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各胜一局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各胜一局

  仅仅是试探性的接触,就已经确定了肖占豪的胜势,不会存在变数,胜利将属于肖家。

  失去了胜负悬念,所有人的关注点,变成了肖占豪能够以多快的速度,顺利拿下大长老,为肖家扳平比分。

  就连坐在平台两旁,那些在都城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没有人会怀疑,田氏家族的大长老必然遭受失败的命运。

  唯一可以猜测的,是大长老能否在肖占豪的雷霆攻势面前全身而退。

  嗡~~

  唰~~

  处于交战状态的二人,却不会在意观战者的议论,只是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给对方造成压力。

  大长老明知不敌,却没有退缩,反而不断地主动发起进攻,竭尽全力的应对空中飘忽不定的,半虚半实的红色蛟龙。

  鼓动起的狂风,每一次被红色蛟龙轻易吞噬,都会给大长老的身体上带来一定的伤害。

  但是,大长老绝不会因为害怕自己随时命丧当场,而放弃或者减弱一丁点的战气释放。

  不管红色蛟龙如何难以攻克,大长老都将自己的全身能量,毫无保留的宣泄出来,力求一战。

  输给肖占豪是预料中的事情,大长老没有侥幸之心,能够做到的就是尽可能的缠住肖占豪。

  以自己老而弥坚的不懈拼斗,激励接下来出战的田涛,希望给田涛增加信心。

  对于大长老来说,对手不管是肖战元,还是肖占豪,自己都不能取胜。

  选择肖占豪的原因,是要给田涛一个机会,一个可能为田氏家族带来胜利的机会。

  如果让田涛对阵肖占豪,除了得到羞辱和碾压以外,田涛就只能收获惨败,田氏家族也将落入肖占豪之手。

  大长老把实力稍弱的肖战元留下,至少让田涛有了一丝希望,尽管这样的希望只有自己才会相信,但毕竟还存在希望。

  “你现在认输,还有保全性命的希望,怎么样?”

  就在大长老使出浑身解数,连续发动攻击的时候,肖占豪看似大度,实际上充满不屑的声音传来。

  在肖占豪眼里,大长老简直就是不堪一击,自己还没有发挥出八成功力,就已经让对方气喘吁吁了。

  “休想!”大长老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缓。

  未战先怯,不是大长老的作风,即便是输,也得拼到最后一刻。

  “好,那就让我来检验一下,你这个战王强者的成色如何。”

  肖占豪也不生气,只是稍稍加大了王者之气的释放力度,红色蛟龙的虚影从空中笼罩而下。

  呼呼~~

  得到能量补充的红色蛟龙,自上而下,张开血红色的大嘴,咆哮着俯冲至大长老的上方。

  红色蛟龙头顶的犄角,犹如一柄长矛,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对着大长老的咽喉部位猛刺过来。

  “哼!”大长老只来得及冷哼一声,便连忙侧身闪过一旁,避开对方的攻击。

  然而,红色蛟龙的攻击并未停止,犄角刺空,迅疾抡起细长的尾巴,如同钢鞭一般,照着大长老的脑袋就是一扫。

  大长老躬身弯腰,将身体变成一团,堪堪从对方横扫而来的缝隙中掠过。

  虽然躲过一劫,但大长老连续攻击未果之后,被红色蛟龙一阵强攻,能量消耗不少。

  于是,大长老减少狂风的凝聚次数,以便留有更多的能量,与红色蛟龙周旋。

  “大长老危在旦夕,这一战恐怕就要结束了。”

  “不急,大长老应该还能坚持一会儿……”

  战王强者的较量,给观战者大饱眼福的同时,更多的人希望这样的战斗能够延续很长时间,才能对得起自己丢下手头的事情,专程观战的决心。

  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肖占豪继续增加能量的释放,大长老很快就要败下阵来。

  可喜的是,肖占豪似乎有意和观战者们作对,不仅没有趁胜追击,将大长老拿下。

  反而减少了能量的输入,使得濒于绝境的大长老,暂时有了难得的喘息之机。

  与此同时,肖占豪身在虚空之中,一双眼睛却如同野狼寻找猎物一般,四下打探着平台之下的人群。

  扫过两边坐在石凳石椅上的强者们,肖占豪发现温特雷和逸尘这样的战王强者,都有点心神不宁。

  当下不露声色的朝一个不起眼的角度看去,那是都城第三大家族,崔氏家族长老的所在位置。

  隐约中,崔氏家族长老和肖占豪的目光,有过那么一瞬间的接触,很快就各自转向别处。

  温特雷懒洋洋的靠在石椅上,看似假寐,甚至没有关注平台上的比试。

  或许,肖占豪和大长老的较量,胜负早在温特雷的意料之中,看不看的也就无关紧要了。

  不过,肖占豪看向温特雷的时候,温特雷好像有点反应,轻轻地翻了翻眼皮,朝对面的逸尘看了一眼,便又低下脑袋。

  而逸尘却干脆打起了瞌睡,脸颊上被侧面照过来的阳光,烘得暖暖的,正是入睡的好时机。

  既然有温特雷仲裁比试结果,又懒得欣赏大长老和肖占豪的你来我往,逸尘除了睡觉好像也没啥可干的。

  当然,肖占豪和温特雷向自己扫过来的目光,逸尘还是完全感应到的,只是不愿搭理而已。

  对面的石凳石椅上,有几位观战者悄悄离开,空出的凳椅又被后面上来的人占了。

  不注意的话,一般是不会有人纠结这个细节的。

  平台之上的战斗仍在继续,勉力支撑的大长老,每当觉得自己的能量难以为继的时候,就发现肖占豪会相应的调整红色蛟龙的攻击速度。

  留存在红色蛟龙内的能量,总是比大长老所能应付的稍微高上那么一点点。

  却又不会一下子将大长老击溃,甚至偶尔还会给大长老留一点调整的余地。

  这就像家族门派中的师傅授徒一样,师傅施以适当的压力,逼迫徒弟发挥出最大的潜能,以便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怎么回事,肖占豪难道魔怔了?”

  “明明大长老已经摇摇欲坠了,肖占豪却突然卸了力道,让对方逃过一劫。”

  “莫非大长老还有极为霸道的杀手锏,暂时没有用出来,肖占豪不敢过于用强?”

  战局的胶着,出乎了观战者的想象,尽管台上的输赢,根本就不关他们的事,但大家的议论声却是越来越大。

  很多人知道,肖家打田氏家族的主意有很多年了,肖占豪一直希望将田氏家族收编,只是迫于其他家族的虎视眈眈,不敢付诸行动而已。

  而这一次不一样,不管约定的条件是否公允,人家双方都愿意接受,也算是一场公开较量。

  通过这样的方式,将田氏家族据为己有,肖占豪可以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

  正所谓愿赌服输,与其他人无忧。只要肖家最终获胜,肖占豪大可放心笑纳战利品,以圆自己多年的梦想。

  可是,肖占豪居然和大长老彼此配合默契,一场本该一盏茶时间就能结束的战斗,拖了快一个时辰,都会呈现胶着状态。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肖占豪似乎还没有想到,要尽快拿下大长老,只管一个劲儿地和大长老‘切磋’起来。

  “对了,这是猫抓老鼠的游戏,肖占豪故意慢慢消磨大长老的能量,等他筋疲力尽之后,再痛下杀手不迟!”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这个肖占豪,果然阴狠!”

  有人自以为窥出了场上的玄机,便得意的卖弄着,倒也引来一批跟风者。

  沉闷的状态,又维持了半个时辰,肖占豪用眼角的余光,又看了看温特雷以及某个角落。

  等回过头来,肖占豪突然将自身的王者之气,迅速输入到红色蛟龙体内。

  同时大吼一声:“给我趴下!”

  空中一道红色光芒闪过,平台上的比试场被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中。

  观战者们还处于懒散状态,就被眼前的风云突变,给惊出了一身冷汗。

  光芒中没有了红色蛟龙的翻腾,更不存在狂风乌云的踪迹。

  噗~~

  在红色光芒的映照之下,大长老的身体如同遭到重锤轰击。

  被纵横激荡的能量涟漪冲击得步履蹒跚,勉强催动体内仅存的微量战气,大长老却忍不住大口的喷出鲜血。

  鲜红的血雾,在红色光芒的笼罩下,显得微不足道。

  即便颓然倒下的大长老,努力的发出一声惨叫,也没有撕心裂肺的感觉。

  颜色,声音,甚至血雾的喷洒,都被红色光芒完全压制,等到观战者们能够感受到时,一切似乎都平淡下来。

  “第二局比试,肖家获胜,双方各胜一局,最后的结果,将由第三局决定。”

  温特雷的声音,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只是机械的宣布结果。

  “大长老——”

  田涛第一个冲上平台,一把将蜷缩在地的大长老抱起,返身落到山坳中。

  随行的田氏家族成员中,有两位医者模样的人,立刻从田涛怀里接过大长老,就地进行救治。

  救治的地点,距离逸尘不到三丈,田涛起身抖了抖沾满血迹的白色衣襟,看了逸尘一眼。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