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仇人相见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仇人相见

  “你没死,我怎么能死呢……”

  胡幽的血魂掌酝酿成功,说话的同时,一股暗红色光芒,渐渐往外扩散。

  “等等,胡幽,我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

  面对随时都可能把自己吞没的能量涟漪,索冥显得极为镇定。

  依然保持着兴奋,不仅没有退缩半步,反而还慢慢向胡幽靠近。

  “误会,呵呵,我们之间的误会,就是我太相信你了。”

  见索冥到现在还要狡辩,胡幽愤恨至极:

  “我对你毫无保留,甚至超过了对自己的亲弟弟,而你为了权势,很随意的就出卖了我,虽然辛不仁不领你这份情,但好歹阴无为看中你,给了你堂主之位。

  索堂主,即使这样,你还几次三番派人追到落英王国,一定要将我置之死地,要不是我提前学会了魂灵脱逃之术,恐怕早已不在人世了……

  你知道吗,这二十多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亲手宰了你!”

  想起自己所经受的一切,胡幽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索冥碎尸万段。

  “哈哈哈哈,胡幽,你够狡猾,居然用自己的尸体蒙骗了我这么多年。”

  胡幽的话,让索冥知道没有必要继续辩解了。

  不过,面对胡幽,索冥并没有刚才那般惧怕,甚至还有心思出言嘲讽:

  “不错,是我把血魂掌的秘密告诉了辛不仁,可惜你拿我没辙!

  二十多年前你被我逼得离开九幽城,现在,就算你晋升王者,可那又怎样?

  还是血魂掌,还是有破绽,凭你们兄弟俩,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报仇,哼,休想!”

  索冥通过精神力,感知到胡幽的修为实力,也仅仅是稳固后的战王初阶,并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

  特别是看到胡幽气急之下,竟然施展出血魂掌的招数,索冥心里更加笃定了。

  自从出卖了胡幽之后,索冥为了消除隐患,派人四下查寻胡幽,并下达了必杀令。

  但心里还是不踏实,便加紧演练血魂掌的破解之法,直到几年后,胡幽的尸体给幽阴门弟子带回九幽城,索冥才放下心来。

  确认眼前这位是胡幽的时候,索冥多少还有些恐慌,生怕胡幽有什么特殊秘技,对自己造成伤害。

  然而,二十多年过去,胡幽依然选择用血魂掌作为报仇的工具,这等于给索冥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就要用有破绽的血魂掌,将你这个畜生斩杀……”

  胡幽不再啰嗦,催动王者之气,将血魂掌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佣兵大院的门口,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暗红色的光芒纵横肆虐,洋溢出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

  “索堂主和那人是什么关系?”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索堂主自己都承认出卖了对方,我们就不要多问了。”

  “那……我们帮谁?”

  “废话,先看看再说。”

  守在佣兵大院门口的强者们,隐约感觉到索冥和胡幽之间的仇怨。

  在没有明确得到命令之前,他们选择观望态度。

  毕竟,这些强者们这次的任务,是杜绝佣兵大院内的佣兵出逃。

  “中指心血——”

  索冥大喝一声,催动自身王者之气,将心血注入中指。

  血魂掌的破解方法,就是用中指心血喷洒出去,以强大的精神力,强行阻止血魂掌对神魂的侵扰。

  虽然胡幽的修为已经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但血魂掌的破绽依然存在。

  以索冥战王初阶巅峰层次的修为,使出的精神力,远比胡幽的强大,催动中指心血破解血魂掌,并非难事。

  “来吧!”

  明知对方懂得破解之术,胡幽却一点都不紧张,反而催促着索冥。

  暗红色光芒已经到达索冥的头顶,如果索冥反应过慢,将会受到严厉的打击。

  “啊……可恶……”

  就在索冥将心血注入中指的时候,忽然发现危机降临。

  胸口被无痕玲珑袖剑刺中的伤口,原本已经被索冥压制住了。

  却在催动心血之际,伤口处出现了刺心椎骨的疼痛。

  索冥不仅不能将心血顺利注入到中指之中,就连体内的王者之气也产生了变化。

  疼痛,让索冥难以克制,即使是调动精神力强行逼迫,也不能缓解一丝一毫。

  “呵呵,中指心血呢,怎么没看见呀?”

  胡幽满脸充血,狞笑着说道。

  随着血魂掌施展开来,巨大的能量涟漪,将索冥锁定。

  “胡幽,你居然下毒,太卑鄙了!”

  索冥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之前迫开胡莱匕首,就感觉到胸口一阵凉飕飕的。

  当时没觉得什么特别,以为是胡幽催动的杀气光圈,所形成的冷风。

  现在想来,胡幽就是那个时候下的毒。

  “我只是稍微洒了一点点蚀骨毒泥而已,真的只有一丁点,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

  索冥的慌张,让胡幽得意至极,在杀死对方之前,能够摧毁对方的精神意志,那才是最令人痛快的事情。

  “蚀骨毒泥……不可能!”

  尽管胸口疼痛难忍,但索冥绝不相信,那是蚀骨毒泥造成的。

  蚀骨毒泥,传说中最厉害的毒物,具有超强的腐蚀性。

  一旦沾上,无论是皮肤肌肉,还是骨骼,都无法阻止其腐蚀的继续。

  即便是战王强者,也不能利用王者之气将其压制,何况此刻的索冥,对自身王者之气的调度,已经出现了问题。

  但是,这种毒物仅存在于传说之中,没有人见过真正的蚀骨毒泥。

  “我也以为蚀骨毒泥不存在,可事实上还是存在的,不信你自己看看伤口。”

  胡幽享受的就是索冥的痛苦表现,并没有趁机发起进攻。

  “这……”

  索冥闻言,低头一看,吓得魂不附体。

  原本极小的伤口,几乎被完全控制住了,现在却在逐渐扩大。

  不仅如此,伤口附近的皮肤已经消失,肌肉也慢慢腐溶化,靠近伤口的胸骨,也逐渐露出了白骨森森的样子。

  更令索冥恐惧的是,蚀骨毒泥的毒性,这才刚刚开始,伴随着疼痛的加重,伤口竟然不断的往深处发展。

  “如果你没有催动心血,或许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蚀骨毒泥的毒性,会根据你释放的能量强弱改变进度。”

  胡幽慢慢悠悠的解释着:“你越是性急,毒性越是扩散的快……”

  “所以,你故意施展血魂掌,就说要逼我动用中指心血,胡幽,你好狠毒!”

  事已至此,索冥脸上反而平静下来,强忍着疼痛,对身边的强者们说道:

  “胡莱胡幽,是幽阴门的叛徒,拿住他就是大功一件!”

  轰——

  索冥猛地对准胡幽一拳轰出,然后身形一闪,凭空消失在虚空之中。

  “哪里逃……哇啊!”

  胡幽一见索冥逃遁,刚要追赶,却感觉到脸上一凉。

  无数细如牛毛的针芒,密密麻麻的侵入脸庞皮肤之中。

  不由得身形一滞,连忙催动王者之气,要将这些针芒逐出。

  然而,胡幽颓然的发现,这些针芒是被毒液浸泡过的。

  如同成千上万只小虫,钻入胡幽的脸皮里面,麻麻痒痒的十分难受。

  伸手一挠,顿时皮开肉绽,满脸血糊糊的一片,连眼睛都难以睁开。

  “大哥……”

  胡莱见状,大吃一惊。

  若不是胡幽为了保护胡莱,或许就能够避开索冥的暗器。

  “没事,不能让索冥跑了,追!”

  胡幽暗暗自责,只顾看着索冥的痛苦,却忘记了索冥狗急跳墙。

  以致于趁着胡幽撤回大半王者之气的时候,洒出了一把浸过剧毒的针芒。

  仗着自己战王强者的修为,胡幽觉得这点毒性,应该不会要命,便吩咐胡莱一起,朝着索冥逃遁的方向紧追而去。

  “索堂主……”

  索冥急速逃离,留下的十余位强者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在三英佣兵团的大院门口,索堂主没有和佣兵们交手,倒跟幽阴门长老胡莱干上了。

  不管他们之间存在怎样的纠葛,在这个地点,以这样的方式拼死一战,对于幽阴门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他们不知道该追过去保护索冥,还是要继续留守,以便斩杀佣兵大院的漏网之鱼。

  不过,这只是他们脑海里瞬间闪现的念头,实际上,这些强者们根本不需要做出选择,也没有机会选择了。

  “杀啊……”

  “杀光来犯之敌!”

  佣兵大院深处的关狗阵法中,大部分的侵入者,已经被佣兵们斩杀。

  余下的不到二十位,基本上也失去了反抗之力,丧命只是顷刻之间的事情。

  长三虽然掌控阵眼,却随时关注外面的局势,索冥逃离,胡幽兄弟奋力追赶,留在门口的几位强者,正在犹豫着。

  大阵内的大局已定,不会再有意外发生,长三便调兵遣将,抽出阵中的大部分佣兵,冲往佣兵大院门口,要将闯入的强者们尽数杀灭。

  “不好,快逃!”

  将近五百位强者,都被这些佣兵们干净利索的干掉,仅剩下区区不到十人,又岂够对方折腾的。

  本来还有索冥这样的战王强者坐镇,即使再多一点佣兵,也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威胁。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