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少装糊涂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少装糊涂

  肖家内堂。

  “二长老,你确定田涛会主动进攻肖家?”

  肖家家主肖占豪,翘着脚坐在摇椅上,眯起眼睛,看似很随意的问道。

  “确定!我故意在肖家地盘现身,并将消息传出去,田涛不可能不知道。”

  肖占豪的对面,二长老双手垂下,微微低头,恭敬地回答道。

  这两天,二长老不止一次的现身,看起来是谨慎小心,实际上是有意为之。

  肖家地盘内,至少有数十位经过伪装的田氏家族弟子,在暗地里打探着什么。

  二长老一出现,就立刻有人飞一般的返回田氏家族,将情况汇报给大长老。

  “如果田涛真的敢找上门来,我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肖占豪瞄了二长老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二长老,你投靠肖家尚未立功,到时候可得让兄弟们长长见识哦。”

  言下之意,是要二长老在田涛上门时,好好表现一下,以便堵住那些怀疑二长老真心投靠的肖家弟子。

  “那是自然,田涛不让我好过,我就要让他难看!”

  二长老脸上闪现出一抹厉色,随即有些遗憾的说道:

  “可惜,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家主大人……我是说田氏家族的家主。”

  投靠到肖家好几天了,二长老一直惦记着田贵银。

  肖占豪曾经答应过,如果田涛一死,只要二长老愿意,他还是会帮助田贵银登上田氏家族的家主之位。

  对此,二长老明确拒绝,原因很简单,田贵银不辞而别,把二长老置于尴尬境地,遭到田涛和大长老的联合打压。

  之所以投靠肖家,就是为了让田贵银知道,二长老并不是只有田贵银这一棵大树。

  “我知道,你还在恨田贵银。这样吧,你如果把田涛引到肖家地界,等田氏家族被肖家吞并,我倒可以考虑让你做三年田氏家族的家主。”

  说话的同时,肖占豪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

  身为田氏家族的主事长老,二长老的身份仅在大长老之下,竟然不顾家族利益,公然投靠肖家。

  这样的人,利用一下未尝不可,但若要肖占豪对他产生信任,几乎不太可能。

  甚至肖占豪怀疑,二长老所谓的投靠,或许另有目的,并不是真心诚意的为肖家办事。

  但有一点,肖占豪知道,二长老向来反对田涛上位,为此曾经和大长老闹过矛盾。

  不管二长老出于什么目的,至少不会是田涛派来的,这就够了。

  双方的共同敌人是田涛,这才是肖占豪愿意收留二长老的主要原因。

  “谢谢肖家主美意,我不稀罕家主之位,但是,希望你信守诺言,不要对田氏家族大开杀戒。”

  二长老抬起头,面对肖占豪刺来的凌厉目光,满脸羞愧:

  “我叛离田氏家族,已经罪无可恕,决不能再让田氏子孙受到伤害,只要田涛死了,我就回到田氏家族,任凭处置。”

  “呵呵,你对田氏家族倒是忠心。”

  肖占豪看得出来,二长老主动投靠肖家,根本就没有出于真心,只不过想利用自己,帮助他除掉田涛而已。

  当下冷冷的说道:“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除掉田涛,但是,你要帮我顺利接收田家拍卖行!”

  肖占豪和二长老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信任,无非是各取所需罢了。

  “禀告家主大人,温特家族的温特其前辈求见。”

  一位肖家弟子,站在内堂门口,躬身传话。

  肖占豪是不允许弟子进入内堂的,即使有事,也只能在门口等着。

  “温特其,他……”

  肖占豪心里一凛,觉得温特其来的不是时候。

  正要让弟子说自己不在家,却已经来不及了。

  “屁话,老子要来就来,还要求见么?”

  不等肖占豪拒绝,温特其的身形就出现在内堂门口。

  一边吼骂着,一边抬起脚,对着躬身的肖家弟子猛踹一脚。

  嘭~~

  “哇……”

  可怜这位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被战王强者踹上一脚,而且还用了不少力气,这位弟子根本无法承受。

  身体如同一团破絮,瞬间腾空而起,撞在内堂的墙壁上,又反弹回来。

  一声惨叫之后,整个人蜷缩着,烂泥般的瘫在地上,嘴角的鲜血顺着流淌下来。

  无神的眼睛,最后瞪了温特其一眼,不甘心的永远闭上了。

  “温特前辈,你这是……”

  肖占豪大怒,这温特其简直太不像话了,跑到肖家内堂打人,而且还是一击毙命的那种。

  是可忍孰不可忍,肖占豪必须要表示点什么。

  然而,肖占豪终究还是忍住了,尽管脸色铁青,但嘴里并没有说出什么义正词严的话来。

  “你小子教人无方,老子替你收拾了,免得丢人现眼!”

  温特其大咧咧的跨进内堂,找了个椅子坐下,兀自气咻咻的不肯罢休。

  堂堂温特家族的太上长老,能够屈尊降纡,你肖家早就该蓬荜生辉了。

  竟然还敢说求见儿子,当然是死有余辜。

  “那是那是,不知道温特前辈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肖占豪嘴角狠狠地抽了两下,从椅子上起身,对着温特其施了一礼。

  以肖占豪的修为实力,或许不是温特其的对手,却也未必差了多少。

  可长时间以来,温特其在肖占豪面前,从未有过好脸色,处处以前辈自居。

  也不管还有田氏家族的二长老在场,依然一副居高临下的面孔。

  “见教就免了,事情倒是有的。”

  温特其靠在椅子上,不仅不还礼,还脱了鞋子,用手指揉了揉脚丫子。

  又把手指拿到鼻子旁边闻了闻,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二长老,懒洋洋的说道:

  “肖占豪,你小子长本事了,人家田氏家族的二长老,像个孙子一样站在你身边,好威风啊。”

  明明说有事,却又扯到二长老身上,还把肖占豪大大的损了一番。

  “温特前辈,呃……”

  肖占豪强行压下蹭蹭升起的怒火,刚要解释,却猛地被一股威势超过了王者之气的臭味熏倒。

  若不是嘴巴闭得快,恐怕以他战王强者的修为,也要当场陨落了。

  “哇……噗……”

  肖占豪是忍住了,可二长老的修为较低,就算是两只手塞到了鼻孔里面,仍然无法阻止臭气的侵入。

  内脏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折腾后,二长老实在不能再顾及自己的形象了。

  大嘴一张,五脏庙里的存货,一股脑的倾泻而出。

  由于速度太快,二长老来不及控制,除了嘴巴以外,还有刚刚拿开手指的鼻孔,也跟着冲出了两道美丽的弧线。

  “你找死啊……”

  稳坐椅上的温特其,习惯了自己的脚臭,却不能忍受二长老喷出的酸味。

  不由得怒骂一声,应该是半声,就赶紧闭嘴闭息。

  呼呼……

  还是肖占豪反应快,在两股具有强大威慑力的异味面前,将自己的王者之气释放出来。

  形成一道飓风般的能量涟漪,在内堂中盘旋肆虐,将浊气卷起驱赶出去,又把门外的新鲜空气引进内堂,总算化解了一场危机。

  吁~~

  幸好,温特其揉过脚之后,穿上了鞋,巨大的‘威压’全被压缩到鞋子里面去了。

  肖占豪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瞥了瞥一旁的二长老,发现这家伙正在和死鱼一样的翻白眼。

  “肖占豪,你到底想干什么?”

  温特其贪婪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这才出言问道。

  “温特前辈,我什么也没干啊,这不,正和二长老聊天呢,您老就来了。”

  坐回到椅子上,肖占豪稍微放松了一点,很是无辜的说道。

  温特其的态度,让肖占豪非常不爽,若不是对方来自于都城第一大家族,他早就不客气了。

  “你小子少跟老子装糊涂,别以为就你一个人聪明,把别人都蒙在鼓里。”

  温特其轻蔑的看了一眼肖占豪,换了一个姿势,有点不耐烦的吼道:

  “你给老子讲清楚,那个田贵银是怎么回事……”

  硬邦邦的声音,嚣张的态度,温特其在肖占豪面前就是这么趾高气扬。

  “温特前辈,你……”

  见温特其提到田贵银,刚才还装镇定的肖占豪,一下子变了脸色。

  不等温特其说完,赶紧出言打断,又转向二长老说道:“我有事和温特前辈谈,你先下去歇着吧。”

  肖占豪知道,二长老一直都在打听田贵银的下落,若是温特其那张大嘴巴继续说下去,还不知道会让二长老怎么想呢。

  “是,肖家主。”

  二长老狐疑的看了看肖占豪,又偷偷扫了温特其一眼,嘴里答得痛快,脚步却慢慢移动。

  “看你小子一肚子坏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等二长老不情不愿的走出内堂,温特其用手指着肖占豪,催促道。

  “温特前辈息怒,我正要去向您汇报呢,却碰上了田氏家族的二长老求见,这么一耽误,您老就来了……”

  温特其有嚣张的本钱,肖占豪却没有,所有的憋屈只能压下,表面上还得对温特其恭恭敬敬。

  “胡说!田贵银到肖家好几天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温特其一摆手,气呼呼的戳穿肖占豪的谎言。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