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讲清楚点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讲清楚点

  “我要田家拍卖行的一半利润,你肯么?”

  肖占豪冷冷的说道,心里却酝酿着一个对自己有利的阴谋。

  “一半?不行,二成可以。”

  田贵银一口回绝,只愿以田家拍卖行的二成利润,作为答谢的酬劳。

  正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价,田贵银是个生意人,每一笔生意都要精打细算。

  自己只不过在肖家暂住,又没有伤害到肖家利益,二成利润已经是最大限度了。

  “呵呵,好说好说,田家主安心的住下便是。”

  肖占豪皮笑肉不笑的应承着,吩咐下人给田贵银按照好一切。

  “你想软禁田贵银?”

  温特其的眼皮翻了翻,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根据他的了解,肖占豪不可能这么容易答应田贵银。

  让田贵银住下来,一定是另有打算,尽管温特其暂时还想不到,到底肖占豪要怎么做。

  “本来我想让田贵银修书一封,求肖家帮忙,但田氏家族二长老的出现,让我改变了主意。”

  肖占豪眼里隐隐露出了一丝不屑,却又很快恢复镇定。

  “哦……说说看。”

  被肖占豪一番高谈阔论震慑住,温特其说话的口气明显温和了许多。

  一脸的期待,眼神中竟然有了一点赞许的意味。

  按理说,逼迫田贵银修书,肖占豪便有了进驻田氏家族的理由,这曾经是温特家族和肖家的既定方案。

  虽然温特其对这个方案颇有微词,觉得此举容易授人以隙,存在一定的隐患。

  但是,温特雷一票决定,谁也反对不了,温特其只好服从。

  听肖占豪的意思,好像还有更好的方案,温特其的好奇心大起。

  “如果按照温特家主的决定,我们极有可能得不偿失。冯氏家族和崔氏家族,向来觊觎都城第一大家族的宝座。

  只要温特家主和肖家对田氏家族对手,早已虎视眈眈的他们,必然趁机捣乱……”

  肖占豪好不容易找到了被尊重的感觉,却不敢过于卖弄,生怕等急了的温特其‘旧病复发’,将自己骂个狗血淋头。

  于是,话锋一转,继续分析道:“田氏家族的二长老,是田贵银的心腹,主动投靠肖家,实乃在打听田贵银的下落。

  我有一个预感,二长老可能知道田贵银在肖家,才故意叛族投靠,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田贵银的安全……”

  众所周知,二长老对田贵银言听计从,唯田贵银马首是瞻。

  田贵银到肖家避风头,没有理由不告诉二长老。

  只有得到田贵银的授意,二长老才敢和田涛以及大长老闹翻,并逃离田氏家族。

  以肖占豪的判断,田贵银只想暂避一段时间,而二长老却希望借助肖家的力量,重创田涛和大长老。

  二长老之所以在肖占豪面前,拒绝了就任田氏家族家主之位,实际上就是要为田贵银效力,并不想取而代之。

  所谓的不想做家主,准备辞去二长老之位,不过都是二长老的托词而已。

  狡诈的肖占豪,敏锐的察觉到二长老对田贵银的‘愚忠’,便生出一条妙计。

  “卖什么关子,快点说!”

  竖起耳朵等了半天,甚至都忘记了脚丫子还没有抠好,却只等来了肖占豪的不断卖弄。

  忍无可忍的温特其,再一次向肖占豪发出警告。

  “温特前辈莫急,若不把来龙去脉讲清楚,我怕您老一下子无法领会……”

  眉飞色舞的肖占豪,冷不丁被温特其打断,一肚子不服气,言语之中难免流露出一丝不快。

  “放屁!老子没那么笨!”

  你肖占豪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说老子不能领会。

  温特其闻言大怒,‘蹭’地一声从椅子上蹿出,指着肖占豪的鼻子吼道:“废话少说,老子要听结果。”

  “是,我的意思就是让田涛主动找上门来送死。”

  肖占豪被温特其的态度吓了一跳,一个不小心,差点惹恼了这个老家伙。

  不得已,肖占豪长话短说,直接把直接的想法说出来,希望能够平复温特其的怒火。

  “田涛凭什么找上门来,你是他大爷?”

  温特其满怀期待的眼神,被肖占豪的一句话破坏了。

  明明在说田贵银和田氏家族的二长老,怎么忽然间就扯到了田涛头上。

  而且,还有点莫名其妙,信口雌黄的味道。

  “温特前辈,您……”

  肖占豪真想一巴掌拍死温特其,却没有那个实力。

  说的仔细点,你嫌我啰嗦,说的简洁点吧,你又听不懂。

  肖占豪越想越觉得冤枉,一时之间呆呆地看着温特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怎么了,你就不能讲清楚点吗,非要跟老子打哑谜。”

  温特其颓然的坐回到椅子上,一脸的尴尬。

  人家肖占豪确实说了结果,可温特其反而弄不明白了。

  好像有点道理,能把田涛弄过来,在肖家的地盘上,收拾起来就容易多了。

  问题是,田涛又不傻,干嘛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没有理由啊。

  “温特前辈稍安勿躁,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肖占豪看出温特其是色厉内荏,心里好一阵舒坦,积压起来的憋屈,仿佛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本来还想讥讽两句,却看见温特其一脸冰霜,肖占豪再也不敢放肆,便一五一十的解释起来。

  田涛逼宫,所倚仗的就是田家拍卖行晋升成功,否则,以田涛在田氏家族的地位,根本没有办法和田贵银抗衡。

  但是,批文和铭牌这两样足以证明资质的东西,都不在田涛手中。

  空口说白话,并不能得到田氏家族子弟们的拥护。

  尽管大家会相信,田家拍卖行已经晋升成大型拍卖行,但田涛没有批文,就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另外,也有一些子弟,依然选择相信,田贵银才是田家拍卖行晋升的功臣。

  这一点,得到了不少子弟的确认,据说是二长老在背后煽风点火,造成的舆论。

  急于证明自己的田涛,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设法逼迫田贵银,或者交出批文和铭牌,或者到拍卖公会对质。

  无论哪种办法,都得先找到田贵银本人才行。

  肖占豪得到的消息是,田涛曾经去过冯氏家族,却没有打探到田贵银的去向。

  又有人说,崔氏家族的大院,在某一天半夜,闯入过不明身份的蒙面人。

  虽然侥幸逃脱了崔虎的追杀,却没有带走任何有关田贵银的消息。

  在肖占豪看来,能够从崔虎手上逃生的,就只有战王强者。

  纵观整个田氏家族,仅有田涛和大长老两位战王强者,蒙面人只能是他们中间的一人。

  根据这些线索,肖占豪可以断定,田涛会一直打探田贵银的行踪,直到找出田贵银为止。

  肖占豪的计划,就是通过二长老对田贵银的忠心,把田涛引到肖家的地盘上。

  届时,肖占豪兄弟俩,便有了出手的理由。

  “有点意思,你是要透露出田贵银的消息?”

  温特其不得不佩服,肖占豪的脑子就是好使。

  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总算回到了正题上。

  无论是肖家,还是温特家族,如果强行进入田氏家族,都会给人留下‘侵略’之名。

  若是冯氏家族和崔氏家族以此为借口,打着帮助田氏家族的名义,纷纷介入其中,恐怕将会是一场混战。

  温特其并不承认,温特家族可能因此遭到打击。

  但是,在无法分清敌我的乱战中,温特家族想要毫无损失的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肖占豪的办法行得通,肖家在自己的地盘上,即使是斩杀田涛,也可以说成是自保,理由充足毋庸置疑。

  当然,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田涛认定田贵银躲在肖家,才有可能上当。

  “我没有向田氏家族的二长老透露,也不会主动告诉田涛。”

  肖占豪得到了温特其的肯定,更是老神在在的卖起了关子。

  “不告诉田涛,这个可以理解,但不透露给二长老,又怎么能把田贵银的消息传出去呢?”

  温特其认为,如果由肖占豪说出田贵银藏身于肖家,就算田涛相信,大长老也应该会怀疑其中有诈。

  轻易闯入其他家族,是江湖上最大的忌讳,特别是没有足够理由的时候。

  相反,要是有证据证明,其他家族涉嫌插手别人家族内部事务,则不在忌讳之列。

  就像田氏家族和肖家,只要田氏家族发现田贵银躲在肖家,田涛和大长老就可以和肖家交涉,要求对方驱逐田贵银。

  不过,按照肖占豪的意思,二长老并不知道田贵银的下落,又怎么能够‘泄密’呢。

  “本来不知道,但您老以来,就瞒不住二长老了。”

  肖占豪抿了抿嘴,微微笑道。

  温特其一进肖家内堂,就大声嚷嚷,而且在田氏家族的二长老当面。

  虽然肖占豪在第一时间,将二长老支走,但秘密已经泄露。

  哪怕二长老愚钝至极,也绝对会猜到田贵银就在肖家。

  只要二长老知道,就一定会在‘不经意间’将消息传到田氏家族。

  不管二长老投靠肖家是真是假,消息都会传出去。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