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六十章 帮你出气

第一千零六十章 帮你出气

  “你小子花花肠子就是多,不过,人家二长老如果是田涛派来的,就不会上你的当了。”

  温特其察觉到肖占豪的计划存在漏洞,便毫不客气的指了出来。

  肖占豪所说不无道理,却有一个致命弱点。

  他一开始就把二长老和田涛,放在两个立场之上,属于你死我活的那种。

  由于田涛的修为实力,在田氏家族已无敌手,二长老需要除去田涛,就得借助外力。

  把田涛引到肖家斩杀,助田贵银保住家主之位,是二长老最大的目的。

  所谓投靠,无非是利用而已,尽管肖占豪愿意‘被利用’。

  但是,如果肖占豪判断有误,二长老根本就是和田涛同一战线,岂会落入肖占豪的圈套?

  “温特前辈谬赞了。”

  肖占豪嘿嘿一笑,接着说道:“正如您老所说,我的花花肠子多,不错,二长老有可能被田涛收买,故意来投靠肖家。

  如果真是那样,依然不会对我的计划产生影响。田涛只有找到田贵银,才能有一线希望,为此,二长老打入肖家内部,应该就是寻找田贵银。

  一旦得知田贵银的藏身之所,二长老最好的做法,就是一边通知田涛,一边想办法弄走田贵银。

  对此,我加紧了对田贵银的看管,以二长老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想要顺利偷走田贵银,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只能让田涛亲自过来……”

  看似破绽百出,一经肖占豪解释,却是滴水不漏。

  无论二长老出于什么目的,或者是处在什么阵营,在肖占豪手里,都是一颗棋子。

  作用就是,将田涛引入肖家,给肖占豪兄弟俩一个充足的理由。

  “太狠了……如此一来,田氏家族就要变成肖家的附属势力了。”

  不知道是赞叹,还是挖苦,温特其说出的话特别刺耳。

  “温特前辈此言差矣!”

  肖占豪心里一凛,脊梁骨冷汗直冒,情急之下口不择言:

  “您老怎么可以把我如此看低,虽然我肖占豪只是都城四大家族中,排名最低的肖家家主,但是,我从来没有把区区一个田氏家族看在眼里……”

  肖占豪的本意,想要辩解一番,意思是,田氏家族只是一个处在二流中游实力的家族,无论是资源还是底蕴,都不能和都城四大家族相提并论。

  肖家绝不会因为田氏家族,而破坏和温特家族的合作关系。

  可在温特其听来,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区区田氏家族,你当然不放在眼里,就算是温特家族,也未必进得了你的法眼。”

  温特其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声音也变得凌厉至极:

  “先吞并了田氏家族,积攒经验,然后一口气把温特家族吃了,肖家就是都城独一无二的大家族!”

  温特其有理由生气,原本说好的,肖占豪对付田氏家族的任何方案,都必须向温特家族汇报。

  但实际上,田贵银躲在肖家,田氏家族的二长老投靠肖家,肖占豪在今天之前,都是只字未提。

  更可恨的是,肖占豪单方面不断的,修改对付田涛的方案,甚至做出了好几手准备,基本上算是万无一失了,却还是没有主动上报。

  即使温特其问到具体方案,肖占豪也是绕开重点侃侃而谈,还不时的卖弄,让温特其如坠雾中。

  “温特前辈,您……”

  肖占豪没有想到,温特其会给自己扣上这么大的一顶帽子。

  虽然偶尔有过僭越的念头,但温特家族在都城家族势力中的地位,绝非肖家可以动摇的。

  肖占豪就算再傻,也不致于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把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惶恐至极的肖占豪,颤抖着声音,为自己辩解:“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按照温特家主的意思,从未有过半点异心,请温特前辈相信。”

  话虽如此,心里却是恨恨然的,好你个温特其,明知道肖家不敢招惹温特家族,偏偏还要恶意诬陷。

  万一温特雷也这样认为,岂不是给肖家找来祸事,温特其太可恶了。

  只不过,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使得肖占豪敢怒不敢言,只能委曲求全。

  又是发誓赌咒,又是大表忠心,肖占豪一番努力,终于让温特其的脸色趋于平和。

  “嗯,姑且相信你一回。”

  温特其并不是真的认为,肖占豪敢打温特家主的主意,只是受不了他的夸夸其谈,以及对自己的不恭。

  从内心来说,温特其当然不愿意由着肖占豪的性子来,所以通过这件事,要好好地敲打一下对方。

  同时,还故意透露一点消息,让肖占豪安分守己,别再自以为是了:

  “我还是愿意帮你们的,这不,那几家店铺仗着田家拍卖行的晋升,公然在你们肖家的地界招揽客户。

  我实在看不过眼,让人狠狠修理了一番,也算给你们肖家出了一口恶气……”

  看着惊魂未定的肖占豪,温特其晃了晃身体,一副我愿意帮忙你不用谢的样子。

  “原来是……谢谢温特前辈!”

  肖占豪强行把扭曲的脸庞变回原样,从僵硬的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一点笑容。

  田家拍卖行的店铺被砸,肖家的嫌疑最大。

  十几家店铺,有的靠近温特家族地界,也有的和肖家相邻,还有的跟其他二流家族的店铺隔壁。

  偏偏就只有和肖家相邻的那几间店铺,遭到不明身份强者的打砸。

  说来也怪,一不偷二不抢,人家过来就直接打人砸物,完事后分文不取扬长而去。

  肖占豪曾经问过下属们,却没有一人参与此事,这让肖占豪非常奇怪。

  谁会吃饱了没事干,跑到肖家和田家相邻地带,却认准了田家店铺下手,连肖家店铺的门都没有进过。

  在外界看来,这件事只能是肖家干的,生怕被人认出来,这才蒙面行凶的。

  就连肖战元也在责怪,说是肖占豪瞒着自己,干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就算要干,也得跑到田家另外几间店铺,不要让人家怀疑到肖家头上。

  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肖家干的,肖战元实在弄不明白,一直心机深重的大哥,怎么会做出如此脑残的事来。

  只有肖占豪知道,自己是被别人陷害,莫名其妙的接受这样的罪名。

  而且,在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之前,还不能出言为自己辩解,否则恐怕是越描越黑。

  派人出去查探,还没有得到回音,这就由温特其的嘴里说出来了。

  闹了半天,居然是温特其派人干的!

  这也太坑了吧,有这样帮忙的吗?

  肖占豪并不惧怕田氏家族,也想过要通过什么办法,和田氏家族制造点矛盾,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会在邻近的田家店铺下手,而且做的特别难看。

  在田贵银已经被肖占豪控制,田氏家族的二长老也投靠肖家的情况下,肖占豪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节外生枝。

  偏偏温特其在关键时刻,来了这么一手,坑了肖占豪不说,还差点就坏了大事。

  如果田氏家族以此为理由,跑到肖家店铺报仇,一场混战难以避免。

  不管胜负如何,肖家都不占理,田氏家族就算有些过分,也容易得到舆论的同情。

  如此一来,田氏家族和肖家的敌对情绪更浓,极有可能会妨碍到肖占豪‘请君入瓮’大计的实施。

  好在暂时还没有出现意外,田氏家族似乎并不重视店铺的被砸,可能是田涛和大长老忙于逼宫,未能顾及此事。

  费了好大的劲,肖占豪才稳住自己的情绪,违心的向温特其道谢。

  “算了,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温特家族,以后的好处多着呢。”

  温特其挥了挥手,站起身。

  又以前辈的身份,教训了肖占豪几句,这才迈开大步,离开了肖家内堂。

  “老混蛋……”

  等温特其走远了,肖占豪这才狠狠地骂出了声。

  通过肖占豪的激励周旋,总算把温特其打发走了,肖家暂时恢复了平静。

  肖占豪接下来要做的,就算如何利用田贵银,二长老,将田涛引到肖家地界,实施‘请君入瓮’计划。

  这几天,温特雷也遇到了头疼的事情。

  表少爷岑一男,自从在春风楼被斩去男根之后,虽经温特雷请来名医诊治,但一直未能痊愈。

  以名医的经验,被斩去男根的人,只要及时得到救治,尽管不能让其恢复雄风,却也能保住性命。

  而岑一男卧床数十天,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还愈见严重,大有命不久矣之势。

  期初,温特雷以为没事,甚至还要求名医设法为岑一男植入男根,以求延续其男人的身份。

  却不料,岑一男的身体每况愈下,植入男根不说,就连性命也是危在旦夕。

  情急之下的温特雷,怒气冲冲的勒令名医,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岑一男能够活下去。

  并将温特家族的资源仓库打开,任凭名医挑选可能用得到的药材之类。

  同时,张贴布告,巨额悬赏,广招医者进入温特家族。

  然而,被新招进来的医者,见自己心目中最尊敬的名医都束手无策,竟然没有一位愿意留下。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