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巧言狡辩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巧言狡辩

  于是,有不少超级强者,专门打压甚至斩杀,那些飞升而来的‘菜鸟’。

  如果不能得到西元大陆某个势力,或者某位实力强大的超级强者庇佑,飞升之后极有可能就面对死亡。

  而超级强者以及势力,并不会随意出面庇佑,除非原本就有源源。

  否则,飞升者只有奉送够得上档次的各种资源,甚至天材地宝,才有可能得到超级强者的庇佑。

  那些隐世强者,就是缺乏飞升以后的‘见面礼’,只好隐居于天罗大陆,伺机觅得可以拿得出手的宝物,再行冲皇飞升。

  在垚猋看来,自己为了‘和平’得到苍木剑和纯阳甲,开出的条件隐居足够诱人了。

  即便是隐世强者中的梅花垄五兄弟,早已是战王巅峰级别的修为,也乖乖替垚猋到处寻找玄铁铜矿,以求飞升之后受到垚猋的庇护。

  “我不需要你的庇佑,更不会给你任何东西,赶快放了我,不然的话……”

  逸尘心里惦记着无痕的安危,以及皇甫钦和炎赫攻打温特家族的进展情况,哪里有心思和垚猋谈这些毫无意义的条件。

  “不然的话,怎么样?”

  乌云缓缓降下,垚猋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对了,你的声音被封在一里范围内,连意念都难以掌控,所以,你不要指望那个小丫头会来救你。”

  草儿曾经在天云城和垚猋有过交手,尽管垚猋实力并不弱于草儿,但他的攻击却无法突破草儿精灵之光的防守。

  这一次,垚猋提前做了防范,将逸尘禁锢起来,就是不愿意节外生枝。

  “那又如何,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

  逸尘确实想过,让日月空间内的草儿出来挡住垚猋。

  但尝试后发现,自己的意念遭到垚猋的阻隔,不能和草儿取得沟通。

  无痕处于危机之中,自己又被垚猋控制,逸尘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

  “小子,我不会杀你,但可以折磨你,只要不让你受到大的创伤,是不会违反法则的。”

  垚猋阴测测的一笑,似乎早已成竹在胸:

  “本座有的是时间,咱们不急,慢慢玩……”

  乌云慢悠悠的飘着,偶尔渗出一丝黑气,缓缓靠近逸尘。

  一个黑乎乎的细长怪物,缠绕在逸尘手臂上,还伸出一根类似触须的玩意儿,轻轻触碰逸尘的鼻息。

  阿嚏~~

  逸尘忍不住瘙痒的感觉,不断地打着喷嚏。

  躲又躲不掉,忍又忍不住,眼睁睁的看着细长的触须,进入自己的鼻孔。

  对于一个意志力被控制的人来说,痒比疼更难受。

  “主人……”

  “老大!”

  夏夜先生和傻猫,焦急的叫唤着,却偏偏移动不了,不能给逸尘解除痛苦。

  就连烈焰魔鹰,也在一旁不断的扇动着翅膀,为逸尘着急。

  “垚猋,你这个混蛋,王八蛋!阿嚏……”

  逸尘痛苦不堪,除了破口大骂之外,并无良策。

  “骂吧,我只要那两件宝贝,其余的不在乎。”

  垚猋不紧不慢的说着,继续催动着怪物的触须,要摧垮逸尘的意志。

  “好一个不要脸的垚猋!”

  虚空中一阵氤氲,一个满脸稚气的少年,赫然出现在逸尘的身边。

  “小炫,救我!”

  关键时刻,有小炫出现,逸尘大感欣慰。

  一个月前,小炫说是要一个人游山玩水,便离开了逸尘,后来就没有再回来。

  逸尘虽然有点不舍,却也不怕小炫遭遇危机,自然不会阻拦。

  没想到,自己处于险境的时候,小炫居然又赶回来了。

  “炫少爷……”

  小炫的现身,让垚猋很意外,尽管心里非常不爽,但嘴上还是给予小炫足够的尊重。

  “垚猋,你胆子够大,竟然敢打老大的主意,不想活了吗?”

  不等垚猋解释,小炫便打断他的话,随即厉声喝道。

  看得出来,小炫和垚猋之间没有一点都不生疏,应该是早已熟识。

  不过,小炫的态度蛮横,让逸尘有些吃惊。

  或许是少年心性,出言无状吧。

  “炫少爷说笑了,就是你,我也不敢得罪,更别说你的老大了。”

  出乎逸尘的预料,垚猋不仅没有被激怒,反而主动示弱,甚至是极力恭维了。

  “那就好,虽然有些事情忘记了,但三体族副族长垚猋,我还是认识的。”

  小炫一点都没有客套,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强硬态度:

  “既然知道不敢得罪,还不赶紧滚蛋,省得我看见心烦。”

  逸尘还处在禁锢之中,小炫没有心思和垚猋多啰嗦。

  “呃,那个,能被炫少爷记住,实在是垚猋的荣幸……莫非是炫少爷也看中了这小子手里的宝贝,不致于啊……”

  在垚猋眼里,以小炫的身份,应该不会觊觎纯阳甲和苍木剑的。

  但小炫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又让垚猋不明所以。

  “宝贝在我老大身上,我就算看中了,也不会打主意,你同样不行!”

  小炫一手指着逸尘,一边警告垚猋。

  以垚猋的修为实力,为了苍木剑和纯阳甲而出手控制逸尘,并不是谁都能够解除禁锢的。

  即便是小炫,可能也要花费很大力气,才勉强可以做到,但需要不少时间。

  如果让垚猋自己撤去禁锢,即节省时间,也不给逸尘带来伤害。

  “这小子是……你老大?”

  垚猋将乌云迅低到逸尘同样的高度,围绕着逸尘连续转了好几圈。

  依然不相信的喃喃自语:“不对,这小子资质确实不错,可修为太低,绝对不会是炫少爷的老大。”

  也许是小炫在西元大陆具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也许是小炫的老大比垚猋更厉害。

  但不管怎么说,垚猋对小炫颇为忌惮,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是我在天罗大陆认识的老大,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垚猋,快撤了禁锢!”

  小炫见垚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听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就算小炫此刻有心动手,也未必能够迅速制住垚猋。

  为了帮助逸尘脱身,小炫只好尽量忍着,但言语之中,还是带着命令的口气。

  “原来是这样,炫少爷,你真是有趣,跑到天罗大陆,找这么一个修为低下的小子,做自己的老大,不会是逗我玩的吧?”

  确认了逸尘不是来自于西元大陆,垚猋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炫这孩子就是淘气,胡乱的说一声老大,差点没把垚猋吓死。

  要真是来自于西元大陆的某位老大,只需一个意念就能让垚猋神形俱灭,根本不用小炫出现了。

  既然逸尘没有资格做小炫的老大,那么垚猋依然有机会弄到苍木剑和纯阳甲。

  “你很了不起吗?我才没那个闲心思逗你玩呢……难道一定要我动手?”

  小炫虎着脸,明显是有些不耐烦了。

  “别,我要那两件宝贝,完全是在帮这个……老大啊。”

  被小炫不断的催促,垚猋有点心慌,若是明目张胆的与小炫作对,就算今天可以拿逸尘要挟,以后的日子就别想太平了。

  可要是就这么放弃,恐怕一辈子都会后悔,苍木剑是真正的皇者之器,在西元大陆都难得见到此等品质的皇兵。

  好在垚猋的脑子转的够快,看着眼前小炫的稚**样,垚猋很快就有了主意。

  “帮老大,你有那么好心?”

  果然,垚猋的话起了作用,尽管小炫十分怀疑,却也想知道垚猋到底是什么意思。

  “炫少爷,我想问你一句,要是遇到比他修为实力强的战王强者,那个……老大处于被动之中,你会不会出手将对方斩杀或者重创?”

  垚猋避开小炫的问题,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以逸尘目前的修为,一般的战王初阶基本不会构成威胁。

  如果对方修为达到战王中阶,或者更高的级别,逸尘就要面临巨大的危机了。

  即使仰仗苍木剑和纯阳甲,也勉强应付一阵,那还是面对刚刚晋升到战王中阶的强者,勉强存在逃脱的机会。

  但天罗大陆的最高修为,除了被法则约束的超级强者之外,还有那些隐世强者,他们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把逸尘捏死。

  “我如果斩杀战王强者,将会受到天谴……”

  小炫没有想到,垚猋会突然提出这样奇怪的问题,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

  在天罗大陆,战皇超级强者是不允许斩杀或者重创战王强者,以及以下级别的修武者,否则必遭天谴。

  这或许是对天罗大陆这样的低层位面,所设立的一种保护措施,说白了就是给弱者一个生存的机会吧。

  如果在其他位面,就不会存在这样的法则,当然,通过另一种方式,对超级强者进行约束,也可能会有的。

  “不错,我们都会受到法则的约束,但是,如果有哪位战王强者,同样看中了老大身上的宝贝,我们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大被别人欺负,甚至是斩杀?”

  得到小炫的肯定回答,垚猋心里暗自得意。

  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被人誉为神童,无非是一种刻意的恭维罢了,实际上小炫未必真有传说中的那样聪明。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81.html