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实在愚蠢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实在愚蠢

  不久,接到命令的大长老,将肖家大部分战帅强者集中起来,又点了一千人马,执行偷袭田氏家族的任务。

  留守肖家的肖七等人,知道这一次的战斗,关系到肖家崛起计划,心里兴奋不已。

  一边悠闲的喝着小酒,一边静等前方的捷报传来。

  然而,肖七没有等到捷报,却等来了三英佣兵团的副团长谭进。

  尽管跟随谭进一起闯入肖家的,只有一百多位战帅强者,但这些人个个实力强劲勇猛无比。

  轻易的解决了肖家守卫之后,以战王强者谭进为首的强者们,如同猛虎下山般的击溃所有挡道的肖家弟子,径直冲向肖家大院腹地。

  本来肖家还有数十位实力不弱的战帅巅峰强者,却被肖占豪提前派到温特家族去了。

  如今的肖家,虽然还有不下于千名弟子,却没有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根本无法阻止三英佣兵团的攻击。

  肖占豪设置的一些护院保障,也由于谭进拥有战王强者的修为,而变得不堪一击。

  不到半个时辰,谭进就解决了战斗。

  那些负隅顽抗拒不投降的肖家弟子,全部遭到三英佣兵团的无情镇压。

  越是叫嚷得凶的,受到的创伤就越重,有的甚至命丧当场。

  而那些不抵抗的,或者老弱妇孺,基本上没有受伤,最多也就是相互之间,由于逃跑形成的踩踏,导致部分伤员。

  接到消息的肖七,连忙扔掉了酒杯,和身边一群弟子,悄悄的从密室提出田贵银,潜入肖家地下通道,逃离了大院。

  一路跑着,肖七生怕后有追兵,连呼救都不敢。

  直到进入山坳附近,才拼命大喊,希望肖战元和肖占豪听到。

  “你是说,闯入肖家大院的是战王强者?”

  听到家族老小暂时无虞,肖占豪松了一口气。

  只要损失不大,肖占豪坚信自己能够很快夺回控制权。

  何况,三英佣兵团的两位团长,都还在山坳之中,只要擒住逸尘或者田涛,肖家之围便宣告解除。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三英佣兵团还有第三位战王强者。

  若果真如此,肖家将会面临更严峻的危机。

  肖战元伤重生死未卜,仅凭肖占豪一人,自认有把握击败逸尘和田涛,却不敢说同时面对三位战王强者。

  特别是逸尘,曾经打败过肖战元,实力不容小觑。

  当然,这还没有算上昏迷中的大长老了,如果大长老能够侥幸生还,恢复起来比肖战元要快得多。

  少了肖战元,这事情还真不太好办呢。

  “对,他叫谭进,是三英佣兵团的副团长,也是后山谈家寨的副寨主。”

  谭进闯入肖家,并没有隐瞒身份,所以肖七知道得很清楚。

  也正是有了谭进只要的战王强者,才让肖家大院变成了三英佣兵团的地盘。

  “老家主,我来救你了。”

  二长老匆匆赶到,要将田贵银带离肖家弟子的控制范围。

  到目前为止,二长老还不知道田贵银和申特使一案,到底存在多大的关联。

  半月之限即将到期,必须尽快查清事情的真相,还给田涛以及田氏家族一个清白。

  另外,二长老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要亲耳听到田贵银的解释,以便了结心中的纠葛。

  多年以来,二长老都对田贵银无条件的信任,却不料田贵银完全辜负了二长老。

  不管田贵银是不是杀害申特使的凶手,二长老都希望田贵银能够亲口说出。

  “滚!”

  心中一声怒喝,一股王者之气激荡而出。

  嘭~~

  二长老躲闪不及,被肆虐的能量涟漪,撞出数十米开外。

  虽然早有准备,但二长老还是受到了王者之气的打压。

  “田涛,逸尘,你们够狠!”

  肖占豪怒极反笑,一把捏住田贵银的脖子,叫嚣道:

  “哈哈,肖家与你们势不两立!看看,这就是你们要的田贵银,我只要动一动指头,就可以让他命丧黄泉,来啊……”

  肖占豪此举是要激怒逸尘,田涛重伤未愈不足为惧,但逸尘的实力,肖占豪没有见识过。

  只有让逸尘出手,他才能确认自己是否在今天与他交手。

  “哼,肖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再说,田贵银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

  话音未落,逸尘身形暴起,飞一般的窜向肖占豪。

  田贵银不能死,田涛和田氏家族的冤情,还需要从田贵银那里洗刷。

  不过,如果逸尘流露出自己的心思,恐怕肖占豪恼羞成怒之下,真的将田贵银斩杀,那可大事不妙。

  于是,逸尘一边表示不在乎田贵银的生死,一边设法要从肖占豪手上抢夺田贵银。

  “好小子,想骗我,没那么容易……”

  肖占豪不傻,岂能听不出逸尘的意思。

  见逸尘即将来到自己身边,肖占豪将田贵银拎起来,准备用田贵银做兵器,牵制逸尘的发挥。

  但是,不等肖占豪的话说完,他的手就脱离了对田贵银的掌控。

  身体则如同一段朽木,径直朝后横飞而出。

  “田贵银不能死!”

  拍卖公会的闻执事,一拳轰飞肖占豪,并将田贵银抓住。

  一把搭住田贵银的手腕,闻执事将王者之气输入田贵银体内,又拿出一堆玉牌碎片,在田贵银面前摇晃着。

  “你是……闻执事?”肖占豪惊叫中,带着一丝疑惑。

  被闻执事情急之中,蕴含着巨大威压的一拳击中,猝不及防的肖占豪遭到重创。

  胸口凹陷进去,可以放进一个拳头,胸骨断裂,体内的王者之气急速外泄,修为似有跌落迹象。

  尽管这一拳不会要了肖占豪的命,但是,闻执事的突然出现,让肖占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不知道,拍卖公会的闻执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一出手,就对自己痛下杀手。

  “果然是你!”

  闻执事没有理会肖占豪,而是通过拍卖公会秘技,确认了田贵银的凶手身份。

  “冤枉啊,我没有杀害申特使……”

  田贵银被闻执事控制,无法挣脱,急得胡乱挣扎。

  听得闻执事的话,田贵银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脑袋就流下来。

  “哼,申特使被杀,只有几个人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闻执事冷哼道:“你虽然毁尸灭迹,但不能去除申特使临死前留下的微弱气息。

  他的本命玉牌碎了,我们用秘法保留了他的那一丝气息,和你身上的一模一样。

  事实摆在面前,田贵银,你有什么话,到拍卖公会再说吧。”

  闻执事轻轻一点,便将田贵银禁锢起来,往怀里一夹。

  回转身来,对着逸尘说道:“多谢兄弟提醒,让我没有冤枉田涛,今后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吩咐。”

  “闻执事客气了,只要证明田大哥清白就行,其余的无所谓了。”

  申特使一案总算有了一个结局,逸尘也为田涛感到高兴。

  “闻执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占豪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出言向闻执事问道。

  一直怀疑田贵银藏有秘密,却不料居然涉及到拍卖公会的申特使,这件事情太突兀了。

  “明知故问,你窝藏杀害申特使的凶手,又怕事情败露,准备杀人灭口。”

  闻执事慢悠悠的说道:“肖占豪,你也跟我走一趟吧,另外,从现在开始,取消肖家拍卖行的从业资格,待审问田贵银之后,再考虑如何处理。”

  一边说着,闻执事还一边偷偷的跟逸尘使眼色。

  三英佣兵团和肖家的梁子已经接上了,以肖占豪的修为实力,逸尘若想胜出估计难度不小。

  利用肖占豪收留田贵银,闻执事小题大做,明显是为逸尘消除隐患。

  即便刚才那一拳,也是闻执事刻意为之,重创肖占豪,又将包庇罪安到肖占豪头上。

  就算肖占豪浑身是嘴,恐怕也很难说清,至少田贵银不会帮助肖占豪脱罪。

  如此一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肖占豪对逸尘的威胁,都会减小很多。

  尽管肖占豪觉得自己冤枉憋屈,却也不敢得罪拍卖公会,只好拖着伤躯,乖乖的跟着闻执事走了。

  至此,都城第四大家族肖家,基本失去了大家族的资格。

  “原来真的是他,我太愚蠢了!”

  闻执事和田贵银的话,让田氏家族的二长老羞愧不已。

  他并不愿意相信,田贵银杀害了申特使,但事实如此,自己的期盼成了一厢情愿。

  田贵银留存于二长老心里的最后一点‘高大’形象,也在这一刻轰然倒下。

  后悔,自责,惭愧,懊恼……

  百感交集,百味杂陈,二长老此刻最想做的,就是找个地洞钻进去,永远不要出来。

  “二长老,三叔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正在调息的田涛,不忍二长老如此颓然,赶紧出言相劝:

  “你第一战的胜利,为田氏家族最终获胜,奠定了基础,你是田氏家族的英雄,不应该纠结这些不必要的过去。”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二长老拼死一搏,今天田氏家族未必能够摆脱危机。

  尽管二长老推崇田贵银,但他对田氏家族的忠心,并不比任何一位弟子少。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