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假意投靠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假意投靠

  哗……

  忽然,山坳中的人群一阵骚动,不自禁的闪出一条路径。

  肖占豪,肖战元,以及数十位肖家长老,龙行虎步的走将过来。

  也不知道是哪一位,见两旁的观战者太多,让出的路径不够宽阔,便暗暗将战气释放出来。

  嗡~~

  一阵劲风略过,夹杂着巨大威压的能量涟漪,迅速激荡而出。

  “啊……”

  靠近肖家一行人的观战者,被能量涟漪波及,一时控制不住。

  一个个的,身体如同破絮离地而起,等到半人高的时候,头重脚轻身体打横。

  随着劲风往两边冲撞而去,使得原本由于让路而挤在一起的观战者们,统统朝后仰去。

  一时间,山坳中出现了一条类似官道的宽阔大路。

  肖占豪来到凸起的平台边,让肖家长老们坐到石凳石椅上,自己则纵身一跃上了平台。

  居高临下,四下张望,见远处的田氏家族一行人,正由山坳外面的山路,赶往这里。

  又将目光转向温特雷这边,肖占豪微微颔首,算是和温特雷打了招呼。

  然后侧过身,扫了一眼远处所在的位置,嘴角稍稍掀起,露出一丝冷笑。

  “各位,今天这场较量原本不应该存在……”

  肖占豪双手抱拳,声音洪亮的说道:

  “田涛和田贵银争夺田氏家族家主之位,本是田氏家族的家事,与肖家无关。

  但是,田氏家族家主田贵银,被晚辈田涛强行逼迫,不得已向我求救,念在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朋友,我勉为其难暂且收留,并未打算介入其中。

  而田氏家族主事长老之一的二长老,不堪忍受田涛的打压,也投奔到肖家,并请求肖家仗义出手,制止田涛以下犯上的恶行……

  我虽极力安抚,却难解二长老内心愤懑,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田涛派人前往肖家恶语相加,且有与肖家开战之意。”

  说到这里,肖占豪顿了顿,伫立于平台之上,静静地看着下方的人群。

  “原来是这样,田涛把二长老都逼走了,简直是太过分了。”

  “二长老本来就是田贵银的心腹,自然会追随田贵银了。”

  “不至于吧,田涛生性温和待人宽厚,怎么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人群中议论纷纷,由于田涛尚未到达,并没有让为此做出合理的解释。

  “大家静一静,我肖家历来安分守己,从不仗势欺人,可田涛严词相逼,使得肖家毫无退路。

  虽然我不愿意和一个晚辈计较,但身为肖家家主,必须维护肖家声威,否则肖家将无法在都城立足。”

  眼见众人议论的差不多了,田涛一干人众也即将进入山坳,肖占豪这才继续说道:

  “不得已之下,我本着和平相处的原则,提出三场交战方案,得到田涛的同意。

  田氏家族和肖家在各自家族选出三位强者,双方进行点到为止的比试,为了表示诚意,田氏家族的三位强者,可以想我方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提出挑战,但一人只能比试一次。

  三局比试,以先获得两局胜利的一方取得最终胜利,双方的条件是,如果肖家失败,愿意将田贵银交给田涛,任凭田涛如何处置。

  若是肖家侥幸取得胜利,则田氏家族愿意归顺肖家,成为肖家附属势力,田家拍卖行的所有权,转交给肖家所有……”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怎么会这样,无论输赢,肖家都没有任何损失……”

  只听说田氏家族和肖家较量,却不知道原来还有此等说法。

  田贵银本来就不是肖家的人,肖占豪竟然拿田贵银作为筹码。

  不等较量开始,田氏家族已经输了一招。

  “诸位——”

  一声清啸,一个修长的身影飞掠而上,落至肖占豪三丈开外的地方停下。

  田氏家族大长老一袭白衣,面容清矍,道风仙骨,令人眼前一亮。

  大长老站定,环顾四周,朗声说道:

  “田涛乃田氏家族上下一致推举的继任家主人选,并非肖占豪所说的以下犯上。

  相反,肖家仗着自己是都城第四大家族的地位,强行介入田氏家族家事,实在令人不齿。

  众所周知,以田氏家族的实力,无法和肖家抗衡,但是,为了家族的存亡,我们愿意与肖家一战。

  虽是三场比试,却决定了田氏家族的命运,即便田氏家族侥幸赢得一招半式,也不会得到肖家的任何补偿。

  一旦失利,整个田氏家族将不复存在……”

  大长老说话的时候,田涛率领二十位田氏家族的长老弟子,静静地到逸尘身边的石凳石椅上坐下。

  “大长老此言差矣,既然双方接受条件,就不存在强行介入一说。”

  肖占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大长老,一副淡然洒脱的样子:“今天,有幸请到了温特家族的温特雷家主,和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作为见证。

  不论双方胜负如何,都必须接受,绝不允许发生群殴事件……”

  把温特雷和逸尘作为比试的仲裁,是为了尽可能的体现出公平。

  温特雷乃都城四大家族第一强者,有资格评判田氏家族和肖家的较量结果。

  而逸尘作为三英佣兵团的团长,又是田涛的结义兄弟,自然可以监督温特雷的仲裁公正。

  双方的参战名单已经确定,并交到了温特雷和逸尘的手上。

  温特雷用眼光瞄了一眼平台上的肖占豪和大长老,示意他们离开。

  第一场较量,即将拉开序幕。

  嗖~~

  肖家人群中猛地蹿出一条人影,轻盈的落到了平台之上。

  “咦,田氏家族的二长老,怎么从肖家阵营出来?”

  眼尖的一下子就看出来,第一位进入比试场的,就是田氏家族主事长老中的二长老。

  按理说,二长老应该代表田氏家族,没有理由站错队伍才对。

  不管田贵银和田涛如何水火不容,这次较量都是以田氏家族的名义,二长老身为田氏家族的一员,自然不可能代表肖家。

  “你……给我下来!”

  田涛这边还没有发话,肖战元却忍耐不住了。

  尽管二长老在肖家呆了好几天,也说过要参与较量。

  但是,肖战元根本就不会给二长老这个机会,他早就安排好了,由肖家的三长老,对付田氏家族的战帅巅峰强者。

  “哈哈,抢着立功,你也太急了吧。”

  肖家三长老身形一纵,话到人到,很是鄙夷的乜视着二长老:

  “我才是第一战的人选,乖乖的下去,免得丢人现眼。”

  肖家三长老的修为实力,虽然是战帅巅峰强者级别,却并不是长老中最强。

  肖战元原本要让肖家大长老出战,但由于田氏家族二长老的到来,使得三长老的危机感增强。

  为了不被外人抢走自己原本的地位,三长老强烈要求肖战元,给自己一个机会。

  考虑到田氏家族战帅巅峰强者的实力,除了二长老之外,并没有谁能够敌得过肖家三长老。

  肖战元在请示过肖占豪之后,把三长老列为双方较量的第一位上场者。

  “要下去的应该是你,丢人现眼的也只能是你!”

  面对对方的不屑,二长老面露讥讽之色,冷冷的说道。

  “你……”三长老气急败坏,刚要发作,却遭到了阻止。

  “第一场比试,由田氏家族的二长老,对阵肖家三长老……”

  说话的是端坐在石椅上的温特雷,手里拿着双方的上场名单。

  虽然名单上没有注明谁先谁后,但既然出现在平台上的二位,都在名单之中,就不需要重新认可。

  “慢着……温特家主,这是怎么回事?”

  肖占豪还在犹豫,一旁的肖战元却大声的质问起来。

  二长老明明已经投靠了肖家,田涛还在派人四处追杀,就算二长老要参与比试,也是代表肖家才对呀。

  “肖战元,我本来就是田氏家族的人,当然有资格代表田家出战了。”

  见肖战元一头雾水,二长老哈哈一笑,接着说道:

  “我去肖家只是为了打听田贵银的下落,从未明确说过投靠的话,只不过,肖占豪好客,非得留我多住几日,这才让你误会了,实在不好意思。”

  “你……太可恶了!”

  被二长老一说,肖战元顿时语结,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妈的,上当了。

  不错,二长老进入肖家,根本就没有打算投靠他们。

  那天被逸尘从崔虎手上救出,二长老得知了田贵银的无耻,心里追悔莫及。

  如果不能找出田贵银,申特使之死将由田涛承担罪名,如此一来,田家拍卖行便宣告瓦解。

  尽管不敢怀疑到,是田贵银斩杀了申特使,但二长老相信,这件事一定和田贵银有关。

  考虑到自己一直被认为是田贵银的心腹,并在田涛就任家主一事上多有阻扰,二长老主动请求田涛和大长老,给自己有关赎罪的机会。

  还是经逸尘提醒,二长老才去了肖家打探。

  “老二,别说了。”

  相对于肖战元,身为家主的肖占豪,似乎并不在意二长老的小伎俩。

  之前在双方递交参战名单的时候,肖占豪曾经和温特雷有过暗中交流。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