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故意掩盖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故意掩盖

  “温特家主客气了,你我相交多年,又是合作伙伴,有事但讲无妨。”

  索冥稍稍有些意外,平时虽然也算客气,但今日温特雷的态度过于严肃,不知道所说何事。

  “当年田氏家族有位姑娘,被田贵银许配给肖家七少爷,迎亲之日忽然失踪。”

  温特雷提起旧事,眼睛直盯着索冥,缓缓说道:

  “这件事似乎与幽阴门有关,索堂主,我想知道那位叫田青的姑娘,如今何在。”

  五年前,田贵银为了将田家拍卖行提升为中型拍卖行,不惜与肖家做了一笔令人不齿的交易。

  肖家愿意为田家拍卖行提供一位坐镇高手,条件是肖家七少爷迎娶田涛的妹妹田青。

  田贵银为此支走田涛,暗地里将田青交给肖家,以便达成合作。

  但是,就在肖家接走田青后不久,都城出现了一伙实力强劲的蒙面人。

  从肖家高手手中,将田青劫走,从此田青下落不明。

  “这件事我也有耳闻,不知道温特家主此时提起,有什么说法?”

  索冥不动声色,很是随意的问道。

  经常往返于幽阴门和都城,索冥如果说没有听过这件事,显然有悖常理。

  “索堂主,事情紧急人命关天,不是我有意打听幽阴门的秘密,但我真的想知道,田青是否归属于索堂主的管辖之内。”

  幽阴门行事诡秘,温特雷从不敢擅自打听,可岑一男生死攸关,容不得拖延。

  抱着被索冥误解的危险,温特雷也要试探一下。

  “幽阴门没有田青,我也不认识这个人。”

  索冥很干脆的答道,不给温特雷留下任何想象的空间。

  “或许她现在不叫田青,这都无所谓,不过,我听说幽阴门有一位圣女,索堂主能介绍一下吗?”

  对于索冥的回答,温特雷毫不意外,幽阴门的事情,并不是自己这个外人所能知道的。

  所谓圣女,也是道听途说,温特雷从未听索冥提起过。

  若不是为了岑一男,温特雷才没有兴趣,去了解和自己无关的事呢。

  “温特家主,你胆子是不是太大了,我都不敢乱问的事情,你也敢说出口!”

  身为事务堂堂主,索冥非常清楚幽阴门的规矩。

  无故泄露秘密,杀无赦!

  即使有必要,在没有正副门主许可的情况下,将幽阴门的秘密说出去,也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尽管索冥在幽阴门也算得上中层级别的身份,但只要被发现有泄密可能,就要交由执法堂处理。

  “情非得已,请索堂主见谅。”

  话虽如此,温特雷的态度却是坚定异常:

  “这件事关系到温特家族和幽阴门的合作,如果没有弄清楚,索堂主在都城的苦心经营,恐怕要付诸流水了。”

  温特雷情之所至,不惜以双方的合作前景作为威胁手段,逼迫索冥就范。

  “你要威胁我?温特雷,我只是一位堂主而已,对于幽阴门的机密又能知道多少?”

  索冥眼里露出一丝厉色,嘴里却抱怨叫屈。

  温特家族和幽阴门的联系,绝大多数时候,是由索冥两边传递消息。

  阴无为在都城安插的眼线,以及暗中渗透,基本上都是在温特家族进行。

  虽然温特雷并不是对每件事情,都有细致的了解,但是温特家族却是阴无为舍不得放弃的一颗棋子。

  索冥没有资格决定与温特家族解除合作关系,相反,他还希望仰仗温特家族在都城的地位,为自己给幽阴门立下不朽的功勋。

  “索堂主误会了,温特雷没有这个意思。”

  索冥的态度让温特雷感到满意,该利用的谁都不会放弃。

  同样,温特雷必须要将索冥搞定,否则以后永远处于被动。

  于是,温特雷话头一转,沉声说道:

  “前些日子,温特家族的表少爷岑一男,在春风楼遭袭,有人指认凶手和幽阴门有关。

  我今天无意于幽阴门的秘密,但一定要查出凶手的身份……”

  春风楼的清风明月,为了拿到赏金,不惜以身犯险,向温特雷供出,凶手是幽阴门的人。

  这件事,温特雷曾经和索冥说过,遭到索冥的矢口否认。

  今日旧事重提,让索冥一头雾水,不知道温特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说过,不是幽阴门弟子干的!”

  索冥的回答很直接,却也有点不耐烦的味道。

  “索堂主不要急着确定,凶手是位女子,而且拥有特殊体质,除了幽阴门圣姑,还有第二位么?”

  温特雷目光犀利,如同利剑一般,刺向索冥。

  活了大半辈子了,温特雷见过许多常人难以见到的事情。

  但是,有关特殊体质的传言,却仅有田青一人。

  田青的失踪,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不解之谜,可在温特雷看来,田青一定是落到了幽阴门手里。

  肖家处于都城第四大家族的位置,肖占豪早就不甘居人之下了,听闻田青拥有特殊体质,便萌生了据为己有的念头。

  不过,据说特殊体质的激活,具有特别要求,肖占豪本人似乎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所以,趁着田家拍卖行晋升,需要高手坐镇,肖占豪就把自己的儿子推了出去。

  如果将田青弄到肖家,作为‘夫君’的肖七,极有可能在修武一途具有广阔的前景。

  这样一来,肖家便有了将家族排名提升的机会。

  记得事发的前后,索冥正在温特家族做客,也听到过这样的传闻。

  当时,索冥还向温特雷咨询过一些有关田氏家族的事情。

  但田青失踪以后,索冥就再也没有提起过田氏家族了。

  现在,岑一男出事了,温特雷六神无主,大有不顾一切之势。

  “特殊体质,女子……温特雷,你是怎么知道的?”

  索冥双手一摊,显得非常无辜,甚至还指责温特雷起来:

  “表少爷而已,你尽尽人事就可以了,干嘛非要甘冒风险?”

  为了一个亲戚,犯不着怀疑到幽阴门头上,不要说没有证据,即使温特雷亲眼所见,又能怎么样呢。

  “不瞒索堂主说,岑一男名义上是表少爷,实际上是我的亲骨肉。”

  尽管对索冥的指责有些恼火,但温特雷还是据实回答:“我儿命在旦夕,作为父亲的我,就算不能手刃凶手,至少也要知道真凶的身份吧。”

  言语中流露出些许无奈,温特雷扬起脑袋,给了索冥一个苦笑。

  如果真是幽阴门圣姑所为,温特雷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请求圣姑出手,挽救岑一男的性命。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索冥也是一位父亲,能够理解温特雷的紧追不舍。

  只是理解并不能解决问题,索冥也不清楚凶手是谁。

  但是,考虑到温特雷的心情,索冥准备通过适当的透露一点消息,以便安抚温特雷:

  “幽阴门圣姑是不是田青,我不知道,但她确实拥有特殊体质……问题是,圣姑不可能出现在都城!”

  索冥告诉温特雷,幽阴门圣姑的身份,据说连她本人都不知道。

  几乎所有打听过圣姑身份的幽阴门弟子,没有一个得到善终。

  有的失踪,有的离奇死亡,还有的得了失心疯,总之,只要是和圣姑靠近的人,除非是幽阴门上层安排,否则都没有好下场。

  至于圣姑的修为实力,索冥并不是太清楚,反正不会低于战帅巅峰级别。

  索冥提醒温特雷,不管是不是圣姑伤了岑一男,都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以免惹祸上身。

  当然,索冥非常肯定的说,圣姑绝对不会是伤害岑一男的真正凶手。

  如果不是考虑到幽阴门和温特家族的合作,以及温特雷作为父亲的悲痛心情,索冥是不可能告诉他这些的。

  “多谢索堂主指点,只是……圣姑为什么不会是凶手?”

  见索冥说的如此坚决,温特雷非常意外。

  以前,温特雷只听过传言,说是幽阴门圣姑地位比较特殊,并没有所谓的级别,却能够凌驾于一般的长老之上。

  甚至一些幽阴门的太上长老,也要对圣姑另眼看待。

  经索冥一说,温特雷更加相信,圣姑应该就是传说中,那个拥有特殊体质的田青。

  强行从肖家高手的手上掳走,自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内情。

  不允许幽阴门弟子打听圣姑身世,无非是掩人耳目罢了。

  温特雷甚至怀疑,幽阴门高层一定对田青施加过索冥秘法,致使她本人失去了原有的记忆,这样才便于控制。

  温特雷有足够的理由,把幽阴门圣姑列为最大的嫌疑对象。

  正如索冥所说,圣姑的修为至少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如果得到幽阴门的高级修炼资源,成功晋升王者也不是没有可能。

  或许,圣姑也就是田青,脑海中还残留一些儿时的记忆,跑回都城探寻自己的身世。

  却在春风楼遇到寻花问柳的岑一男,对清风明月大加轻薄,一怒之下,出手斩断岑一男的男根。

  这样的事实,很符合温特雷的推测。

  然而,索冥却否认圣姑是真凶,难道是索冥为了息事宁人,故意掩盖真相?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