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各有盘算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各有盘算

  作为温特家族和肖家的联络人,温特其到今天才知道,田贵银到过肖家,而且目前应该还没有走。

  尽管温特雷看在二叔的面子上,没有对温特其的渎职大加指责,但言语之中难免带有抱怨。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温特其主动承认错误,并立马就赶到肖家,却遇见肖占豪在和二长老‘闲谈’。

  一肚子火气,正好冲着肖占豪就发了出来,根本不给对方颜面。

  “这……我是按照大家的约定布置,田贵银在我手上,就可以实施请君入瓮的计划了。”

  肖占豪自以为消息隐瞒得很严实,却不料温特其这个老狐狸,竟然还是发现了。

  根据双方的约定,实际上是温特其的单方面要求,肖占豪必须把对付田氏家族的打算公开。

  一旦出现新的情况,肖家要及时通报给温特家族,以便对计划进行适当的调整。

  田贵银进入肖家,对于整个计划的实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但肖占豪既没有在第一时间派人通报,也没有事后和温特其说明。

  若不是被温特雷掌握了消息,温特其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这么大的事,害得自己被温特雷抱怨,温特其想想都恨得牙根痒痒的。

  岂是肖占豪如此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能随意打发的?

  “什么狗屁计划,老子是问你,为什么不汇报?”

  温特其要的是肖占豪的态度,而不是具体的计划。

  即使肖占豪拟定了计划,也得经过温特家族确认才可以实施,否则就是肖家的单方面行动,破坏了彼此之间的约定。

  “我现在正在跟你汇报啊。”

  肖占豪最讨厌温特其的咄咄逼人,可又没办法阻止,只能通过自己的圆滑来弥补一下心里的不爽了。

  趁着温特其还没有反应过来,肖占豪连忙将自己所设想的,如何打击田涛的‘计谋’,大致的分析给温特其听。

  田涛目前还不是田氏家族的家主,但田贵银将他视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肖占豪从田贵银那里得到的消息,是田涛纠结了田氏家族的大长老等人,准备向田贵银‘逼宫’,从而篡位上台。

  这样的消息,对肖占豪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田氏家族的内讧,可以给肖家以及温特家族,提供一个浑水摸鱼的机会,却缺乏必要的理由。

  人家的私事,应该让人家自己解决,无论田涛和田贵银谁胜谁负,都是田氏家族的事情,与其他人无关,

  即便肖家想要介入,也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毕竟都城四大家族中的另外三家,实力都在肖家之上。

  如果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只要肖家一动手,就正好给了其他家族的机会。

  打着帮助田氏家族的旗号,堂而皇之的进入田氏家族,把田氏家族纳为附属势力之后,顺便修理入侵的肖家。

  肖占豪不傻,就算温特其不止一次的怂恿,希望肖家直接插手田氏家族的事务,他也不可能就范。

  但是,田贵银的主动拜访,却给了肖占豪一个充足的理由。

  尽管在经过拍卖公会的处罚,以及被温特雷打落修为之后,田贵银的实力和声誉大为降低。

  可不管怎样,田氏家族的家主,依然是田贵银。

  只要田贵银开口求肖占豪,以肖家的势力帮助自己保住家主之位,肖占豪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介入到田氏家族之中。

  在肖占豪看来,田氏家族的两位战王强者田涛和大长老,不过是初入王者之列,并没有太强的实力。

  以肖占豪本人的修为实力,完全能够化解田涛和大长老的联袂攻击。

  余下的肖战元,搞定田氏家族的另外三位主事长老,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肖家在都城四大家族中忝陪末座,肖占豪兄弟二人早就不甘心了。

  如果顺利控制田贵银和田氏家族,并收服田涛和大长老中任何一位,加上田家拍卖行的资源,肖占豪就有把握,在家族排名上更升一步,超越崔氏家族便指日可待。

  运气好的话,田涛和大长老同时归顺,肖家甚至有可能与都城第一大家族叫板。

  如此一来,温特其就不敢在肖占豪面前颐指气使吆五喝六了。

  当然,这些话,肖占豪是不可能告诉温特其的。

  同时,田贵银也不会完全顺从肖家,更不会无条件的配合。

  “肖家主,我只求暂避几日,等田涛的劲头稍退,我就有办法稳固家主之位了。”

  田贵银并没有像肖占豪预期的那样,向肖家求援,而是只想暂避风头。

  按照田贵银的意思,由于田涛和大长老都是战王强者,在田氏家族中无人能敌,如果田贵银强行对抗,无异于拿鸡蛋碰石头。

  表面上看,田贵银颓势已成无力回天,但实际上,田贵银尚有足够的筹码反败为胜。

  四大主事长老中,除了大长老力挺田涛之外,其余三位都是田贵银的心腹,正在准备应对之策。

  尽管田涛实力强劲,但田氏家族在田贵银的打理下,长期处于都城二流家族中游位置。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家族子弟们基本上不用担忧生计和修炼资源。

  总体而言,田贵银的功劳还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田贵银有把握粉碎田涛的逼宫,继续掌管田氏家族。

  可惜的是,田贵银没有想到,田涛会提前动手,而理由则是田家拍卖行晋升成功。

  根据田氏家族之前的议程,田涛只要将田家拍卖行,晋升到大型拍卖行,就有资格竞选家主之位。

  然而,田贵银则声称,田涛蒙骗了整个家族,虚张声势往自己脸上贴金。

  “洪家拍卖行的洪胜,亲眼见到拍卖公会的喜报,怎么可能是虚张声势呢?”

  肖家拍卖行乃都城原本的两家大型拍卖行之一,身为家主的肖占豪,自然随时关注拍卖公会的告示。

  特别是有关田家拍卖行的任何消息,肖占豪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打探。

  喜报的公开张贴,就是宣告了田家拍卖行的晋升成功,拍卖公会具有绝对的权威。

  一直还在纳闷,田贵银和田涛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闹起来,听了田贵银的解释,肖占豪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合着田氏家族早有提议,田涛则是依照程序,实施自己的‘篡位’计划而已,容不得田贵银反对。

  既然如此,田贵银又有什么手段阻止田涛的成功呢?

  “喜报应该不会错,但田家拍卖行没有拿到拍卖公会的批文和铭牌,就没有办法证明大型拍卖行的资质。”

  田贵银诡异的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田涛证明不了,我就有办法让他自行退出家主之争。”

  不过,田贵银需要时间。

  “怎么说?”

  肖占豪有点意外,不解的问道。

  田涛能不能证明资质,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

  根据拍卖公会的规章,喜报张贴之前,批文和铭牌就应该送达拍卖行。

  若是有所延误,或者出现差错,只要是拍卖公会存在过失,拍卖行都有资格索要批文和铭牌。

  尽管查验手续比较繁琐,但最多一个月,就会有正式的答复。

  如果说田涛需要时间,倒也说得过去,可田贵银需要的是什么时间呢。

  “批文已经送达,只不过没有到田涛手里……”

  田贵银满脸得意,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向肖占豪解释原委。

  作为田氏家族的家主,田贵银当然有资格代替田家拍卖行,接收拍卖公会的批文。

  而田涛对此事一无所知,也就想当然的认为,拍卖公会的批文送达出现了差错。

  通过申诉的方式,向拍卖公会索要批文,也是正常之举。

  但是,拍卖公会并无过失,自然不会答应田涛的要求。

  大不了,拍卖公会会让送达批文的官员,和田贵银对质,以辨真伪。

  只要田贵银不露面,田涛就没有办法得到拍卖公会的支持,结果就是田家拍卖行缺乏拍卖公会的批文和铭牌。

  对于拍卖公会来说,田家拍卖行自己丢失了批文,理应自行负责,与拍卖公会无关,并不会另外出具证明。

  可对于田氏家族来说,没有批文和铭牌,就等于田涛没有实现自己的承诺,也就失去了竞选家主的资格。

  这就是田贵银需要时间的原因,一旦田涛遭到田氏家族的质疑,田贵银就可以趁机打压田涛,确保家主之位无虞。

  “田家主果然计谋过人!”

  肖占豪由衷的赞叹,田贵银的城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得多。

  悄然进入肖家,不被田氏家族的人发现,却又只是‘暂住’几日,并没有给肖占豪借机介入的机会。

  闹了半天,田贵银把肖家给算计了。

  “肖家主抬举了,田贵银需要肖家的帮助,只要熬过一月,届时必有大礼相赠。”

  田贵银知道,肖占豪从来不做亏本买卖,仅凭三言两语,需要得到肖家的庇佑,简直是异想天开。

  不过,一月之后,估计田涛早已丧命,失去威胁的田贵银,便可以正大光明的回到田氏家族,继续掌管家族的一切。

  至于送给肖占豪的大礼,具体是什么,则要看肖占豪的胃口有多大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