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天际传音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天际传音

  “别再假惺惺了,田涛,把你妹妹田青交出来吧。”

  就在田涛劝解二长老的当口,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温特雷嘴里传出。

  “青儿怎么了?”

  田涛一愣,不知道温特雷的话中之意。

  “哼,田青,也就是幽阴门圣姑,将温特家族岑一男打成重伤,奄奄一息。”

  温特雷没有说出岑一男是自己的儿子,只是话语中充满了杀气:

  “如果你不交出田青,我就将田氏家族夷为平地!”

  如果不是索冥答应温特雷,说是今天将凶手带到这里,给温特雷一个交代。

  恐怕温特雷早就忍不住,对田涛动手了。

  “田青是幽阴门圣姑?”

  “难道田氏家族和幽阴门也有勾结?”

  “不会吧……”

  准备散去的观战者,听到温特雷的话,又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看似温和敦厚的田涛,居然有一个幽阴门圣姑只要的妹妹。

  简直太出人意料了,这比岑一男是温特雷的儿子,更要让人关注。

  “温特家主,不要血口喷人,青儿怎么会……”

  田涛刚要说话,就被温特雷打断了。

  “索堂主,你告诉我,田青是不是幽阴门圣姑?”

  温特雷仰起头,对着虚空大声吼道。

  田涛的意思,是青儿不可能打伤岑一男,因为她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来过都城。

  而温特雷则以为,田涛要否认田青是幽阴门圣姑的身份。

  实际上,温特雷也是最近才知道圣姑就是田青。

  根据索冥的说法,圣姑自己都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更不清楚自己是谁。

  由此可见,田涛自然不会相信,自己的妹妹竟然是幽阴门的圣姑。

  “温特家主,我只知道圣姑来自于都城,至于是不是田青……”

  索冥并不想这个时候露面,因为那个所谓的凶手,还没有出现。

  可温特雷性急,生怕拖晚了会耽误对岑一男的救治,强行把索冥叫了出来。

  “田涛,听到了吧,幽阴门圣姑是都城人,她就是田青!”

  温特雷没有太多的耐心,岑一男危在旦夕,只有田青出现,才能救活岑一男。

  “不错,青儿曾经是幽阴门的圣姑,但那不是她的本意。”

  田涛看了看情绪激动的观战者们,坦然说道:

  “幽阴门强行掳走青儿,又用卑鄙的手段抹去青儿的记忆,使得青儿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没有自由没有亲人,就连圣姑的身份,也是幽阴门强加给她的……

  可怜的青儿,一个姑娘家,不知道自己是谁,被幽阴门控制着,干着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情。

  但是,我敢肯定,她绝对不是伤害岑一男的凶手!”

  讲到这里,田涛想起往事,禁不住潸然泪下。

  若不是陶书遥在辛戈杀气试炼场的试炼通道内,引爆了天雷炸……

  若不是梦剑文拼死相救;若不是逸尘为青儿疗伤;若不是水映月出现,恐怕青儿还要留在幽阴门,继续过着非人的生活。

  “原来是这样,幽阴门太狠毒了!”

  “听说过幽阴门有个圣姑,心狠手辣,想不到居然是田涛的妹妹。”

  “可怜的孩子,可恨的幽阴门……”

  田涛的解释,确认了田青圣姑的身份。

  但是,观战者们被田涛的话感染了,不仅没有责骂田涛,反而痛恨起幽阴门来了。

  “是不是凶手,不是你说了算的,叫她出来,我一问便知。”

  温特雷才不管青儿被害得多惨呢,他关心的只是岑一男,只要田青现身,就绝逃不出自己的手心。

  “放肆!青儿早已脱离了幽阴门,现已拜我为师,她留住幽阴门本命玉牌中的神魂,都被我收走,你岂能诬陷好人?”

  这句话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一听就是女子的声音。

  声音很轻,也很清脆,没有威压传来,声音却能传入山坳中每个人的耳朵里。

  “田青关系到岑一男的生死,我必须找到她。”

  “请问前辈是……”

  温特雷和索冥的声音同时响起,意思却完全不同。

  岑一男生死攸关,温特雷心急如焚,自然口不择言,更没有在意对方的身份。

  索冥则不一样,青儿留存的本命玉牌中,确实没有了她的一丝神魂,幽阴门高层不知原委,便讳莫如深。

  至少在他们的感知中,除非本尊命丧,否则没有人能够抹去本命玉牌中的神魂。

  来自天际的声音,既然对这件事情了如指掌,那就不会是在骗人。

  能够做到抹去神魂的人,绝非泛泛之辈,索冥想试探一下,看看对方什么身份。

  啪~~

  一声脆响,坐在石椅上的温特雷,忽然脑袋一偏,右边的脸庞之上,出现了五条清晰的血红的手指印。

  “哇~~”

  堂堂战王强者,都城家族第一强者,温特雷竟然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

  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不说,脸上五条纤细的手指印,显然是女子所为。

  温特雷伸手摸了摸,张嘴一吐,血肉碎渣中掉下来三四颗牙齿。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温特雷这辈子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

  心里大怒,嘴里却不敢说出来,只得强行忍住。

  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人,能将温特雷打得如此狼狈,甚至都不着调用啥玩意儿打的,实在难以想象。

  这还不算什么,更令人震撼的还在后面呢。

  “我的身份,你们没有资格问。记住,田涛是青儿的大哥,谁以后要和田涛过不去,这座山峰就是下场!”

  声音依然清脆,却蕴含了无上威压,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大家有理由相信,如果对方愿意,或许一句话,甚至一口气,就能把整个山坳中的人全部杀灭。

  轰隆隆——

  话音未落,一阵震天的雷鸣声响起。

  瞬间尘土飞扬,砂石飞天,整个空间一片朦胧。

  “哇啊,你们看……”

  “这座山怎么塌了半边?”

  尘烟散去,刺眼的光芒照射进来,每个人都感觉到一阵燥热。

  山坳三面环山,除了早晨的阳光,可以通过面临大路的那一边照过来,其余的时候,山坳内基本上见不到阳光。

  但现在,阳光肆无忌惮的照耀着,靠南面的山峰,被轰塌一块,是山坳暴露在阳光之中。

  塌下的那一块,不算太大,也就半边山大小,从其他两面未遭攻击的山峰看去,中间的凹槽不过两百丈左右。

  没有人见过那位说话女子,更不会看到,她是用什么轰击山峰的。

  仅仅是一丝意念,就能造成山崩地裂,将山峰硬生生的轰成平地。

  这样的实力,早已超出了大家的想象,谁也不敢猜测,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

  至少这辈子,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超级强者。

  温特雷张开的嘴巴,久久没有合拢,嘴角流淌着的血沫,以及偶尔掉落的牙齿,相继滴到地上。

  索冥则匍匐于地,浑身颤抖着,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声音不再出现,想来是那位女子已经离开,但带来的震撼,却永远留在所有人的记忆之中。

  田涛不能惹,田氏家族和田家拍卖行,同样不能惹。

  就算肖占豪能够毫发无损的回来,即使修为再度提升,他也绝对不敢招惹田涛了。

  不仅是肖占豪,就算是没有到场的战王强者,只要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不会和田涛过不去了。

  “呸!”

  温特雷总算反应过来了,吐光嘴里的碎末,以及钻入口中的尘灰,惊魂未定的注视着遥远的天际。

  这运气怎么就这么差呢,肖战元和田涛打了一两个时辰,也只是输给田涛而已。

  自己才说了几句话,连田涛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竟然就被打掉了好几颗牙齿。

  虽然对于战王强者来说,这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随时就能恢复,只要愿意,再长出几颗牙齿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问题是,山坳中有数以万计的观战者们,都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温特雷的窘相。

  温特雷说不出的难受,白挨了打不说,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脸面给丢足了,而且连报仇的地方都找不到。

  更重要的是,岑一男的性命,还不知道找谁去救呢。

  “索堂主,你怎么解释?”

  想到了岑一男,温特雷这才想起来,这一切都是索冥惹的祸。

  要不是说好凶手今天会来到山坳,温特雷根本就没有兴趣,当这场比试的仲裁。

  现在倒好,凶手没有出现,温特雷却被人家莫名其妙的收拾了一顿。

  田涛的麻烦,温特雷再也不敢找了,只能把怨气发到索冥身上。

  “这,温特家主稍安勿躁,该来的应该会来。”

  索冥还趴在地上呢,被温特雷一吼,连忙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灰,看了看直射过来的千万道犀利的目光,表情十分尴尬。

  为了掩饰窘态,索冥一边安抚温特雷,一边对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发出一声吼叫:

  “既然把我约来,你为何又不露面,难道真的是敢做不敢当的小女人吗?”

  被温特雷怀疑很正常,毕竟就连索冥本人,既没有见过凶手,也没有听见凶手说话。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