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明察秋毫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明察秋毫

  “大哥吩咐,我自然遵从,不过,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对我有恩,我们能不能……”

  迎着崔龙灼灼目光,崔虎心里有点虚,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期期艾艾的说出来自己的顾虑。

  崔虎独子崔豹,生命垂危之际,得到逸尘的无偿救治,将崔豹从死亡边缘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早已陷入绝望的崔虎,由于儿子的‘失而复得’,对逸尘感恩戴德。

  若是为了争夺权势,与逸尘的三英佣兵团为敌,崔虎心里很难接受。

  “老二,你就是死脑筋,逸团长救过豹儿不错,但你已经谢过了,而且个人恩惠与家族利益比起来,孰轻孰重你不会不清楚吧?”

  崔龙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答应你,到时候你对付田涛他们,逸团长就交给我……

  但是,万一战况胶着,或者我不能顺利拿下对方,你还是要出手的,为了崔氏家族的强大,牺牲一个恩人,也是完全值得的!”

  “大哥,我们崔氏家族排名第三,其实还算不错,如果是和冯氏家族或者温特家族交手,我绝对第一个冲上去,可三英佣兵团……我真的下不了手。”

  崔虎不如崔龙头脑灵活,他觉得崔氏家族要想提高排名,那就直接跟排名第一第二的家族交锋。

  如果能够击败任何一家,崔氏家族的地位都会上升,而不是利用田氏家族,搅起满城风云,以算计的方式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老二,你怎么变成懦夫了,以前的拼命三郎呢,那种‘砍了脑袋碗大的疤’的豪情,到哪里去了?”

  眼见自己的循循善诱,并没有让崔虎的榆木脑袋开窍,崔龙有点不耐烦了。

  多年以来,崔虎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从年轻时的楞头青,到后来的火药桶,没少给崔氏家族惹麻烦。

  极端的时候,哪怕是不认识的,只要崔虎觉得看不顺眼,跑上去就和人家干上了。

  什么有理无理,什么仁义道德,全特么靠边站,崔虎凭的是自己的修为实力,和一股气势。

  别管对方是什么人,反正是打不过崔虎的,就没有说话资格,即使实力在崔虎之上的,那也……

  呃,真的遇到实力特别强劲的对手,倒霉的应该就是崔虎了。

  也有几回,崔虎被人围攻,甚至遭到重创,差点没要了崔虎的性命。

  若不是崔龙这个做大哥的八面玲珑,处处给他擦屁股,恐怕崔虎早就投胎十回八回了。

  让崔龙意外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年崔虎忽然就消停了。

  依然争强好胜,却大多停留在嘴巴上,怎么争吵都可以,就是不愿意与人动手。

  曾经信奉的‘能动手绝不动嘴’,似乎被崔虎忘得一干二净,到后来,崔虎连嘴皮子都懒得动了。

  很长时间没有捅娄子,崔虎没感觉什么,崔龙倒不习惯了。

  只是崔龙身为家主,事务繁忙,难得有空,能轻松点就轻松点,并未就此事问过崔虎。

  但今天崔虎的态度,让崔龙想起来一件事来:

  “老二,我记得田涛冲击战王的时候,你专门赶到田氏家族……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动手?”

  如果说,崔虎不愿意与三英佣兵团为敌,是看在逸尘救治崔豹的份上,好像还说得过去。

  可是,那个时候还没有发生救治崔豹的事情,田涛是不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跟崔虎没有半点关系。

  按照以前的脾气,崔虎发现有人突破晋升,只要不是崔氏家族的人,他基本上都会去捣乱。

  尽管没有闹出过人命,却也害得好几位战帅强者,在突破境界时来不及稳固修为,造成了终身不能晋升的严重后果。

  为了这些事,崔龙不知道责骂过崔虎多少回,却没有实质上的改变。

  上一次,崔虎跑到田氏家族看热闹,崔龙倒没有阻止,反而希望崔虎在田涛稳固修为之前干点什么。

  原因很简单,都城任何一位战王强者的诞生,对崔龙和崔氏家族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以崔龙崔虎的实力,面对晋升不久的战王强者,可以不费力气的将他们重创,甚至打落修为。

  但是,只要是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在稳固修为之后,除非双方修为实力悬殊太大,否则,实力强的也不能将实力弱的击杀。

  所以,对于战王强者来说,刚刚晋升突破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刻。

  如果崔虎出手重创田涛,哪怕是有违江湖道义,却也不怕田氏家族追究。

  毕竟整个田氏家族,还没有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战王强者,废了田涛更是消除隐患。

  可事实上,田涛冲王成功的那天,崔虎急匆匆的去了,却啥事也没干又空手回来了。

  这与崔虎以往的性格完全不符,是什么导致了崔虎的性情大变呢?

  和崔龙一样不明白的还有一位,那就是躲在暗处的逸尘。

  小炫曾经告诉过逸尘,田涛冲王时刻,田氏家族的上空有四位战王强者。

  这四人分别是肖家的肖占豪肖战元兄弟,温特家族的温特其,以及崔氏家族的崔虎。

  四位战王强者齐聚虚空,并不是为了见证田涛冲王成功,而是要趁机对田涛下手。

  其中肖占豪兄弟二人,抢先动手,被小炫布置的结界阵法击伤。

  狡猾的温特其,眼见着肖家兄弟上当,心里得意至极,以为保护田涛的屏障因此得到破坏。

  想偷偷立功的温特其,终究没有袖手旁观,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之际,依然遭到结界阵法的重创。

  唯独崔虎没有动手,只是躲在暗处目睹肖家兄弟受伤,然后便自行离去。

  逸尘并没有纠结这件事,他知道,即便崔虎出手,得到的下场绝不会比另外三位战王强者,要好到哪儿去。

  就在前一刻,逸尘准备离开的时候,被老奸巨猾的崔龙杀了个回马枪,差点暴露行踪。

  崔龙的举动,让逸尘敏锐的感觉到,接下来崔氏兄弟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要谈。

  索性潜伏下来,静静地等着,终于听到了崔龙说的这些‘不能被外人听见’的话。

  “那是因为,田氏家族的大院上方,有一个威力强大的结界阵法,我就算动手也无法伤及田涛。”

  崔虎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略作思索,便把肖家兄弟的出击经过说了一遍。

  “不对,一般来说,如果是战王强者布置的结界阵法,在经历了两位战王强者联手冲击之后,就算不会完全瓦解,也不能继续承受战王强者的攻击。”

  崔龙本人也会布置结界阵法,正如他所说,即便是战王中阶强者,所布置的结界阵法,也很难保证在经历了三位战王强者的轮番冲击,还完好无损的。

  只要稍等片刻,崔虎沿着肖家兄弟出击的方位,对结界阵法实施攻击,极有可能破除掉结界阵法的保护,将躲在其中的田涛重创。

  崔虎身为战王强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常识,他之所以没有出手,一定是另有原因。

  “大哥真是明察秋毫,我什么也瞒不过你的眼睛。”

  崔虎无奈的摇摇头,坦然说道:

  “不错,按照我原来的脾气,就算没有抢在肖家兄弟之前出手,至少也不会空手而回。

  以我的修为实力,田涛被我攻击之后,轻者难以稳固修为,无法成为真正的战王强者,重则遭受重创。

  但是,我在田氏家族的上空,正要动手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豹儿……

  我是豹儿的亲爹,深知豹儿的痛苦和无助,却没有办法为豹儿减轻痛苦,这种感觉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这几年我一直在想,或许是我做多了坏事,报应在豹儿身上,让他承受了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煎熬。

  如果我出手,田涛极有可能变成下一个豹儿,我真的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惨状了……”

  崔虎的声音哽咽着,但脸上却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到逸团长出现在崔氏家族,帮助豹儿解除病痛,恢复健康的时候,我知道,正是我的悬崖勒马,给了豹儿一次机会!”

  在崔虎看来,一切皆有因果。

  自己多年的争强好胜,做出了许多荒唐之举,却害得自己的独子差点丧命。

  而放过田涛,只是一次善念的闪现,就足以救回崔豹的性命。

  正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崔虎觉得该重新审视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了。

  “愚蠢!”

  崔龙不听便罢,一听崔虎那一套振振有词的解释,不由得火冒三丈:

  “豹儿的病是意外引起,根本没有什么报应,逸团长出手救治,并不是仗义,而是为了给定神丸制造舆论。

  如果不是治愈了豹儿,田家拍卖行怎么能把那几颗定神丸,卖到了令人咋舌的成交价格?

  你真是白活了一百多年,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弄不明白,还口口声声的说,逸团长是你们爷俩的恩人……”

  原来如此,暗处的逸尘,怎么也没有料到,崔虎不出手的原因,竟然是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