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懊恼至极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懊恼至极

  田涛明确表态,是否就任家主之位,并没有特别在意,只要能够让田氏家族兴旺起来,谁做家主都无所谓。

  田贵银此举,有点狗急跳墙的感觉,二长老觉得奇怪,却又说不出原因。

  “田贵银是在保命!”

  逸尘胸有成竹的说道:“田贵银处心积虑四处奔波,身边却没有带一位随从,就是要让大家知道,他一心只想保住家主之位。

  而实际上在田贵银眼里,田大哥已经死定了……因为,拍卖公会会追究田大哥斩杀申特使的责任。”

  到目前为止,田涛并没有摆脱凶手的嫌疑,只要拖过了半个月,田涛就拿不出证明自己被冤枉的证据。

  如果田贵银与申特使之死无关,他就没有必要如此高调,和其他家族接触。

  明智的做法,就是静等田涛被拍卖公会抓走,所谓的家主之争也就烟消云散了。

  “逸公子,你是说……家主和申特使之死,存在关联?”

  二长老一脸的吃惊,逸尘的话,让他的脊梁骨一阵发凉。

  拍卖公会的申特使死了,第一嫌疑人是田涛。

  尽管闻执事还算大度,给了田涛半个月的调查时间,但是,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无异于大海捞针。

  即使田涛使出浑身解数,只怕最终也是无功而返。

  见逸尘一脸笃定,二长老忽然想到一个让他自己都不曾想过的事情。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二长老怀疑陷害田涛的那个人,或许就是田贵银。

  “不仅是关联,根本就是田贵银杀了申特使!”

  逸尘的语气极为肯定,不容半点怀疑。

  “怎么可能?”

  二长老本能的排斥:“家主的修为被温特雷打落,而申特使身为战帅巅峰强者……”

  如果在一年前,田贵银还有一丝机会斩杀申特使,那么,现在的田贵银,连打伤申特使的实力都没有。

  除非是申特使自己不想活了,毫无反抗的任由田贵银宰杀,否则,田贵银绝无机会!

  “这只是细节问题,并不妨碍田贵银是凶手。”

  逸尘也没有找到田贵银能够斩杀申特使的理由,但是他坚信,只有田贵银是凶手,这些天的怪事,才能够得到合理的解释:

  “田贵银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斩杀了申特使,并扣留了拍卖公会的批文和铭牌,想造成田大哥杀人夺牌的假象,因为田大哥的修为是战王强者级别,斩杀申特使不过是举手之劳。

  为了嫁祸成功,田贵银必须远离杀人现场,于是他不惜低声下气,跑到冯氏家族求见冯亮。由于冯亮为人正直,田贵银不敢抱太大希望,又怕被冯亮诘问而露出马脚,便等不及对方的答复,赶紧溜之大吉。

  到了崔氏家族,田贵银以田氏家族内讧作为借口,请求崔龙帮助,却又不明说酬金多少,就是故意给崔龙留下想象的空间。

  当然,他或许还会故技重施的去肖家,甚至温特家族,其真正目的,则是搅起都城风云,在混乱中保全自己……”

  如果单纯的为了保住家主之位,以田贵银的精明,断然不会去找崔氏家族。

  明知道会引狼入室,即使崔氏家族暂时‘保住’田贵银,田氏家族也会沦为崔氏家族的附属。

  不过,田贵银到处撒网,看似病急乱投医,但实际上,却可以让各大家族彼此牵制,反而给了田氏家族的生存机会。

  另外,田贵银怕被田涛找到,万一二人一起被拍卖公会抓去,酷刑之下,恐怕田贵银难以承受。

  逸尘的分析,让二长老冷汗直冒,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或许真的就如逸尘所说,田贵银就是杀人凶手。

  熟悉拍卖公会的人都知道,申特使被杀,拍卖公会必然会追究到底。

  一旦确认真凶,不仅凶手本人会被抓捕归案,就连包庇凶手的相关人员,都一律要受到惩罚。

  田贵银如此紧急慌张,还有一个解释,就是为了撇清和田涛的关系。

  田贵银是田涛的三叔,又是田氏家族的家主,若是田涛坐实罪名,原则上说,田贵银会受到牵连。

  毕竟田家拍卖行归属于田氏家族,即便田贵银没有参与田涛斩杀申特使事件,也很难摆脱唆使或者失职的嫌疑。

  “家主高调求助,难道真的就是要向外界宣布,自己和田涛处于敌对关系,于是包庇一说便不成立了?”

  顺着逸尘的思路,二长老虽然觉得毛骨悚然,但总算可以解释田贵银的反常举动了。

  二长老跟随田贵银数十载,在外人眼里,他早就是田贵银的心腹,一定知道田贵银的很多决定。

  特别是对于田涛和田贵银之间的纷争,二长老的鲜明立场,更是让人相信,他将会不顾一切的为田贵银卖命。

  然而,二长老心里清楚,自己一厢情愿的愚忠,并没有得到田贵银的完全信任,或者说田贵银从来可能就没有信任过别人。

  从田涛入主田家拍卖行以来,田贵银只是对二长老‘循循善诱’,田氏家族必须由经验丰富的家主领军,才能稳定发展。

  即使不能跻身于都城四大家族行列,却可以在都城二流势力中,占据一个不错的位置。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田氏家族的稳定安全,远比意气用事贪功冒进要妥当的多。

  若是把整个田氏家族,交给一个没有经验,又不懂世故,甚至根本就没有独当一面能力的楞头青掌管,就等于毁了田氏家族。

  发展固然重要,生存才是根本,特别是在乱世之中,任何一次冒进,都有可能遭到灭族的灾难。

  二长老感叹于田贵银对家族的‘忧虑’,也曾经请教过田贵银,怎样将风头正劲的田涛压制,才能确保田氏家族无虞。

  但是,田贵银并没有给二长老指出过解决方法,还假惺惺的说,田涛虽然急功近利,可好歹是自己的侄儿,再给他一段时间磨练,或许以后真的能为家族做点贡献。

  二长老听了田贵银的这些话,当时非常激动,差点没跪下对田贵银三拜九叩,高呼万岁了。

  面对强劲的竞争对手,自己的家主之位摇摇欲坠,田贵银居然能够如此坦荡,不仅没有打压田涛,反而要给田涛提供跟多的机会。

  有这样令人敬佩的家主,田氏家族何愁不会兴旺发达!

  二长老对田贵银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大长老如何力挺田涛,自己都要设法阻止。

  从那以后,田涛越是谦逊,在二长老眼里就越是做作,甚至是虚伪。

  原本对田涛所取得的成就非常赞赏,却由于田贵银的一番教导,让二长老改变了对田涛的看法。

  “你是不是还在怀疑,我故意诋毁田贵银,为田大哥造势?”

  逸尘见二长老脸色阴晴不定,以为他并未看出田贵银的为人,便出言问道。

  田涛和田贵银之争,是田氏家族的家事,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逸尘不宜插手干涉。

  二长老是田氏家族内部成员,而且还是主事长老,他的态度和立场,未必能够改变大局,却可以增加很多变数。

  对于田涛就任家主一事来说,四大主事长老之中,来自于二长老的阻力最大。

  大长老曾经和逸尘透露过,如果不是二长老对家主极为忠诚,他早就和其他主事长老一起,对二长老采取行动了。

  但是,为了田涛上位,将二长老这样一个,对家族具有巨大贡献的老者,进行打压或者处罚,大长老根本下不了手。

  看到大长老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又考虑到田涛的宽厚性格,逸尘才想到在适当的时候,和二长老接触一下,顺便进行试探。

  这一次的意外,总算让逸尘有了这样的机会。

  “逸公子言重了,崔氏兄弟的话,我亲耳所闻,本来还在疑惑,可听到你的分析,我才豁然开朗……”

  二长老知道,自己的懊恼神情让逸尘误解了。

  田贵银,那个在二长老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形象,忽然间跌落尘埃,巨大的反差,让二长老心绪翻腾,一时难以平复。

  不过,对于逸尘,二长老没有一点怀疑。

  如果不是逸尘,田涛即使入主田家拍卖行,也不会在短时间内,获得如此大的成就。

  田涛和大长老顺利晋升王者,给田氏家族的整体实力带来了非常大的提升,而这一切,几乎完全得益于逸尘。

  就连二长老本人,也一直希望有一天得到逸尘的帮助,让自己的修为突破原有的桎梏。

  当然,这并不是二长老完全相信逸尘的全部理由。

  逸尘以弱冠之年,就有了战王强者的修为,而且对田涛这个朋友,做到了无私付出。

  就拿今天晚上来说,如果逸尘不出手,二长老根本没有机会逃出崔家大院。

  早些时候,二长老对逸尘有过一丝怀疑,认为逸尘对田氏家族尽心尽力,可能是别有企图。

  但随着三英佣兵团的迅速崛起,二长老打消了这个念头。

  即使田涛和大长老成为战王强者,加上田氏家族的所有力量,也无法和三英佣兵团抗衡。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