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打成猪头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打成猪头

  其中有一句,冯亮倒是记得清清楚楚,那就是提到六阶灵草,跟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有关。

  等冯亮再问的时候,来人却又闭口不说,好像刚才说错了一般。

  “此人现在何处?”逸尘心里一凛,连忙问道。

  “被我关在地窖之中……”

  涉及到炎赫,也涉及到六阶灵草,冯亮下决心弄个水落石出。

  却在这时,冯亮感知到冯氏家族大院附近,有战王强者的气息波动,而且不止一位。

  像来人这样修为的战王强者,如果一下子多来几位,即便冯亮不会落败,可也不敢言必胜。

  他不知道,炎赫从哪儿认识了这么多的战王强者,还偏偏都主动闯入冯氏家族。

  虽然心里恼怒,但冯亮稍加思索,将来人囚禁于冯氏家族的地窖之内,自己则匆忙出来查探情况。

  这就是逸尘开始见到冯亮时,对方气咻咻的原因,都是被来人和炎赫气的。

  冯亮本来不想提及此人,准备等逸尘和田涛走后,自己再细细审问,看看那家伙到底是何来路。

  但是,随着逸尘的解释,六阶灵草的谜团解开,炎赫原是受了委屈,冯亮心里觉得有些内疚。

  加上逸尘和田涛,并不是为了田氏家族的家主之争,而求助于冯氏家族,更让冯亮暗叹惭愧。

  如果再将来人囚禁,似乎过于蛮横,直接把对方交到炎赫手上吧,冯亮又抹不开脸面。

  就算是冤枉了炎赫,但好歹冯亮也是长辈,若是炎大将军上门提亲,冯馨还是要嫁给炎赫的。

  这样的话,让冯亮这个老丈人,低声下气的和未来的女婿打招呼求原谅,即使拿刀架在脖子上,冯亮也难以做到。

  思前想后,冯亮决定,将此人交给逸尘,省得直面炎赫,感觉心里别扭。

  “那就请冯家主带我去看看。”

  逸尘心里已有计较,和田涛一起跟随冯亮来到地窖。

  “老大救我……”

  地窖的门刚一打开,就传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怪叫声。

  一个面目狰狞,灰头土脸的汉子,在地窖的角落蜷缩着。

  身体被冯亮禁锢着难以动弹,但求救声还是可以发出的。

  “皇甫钦……怎么哪儿都有你?”

  虽然脸面难以分辨,但这一声呼救却是出自于皇甫钦的声音。

  逸尘一脸鄙夷的看着对方,十分意外的问道。

  “老大,你干嘛戳穿我……冯亮这个老家伙出手太狠了!”

  冯亮开门的同时,解开了对皇甫钦的禁锢。

  一旦恢复了自由,憋屈了半天的皇甫钦,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和身扑向冯亮。

  “皇甫……王子殿下,啊……”

  冯亮根本没有把这个相貌丑陋的闯入者,和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相提并论。

  虽然明知道对方使用了人皮面具,但冯亮怎么也不会想到,闯入冯氏家族捣乱的,居然是皇甫钦。

  一时错愕,被不顾一切扑来的皇甫钦缠住,冯亮还没有考虑如何应对,就遭到了皇甫钦的一顿拳打脚踢。

  若是平时,冯亮只需要六七成功力,就可以把皇甫钦打得满地找牙,而且自己还不会受到一丁点伤害。

  但是,逸尘的一声‘皇甫钦’,让冯亮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不要说还手,就连过多的避让也不敢。

  任凭皇甫钦一番没头没脑的痛揍,冯亮只好咬着牙忍受着。

  即使是战王强者,在不释放王者之气的时候,也照样可以被打得鼻青脸肿。

  不过半盏茶的工夫,皇甫钦就成功的将冯亮原本清秀的脑袋,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猪头。

  “我让你狠,我让你禁锢我,我让你……”

  一边打着,一边骂着,其实皇甫钦更多的是尴尬。

  堂堂王子殿下,被冯亮当成贼一样,禁锢了,再关进地窖,连光线都没有,这也太那个啥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皇甫钦唯有将怒气发泄到冯亮身上。

  “皇甫钦,够了,谁让你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丢不丢脸啊?”

  也就是皇甫钦这种奇葩,才会干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在温特家族的地下仓库,皇甫钦差点被温特雷一掌劈死。

  那次也是隐瞒身份,还生怕被逸尘出卖,给王族丢脸。

  今天更加离谱,皇甫钦也不知道从哪儿,弄到一张人皮面具,还是其丑无比的那种。

  幸好遇上冯亮,要是换着其他家族的家主,在不知情的时候,恐怕一顿雷霆之击,早就把皇甫钦揍成一滩烂泥了。

  “王子殿下,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呀。”

  战王强者冯亮,在皇甫钦的一阵猛攻之下,不但不还手,还得抽空解释。

  皇甫钦和炎赫不一样,虽然炎赫是炎氏家族子孙,但好歹也是冯馨的恋人,冯亮身为长辈,难得有点什么过分的行为,炎赫自然是不会计较的。

  可是,皇甫钦是正经八百的王子,极有可能成为天罗王国的储君,不管冯亮出于什么原因,都没有资格对皇甫钦出手。

  如果皇甫钦刻意追究,给冯亮扣上一顶殴打王子的帽子,就能把整个冯氏家族搭进去。

  “废话,当然不能给你知道了……要不是老大嘴快,我就只好忍着了。”

  被逸尘一顿挖苦,皇甫钦更加憋屈,却不得不收回拳头,让冯亮得到喘息之机。

  想想还不解恨,皇甫钦嘴里兀自嘟囔着:“我打你,不是以王子的身份,而是以炎赫朋友的身份,教训你这个老糊涂,老顽固……”

  “那是,王子教训的对,我确实老糊涂了,冤枉了炎赫,该打!”

  冯亮摸了摸肿胀起的脑袋,毕恭毕敬的低头应和着。

  却在暗自腹诽,如果不是倚仗王子的身份,就凭皇甫钦的修为,岂能打得如此得心应手?

  不过,这种话可不敢说出来,偷偷放在心里就行。

  冯亮感觉皇甫钦总算发泄完毕,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王子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炎赫拥有两株六阶灵草的事情,按照逸尘所说,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皇甫钦就算是炎赫的朋友,只要让逸尘过来说清楚即可,何必亲自跑一趟。

  更何况,皇甫钦若是堂堂正正的驾临冯氏家族,冯亮得战战兢兢的恭迎。

  无论皇甫钦的解释,是否能够让冯亮满意,至少冯亮不敢当面驳面子。

  干嘛非得弄得神秘兮兮,又不肯表明身份,差点铸成大错。

  “这个嘛……不告诉你!”

  皇甫钦一把扯去脸上的人皮面具,看了看冯亮的‘猪头’,强忍着笑,促狭的说道。

  “那……王子殿下驾临,请到内堂歇息,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

  以冯亮的修为,只要一个意念,就能将‘猪头’恢复到自己的本来容貌。

  可这是皇甫钦的杰作,冯亮可不敢当作皇甫钦的面,施展自己的手段。

  勉强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揉捏几下,再客客气气的邀请。

  “没空!”

  尽管想起来都尴尬,但皇甫钦还是绷着脸不理会冯亮。

  然后转过身,对着逸尘嘻嘻嘻的说道:“老大,我们走吧。”

  也不等冯亮有所表示,皇甫钦便一个人带头,大步往外走去。

  “王子殿下,这……”

  眼见着皇甫钦和逸尘田涛离去,冯亮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得慢慢消化今天遇到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解开了心中的疑团,冯亮就觉得很欣慰。

  “皇甫钦,你怎么知道炎赫有两株六阶灵草?”

  出了冯氏家族的大院,逸尘向皇甫钦出言询问。

  要说炎赫为了澄清误会,对冯馨说出逸尘赠送六阶灵草,还算说得过去。

  但是,炎赫没有必要和皇甫钦说这些不相干的事情。

  “你应该问,炎赫有没有告诉我,你早就给他一株六阶灵草。”

  皇甫钦撇撇嘴,一副酸溜溜的样子:“自从你出现以后,炎赫那个混小子,对我也不像以前那样坦诚了。

  他只是告诉我,冯亮不准他和冯馨继续来往,而且还冤枉他设计蒙骗冯馨……”

  炎赫被冯亮赶出冯氏家族,窝了一肚子气。

  正好遇到无所事事的皇甫钦,便向他大倒苦水。

  皇甫钦也是第一次听到,炎赫竟然还有另外一株六阶灵草。

  先是将炎赫狠狠的责骂一番,然后追问六阶灵草的来源,却没有得到炎赫的回答。

  不过,以皇甫钦的头脑,当然很快就想到了逸尘。

  田家拍卖行的那株六阶灵草,是逸尘提供,瑞王爷也是得到逸尘送出的一株六阶灵草,才顺利康复的。

  到目前为止,天罗王国出现的,属于极品层次的六阶灵草,就只有逸尘拿得出来。

  尽管炎赫闭口不说,皇甫钦照样能够猜到,六阶灵草的来源只能追溯到逸尘那里。

  炎赫心情不好,皇甫钦更是酸溜溜的,两人没了上几句,就各奔东西。

  事后,皇甫钦觉得,瑞王爷的身体已经恢复,自己没有必要再纠结,那株六阶灵草的来源。

  毕竟,炎赫一直希望和冯馨同时冲王,是逸尘满足了他的愿望。

  作为朋友,皇甫钦应该为炎赫和冯馨的双双冲王成功而高兴,不应该狭隘到如此计较的地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