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有何感想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有何感想

  听小炫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逸尘还为崔虎没有出手而遗憾。

  心里还暗暗怀疑,是不是崔虎意识到结界阵法的强大,心生惧意才半途而废的。

  要是崔虎被小炫的结界阵法,轰出个三长两短,生活不能自理,岂不是很有趣。

  外界传闻,崔二爷向来蛮横,不讲道理,脾气急躁,遇事莽撞,是一个难缠的家伙。

  哪成想,经历了独子的生死难料,反倒让崔虎改变了长久以来的性格。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话有失偏颇。

  “大哥,我愿意为崔氏家族肝脑涂地,但不愿意和三英佣兵团动手……我该积点德了。”

  崔虎并没有忘记自己是崔氏家族的一份子,也没有高尚到不滥杀无辜的地步。

  不过,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积德,也算是给自己曾经的荒唐,做一些修正。

  “你……气死我了!”

  崔虎的顽固不化,把崔龙气得捶胸顿足。

  之所以长期忍受崔虎的‘没脑子’,是因为崔虎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崔龙争夺家主之位。

  在崔龙眼里,崔虎就是一个冲锋陷阵的马前卒,遇到棘手的事情,用莽撞的崔虎去冲击,往往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如今,崔虎竟然开始有了‘思想’,不愿完全听命于自己。

  这让崔龙非常郁闷,却又没有办法一下子解决,还得耐着性子,慢慢的开导才行。

  短暂的冷场之后,崔龙绞尽脑汁,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试图说服崔虎。

  而崔虎觉得自己活了大半辈子,总算活出了一点‘明白’,自然想坚持下去。

  这兄弟二人,各执己见,在三更半夜,进行了一场是非对错的大辩论。

  一场没有兴趣继续偷听,便悄悄的撤去结界,展开自己的身形,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离开了崔氏家族。

  “二长老,有什么感想?”

  安全撤出崔氏家族,逸尘把背在身上的‘黑影’扔到地上,冷冷的问道。

  只身闯入崔氏家族,差点遭到崔虎击杀的黑影,正是田氏家族的二长老。

  尽管蒙着面,瞒过了崔氏家族的一干守卫,但逸尘还是从说话的声音中,确定了黑影就是二长老。

  趁着守卫们尽情表演,崔虎闭目享受的空隙,逸尘施展大五行诀中的土遁之术,从守卫的刀剑丛中将二长老救下。

  认出了二长老的身份,逸尘就明白了二长老来到崔氏家族的目的。

  于是,逸尘直接将二长老禁锢起来,放到直接布置的隐形结界中,预防二长老的气息和身形,被崔龙崔虎发现。

  “多谢逸公子搭救!”

  被禁锢了半天,又被逸尘扔到地上,二长老双腿麻木,浑身酸胀。

  简单的揉了几下大腿,稍稍活动筋骨,二长老便一躬到地,向逸尘表达谢意。

  若不是逸尘关键时刻出手,以二长老的修为实力,不要说逃离崔氏家族是不可能的。

  就连自己的命能否保住,恐怕也是不容乐观。

  “废话!我问的是感想。”

  二长老对田涛有偏见,自然就得不到逸尘的欣赏。

  逸尘救下二长老,只是想让他知道一些关于田贵银的情况,省得他继续被田贵银蒙在鼓里,做出对田氏家族不利的事情。

  “想不到家主,竟然是这样的人……”

  二长老面露愧色,嘴里喃喃自语。

  田氏家族的四位主事长老,大长老对田涛赞赏有加,二长老则唯田贵银马首是瞻。

  三长老和四长老,基本是在配合前两位,只要对田氏家族无害的事情,他们照做便是。

  对于大长老和二长老的立场,另外两位一向保持中立,并不会直接选择站在哪一边。

  但是,自从田涛回归田氏家族,并入主田家拍卖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之后。

  三长老和四长老的态度明显起了变化,由中立转向了田涛这一方。

  特别是田涛屡次婉拒大长老的提议,更是让三长老和四长老感觉到,田涛才是田氏家族家主的最佳人选,没有之一。

  如此一来,二长老隐约有了一种被孤立的痛苦,但他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立场。

  在他眼里,田涛欲拒还迎,以退为进,乃是欲擒故纵之术,绝非真心实意。

  这样虚伪的人,即使具有一定的能力,也不是家主的合适人选。

  而田贵银久居家主之位,方方面面的经验都很丰富,尽管被拍卖公会剥夺了从业资格,但掌管田氏家族还是绰绰有余。

  正因为有了这种成见,二长老才竭力反对田涛就任下届家主。

  前几天,逸尘和田涛为了寻找田贵银,到了田氏家族大院,二长老开始并不知道实情,还推三阻四隐瞒田贵银行踪。

  直到逸尘提及拍卖公会的申特使,才让二长老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不过,二长老还心存侥幸,他不相信申特使的死,和田贵银有关,认为逸尘和田涛是危言耸听,企图为田涛的上位造势。

  逸尘和田涛赶往冯氏家族的时候,二长老也没有闲着,他安排了众多田氏家族弟子,到处打听田贵银的行踪和动向。

  等田涛回到田氏家族,二长老又旁敲侧击的做了一些了解。

  虽然不赞同田涛竞争家主,但二长老并不否认田涛的能力,特别是打理田家拍卖行的能力。

  而且,对于田涛的诚实本分,二长老多少还是有点喜欢的。

  见到田涛一筹莫展的愁容,二长老希望快点找到田贵银,弄清事实真相,以便化解他们叔侄二人的误会。

  通过对弟子们传回消息的梳理分析,二长老怀疑,田贵银有可能去过崔氏家族。

  他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田涛,也没有和其他主事长老通气,而是一个人悄悄潜入崔氏家族,想要探个究竟。

  崔氏兄弟的对话,让二长老彻底震惊了。

  二长老不顾危险,来到崔氏家族的目的,就是要证明田涛误会了田贵银。

  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心目中最信任的田贵银,竟然只顾自己争权夺位,而不惜把田氏家族的利益交给别人。

  但事实却给了二长老一记重重的耳光,差点没把二长老打死。

  田贵银宁愿纠集崔氏家族甚至冯氏家族,给自己继续担任家主之位保驾护航,也不会和四大主事长老商量解决方法。

  田氏家族的家主之争,原本就算田氏家族的家事,即便发生内讧,也不能通过外力来对付自己的兄弟子侄。

  一旦引入外力,特别是都城四大家族的力量,很容易造成田氏家族被鲸吞蚕食。

  更重要的是,田贵银还不止联络了一个家族,居然把冯氏家族和崔氏家族一起拉了进来。

  这样做,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田贵银和田涛两败俱伤,田氏家族缤纷瓦解,沦落成其他家族的附属。

  二长老虽然偏向于田贵银,却不会拿田氏家族的整体利益,甚至生死存亡作为代价,去阻止田涛调查。

  “田贵银是怎样的人,恐怕你还没有弄清楚。”

  田涛不想连累逸尘,才故意让逸尘为长三和谭进护法。

  这一点,逸尘很理解。

  为了不给田涛增添负担,逸尘刻意选择半夜潜入崔氏家族,而不是在白天表明自己的身份,在通报求见。

  谁知道误打误撞,却把危机中的二长老救了下来。

  如果没有听到崔氏家族的谈话,逸尘或许不会和二长老交流,最多各行其道便是。

  然而,二长老亲耳听到崔龙把田贵银的阴谋说出来,应该有所触动。

  只有让二长老明白田贵银的心思,田氏家族的隐患才能消除。

  逸尘觉得有必要,给二长老一个提醒,这样有助于田氏家族的稳定。

  “逸公子说的是,如果不是自己听见,恐怕我永远都不会相信。”

  二长老涨红着脸,神色尴尬的说道:

  “是我老糊涂了,一直把家主当成田氏家族的希望,今天才知道,他是一个自私自利,不顾家族兴亡的小人。

  逸公子放心,我回到家族以后,一定把今晚听到的见到的,原原本本的告诉田涛,和其他三位主事长老,早作防范以免被动。

  另外,等这件事情过了,我会和大长老一起,推举田涛就任家主,然后,我辞去主事长老一职……实在没有脸面继续做二长老了。”

  二长老羞愧难当,后悔没有早点接受大长老的提议,强行撤去田贵银的家主,拥立田涛上任。

  若果真如此,田贵银就没有资格,去联络其他家族了。

  “二长老能够这样想,田氏家族还有希望,不过,你有没有想过,田贵银凭什么和冯氏家族以及崔氏家族谈条件,难道仅仅是为了家主之争吗?”

  既然二长老想明白了,逸尘也就干脆让他更加清楚田贵银的阴谋。

  “此话怎讲?”二长老一愣,连忙问道。

  按照崔龙的说法,田贵银并没有和崔氏家族谈到具体的酬谢方案。

  以田贵银的头脑,当然会想到联络崔氏家族的后果,所以才会留一手,想让冯氏家族也牵扯进来。

  而这一切,似乎还有矛盾的地方,那就是田贵银为什么如此焦急的四下活动。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