逸尘便替他回答。

  由于之前被老倔头忽视,逸尘不想再费周折,既然冯馨认出自己,就应该不会拒绝田涛入内。

  “原来是田家拍卖行的田公子……”

  冯馨莞尔一笑,轻启朱唇:“那株三千五百万晶币的六阶灵草,可给田家拍卖行赚了不少哦。”

  言语之中,多少有点调侃的味道,仿佛在抱怨田家拍卖行这株灵草的成交价太高。

  “拍卖行只不过赚取佣金,真正收益的还是买主。”

  田涛听出冯馨的意思,却没有直接反驳,二叔不卑不亢的说道。

  “物以稀为贵,原本没有问题,不过,明明有两株六阶灵草,却只拿出一株拍卖,难免有失公道。”

  冯馨的声音非常清脆,让人听了很舒服,但话中之意偏偏又让人添堵。

  “馨小姐此话怎讲?”不明所以的田涛,觉得冯馨说得突兀,便反问一句。

  迄今为止,田家拍卖行一共就只拍卖过一株六阶灵草,被炎赫以三千五百万晶币的价格拍走。

  逸尘身上或许还有六阶灵草,却没有再次放到田家拍卖行,其他人也不会知道。

  田涛不知道冯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看了看逸尘一眼。

  “大哥,冯小姐被炎赫那个混小子骗了……”

  逸尘对田涛眨了眨眼,没头没脑的嘀咕道。

  “什么……你说赫哥骗我?”

  刚刚抱怨田家拍卖行的冯馨,还没等到田涛的解释,就被逸尘的话给惊到了。

  不自禁的放慢脚步,俏脸一红,冯馨两只眼睛死死的盯住逸尘。

  “说说而已,不必当真。”

  逸尘错开冯馨的目光,若无其事的说道。

  “不行!你一定要说清楚,不然的话,我就不带你去见家父。”

  逸尘越是漫不经心,冯馨就越是着急上火。

  看着逸尘不愿回答的样子,冯馨干脆停下脚步,一步也不肯往前移。

  “姑娘家的,可以斯文点,难道炎赫没有告诉你,他的那株六阶灵草,是从什么地方弄到的吗?”

  逸尘嘴里说着,心里却暗暗自责。

  说什么不好,偏要提到炎赫,触及到冯馨的心事,人家连带路也不愿意了。

  逸尘根本不知道炎赫到底有没有骗过冯馨,只是听见冯馨抱怨田涛,才随口一说,却惹恼了冯馨。

  什么话不好说,找了个刺激冯馨的话题,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我带你进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被逸尘一说,冯馨好像真的就斯文了一点,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温柔起来:

  “赫哥说过,你送给他一株六阶灵草,不过……”

  “不过,你不相信,对不对?”逸尘顺口问道。

  炎赫到底跟冯馨说了什么,逸尘无从得知。

  为了避开刚才的话题,他尽可能的转移冯馨的注意力,免得让自己尴尬。

  “我信,但家父不信,六阶灵草那么贵重,怎么可能……”

  冯馨知道,炎赫在田家拍卖行花了三千五百万晶币,拍得一株极品六阶灵草。

  为此,老爷子冯亮大为光火,痛恨炎赫虚情假意,到了关键时刻,只为自己着想。

  如果不是炎赫不断加价,冯氏家族或许有机会拍得那株六阶灵草。

  尽管皇甫钦出价远远超出冯氏家族的代表,但在冯亮看来,就是炎赫惹的祸。

  原本倒也没什么,拍卖的规矩历来都是价高者得,与所得之人的身份无关。

  炎赫多年来,一直钟情于冯馨,若不是炎林对冯家抱有成见,恐怕炎赫早就登门求亲了。

  冯亮听说过,炎赫冲王失败受到了刺激,即使痊愈也急需六阶灵草相助,方可尝试再一次冲王。

  得知田家拍卖行公开拍卖六阶灵草,冯亮先是不信,区区中型拍卖行怎么可能出现,天罗大陆都难得一见的六阶灵草呢。

  不过,见田家拍卖行宣传时信誓旦旦,声称该株六阶灵草达到极品之列,冯亮开始有所心动。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冯亮选择了参与竞价,并委派冯氏家族长老前往田家拍卖行。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