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有事求教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有事求教

  一个个的如避祸端,连温特雷拿出的丰厚见面礼都不敢要,便急匆匆的告辞而去。

  只留下心急如焚,无计可施的温特雷,满脸沮丧的等待着名医的消息。

  “家主大人,表少爷的病,老朽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尝试了很多,名医颓然的发现,按照岑一男的现状,已经到了药石无效的地步。

  虽然并不是立马就会死去,但能够拖延的时间也不多了。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人,尽管逐渐摸索出一些道理,却依然无法将岑一男救活。

  “要什么药只管说,我一定弄到,人,必须给我留住!”

  温特雷不相信,不到手掌心大的伤口,经过名医几十天的救治,名贵药物用去不少,怎么可能还不能见效。

  作为男人,温特雷不是没有见过像岑一男这样的伤者,几乎都能成活下来,欠缺的无非是某个功能的丧失罢了。

  以温特家族的实力和影响,只要名医说得出来的药物,温特雷都有很大的把握弄到。

  “老朽知道,温特家族势大,不要说寻常药物,即便是天罗大陆难得一见的名贵药材,都一定可以拿出来。”

  名医见温特雷铁青着脸,一副冷峻的面孔,不敢顶撞。

  先是恭维一番,缓解一下气氛,然后叹了口气,话锋一转:

  “只可惜,表少爷的病不是药物能够治愈的,怪老朽之前没有察觉到……”

  名医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了温特雷一番,神色有些慌张。

  岑一男身上的伤口,溃烂的厉害,任何药物都难以改善现状,这一点名医没有乱说。

  但是,名医没有说出来的是,他一见到伤口,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岑一男的伤恐怕没那么容易痊愈。

  仗着自己医术的精湛,也很想拿到温特雷的高额赏金,名医觉得保住岑一男的性命,还是存在一线希望的。

  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岑一男的伤口不仅没有愈合,反而溃烂的面积越来越大。

  伤口位置距离内脏不远,如果任其恶化下去,要不了几天,岑一男的肚子里就会大面积的溃烂。

  名医由于贪念而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在隐瞒下去实在没有必要了,便战战兢兢的推说自己有不察的过失,希望不要遭到温特雷的惩罚。

  “不是药物的原因,那是什么原因,赶紧告诉我!”

  温特雷闻言,一手抓住名医,将对方拎了起来。

  指节部位嘎嘎作响,名医的喉咙顿感压抑,呼吸变得急促,脸色胀得红紫相间。

  “家主大人饶命,请听老朽解释。”

  战王强者出手,岂是寻常人等所能承受的。

  名医被吓得魂飞魄散,趁着还有一口气,忙不迭的求饶。

  “说!”

  温特雷并没有放松对名医的控制,只是稍微将手指移了移位置,给对方暂时可以呼吸的机会。

  “是这么回事,表少爷的伤,不是寻常兵器造成……”

  名医再也不敢隐瞒,把自己所能掌握的情况,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普通兵器造成的伤口即使溃烂,以名医的手段,也是可以用药物处理的。

  只要内服外敷,消除溃烂导致的感染,并不是一件难事。

  岑一男的伤口,开始的溃烂面积不大,似乎不能对生命造成威胁。

  但是,细心的名医敏锐的发现,让岑一男受到重创的不是伤口本身,而是体内被伤及生机。

  经验丰富的名医,判断出岑一男被王兵所伤,如果不能控制生机缺失,恐怕难以治愈。

  如果当时说出实情,即便岑一男的性命依然遭到威胁,至少名医自己不会承担责任。

  怪只怪名医名医明说,反而提出了各种要求,以治病为由,从温特家族的资源仓库中,拿走了大量药材。

  除了极少的一部分确实用于治疗,绝大多数被名医收入囊中据为己有。

  名医的判断虽然准确,却名医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原本以为,只需要通过一些去腐生肌的药物,辅以维持生机的灵草,便可挽救岑一男的性命。

  不曾想,比晶币大不了多少的伤口,竟然被输入了大量的王者之气,外加王兵侵入所剥夺的生机,超出了名医的想象。

  于是,也不管岑一男的残躯能否承受,名医不断的增加药物的用量,以期达到救治的目的。

  然而,事与愿违,随着药物的加重,本就遭到重创的岑一男,根本无力抵御药物带来的伤害。

  仅存的生机,又被名医人为的消耗了不少,这才是岑一男身体每况愈下的主要原因。

  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名医感觉到岑一男时日无多,怕他死在自己手上,只好硬着头皮向温特雷汇报。

  当然,自己的内心想法,名医是不会告诉温特雷的。

  温特雷所得到的情况,就是岑一男被王兵所伤,而凶手本人的修为,也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

  王兵和优质兵器的区别,并不仅限于锋利与否,更多的是本质上的差别。

  优质兵器锋利坚韧,杀伤力巨大,但伤及的是伤者的躯体和肉身,进而使伤者毙命。

  而王兵则在伤及肉身的同时,还可以伤及神魂,以及剥夺生机,让伤者从根本上失去生存的保障。

  身为战王强者的温特雷,深知王兵的厉害,只是从未想过,岑一男居然被王兵所伤。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敢隐瞒不报,简直是……”

  温特雷目光中蕴含杀气,移开的指头又捏住了名医的喉咙,仅仅给他留下一丝勉强能够呼吸的余地。

  “家主大人,老朽……也是刚刚才发现的……饶命啊。”

  名医两眼直翻,胸闷气短,为求活命,只得强打起精神。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气急败坏的温特雷,真想一把捏死名医。

  可转念一想,名医对于伤口以及造成伤口的兵器,甚至兵器的主人,应该都有一番推测。

  目前情况,只要岑一男还有一线生机,温特雷都要竭力施救。

  掌握的越多,岑一男就越有希望,不得已之下,温特雷将名医放了下来。

  “回家主大人,这件王兵极其锐利,却是小巧玲珑,而王兵的主人,应该是一位女子……”

  名医通过对岑一男的初始伤口进行观察,感知到侵入岑一男体内的王者之气,隐约有一股阴柔气息。

  联系到王兵的小巧,名医推测出对方乃是女人。

  另外,名医总结出来的经验似乎说明,造成名医‘失误’的原因,极有可能是那位战王强者的女子,拥有特殊属性的体质。

  如果是一般的战王强者,即便是使用王兵,只要不是一击毙命,名医都又五成以上的把握,将伤者救活。

  名医失误,正是名医考虑到凶手的特殊体质。

  特殊体质的战王强者,可以通过自身的属性,将王者之气输入到伤者体内,致使伤者病情加重。

  如果没有得到其他特殊体质的战王强者施救,任凭医者的手段高明,最多也只是延缓伤者陨落的时间而已。

  想要完全治愈,除非医者掌握传说中的疗伤圣手,还得有特殊体质的强者,在一旁协助。

  这也不能完全怪名医,在天罗大陆拥有特殊体质的人,世人难得一见,即使是都城四大家族,也没有一位能够拥有特殊体质。

  名医做梦也不会想到,岑一男去了一趟春风楼,竟然遇到了拥有特殊体质的战王强者。

  “特殊体质的战王强者,还是位女子?”

  温特雷被名医的话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追问一句。

  江湖曾有传言,万年大劫将至,天罗大陆会出现一批拥有特殊体质的修武者,数量不详,身份不详。

  温特雷本人还没有和这样的人物打过交道,但对于几年前的一个传闻,他还是记忆犹新。

  当下心里一凛,颤声问道:“如果是凶手本人,可有救治之法?”

  “或许会有,但老朽没有见过,不敢肯定……”

  名医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对于岑一男的伤势,已经无能为力,其余的就看岑一男的造化了。

  “如此……你上路吧!”

  温特雷轻轻一挥手,名医便悄无声息的命丧黄泉。

  兹事体大,不管岑一男是否有救,都不能让名医将秘密泄露出去。

  温特雷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思索着该如何救治岑一男。

  在温特家族,岑一男的身份是表少爷,但温特雷清楚,岑一男是自己和‘表妹’所生。

  自己的骨肉面临死亡,做父亲的温特雷当然是焦急万分。

  不过此事可能会涉及到幽阴门,温特雷必须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温特雷的表妹,也就是岑一男的母亲,得知岑一男命不久矣,更是以泪洗面。

  哭闹着,叫嚷着,逼迫温特雷拿出实际可行的救治方案,如果儿子死了,自己也就不活了。

  无奈之下,温特雷咬咬牙,亲自将幽阴门事务堂堂主索冥,请到自己的内堂。

  “索堂主,我有一事求教,还请如实相告。”

  温特雷把索冥让到上位,理了理衣襟,躬身对索冥行了一个大礼。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